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历史讲坛
历史哲学之数学原理(16)

第十七章 语言基础

英国著名科技史家李约瑟在其《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出了令世界着迷的“李约瑟难题”,而在笔者看来,其实还存在着一个更大的“李约瑟难题”。在政治上,中国早在二千二百年前就已建立起专制主义的中央集权制度,而西欧直到近代早期才建立起较为强大的王权政治;在经济上,盛行于西欧中世纪的三圃制,不过是中国西周时代农业耕作制度的翻版;在文化上,中华文化不仅成功地同化了历代强势南下的少数民族,将半个亚洲的思想版图收入囊中,其引发的“中国热”曾一度令18世纪欧洲大陆最有智慧的头脑们所痴狂;在技术上,中国的发明创造曾一度远远领先于这个世界,“四大发明”直到今天仍为人们所称道。然而,当18世纪末、19世纪初工业文明降临于世的时候,历史却选择了以英国为代表的西方而抛弃了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这个扩大版的“李约瑟难题”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英国独有的牛顿暨其背后理想化思维的创生。

 

其实,即使在西方国家内部,理想化思维的转移,也如PH试纸一般,成为映照科学起落和国家兴衰的晴雨表。“伽利略的不幸,标志着意大利科学走向衰落”,“在意大利科学于1633年失去活力以后,科学革命在那一时期的一个特点是科学活动在地理上的向北转移”。为牛顿提供适宜的研究环境的英国,获得了率先完成工业革命,进而成为世界第一强国的回报。拉瓦锡死后,科学中心被迫由法国转回了以道尔顿为代表的英国。革命法庭的判决注定了拿破仑的失败,法国将世界第一强国的桂冠拱手让人。德国在1865年遗忘了孟德尔,世界第一强国的桂冠在1918年第一次抛弃了德国。德国在1933年驱逐了爱因斯坦,世界第一强国的桂冠在1945年第二次抛弃了德国,选择了爱因斯坦抵达的美国。

 

理想化思维的创生,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成果。理想化思维集精确、普适、客观、必然于一体,其一边连接的是理想语言对经验话语的超越,另一边昭示的是科学的基本标准。

 

“经验的数理统计方法不会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精确性”,这是因为经验科学以经验词汇作为研究对象,经验词汇的特点则是模糊化和不可量化,因而经验科学数学化实乃缘木求鱼。理想化思维以理想语言替代经验词汇作为量化对象,“先翻译-后量化”,这也是是唯一可行的量化模式。例如我们无法量化“爱情”,但可以量化“爱情力、爱情率和爱情量”。

 

“物理学家和化学家研究原子、分子时,没有必要去考虑几千年前或几万年前的氢原子、氧原子或水分子及其运动方式与现在的氢原子、氧原子、水分子及其运动方式有什么差别,也没有必要考虑伦敦、纽约、莫斯科或北京的氢原子、氧原子或水分子及其运动方式有什么区别。因为这些自然物质及其运动方式总是跨越时间的和空间的界限而恒定不变地存在着,总是以同样的形态和特征重复不变地出现在人们的面前……历史学家在研究农民、雇工、商人或城市、村落、国家、军队、战争等等社会历史现象时,却不能不考虑那些现象在一千年以前和一千年以后的时间差别和它们在北美、西欧、东欧、东亚、西亚等不同地域和国家存在的空间上的差别。”引文的作者显然没有意识到,他们所论述的并非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之异,而只是经验主义与理想化之别。普适性绝不是自然现象的专利,只是理想语言(如引文中的氢原子)相对经验概念(如引文中的农民)的独到优势。因而,社会现象和规律若想同样普适,只需要先进行简单的翻译即可。

 

例如,白登之围、五胡乱华、突厥寇边、契丹南下、金灭辽宋、蒙古灭金、清军入关和沙俄侵华,虽彼此相似但并非重演。中国古代北民南下必北胜南败这一趋势,亦仅为宏观的、全局性的战略考量,且存在着诸如汉武北伐和朱元璋灭元之类的特例。唯有取代动机动力规律方能涵盖古今中外的一切战争,正如牛顿对彗星问题的解释可以推广到所有天体一样。

 

《瑷珲条约》签订75年后,榆关战役的亲历者赵壁回忆说:

日军此次犯榆,本有计划﹝取代动机﹞……日除飞机和大□(原文残缺,应为“炮”字——笔者注)外,兼以坦克车前攻。……余率部扼守南关并筑简单工事,以避其锋。奈日方坦克车攻上,炮弹有如雷雨。城墙遂倒,日军冲入。……我军众寡不敌、南关、东关均告失守,遂行退出。﹝取代动力﹞

