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世界力量
浅说:神遗弃的世界——中亚篇(9)

【最后一根羊毛何时落下】
——中亚国家稳定性一谈


很多人都觉得中亚和中东国家都不稳定,这个印象到是有几分真。但是虽说小国家容易受到外部势力的挤压而导致政权不稳定及引发社会动荡,但是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严重。


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等人口较多的国家,国内民族极其众多,比如乌兹别克斯坦,国内就有129个民族并且在增加中……(别奇怪)国外的情况很奇葩的。


而以乌兹别克为例,其实乌兹别克的民族应该能压缩到二十个以内。很多小民族其实和主体民族的区别几乎没有,但是当年为了所谓的团结各民族的那怪心理,在苏联的倡导下划分出了一百余个民族,独立后又新增几个民族。比如俄罗斯联邦,也在苏维埃当年的错误民族划分中,被划分出了176个民族。


当年的苏维埃提倡的是尊重所有民族的权利,并且这种行为也是有政治目的的。用于论证社会主义阵营是多民族,多国家构成的团结世界。这种奇怪的心理为中亚国家带来了沉重的政治运行成本的同时,至今也为祸俄罗斯。


民族划分的越多,则国家的离心力就会越强。这种用行政权利故意划分出来的社群,民族团体会因为人类心理的天然族群认同感而抱团。当一个仅三千万人口的国家出现一百余个团体时,本身就已经很不稳定,如果再加入宗教、意识形态、地区矛盾等因素后,引发的后果就是非常严重的。


也许有同学会说,那为什么原苏维埃分裂出来的国家不重新划分民族?当民族属性已经被划分后,再重新划分会遭遇强烈的反弹,并且引起巨大的国际舆论,会被国际社会认为是主体民族吞并少数民族的行为,会让国家陷入被动的同时,也祸水引入家中。如苏维埃政府在早期错误的划分了民族后,想再收回就已经晚了……到六七十年代的时候,苏维埃政府一直倡导全苏联的国民为“苏维埃人”试图淡化民族天然分离,结果是……失败了。


我这里嘴欠的说一句,如同国内的少数几个民族,在数百年前就和主体民族一样了,但因为当年因为信仰问题划分了单独的民族后,如今如果再要合并,那就会引起强烈的反弹是一个道理。中国的主体民族占绝对大多数,所以稳定性很好。


但是如中亚国家,因为划分的太多,所以导致地方化主义比较严重,并且小群体要权的行为日益增长。当某些大国为中亚人民拿出了皿煮大法的时候,当某些逗比国家拿出了宗教和血统论的时候,就会加剧本来就存在的问题。


任何国家都是这样,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当有一丝丝的破绽时,就会有成群的苍蝇来鼓动,煽动这些事情。并且会利用前文中提到的小民族的自卑感,国家中得不到应有的发言权,利益分配,还有苏维埃倒下后存在的后遗症等,会组成并发症。于是……会非常容易被利用。


如哈萨克为例,在苏联解体的时候,哈萨克斯坦的主要民族为哈萨克人,他们占39.7%,俄罗斯人在当年建设哈萨克斯坦的时候进入哈萨克,他们的数量为37.9%,而乌克兰人和德意志人占11.2%左右。哈萨克的主体民族,哈萨克人仅比俄罗斯族高2个百分点的比例。


所以也导致了独立后纳扎尔巴耶夫处理国家问题的时候,处处都要考虑民族问题。因为当时的哈萨克,俄罗斯从事哈萨克的大部分经济活动,并且大多都是城市人口,控制着工业。如我们前面提到的阿拉木图为例,俄罗斯人在解体时占整个阿拉木图市人口的70%左右,而哈萨克人则大多都是农牧民……


当国家发展到90年代中后期时,哈萨克的衰落几乎是跳楼的速度在下降,工业的衰落和农业的衰落,几乎无法留住信仰基督教(东正)的俄罗斯人和乌克兰及德意志人。在九十年代时,纳扎尔巴耶夫死都不肯松关于给予俄罗斯人,乌克兰人、德意志人双重国籍身份,一度引发了俄罗斯族的强烈抗议。


哈萨克也被迫对俄罗斯族让步,原因很简单……因为要求拥有双重国籍,并且进一步开放俄罗斯和哈萨克斯坦边贸的俄罗斯族、乌克兰人、德意志民族总占比已经超过了哈萨克人。


那么……分离运动在九十年代开始就已经是可以看出端倪的事实。

 

 

【最后一根羊毛何时落下】
——中亚稳定性一谈(2)


