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修木读史
西方历史的脉络25--阿拉伯向欧洲的技术大转移

我们前几次讲过教皇,讲过大学。下边几讲要讨论欧洲大学之中学问的内容。 

 

如果把眼光聚焦在中世纪的欧洲,看其文化的历史演变,最引人注目的是其中的一个大断层:
 

罗马帝国被蛮族冲垮之后,古希腊与古罗马的经典文化被遗忘,要到文艺复兴时期才被捡回来。

 

对习惯了我们历史上朝代更替与文化连续的中文读者,欧洲历史上这一失一得都让人觉得很有些奇特。
 

但是,如果把眼光放大到罗马帝国围绕着地中海的整个范围,这一断层并没有那么显著,其中的一失一得也没有不好理解。

 

这里要复习一下以前的一张地图

 

罗马帝国在五世纪与七世纪分别遭受日耳曼与阿拉伯入侵,将地中海周边粗略地分成三大势力范围。
 


仍然打着罗马旗号的东罗马帝国(拜占廷),占着小亚细亚与巴尔干半岛(现代的土耳其与希腊),官方语言依然维持希腊语。
 

当地人在书籍信件之中仍然会引用古希腊时期广为流传的《荷马史诗》

 

希腊语的哲学、历史、戏剧等等著作并没有遗失,君士坦丁堡的皇家图书馆所收藏的经典据说有十万本之多,尽管当地的东正教会对哲学没有特别大的兴趣 。
 

(从认识上来说,东罗马自认为是罗马的正宗。)

 

(从哲学上来说,他们主要是不喜欢亚里士多德。教士们拿着逻辑推来导去,很容易引起神学上的麻烦。)
 

穆斯林的统治范围则是地理面积最大的一块,从两河地区,地中海东岸,经过北非一直沿伸到地中海西岸。
 

在语言上,阿拉伯语取代希腊语,成为这一地区的通用语言。

 

在思想文化上,阿拉伯人却是有所取舍。他们有《一千零一夜》,在文学与诗歌上有自己的传统,对诸如《荷马史诗》这样的希腊文学兴趣不大。
 

他们有自己的宗教伊斯兰,成功取代东罗马地区流行的基督教,成为当地大多数民众的信仰。
 

但是他们对古希腊的哲学,特别是亚里士多德的逻辑推理方法,情有独钟,做过系统的翻译研究,并且应用在伊斯兰神学之上。

 

(他们的推理,同样引起伊斯兰神学上的麻烦。但是与东罗马不同,伊斯兰刚取得大片的帝国,在政治上有这个自信,在思想上比较宽容。而东罗马形势危急,容不教士们再为神学争吵。)
 

古希腊的其它学问,包括天文,地理,几何,医学等等,也得到阿拉伯人的青睐。

 

(我们以前说过,阿拉伯翻译运动,曾经把许多书籍翻成阿拉伯语。)
 

在东罗马与穆斯林这两个地区,古典文化都得以承传,虽说侧重点与品味有所变化,却并不存在经典被人忘却的问题。
 

只有在位置上相对偏僻,经济与文化也较为落后的第三块,也就是欧洲这一块,文化上才出现一个明显的断层。

 

 

在骑士当道的欧洲,希腊语被人忘却,经典渐渐流失,只留下拉丁语作为通用的书面语言。

而且因为蛮族入侵者没有自己的文字,贵族以习武为荣,经济也无法支持一个读书的文化,连拉丁文经典都没有什么人去阅读。

 

只有教士们还读书识字,读的主要是已经译成拉丁文的《圣经》及相关的神学论述。
 

虽说经典在西方“遗失”,欧洲人想要找到这些经典却不算是一件特别费力气的事情。
 

罗马帝国裂解后,地中海周边的贸易还在继续,三个势力范围之间并不是相互隔离,老死不相往来。

 