古今如此,中外亦然。“一旦美洲人认识到美洲是他们的美洲,那么只要力量足够强大,他们就一定会去寻找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反抗宗主国的统治”。“盟军把日军逐出太平洋占领地(的)……战事进展很慢,因为在1942年间,盟军司令官们采取了只求遏制日本军队以待欧洲战场取得胜利的策略。”

 

“西方的历史哲学界和史学界中,越来越多的学者肯定地认为,任何历史研究实际上都是在研究者一定的观念、理论或一定的情感、兴趣之类的主观因素引导下进行的;一切历史研究的成果都打上了研究者本人的主观认识烙印,都是受研究者一定的历史观引导的。”细想之下,历史学家观念殊异,难道物理学家就是天生的不谋而合?这段文字的作者显然没有意识到,他所论述的只是经验词汇的特质,而非社会科学的性征。经验词汇本质上是人们对理想语言的“主观感觉”,因此只有理想语言才能令研究者“众口一词”。理想史学因此不受任何观念、理论、情感、兴趣和利益等主观因素的影响,历史主义难为借口,现实主义不似苛求,人类思想得以统于真理,文化专制与众说纷纭消弭于无形。

 

理想史学的必然性,表现为“只要满足条件,就一定符合结论;只要不符合结论,就一定不满足条件”,亦即“若结论正确,则所有满足条件的史实必定全部符合结论;若结论错误,则所有满足条件的史实必定全不符合结论;舍此断无第三种情况”。因此,理想史学规律不受所援引的史例的真伪的影响。如本书中关于伊尹与太甲的关系问题,《古本竹书纪年校补》所持“自立”说与《孟子》所述“训教”说完全对立,但地位历史量规律依然成立。因为前者既符合结论又符合条件;后者既不符合结论又不符合条件,因为忠君程度量打破了初始地位理想状态。

 

理想史学之精确、普适、客观、必然,是进行史料取舍、理经互译和理实分野的依据,是理论推演和规律整合存在的基础和前提。若以精确、普适、客观、必然的标准衡量,17世纪以前的自然科学因采用经验词句而与现在的社会科学无异,未来的社会科学若使用理想语言则与现在的自然科学等同,这就为历史学带来了后发优势和在此基础上的赶超战略。由于理想史学与经典物理学的核心思想都是精确、普适、客观、必然的理想化思维,且其阐发出的具体规律又具有完全相同的形式,因此不仅经典物理学的发展历程可以作为理想史学的指路明灯,其研究方法可以成为理想史学的探索利器,甚至很多经典实验都可以作为理想史学的借鉴样板。正是凭借这样强劲而有力的后发优势,理想史学只用了十二年的时间,就走完了经典物理学最初百余年的发展历程。因此,笔者在此乐观地相信,如果未来理想史学也能拥有经典物理学那样的研发团队和广泛支持,历、物两学余下的二、三百年的差距,最快可在二、三十年内消除。

*     *     *     *     *     *     *     *     *

 

躲避力规律和影响力定律,即是作为后发理想化学科的理想史学借鉴先进的经典物理学的典型学例。

  

  定义理想状态U,其中存在历史点u和O,u的历史数为m,历史量为s=r。历史率为v。F为方向恒定指向O的历史力,且与历史点u方向永久垂直。如图17-1(1)所示:

 

∵U中理想点均匀而纯净﹝理想状态基本性质﹞;

    ∴F'=2πF,r'=2πr。

又∵F'=m×v/t,t=r'/v;

∴F'=m×v2/r';

∴F=m×v2/r。

 

此即躲避力规律,对应借鉴向心力规律。

 

现实中常见两人辩论,甲说一,乙说二;甲说二,乙说三;甲说三,……乙说n;甲说n,乙说一……乙的诡辩导致甲有理说不清。其实质是乙利用躲避力规律亦即令其意识内容始终与甲意识力垂直,直到辩论停止或甲的意识力超过向心力。

 

定义理想状态U,其中存在历史点u和O,其历史数分别为M和m。空间距离为s,时间距离为t,时空距离r=(s2+t21/2,FM=1为当M=1时u所受到的O的影响力。

 

∵U中理想点均匀而纯净;

∴如图17-2(2)所示,FM=1= m/2πr2

∴F=M×FM=1= G×Mm/r2。(G为常数)

 

这就是影响力定律,其灵感来自万有引力定律。

    

俗语“酒香不怕巷子深”,说的即是定律中m的作用大过r的情况;而在俗语新说“酒香也怕巷子深”中,r则成为了矛盾的主要方面。此外,该定律在现实中还表现为从众心理﹝m↑﹞、人微言轻﹝m↓﹞、“县官不如现管”﹝r↑﹞和“山高皇帝远”﹝r↓﹞等。

图17-1 躲避力规律和影响力定律的推导思路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