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两行论衡
营卫论:衍化与博弈的转化与会通

营卫论:衍化与博弈的转化与会通

大家好:

我今天准备了一个相对短的议题,就是关于营卫论中衍化和博弈的关系,主要强调转化性和会通性。在现代的语境中衍化论和博弈论通常作为两类对象来对待的,尤其是在当代的数理基础下的理论语境中更是如此。我们强调的衍化是衍射的衍字,不是演算的演字,这里边有一点小的区别,在此做一个小的说明。

两个衍(演)化在中国的古语中都写成衍化,现在衍化的使用不多了,都习惯于演化。古语的衍化特质的是一个过程,带有时间流经意义上的衍化,是随着时间序列结构上改变着的状态。另一种演化强调的是逻辑演化,不见得有时间维度,特别强调逻辑上的承启关系和状态的衔接,强调的是逻辑前提与后承,更多的强调因果性。而衍化更带有时间流经和系统论意义上的衍化,就是一个系统在时间序列中改变的过程。实际上在中国哲学的语境中,衍化还没有应用到逻辑因果关系的层面,在当代的理论语境中这样的一种衍化,往往称为唯象性的,这是物理学家经常使用的术语。关于系统的衍化,尤其是近代理论包括哲学理论,都建立在一种数理可构建的一个基础上,对于一个时间意义上的过程系统的衍化,从对他描述的方式来说基本上有它自己从低级到高级的转变的过程。

西方人对系统衍化的理论开启,与对牛顿力学的讨论的原始样态相联系,即从流体力学的角度来模拟系统样态的转化。这是物理学系统的一种表述,这当中特别强调的是他的连续性和稳定性,对于一个不连续、不稳定比如湍流的系统,关注自组织理论的同仁都知道,像湍流、自组织现象的发生,这时候形成了临界和相变理论。另一个思路是把这个系统衍化理解为一个概率过程,其实中国的学者在这个问题上研究的特别的出色,像对马尔科夫的讨论和生灭过程的讨论(如王梓坤和侯振挺),这也属于是衍化过程的讨论。

我们着重强调的是什么呢?大家知道冯·诺依曼用概率演化的理论专门写了博弈论,由此开创了博弈的理论体系。不管是从哲学上还是从具体理论上,大体上是从冯诺依曼之后我们建立了博弈的概念。这种博弈往往强调的是零和博弈,就相当于象棋、桥牌这种非胜既负的博弈体系,博弈过程可以用条件概率表现出来,形成了一套瞄向胜利的过程策划的博弈理论。值得强调的是博弈论的新发展,尤其是在西方的新自由主义出现了之后,把社会问题归结为演化问题,认为社会是在自演化基础上发生着的巨大的系统存态。相应地形成了一种新的经济学研究趋向,这就是所谓演化博弈论的研究。这样从对弈的博弈到演化的博弈论,虽在数理工具上使用的是同一套概率语言,但形式和使命都发生了比较重要的转变。试图用一种演化博弈的方法来解释社会系统当中的一些规律,包括我们的社会如此这般的演化。

我们应该重点关注这种理论趋向,就是演化博弈论同冯诺依曼建立的对弈的博弈论的理论基础虽然具有同一性,但是在数学本身的结构和哲学的结构上产生版本上的差异。其哲学意义是想通过这种演化博弈模型的建构让我们能够从一种理想的假设状态、由人们之间自由博弈的逻辑展开,形成一些社会的组织行为和制度行为的理论诠释。实际上哈耶克的理论就是基于这样的东西,因此演化博弈论的逻辑假设,和新自由主义的经济学的假设是同一的:即每一个博弈者相当于社会的个体,就是经济人。经济人的个体行为原则都是在谋求自我利益的最大化,把这个叫做理性的经济人假设,由于他谋求利益最大化,这就展开了与他周遭的博弈,在这种前提下,演化博弈论被建立起来。

一、      演化博弈论两种理论版本的本质上背离

所谓的版本一就是前述的演化博弈论,为大部分经济学家所奉行。国内的经济学家大都把演化博弈论作为理论研究的基础工具,尤其是受西方经济学影响比较重的所谓高端的经济学家,基本上都奉行这样的研究理路,即通过演化博弈论造模型,通过模型来解释经济现象进而社会现象。这是我们当下流行的理论版本,它的理论起点是博弈,理论目标是演化。也就是说,这种理论的哲学要点是:它似乎是在理论解剖博弈的浪花,但最终将这些浪花归寂于衍化的海洋。