欧洲的蛮族首领会去东罗马的君士坦丁堡讨册封,要礼物。以罗马主教为首的拉丁(天主)教会与以君士坦丁堡主教为首的希腊(东正)教会之间还有来往与争吵,要到公元十一世纪才吵到撕破脸皮的地步,而且其后双方仍然有不少来往。
 

更为直接的交往,则是从1096年开始,在教皇鼓动下多次为占领耶路撒冷以及帮助东罗马抵抗穆斯林所发动的圣战,十字军东征,让欧洲的贵族骑士们有机会亲身体验穆斯林统治下的中东与东罗马统治下的希腊。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的时候,欧洲的骑士们更是直接卷入东罗马内部的政治纷争,将他们原本的攻击目标从穆斯林统治下的耶路撒冷,改成东罗马的首都君士坦丁堡。
 

1204年,君士坦丁堡被他们攻破,接下来就是一通抢掠破坏,奸淫烧杀,抢走大量金银财物,连带皇家图书馆也在大火之中遭受严重损毁。

 

这样的暴行在十字军来说,并没有什么特别,他们来到东方名义上是为着收复圣城,实际上是扛着十字架的蛮族入侵者。
 

在他们眼中,最有价值的除了金银珠宝之外,就是那些号称是可以显示奇迹的“圣物”(白骨,棺木,血衣等等),古希腊经典对他们来说既无法读懂也没有价值。

 

(这些所谓的圣物,比金银财宝更为值钱。)
 

攻破君士坦丁堡之后,他们还要在当地统治近六十年,经典书籍可以说是唾手可得,只是他们没有这方面的兴致。

 

他们对后世最大的影响,就是让东罗马人对这些来自西方的“拉丁人”恨之入骨,使得原本就已经处于争吵状态的天主教与东正教走向彻底决裂。
 

到两百多年之后(1453年),君士坦丁堡遭遇下一波入侵,被土耳其人围城的时候,
当地许多人的想法是情愿接受异端者(穆斯林)的统治,也不要再去西方请同信耶稣的弟兄,那些令人深恶痛绝的拉丁人来帮忙。

从时间上来说,西方人的确是在十字军东征那一段时期开始重新捡起古希腊的学问,只是发现者不是在东方征战的骑士,而是留在欧洲的教士。

他们所捡起的,也不是存在于东罗马地区的希腊文原著,而是由穆斯林学者翻译成阿拉伯文的古希腊书籍。
 

为这些书籍,教士们其实并不需要远赴中东,而是在家门口,地中海西岸的西班牙,就俯首可拾。

 

(意大利最南端的西西里岛也曾经历穆斯林统治,是另一个可以学到阿拉伯学问的地方。这里补充一句。)
 

前边说过,欧洲大陆向地中海伸出三条半岛,由东至西分别是希腊,意大利与(包括葡萄牙在内的)西班牙。

 

这其中,东头的希腊直到十九世纪都不属于欧洲的范围。在中世纪中期开始的时候(公元1000年),西头的西班牙在政治上也不属于欧洲的范围,而是处在穆斯林的统治之下。
 

即使在中间的意大利,其南部地区也不时处在东罗马或是穆斯林的控制之下,西西里岛上的居民,有的讲拉丁语,有的讲希腊语,还有的讲阿拉伯语。

公元七世纪穆斯林骑兵杀出阿拉伯沙漠的时候,其中有一支沿着北非一路向西,走到大西洋岸边,于711年渡过直布罗陀海峡,
 

登陆地理上属于欧洲,当时处于蛮族王国统治的西班牙。
 

其后,他们以一路向北,杀入法兰克人的势力范围,现代法国的南部。要到733年,法兰克人在图尔战役之中击败穆斯林,这才使得穆斯林退回西班牙,在那里经营他们的地盘。

 

(这个,我们以前讲伊斯兰的兴起的时候,已经提到过。)
 

