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历史讲坛
对法家的认识

 

杀回来了,接着说法家。

 

 

 

法家发现俗人人性的一个特点:尧舜为匹夫,不能治三人,桀纣为天子可以乱天下。这是为啥?因为大势,桀纣居有天子之尊。所以韩非子说:孔子是圣人,鲁哀公是庸人,但是以孔子之圣,还是要臣于哀公。可见人固服从于势,而势,诚能服人。我说的不是原话,大概意思。

 

 

 

法家也看春秋史书,也观古今成败,不过与孔孟圣贤不同。他们看到的是欲望的膨胀,权术阴谋,是弑君、灭国。所以法家要为乱世开出药方,就是怎么防止阴谋,抑制欲望。

在先秦,法家比儒家高明的他们的政治主张是接地气儿的,
可以落实到实际政治当中。

 

 

 

在法家眼里,君王才是弱势群体,在他的周围,都是他的敌人。韩非子总结为八奸,就是能遮蔽耳目的近臣、勾结外国的权臣、宗室、后妃等,黄老道家的黄帝四经里也有类似的内容。

 

 

 

春秋战国的别管什么国家,内斗总是消耗实力的。君王关乎到国家的走向,因此法家必然要强化君权,要求君王能独据大势,不让公器被大臣窃取。这就是韩非子抱法、处势、用术的理论体系。按现代看,怎么约束君王不乱来的老问题。这方面法家作的不够好

 


大势就是君位,大义名分,以及名分所固有的赏罚之权。

 

 

 

术有两方面的内容:

 

 

 

一就是偱名责实

 

 

 

咱们都称法家之学,为申商刑名之术,就是这个。

 

偱名责实就是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名是什么  实际就做什么,你说做到什么,如果没做到就要被制裁,落实在现实中就是各种官员考核。

 

 

 

就是咱们说的面南术

 

 

 

帝王藏在胸中,阴谋抑制群臣的权术,这些就颇为阴暗了。

 

黄老道家也有这方面的内容,荀子貌似也有些。

 

 

 

说白了就是君王无为,让大臣去办事,自己不显好恶,为国家富强用些手段也不错。帝王无欲,冷眼旁观,于是大臣是什么人都会显出原型,帝王因此可以从容收拾。

 

 

 

法就不必说了,商鞅之法  富国强兵  奖励耕战,规范子民。所以法家的整个理论体系是自洽的。

 

 

 

秦始皇看到韩非子的文章说:寡人得其人与之游,死无憾矣。

 

法切中时弊可见一斑。

 

 

 

正因为法家以君王为弱势,理论上富国强兵也须以君王为核心,所以对于君权是没什么限制,甚至说独见者明,独闻者聪,能独断者可以为天下主。这很容易形成独裁。不是法家不讲徳,而是在圣人与法制之间,法家直接选择了法术。

 

 

 

韩非子认为尧舜千年不遇,桀纣百年不逢,盛世乱世都是很少的。而他这一套,哪怕是庸人用了,都可以维护统治,富国利民。

 

 

 

换句话说,法家的理论是为君王里的一般人设计的,而且强调,法一旦颁布,就要慎重,帝王也不要随意破坏。

 

 

 

韩非子得意说,他这套东西施展下去,事在四方,要在中央,圣人(帝王)执要,四方来效,无为而治,天下太平。
法家这套理论是非常实用的,一点都不虚。因此,秦用法而一统,汉外儒内法而大治。

法家其实自汉后就消失了,学派没有了,但是已经化入了王朝政治常态里,大家心照不宣而已。比如官员考核,比如帝王搞分化职权,其实都是法家理论在政治生活中的运用。

法家天然接近道家特别是黄老派,黄老道家就是政治化的道家,同样也讲法治,也讲权谋。

 

 

 

黄帝四经开头就说 :道生法,法者,引得失以绳,明曲直者也。在经法里有篇《六分》,将破坏国家运转,篡夺君权的人称为六逆、八奸。法家与黄老道家,是英雄所见略同,法家和黄老道家,在当时都是非常接地气的理论,非常实用,所以汉初才会用黄老治国。

他们与老子不同之处在于,老子以无为为手段,意图无不为。法家与黄老道家以各种手段,意图达到无为而治的目的。

儒家取代黄老,原因很复杂,但是儒家兼容并蓄,接地气了,是个很重要的原因。汉儒也是讲法的,虽然不讲权谋之术。

 

汉儒吸收法家之术,这是奠定了二千年的政治基础的。法家的理论化入政治生活中,儒家思想占据意识形态。战国后期,百家合流的趋势加强,最终,我中有你,你中有我。

思想学术,有的是高论,是人们所追求的,比如孔孟之学。有的是实用的,比如法家之术。高明的政治家往往追求孔孟,暗用申商,其实这很正常。

其实汉代,儒生们整合了百家,此后修治齐平就是士大夫的追求。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百家争鸣看似结束了,其实是变成了儒家内部的争论。

现实是发展的,不可能思想一成不变。我们讨论的思想,其实是时代的反应,
思想家是那个时代最顶尖的一批人。

 

 

 

他的思想即反应了现实,又提出了创见,影响了后代。而要了解整个时代的思想,就要看民俗,看不是思想家的那些普通人。

 

 

 

他们代表了平均水平,这其实比研究思想更不好搞,思想家毕竟有著作传世的,史书记载的都是超凡的人物,对于日常的,他们反而不写了。

 

 

 

来源  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时间  2017.2.5

 

整理  伙夫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