但这种演化博弈的理论假设有一个致命的理论前提的缺憾:大家可以设想一个赌场,散户当然是博弈者,散户和散户之间的点对点博弈关系是演化博弈论的基本假设所准确揭示的关系,但如果你要把此点对点的博奕关系的性质置放在庄家和散户之间的点对集的博弈关系上来理解的话,你就犯了致命的逻辑错误。因为我们会发现:庄家的盈利是对整个赌局(集)的盘剥,它是和散户之间(点对点)博弈关系无关的另一个确定的逻辑过程,不管赌徒怎么玩,庄家攒钱是肯定的,就是说庄家盈利的逻辑是被设计出来的:你(点)进了我的赌场(集),我便已然是博弈的天然赢家。你博弈的对象是点,而我收获的是集。你把庄家与散户赌徒当成地位均等的博弈者——这正是新自由主义的理论秘密,演化博弈论通过概念偷换,堂而皇之地隐藏了作为全球经济邪恶控制者的资本集团作为博弈庄家的本质,而在庄家与散户之间大玩起了博弈前提的平等。这才是在平等的逻辑前提下大玩博弈演绎的理论精髓。

我和禹老师一直在做一种理论上的努力,想把类似演化博弈论等西方现代经济社会分析的基本假设中极力隐藏着的理论视域(脉络)还原回来。显然,基本的路途是从正面修正这些理论,即从演化中寻找庄家生成的逻辑路途;我们也曾正面分析哈耶克新自由主义、哈肯的协同学及其普利高津的耗散结构理论,期翼寻找到从微观出发达之于宏观的演化论的逻辑路径。但这不仅是在哲学上而且在逻辑上也是根本行不通的。其实哥德尔逻辑定理的最哲学的本质就在这里。试想,你在散户博弈的理论前提下能推导出庄家的存在样态吗?你从羊群的逐草而徙的基本逻辑起点能推出牧羊者或猎羊者的存在样态吗?一般地,就是微观层面的演化分析获得不了宏观层面的规律结构。其哲学意义就是:一行逻辑无法演绎扩张成两行逻辑。

这就是两行逻辑论提出的现实背景。如果不首先确立两行论(像中国哲学的逻辑前提所指示的那样)的逻辑前提,一个衍化系统的宏微观两个层面之间,是无法用一行论的逻辑演绎相互取代的。

这就是我们在两行逻辑论中指出微观规律之上必有一个与之逻辑独立的宏观逻辑结构(虽然宏微观之间是高度逻辑关联的)的根本原因。表现在几百年来的当今国际经济结构分析时,就是必有一个独立的宏观规律结构,其逻辑的衍化独立于微观演化博弈所能达到的最大分析域之外。具体地,就是说演化博弈论仅只给出了经济系统衍化的一个逻辑版本,即下行的一行逻辑版本;而宏观上,必有一个另一种规则独立发挥作用的逻辑结构,即上行的逻辑结构。我们称之为版本二。这两个版本是华尔街手中阴阳两套不同的版本,其作为培养全球经济学家基本教程的是版本一,目的当然是消灭任何形式的规模经济体或命运共同体,旨在说明任何与自然人“不对等”的博弈者都应该被讨伐出局,唯独隐藏了一个邪恶而巨大的资本庄家;另一个作为狩狝全球经济成果的“庄家通吃全世界”的秘密工作手册则作为版本二,这是绝对秘不示人的。

然而,几百年的“狩狝全球”的具体实践,已经揭示了版本二的逻辑流程和操作细则。这个秘不示人的版本是资本无所不用其极地通过各种资源调配,凌驾于人类共同体之上控制和“规范”全球社会经济行为的逻辑过程。其实这是另一种演化过程,这样的过程从马克思到列宁都不同形式地揭示过,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来,中国和西方人打交道的过程中也真实地体验过,目前我们讨论的时局,被东方一个逻辑步骤一个逻辑步骤所指出来的,更是这个狩狝全球的逻辑流程。客观上两行逻辑地看,除了中国在成功地同这一逻辑流程在本质上过招之外,几乎整个世界都被这个指挥棒所调动。在这种宏观严密的全球控制体系之下,你会发现微观的经济体间的简单博弈行为微不足道,不对宏观局势产生实质影响。

