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历史讲坛
历史哲学之数学原理(5)

第六章 历史率积与历史力积(一)

定义历史率积为历史率在历史数方向上的积累。根据定义可知:

历史率积=历史数×历史率。符号表示为:P= mv。

这就是历史率积规律,对应的物理规律为动量规律。

*     *     *     *     *     *     *     *     *

1581年,尼德兰联合省三级会议依靠“乌特勒支同盟”提供的秩序力,通过了改变西班牙与尼德兰“宗主国—殖民地”秩序的《誓绝法令》,《法令》中这样写道:

西班牙王在法律上已丧失他在这些省的君主身份、管辖权和继承权,我们决不想承认一切涉及他个人在这些省的统治权、管辖权和领土权,也不用或允许别人用他的名作为我们君主之名。

 

在历史率积规律的作用下,“腓力二世甚至派出了他认为的最有能力的将领阿尔伐公爵,率领着一支由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组成的庞大的军队,以便在尼德兰重塑他的权威。”

 

1628年,议会通过了旨在重申于13世纪由贵族、骑士和市民秩序力所确定的大宪章秩序的“权力请愿书”,其主要内容为:

自今而后,非经国会法案共表同意,不宜强迫任何人征收或缴付任何贡金、贷款、强迫献金、租税或类此负担;亦不宜因此等负担,或因拒绝此等负担,而对任何人命令其答辩,或作答辩之宣誓,或传唤出庭,或加以禁闭,或另加其他折磨或困扰;亦不宜使任何自由人因上述种种致遭监禁或扣押。

 

在历史率积规律的作用下,查理一世很快使“权力请愿书”成为一纸空文:

   “权力请愿书”本已在国会全体会议上批准,但由于一项非法宣言而遭破坏,该宣言使请愿书对其本身、对国会权力、对臣民自由以及对发布此请愿书的目的都起了破坏作用;现在这请愿书已经毫无用处。

 

1776年,在北美第二届大陆会议上,代表们通过了摆脱殖民秩序的《独立宣言》:

    我们以这些殖民地的善良人民的名义和权力,谨庄严地宣布并诏告:这些联合殖民地从此成为、而且名正言顺地应当成为自由独立地合众国;它们解除对于英王的一切隶属关系,而它们与大不列颠王国之间的一切政治联系亦应从此完全废止。作为自由独立的合众国,它们享有全权去宣战、媾和、缔结同盟、建立商务关系,或采取一切其他凡为独立国家所理应采取的行动和事宜。

 

历史率积规律决定了“英王乔治和议会对殖民地人民进行了多方面的压制……如利用波士顿港法对倾向独立的行为施以惩罚等等”。事实上,“早在殖民地人民首次威胁到其殖民秩序,即波士顿倾茶事件发生时,他就已经对十三州人民产生了最强烈的愤恨之情”。“因此可以说,美国革命的本质就是英帝国对殖民秩序的需求,与殖民地对自治秩序的需求之间的冲突。”

 

1791年9月3日,法国制宪议会通过了改变法国旧式等级秩序的,以《人权宣言》为前言的《1791年宪法》,《宪法》规定:

    前言  第十二条  人权的保障需要有武装的力量。这种力量是为了全体的利益而不是为了此种力量的受任人的个人利益而设立的。

……

第三篇  第一章  第一节  第五条  国王不得解散立法议会。

……

第三篇  第三章  第三节  第二条  ……当提出该法令的那个立法议会的下两届立法议会以同样辞句继续提出同一法令时,即认为国王已予以批准。

……

第八篇  第二条  任何由宪法所设立的权利无权更改宪法,无论是整个的或部分的……

 

该宪法和历史率积规律共同决定了路易十六“始终与革命相对立”因为路易十六所支持的政治秩序是:

    国王得以行使他原有的合法威权。……巴黎城及其全部居民一律均应立即顺从国王,不得迟延,应使国王完全自由,并应保证国王及王室人员的不可侵犯和享有自然法与万国法所要求臣民对其君主应有之尊敬。

 