哈萨克的治理政策很明显是成功的,在哈萨克的“超级总统”连任四届的纳扎尔巴耶夫的处理下,算是勉强的阻止了哈萨克国内在90年代出现的分离运动。并且不得不放宽哈萨克斯坦的政策,甚至放弃了一部分的尊严。其实纳扎尔巴耶夫的治政手段非常高超,他认为在哈族和俄族的问题上,只需要抓住大的民族不发生对抗行为,就可以团结大族一致维持哈萨克斯坦的稳定性。大不乱,则小不乱,至少这个政策虽然出了一些小的问题,但是大方向上并没有出错。


虽说哈萨克斯坦做出了一些让步,但是也导致了哈萨克工业、农业等的进一步萎缩,因为哈萨克斯坦在允许了俄哈两国关于俄罗斯族返国的问题后,哈萨克的俄罗斯精英,诸如工程师,教授,高级技工,熟练工人等都出现大规模的外流。前面说过,俄罗斯族在城市人口的占比是绝对占比,而城市人口又大多都是国家高精尖技术人才的聚集地。


俄罗斯陷入了人口危机后,进一步的号召在国外的俄罗斯族回国。所以在2000年之后,俄罗斯族的占比一直下滑,这种下滑对于哈萨克来说是非常坏的一种事情。因为什么公知,皿煮人士走了那是善莫大焉,但是工程师,技工这些国家顶梁柱走了点……那真的是特码的肾都是疼的。


到2012年,哈族的占比提升到了65%左右,俄罗斯族从90年代的37%下滑到22%,并且在持续性的下滑中……


而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哈萨克人来顶替那些流失的工程师们,但有一个问题就是……高级工程师的培育是需要一个非常庞大的教育体系来培养。而哈萨克斯坦的人口根本不足以支撑起如此庞大的高等教育体系,所以哈萨克工业的萎缩几乎无法阻止。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在他的著作《哈萨克斯坦战略发展》(一共两册,30和50)中提到,哈萨克需要建设国际级的大学,大致需要在2050年左右完成,并且要求哈萨克的大学国际认证标准提高到3成,而他们的总量……哎。也就是说,在总统大人的眼里……未来三十年可能哈萨克都无法恢复工业。


专门说哈萨克,是因为哈萨克是中亚处理民族对抗导致衰落最成功的一个国家。但是可能都会让你们看的蛋疼,但是我们并非是要去介绍他们的教育,民族问题等……而是这些问题会导致的后果,并且说一下这些持续发展的情况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


当主体民族处于对抗状态时,如哈萨克出现了工业萎缩的情况。而工业是拖动国家的根基,是国家的命脉所在,当失去了产品生产力后, 整个国家都会陷入被掠夺的境地。


比如乌兹别克为例,主体族群选择了一个方向,而少数族群无法分享发展红利时,就一定会陷入恶性循环,并且会导致严重的阶级固话。


以哈萨克为例,政府为了稳定俄罗斯族而采取了让步策略,那么之后的能源政策拉拢了哈俄两族的代表人物后,就一定会导致寡头化和少数族裔无法分享成果。并且会进一步的扩大贫富差距。


如哈萨克族人,他们7成以上住在农村,到2014年后稍微好转一些。但是哈萨克族人的大部分人是无法享受能源红利的,并且诸如哈萨克境内的其余一百余个少数族裔,几乎都在过农牧生活,所以……这个政策导致的是对俄罗斯、乌克兰、德意志三个族裔的偏移。(因为他们教育水平高,又都居住在城市,所以能第一时间分享发展红利)


这个结果就是,寡头主义浓厚的同时,优势性民族获得利益的速度会加快,并且会随着时间推移进一步的拉大贫富差异。


所以,中亚国家的民族平等政策并非是正义,而是在拉大他们的贫富差异

 

 

以上图为例,俄罗斯族裔作为优势民族,并且又具备分离主义的民族。本身就个头大,具备强大的竞争力,如图里的蓝色高个子,哈萨克族虽说人口多,但是竞争力低下,靠着一千余万的人口作为仅剩的优势,如咖啡色衣服的中等个子。而少数族裔则为个子最小的那个。


而中亚国家在哈萨克的政治模式下,几乎都采取了平等策略。那么,恐怖的温床就一定会在个子最小的那个人身上引起共鸣……


因为平等不是正义,当小个子根本无法分享发展红利,生活陷入绝望的时候,那么他就一定会非常容易被煽动起来。


并且,如图里的小个子,处于左图位置时。他一定会被土耳其鼓吹的大突厥主义所诱惑(历史荣誉缺乏感),也一定会被大中亚主义所蛊惑(人口劣势导致的自卑感),并且一定会被极端宗教思想所诱惑(极度渴望社会正义性)


所以,中亚五国的恐怖暴力根源,会来自于个子最小的和中等个子里。


这种情况出现在哈萨克,乌兹别克,土库曼,吉尔吉斯,塔吉克五个国家,并且一直在扩大化。

 

(未完待续)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