全球的衍化过程被刻意隐藏这个逻辑主线,东方给出了几年的提前量就把逻辑过程指示出来,然后用时间来证明历史的衍化就是如此,这说明其实东方所揭示的背后的理论衍化图景,并不是社会自组织的演化图景,是由所谓顶层设计的、把全球当做控制对象的一套控制程序的自我展开。这个版本除了东方在很本质地把这个过程展示出来之外,我们没有看到理论研究的团体或者学者,按照此方式处理衍化问题。这也客观上揭示了,马列主义的思想和理论方法,真的被主流的学术界所抛弃了。

那么这两个版本之间是个什么关系呢,前面说过,如果你要是以版本1的逻辑视角进行推演,大家可以设想这样的场景,我们把一位或者几位顶尖的演化博弈论高手集中在一起,让他们进行理论推断,不管他们都多高的想象能力都没有办法推演出来第二个版本的逻辑轨迹。换句话说演化博弈论是一个低层级的博弈论,它是有理论盲区的。它关注于微观,通过微观的演绎,要寻求获得宏观的结论,不管微观的逻辑推论多么的精致、本质,都没有办法透视到宏观的、演化格局背后的那个逻辑。

二、      两行营卫论的理论谱系:从衍化到博弈

    前面所述的博弈或衍化理论版本间的背离,既有深刻的政治经济层面现在的原因,又有理论的逻辑结构分割破碎的内在原因。换言之,在目前西方的理论体系下,博弈与演化,乃至于地缘政治与军事理论,这些虽然都应该在同一个理论视域下统筹研究,但其方法的各自逻辑源头的异质性决定了各学科在理论壁垒的制约下各自为战,甚至此理论领域的专家不但是彼领域的外行,更可能是一语难解的彻底科盲。这一点,在学科大爆炸的背景下,更多地表现为专家与专家之间、专家与哲学家之间互设了理论篱藩,均趋于碎片化的专门家。我们说将华尔街版本一稔熟于胸的经济专家甚至感受不到版本二的存在,并多以阴谋论拒斥国际政治经济博弈研究,也与自身已然被学科藩篱所理论碎片化有关。这种现象,也值得我们反思中国传统哲学理论和以做到如此地“接地气”,对于理论通达之人,何以能做到“不做良相,则当良医”。下面我们以营卫论为例,指出其对衍化与博弈的可理论转化与逻辑会通性。

营卫论的逻辑基础是两行论。两行就是指命运体所在的微观世界与共命运体所示的宏观世界这两行。你不能谋求从微观世界出发逻辑推导出宏观世界;也不能谋求从宏观世界出发彻底逻辑决定微观世界。两行关系是宏微观逻辑共轭的,两行论的自身哲学问题恰恰是两行共轭何以可能实现,怎么实现。营卫论就是对这一问题给出的理论回答。

1.一般逻辑表达(两行论)

命运体在自身逻辑展开域内展开自身,所接于对待的一切对象性因素均来自于包含命运体于其中的共命运体。逻辑展开的运行可逻辑描述为命运体与共命运体两行之间的“对进”的“际遇”与“跨际”。这里的“际”是在逻辑展开域中对进点达成处虚拟的两行界面。“跨际”的逻辑实现意味着命运的存续,否则意味着死亡。对命运体和共命运体来说都是如此。

2.逻辑过程实现(性命论)

对于两行对进的任意一方而言,在“际遇”处,对方是以符合自身所赋予的逻辑格式的方式,以“意义流”的形式被自方所对待,“跨际”过程实现时对方“意义流”的注入及其被解读(及利用),构成自身命运存续的前提。命运体在共命运体中的展开,莫不是以此方式。在宋儒太和论的语境下,这是一个“性”达之于“命”的过程。“性”对于“所与”结构的逻辑格式选择性,决定着此命运之“性命”非彼命运之“性命”,“万物并育而不相害”的逻辑基础在于此。(这里的格式选择性的凸显,是对宋儒太极论的重要修正)

3.两行共轭的逻辑达成(营卫论)

在一般精致和谐的“命运体-共命运体”共轭结构当中,典型的代表是医家眼中的人体生命体,脏器百骸作为命运体,其与“心”代表的人体共命运体之间,之所以互为依托地各自存续生命,是因为有一个决定性的逻辑环节:对进的两行均以“营”“卫”为对待和指读对方的基本逻辑格式。特别地,如果将“营卫气血”的系统意义进一步哲学化,那么“营”就是标示命运体存续之(获得)资源的测度;“卫”就是标示命运体抵御病害从而免遭夭亡的测度。对于一般“命运体-共命运体”系统来说,“营”是发展的维度;“卫”是安全的维度。