1868年1月3日,日本倒幕派依靠西南强藩提供的秩序力,以天皇的名义发布了改变幕藩体制的《王政复古大号令》:

德川内府奉还前所委任之大政及辞退将军职位二事今已断然获准。……圣意已决,实行王政复古,树立挽回国危之基。自此废除摄关、幕府等,先暂设总裁、议定、参与三职,使之处理万机。

 

历史率积规律决定了“幕府政权坚定地反对朝廷的这份诏令”,“幕府对《大号令》的反对,导致了戊辰战争的爆发。”

1898年10月7日,康有为在接受《中国邮报》的记者采访时曾言:

反对的信号是从皇帝命令把两个尚书、四个侍郎革职的时候开始的。……这些被免职的官员们邀同一起去朝见太后,跪在太后面前,求她协助,说如果让皇帝这样干下去,那么全体旧官员们不久都会被革职。……谣言很盛,说皇上打算废黜太后,因此太后决定叫荣禄发难,先发制人。

 

李提摩太在《留华四十五年记》中也曾提到:

在颁布维新谕旨时,守旧派怨恨皇帝荒唐的计划,可能很快地使中国覆灭,他们恳求慈禧将一切的政权都掌握在她自己手里。她下谕秋天要在天津阅兵。皇帝恐怕在检阅的藉口之下,慈禧将要夺取所有权柄,而把他放在一边。维新党催着他要先发制人,把她监禁在颐和园,这样才可以制止反对派对于维新的一切障碍。皇帝即根据此点召见荣禄部下的将领袁世凯,计算在他的支持下,带兵至京看守她住的宫殿。……维新党都同意要终止反对派的阻力,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慈禧关禁起来。

 

可见随着变革的日益深入和激进,“变法成了皇帝和皇太后间的权力斗争。……太后本能地把变法当成是一个从她手里夺取权力的密谋,而这正是康和改革派人士的企图”。尤其是康梁等人围园囚后的计划,一旦成功就意味着那拉氏秩序率直接归零。又兼“风闻东洋故相伊藤博文即日到京,将专政柄”,纵然真的“孝钦并无仇视新法之意,徒以利害切身,一闻警告”,历史率积规律也会让她“即刻由淀园还京”。

 

“1815年普鲁士有居民1100万,……到19世纪中叶,普鲁士人口增至1800万。……1871年德国统一时普鲁士人口数占帝国总人口数的61%。”1816年全德人口数为2237.7万,到1861年增加为3556.7万,到统一前夕已增加至4110万。

 

基于以上数据,定义1815-1871年,德国单兵年平均秩序量为1秩序元。﹝该定义仅用作此次举例﹞据此可知在1815年,普王对自己在56年后能够成为德皇的历史率积为:

 

P1=(22377千人-11000千人)×1秩序元/(1871年-1815年)

=203.16千人·秩序元/年;﹝物理学中动量单位为千克·米/秒﹞

 

当然了,这里是按照普王准确知道德国会于1871年由普鲁士统一来计算的。如果不知道,那么只要将他所认为的统一年份代入公式即可。例如,在1871年,假定普王误认为自己要在一年之后才可以做德皇,则其历史率积为:

 

P2=(41100千人-25071千人)×1秩序元/年=16029千人·秩序元/年。

 

扩展一下,假定此时普王得知其实只要九个月就可以统一德国了,那么历史率积为:

P3=(41100千人-25071千人)×1秩序元/0.75年=21372千人·秩序元/年,

 

这时如果有人去建议他放缓脚步,一年后再去做德皇,则普王对此建议的历史率积为:

P4=P2+P3﹝矢量和﹞=16029千人·秩序元/年+(-21372千人·秩序元/年)

=-5343千人·秩序元/年。﹝因为对立,故反向﹞

 

在19世纪中叶,普王对自己预期9年之后可以做德皇的历史率积为:

P5=(35567千人-18000千人)×1秩序元/9年=1951.9千人·秩序元/年,此即普鲁士国王威廉在1862年宪法纠纷中对俾斯麦的历史率积。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