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时事解读-文化
【天文】参宿与紫微垣

参宿:

 

在由《大戴礼记》所收录的《夏小正》中,参宿是被提及次数最多的星宿之一。一般认为《夏小正》记录了夏代(约公元前2000-公元前1600年)历法,可见对参宿关注早在4000年前就已形成;

 

《春秋左传·昭公元年》中所记实沈于大夏,主参,唐人是因,也可旁证之。参宿能受到如此关注的原因,我认为主要在于参宿一、二、三,这一组紧密相连的亮星。

 

从天文观测的视角来看,要在黎明太阳初升或黄昏太阳初没之际,准确的观测到一颗初现于位于地平线上的星,其实并不容易。

 

但参宿一、二、三这三颗星因为是紧密相连在一起的,所以在昼夜交替昏暗不明的时刻,即使错过第一颗星也能捕捉到第二颗星、再错过第二颗星也能通过第三颗星来弥补——参宿这紧密相连的三颗星给了一般天文观测者足够多的机会来补救观测的失误。

 

此外,参宿一、二、三的亮度都很高,也较容易被观测到。不仅华夏先祖注意到了这点,古埃及、古希腊也很重视参宿:如埃及的吉萨金字塔的排布就是按参宿一二三的次序排列,参宿对应古希腊的猎户座、也是个重要星座。

 

再从目前出土的甲骨文、以及之后的金文等等来看,字的本义也应当是对参宿中参宿一二三这三颗星的观测:其上段的三个圈象征着参宿一二三这三颗星,而下段则是一个观测者的形象。由此可见,古人对参宿的观测有多么重视。

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参宿不止有中间的参宿一二三,还有外围的参宿四五六七和觜宿三星,这些星共同组成了整个参宿。

 

既然我们观测的是参宿一二三这三颗星,那又为何要在外围再添上一圈星呢?

 

其实,这也是当时为了沿着天赤道创建二十八宿时,通过参宿四、参宿五和觜宿三星的加入,使得整个参宿看上去恰好贴着天赤道。

 

既然参宿四和参宿五加入其中了,那么也干脆把亮度相近、与参宿一二三距离也相同的参宿六和参宿七也加入其中。

 

这样看着更显对称——最终,以参宿一二三为核心、参宿四五六七和觜宿三星为外沿的整个参宿就此诞生了。

 

那么紫微垣又因何得名呢?在众星宿中,参宿是夏人最崇拜的星宿——因此夏人会想到以与参宿相关的形象来命名北天极周围的宫苑围墙。

 

而此时参宿又被赋予了另一个形象——人参。之所以参宿能被与人参联系起来,主要原因在于人参地上部分的叶与果同参宿(含觜宿)的形象很像:

 

人参中间的人参果,就像参宿一二三;人参是五加科,其叶分五瓣,而外围的参宿四五六七和觜宿,就像人参的叶分五瓣;

 

最关键的是,人参有起死回生般无可比拟的药效、堪称百草之王,这与参宿当时在二十八星宿中独占鳌头的地位也相对应——因此把天上的(参宿)用于命名地上的(人参)就显得再合适不过了。

 

或许有人会问:人参不是出在关外的长白山嘛,当时生活在中原地区人就知道人参了吗?

 

其实,中国最早被发现的人参并不在长白山,而是在上党地区、即现在的山西长治地区,《说文解字》就如此记载,人参,药草,出上党

 

在唐朝以前,上党地区是人参的主产地;只是到了南宋以后,上党地区天然植被极大破坏,人参的生长环境被不可逆转的毁坏、上党人参也因此而绝迹。

 

所以在4000年前的上古,与上党地区毗邻的中原人自然能知晓人参的生长环境和药效。

 

有经验的采参人都知道这么一句口诀:上有紫微,下有人参。因为发现人参的几率非常小、需要大规模长时间的仔细搜寻,所以采参人就会先去寻找适合人参生长的环境、以提高搜寻几率。

 

人参需要阴冷潮湿的生长环境,而在水汽充沛的阴湿环境下,光线中频率较高蓝紫光被空气中的小水滴折射反射掉的最少,最终照射到林地上——于是采参人从地面上抬头望天时,就会发现自己被笼罩在一片蓝紫光中。

 

 

另外,从甲骨文和金文中字的星象来看:其甲骨文(长发的老人)(手执棍杖),表示老人拄杖而行;金文承续甲骨文字形,有的金文(行进)。

 

强调行进——造字本义:老人拄杖缓行。字所展现的老人拄杖缓行的形象,不正是描述一个有经验的采参人用木杖在林间慢慢搜索隐藏在植被中的人参吗?