4.描述领域一(自组织机理)

由其两行逻辑构成前提的不同,营卫论可以逻辑指向一系列对象领域。

首先以生命机理为例,它可以扩展到一切包含子命运体在内的共命运体的存续机理描述。其两行互为营卫的理论模式,即为一般“子母命运体”共轭衍化的基本机理。在中医看来,生命的生理基础即如此。

5.描述领域二(养生与诊疗)

这是一个“共命运体”天行健与“命运体”“并育而不相害”和谐状态维持的系统论命题。同样,中医学中给出了体系化的解答。摘其要,一则养生,养生之理论基础在稳固和平衡营卫,这是将营卫视作现代理论中“自免疫机能”来培养。有了自免疫机能,轻微病害可免去医疗,机体能自行扶正祛邪;二则诊疗,所诊的具象病变被营卫理论所逻辑统一,归之于营卫机制的辨症调置。换言之,病理的要点在营卫,而辨症施治方要也在于营卫。只要能还营卫系统健康如初,则祛病的目标自动达成。

6.描述领域三(营卫与博弈)

当命运共同体的前提遭到分崩化威胁或面临体系的异化,则两行博弈的情形势必发生。这主要针对社会有机共命运体而言。这里的上行指的是全社会或者统一的国家;下行往往针对领属或藩属,即共同体下的子集团。中国历史上有无数次的削藩或讨伐,不论其个案的正当性和成效性,就其一般的理政原则而言,逻辑要点在于防止和遏制社会营卫功能的异化。当营卫功能的载体(子集团)恶意地不再发挥正常的营卫功能,就意味着与共同体渐行渐远、自我割据或谋求共同体的异化改变,营卫功能的异化是机体的严重癌变,为制止下行营卫功能的异化,往往发生自上而下的讨伐。我们在原始的《周礼》结构中以及春秋的博弈实践中所看到的大都是这种博弈。此种博弈的核心不在博弈本身,而在于调治营卫。

7.描述领域四(生死存亡之博弈)

前面所说对共同体前提破坏性异化的防范,核心在于稳固营卫。但如果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博弈就紧紧和生死战争联系在一起了。中国兵法的论兵是层层递进的,先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战争目的是维护共同体的统一完整;仁义之师是维护人类共命运体的理念意向;往下递进,就是王、霸之争了,前边是王,后边是霸,前者通过维护共同体之理,强调的是理所当然,后者强调势态威慑,所谓势在必然。把营卫变成一种势的改变,就是谋势用兵,这是到了战国晚期的时候,在“兵者诡道”纯粹方法意义、工具论的层面了。即便谈诡道的方法,我们仍然看到对营卫资源(兵马粮草天时地势)的运筹帷幄的决定作用,而不是争取特定战役的胜负。

8. 描述领域五(共同体被凌驾控制之博弈)

最近两百年,中国一直处于这样的国际大势当中,小则中华民族之命运共同体,大则全人类命运共同体,都被置于异化于人类的凌驾者操控与冲击的模式之下。这是一个营虚卫羸、邪入五内、病入膏肓的共命运体的存在,在博弈中救亡图存、继而实现人类命运共同体本然样态的努力可想其艰难。然而回顾中国与国际邪恶势力博弈斗争的既往,仍然不离开营卫论的核心思想。如果描述这个博弈,需分两个主题开展:其一是中华民族共同体的生存发展,其二是匡扶人类命运共同体走向正义。

前者是毛泽东著名的持久战思想和实践;后者可以定位自改革开放以来一直到现在都处于进行时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构建。如果按照哲学营卫论的理论,这样的持久过程一般需分成如下五个步骤:

    第一,生存权之争。任何一个命运共同体都是基本生存理念(心)下的共同体,而他生存的实现须依赖一个最低的营卫结构,最低的营卫保障是生存权的基础,这是由生命的哲学本质所决定的。生存权对于国家就是主权,否则意味着被灭国。而在生存权处于极其羸弱的处境下,卫优先于营;

