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历史讲坛
历史哲学之数学原理(10)

第十一章  历史功与历史能(一)

历史学与物理学的区别只在于研究对象而不在思维模式,因此历史规律与物理规律具有颇为相似的形式。同物理学一样,历史学中的功也是力在量上的积累,即:

 

历史点做功=历史力×历史量,符号表示为:W=Fs。

 

历史点功率=历史力做功/时间=历史力×历史率。符号表示为:P=W/t=Fv。

 

历史学中的能量分为率能和量能,分别对应于物理学中的动能和势能。其中率能分为秩序能、价值能和意识能,量能分为取代量能和差异量能。根据惯性定律,历史力做功是改变率能的唯一途径,因此:Δ率能=历史力做功。令初刻历史率、率能皆为零:

 

∵历史量=历史率×时间;

∴率能=(理想粒子数×历史率平均速度)×(历史率×时间)=(历史数×1/2×Δ历史率/时间)×(历史率×改变时间)。经过整理可知:

 

率能=1/2×历史数×历史率2。符号表示为Ek=1/2×mv2

 

历史力做功=Δ率能

=1/2×历史数×末时刻历史率2-1/2×历史数×初时刻历史率2

 

符号表示为:W=1/2×mv2-1/2×mv2

 

“量能”的产生源于历史力与历史量的背离。其中因与普通历史量背离而产生的量能称为“差异量能”,而与地位历史量背离产生的量能称作“取代量能”。即:

 

量能=历史力差×历史量差=历史力差×地位历史量差

 

其符号表示为:Ep=(F1-F2)×(s2-s1)=(F1-F2)×(h2-h1)。

 

根据历史率守恒定律可得率能守恒定律,并推广为历史能守恒定律:

 

在历史力为零的初始理想状态下,历史能不会产生、不会消亡,而只能相互转化。在历史力不为零的衍生理想状态中,历史能的产生和消亡源于且等值于历史力所做之功。对应的物理规律为能量守恒定律。

 

历史能之间可以相互转化,如图11-1所示:

图11-1 历史能之间的相互转化

*     *     *     *     *     *     *     *     *

 

五霸之后,春秋的历史进入到因晋楚齐秦力量均势﹝Ep≈0﹞而战乱消弭的“弭兵”时代。这一均势,直至三家分晋和李悝变法,亦即晋的灭亡和魏的崛起之后,才发生了真正的改变。此后的列国形势,很像1871-1945年的国际格局。魏国如德国一样闪耀登场,形成了巨大的Ep。其释放,在前者表现为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在后者促发了两次世界大战。

 

“吴王专山泽之饶,薄赋其民,赈赡穷乏,以成私威。私威积﹝Ep↑﹞而逆节之心作。”“齐王以两献之亲,弘二南之化。道光雅俗,望重台衡,百辟具瞻,万方属意。……若使天假之年而除其害,奉缀衣之命,膺负图之托,光辅嗣君,允厘邦政,求诸冥兆,或废兴之有期,……何八王之敢力争,五胡之能竞逐哉!”“西晋之亡,亡于齐王攸之见疑而废以死也。攸而存,杨氏不得以擅国,贾氏不得以逞奸,八王不得以生乱。”

 

16世纪以后,宗教在维系国家关系和国际格局上的作用大为减弱。欧洲早已存在的力量与利益的背离﹝Ep>0﹞最终以三十年战争的形式加以释放。战后哈布斯堡王朝的统治遭到严重削弱,德意志意大利继续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法国则得到战略要地阿尔萨斯,实力大增。瑞典获得波罗的海和北海沿岸重要港口,成为北欧霸主。尼德兰独立获得确认,并很快发展成为新兴的世界强国。

 

拿破仑战争是欧洲诸国力量与利益总体性失衡的表现。一方面,欧洲大陆列强不能忍受拿破仑帝国的崛起却在军事上屡战屡败;另一方面,最积极维护大陆均势的英国却让拿破仑束手无策。因而,英法两国必须有一方完全失败,否则失衡就不会结束,战争也就不会止歇。继1799年的第二次反法同盟之后,欧洲列强又相继组织了第三次、第四次和第五次反法同盟。1813年第六次反法同盟在莱比锡、1815年第七次反法同盟在滑铁卢打败法国,欧洲主要秩序力在“神圣同盟”和“四国同盟”的维系下再度平衡。

我们不能容忍任何外国,任何国外的主神向我们说道:“怎么办?世界已分割完了!”我们不愿阻挠任何人,但我们也不容许任何人妨碍我们的道路。我们不愿消极地站在旁边……而让他人分割世界。……在未来世纪里,德意志人民不做铁锤,便要做铁砧了。 

 

德国外交部长皮洛夫于1899年12月11日在议会中的演说,反映出德国统一后维也纳体系下的欧洲已被浓重的取代量能所笼罩。自三皇同盟至第二次巴尔干战争,三十余年间欧洲拖延这一能量爆发的努力,最终在1914年7月28日宣告失败。到了1917年,随着日美两个欧洲之外的新兴强国相继参战,“一战”遂成为探寻世界秩序量能平衡的试验场。20世纪30年代以后,脆弱的“凡尔赛-华盛顿”体系,一如法军元帅福煦所说的那样,被因德国国力逐渐恢复、苏联意外崛起和日本在西北太平洋海域形成军事优势而产生的取代量能所冲破,表现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二战”结束后世界秩序量能重新平衡,雅尔塔体系随之建立。

 

 

公元前258年,吕不韦以“五百金与子楚,为进用,结宾客;而复以五百金买奇物玩好,自奉而西游秦……行金六百斤予守者吏,得脱”。随着至少一千六百金价值能的成功转化为秩序能,秦国历史上出现了持续十年之久的“吕不韦时代”。相反,《秦律》中“寇降,以为隶臣”的规定,则是秩序能转化为价值能的过程。

 

“宪惧诛,自求击匈奴以赎死,就是希图能够将伐匈奴取得的意识能转化为秩序能,改变自己本应被杀抵罪的秩序。585年,隋文帝以政权为依托,推行“大索貌阅”和“输籍定样”,使杨坚的可控价值点量,由589年的400万户增至606年的890万户,成功地将秩序能转化为价值能。这些能量除在隋末乱世中被消耗的部分之外,其余部分“使以后的很多朝代都从中获益,最直接的受惠者则是伟大的唐王朝”。

 

从广义上看,任何形式的能量都是守恒并且可以相互转化的。例如花费一定数量的货币乘车去某地,就是价值能转化为动能的过程。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