 

由此可见紫微之名起源于人参,而古人又通过参宿把此名赋予围绕北天极的宫墙紫微垣即由此得名。

 

另外,觜宿的产生与十二次、以及四象有关。之前讲道二十八星宿中觜宿是对壁宿第二个月食位点的标注,其本身只有人文意义、而无天文意义。的本字,其本以为鸟类坚硬的喙。

 

考虑到其他27个星宿除了翼宿外都与鸟无关、翼宿也与觜宿相隔太远而并无联系,所以觜宿的命名一定是在确定了四象中的南方朱雀(鹑)、有了十二次鹑首的概念后才会被引申出的命名。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到了殷商时期,当时已经知道了壁宿附近会在19年内出现两次月食、并可能已经掌握了“1928次月食的规律——若真如此,那么此时的历法学家就应该已经具备了制作推步历的能力、而不再受限于观象授时。

 

另外,讲讲“建木”与圭表法立竿测影的关系:

 

关于建木的记载主要见于《山海经》等古籍中。《山海经·海内南经》:有木,其状如牛,引之有皮,若缨、黄蛇。其叶如罗,其实如欒,其木若蓲,其名曰建木。

 

《山海经·海内经》: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百仞无枝,有九欘,下有九枸,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大暤爰过,黄帝所为。《吕氏春秋·有始》:“ 白民之南,建木之下,日中无影,呼而无响,盖天地之中也。

 

《淮南子·墬形训》: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从上述记载来看,建木似乎是种能通天的神木,而此超自然神木又有违于常识,那么建木究竟是什么呢?

 

值得庆幸的时,山西陶寺遗址中出土的一把圭尺揭开了建木的谜团:

 

黎耕、孙小淳在《陶寺IIM22漆杆与圭表测影》一文中详细记录了此圭尺的发掘、复原、功能探究等专题:

 

该漆杆IIM22下葬时树立在墓室的东南角,紧靠东南角壁龛口的西侧。漆杆发掘开始时曾被损坏部分,但损毁部分不超过10厘米。

 

现保留下来的漆杆全长171.8 厘米,下端保存完好,上端略有残损。漆杆为黑色、石绿和粉红三色环状,从漆皮剥落处可以看到木制纤维以及细线横向捆扎凹痕

 

因此可以推断粉红色环可能是作为刻度来使用的根据何驽的研究,陶寺时期一尺约相当于现在的25厘米,故八尺之表高相当于现在的2米。

 

如果以此标准来计算,一年内最长影长为冬至,长约344.4厘米。而最短影长为夏至,长约40厘米在圭表测影的过程中,表的影子投射到圭尺上,所呈现出的通常是一条具有一定宽度的像

 

因此其刻度不是一条窄线,而是宽约1厘米的环带是可以理解的。根据漆杆的残存数据,我们复原了漆杆,并于2009 621日夏至于陶寺遗址进行了实地模拟测量。

 

使用黄赤交角进行改正之后,日中影长于下午12点半恰好达到11号色环改正后的位置。在模拟观测过程中,我们发现实际投影到圭尺上的影长边缘十分模糊,而且受云和风的影响非常强烈。

 

这让我们想到在IIM22墓葬中随漆杆同时出土的几件玉器,其中一件约长10厘米,5厘米的片状物,上开有直径1厘米左右的小孔。

 

经实际测验发现可以起到景符的作用,用于在阳光不十分理想,或者影长较长的时候通过小孔成像原理精确测定影长的位置。

 

玉景符上开孔直径正好吻合漆杆粉红色环带约1厘米的宽度,表明粉红色环带的宽度可能与景符的使用有关

 

通过计算,发现以何驽研究的25厘米为一陶寺尺计算,在陶寺时期立八尺之表,一年内最长的冬至影长约为344厘米,其一半约合172.2厘米。

 

而漆杆残171.8厘米.因此可以推断,漆杆的原长很可能就在173厘米左右。而经过一次翻杆后,圭尺的全长正好相当于陶寺冬至的影长。

 

通过专家对陶寺天文台圭尺的研究后,可以发现建木原型就是此圭尺:

 

有木,青叶紫茎,玄华黄实:其中青叶”“玄华所指为陶寺圭尺上较长的黑色与绿色的色环、紫茎则为较短的粉色色环,黄实则是其旁作景符用的黄色玉片。

 

百仞无枝,则指圭尺和杆影没有一个分叉。

 

有九欘,是以夏至时40厘米的影长为基准,将冬至时344厘米的影长分为9段;下有九枸则为9个节点上的标记。

 

其实如麻,其叶如芒,则描述圭尺上的刻线密密麻麻、刻度细密如芒针。

 

大暤爰过,黄帝所为指明其用途,为上古帝王的圭表法测日影工具。

 

可以推断,与陶寺出土圭尺相同制式的圭尺不仅在陶寺遗址处使用,还会在当时其他天文观测点使用。

 

如《山海经·海内经》所述有九丘,以水络之:名曰陶唐之丘、有叔得之丘、孟盈之丘、昆吾之丘、黑白之丘、赤望之丘、参卫之丘、武夫之丘、神民之丘,陶寺遗址是当时众多天文观测点中的一个。

 

所以创作二十八星宿的东夷先民,把建木的形象反映在建星上,是合乎逻辑的。后世将定岁首称为月建的缘由正在于此。

 

反映在十二次中,就是包含建星的那个月被作为纪年的月建,因此被称为星纪,对应小寒前后这段时间。(作者 晋观)

 

来源  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