穆斯林的统治不同于欧洲的封建,有一个中央集权与靠税收支持的政府。但是相对中东的位置来说,西班牙可以说是山长水远,鞭长莫及的地方。

从756年开始,那里变成独立的酋长国,虽说在名义上还效忠巴格达的哈里发。
 

到929年更是自称为哈里发,断绝与巴格达的政治联系。

 

但是到公元11世纪,穆斯林统治下的西班牙发生内战,势力渐渐衰落,分裂成数块封建领地,在其后四百年逐一被基督教欧洲骑士征服,这才将穆斯林势力赶出欧洲。
 

从文化上来说,穆斯林统治下的西班牙却是一直与中东有着紧密的联系。阿拉伯人整理的古希腊文化遗产,也因此以西班牙为桥梁,传入中世纪中期的欧洲。

 

以中东所处的特别地理位置,阿拉伯人所得到的文化营养并不只限于古希腊,而是有机会汲取各地之长。
 

(至少在欧亚大陆上,他们是中心的位置。)

 

比如说,现在大家习以为常的阿拉伯数字,其实是印度人的发明,使用意义较为抽象的“0”,来完善十进位的表达方式。

 

(所以有10,100,1000,这样系统的表达方法,以及与零相应的一些算术规则。)
 

这一发明算不上复杂,但是传入欧洲之后却带来了不起的进步。
 

于此之前,西方人计数使用罗马数字,8写成VIII,14写成XIV,简单的加减14+8(XIV+VIII)或是14-8(XIV-VIII)做起来就够让人头痛,

 

到乘法14x8变成XIV x VIII已经复杂得不行,到除法14/8(XIV / VIII)则是让人不知从何下手。
 

欧洲的大学教三学四艺,算术虽然是单列一门,但是在阿拉伯数字引入之前,基本的四则运算都做不利索。要到阿拉伯数字引进之后,才有所改观。

 

(初次读西方史的时候,会觉得很奇怪,大学里要专门教算术。其实并不是因为其高深,而是罗马数字实在是太难用。)
 

另一项来自印度的发明,是三角之中的正弦(sin)与余弦(cos)函数,传到中东之后又是在伊斯兰数学家的手中发扬光大,引入其余几个函数(正切,正割等等),并且进行系统的演绎与证明。

天文的观测与计算,靠的基本上是角度的变化。没有这些三角函数的运算,以后哥白尼,伽利略,牛顿的天体理论全都无从算起。
 

代数的起源可以追朔到古巴比伦时期,其后在印度、中国与古希腊都有研究与发展,后来也是在伊斯兰数学家手中成形,出现合并同类项,求解一元二次方程等等方法。

 

代数在英语中称为algebra,其词源本身就是来自阿拉伯语。
 

平面几何则是古希腊人的特长,相关的经典著作也是在中东翻成阿拉伯文,再经过西班牙传到欧洲,又翻成拉丁文。

 

从这些例子不难看出,现代教育课程之中初中所学的基本数学内容,代数,三角与几何,都是来自阿拉伯人的传递 。

(关于这一点,大家兴趣的可以看耶鲁大学网上公开课的这一节: 参见Paul Freeman, Open Yale Courses, HIST 210: The Early Middle Ages, 284-1000, Lecture 16  http://oyc.yale.edu/history/hist-210/lecture-16  (last accessed 22/09/2015) )

他们传给欧洲的不单是数学,从天文,地理,到古希腊的医学,还有像火药、造纸等等源于中国的技术发明,也是通过穆斯林传到欧洲。
 

西方的教士们从穆斯林的西班牙学到的知识,曾被人称作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技术转移。从这个角度来说,欧洲文化复兴的火种,的确来自阿拉伯。

 

但是欧洲人最感兴趣的部分,却是古希腊哲学的部分。我们留待下次再做介绍。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主讲】修木读史

【整理】一剪闲愁

【Q群】东方时事解读QQA文化群

【时间】2016年5月25日晚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