第二,发展权之争。卫的保障为营的构建提供了最基本的条件,而一旦这个条件具有了最低保障,则卫的优先权就要让渡于营,实现营卫必要的平衡。如果把共同体生存的疆域称之为一个“营卫共同体”,那么在发展阶段,它是一个自我壮大的过程。营与卫互为壮大的条件,且相互转化,共同体在营卫的壮大过程中也加强着自身理念的凝聚力和号召力,“营卫共同体”在这种滚动发展壮大中扩大自身的疆域,实现综合发展。

对现实的两个实例,毛泽东时期的生存权相当于陕甘宁边区根据地的建立,现当今的基本生存权相当于东方所讲的最低内循环。这里边的营卫是自足的,在生存获得保障的基础上,再谋求发展权。挺进敌后方和建构一带一路,都是生存权有坚实保障前提下,发展权谋求的具体举措。

第三,消长主动权之争。彼此之间的消长,严格意义上说必然体现在博弈双方各自的营卫结构上。我们说过,营卫结构指的是在营卫基本格式下对系统要素的综合指认,不能机械类推。营卫结构是指对发展目标或博弈理念的营卫,因此博弈双方的营卫消长指的是各自营卫结构的消长。消长权的争取在于稳固自身的营卫结构并消解对方的营卫结构。

现实地说,国际邪恶势力的发展目标或博弈理念在于对华灭族殖民(日帝)统治全人类(西资),中华民族或国际社会大发展目标或博弈理念在于共同体(有限共同体或人类共同体)的共存并育发展。前者所顾在于霸权,我方所顾在生存权和发展权。前者的营卫不同于后者的营卫,指的是对贡献于霸权的营和足以实现霸权的卫,而其现实霸权之营卫工具集中于军事和金融;后者的营卫指的是经济与国防(共同体之防)。两个铁眼(基本营卫结构下最低生存权保障)的壮大是稳固自身,有了生存权(民族)、发展权(扩大着的一带一路),慢慢谋求消长权:制止霸权(最起码对有限共同体实施的霸权)就是对恶势力营卫结构的消解。

第四,对于凌驾者进行剪除。从剪除它的羽翼开始到对他进行实质性的剪除,是双方营卫消长过程的深化。一旦突破了临界点,战略相持就会转化为战略反攻。对方的营卫是他的羽翼,失去羽翼的霸权则去日无多。

第五,命运共同体发展模式的还原。如果恶势力被剪除,凌驾于共同体之上的狩狝者归寂,那么博弈模式又会还原为发展和养生模式。营卫不作为攻击的力量、博弈的力量。艰苦的对外博弈下的营卫消长,必然是消营长卫,即把营转化成卫,获得战斗资源。还原成两行共轭的共同体模式,则重归营卫调养。国家的发展也可谓国家养生。

这是生死博弈的五个基本步骤。

毛泽东所提出的持久战就是对着五个过程的高度概括,速胜论是不行的,灭国论是不行的,持久的积淀一定是根据地的建设,根据地的建设本身就是一个营卫功能团的建立,最后连成一片了以后成为重要的而博弈力量。

三、营卫理论下衍化与博弈的转化与会通

前面我们分列了营卫论的理论谱系。它的核心在于对命运体-共命运体衍化机理的哲学概括,而这一逻辑之核所能派生出的相关研究领域却能成就一个研究谱系:从衍化到博弈。

回到前面话题。我们用营卫论所贯穿描述的涉及从马克思的无产阶级革命理论、列宁和毛泽东的割据发展理论、中国的改革开放定性、当下国际政治经济博弈。如果没有一种好的哲学一以贯之地本然说明,则陷入纷繁的复杂领域之内,是很难逻辑抽身甚至高屋建瓴的。我们说营卫论的确能够作为复杂问题通用的研究方法,在这个意义上再重新挖掘营卫论的意义应该是有价值的。

营卫论是只有在中国的理论给养下才会产生的独特哲学范畴,其古典意义、史学意义是我们在做学问的过程中要去认真地做的,比如我讲的周易中的营卫论,中医尤其黄帝内经中的营卫论,包括伤寒,我们也看到子学研究中营卫论解释,比如说管子,这都是我们需要在纯粹的学术意义上挖掘的东西,是他的历史意义。如果说我们把现代性的及未来的创造性转化也当成我们的研究主题的话,我们再来考察营卫论,那么需要使其对于演化和博弈有一个共通的讨论视角,使二者在在营卫论的理论视域中获得统一的阐释。

(对录音整理有所改动,以此版本为准)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