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时事解读-文化
评《卧虎藏龙》

 

好久没有写文章了,今天也是看了电影《卧虎藏龙》,所以也是试着来写一写这一部电影的评论。

 

 

 

《卧虎藏龙》这部电影,一直以来都没有完整地看过,对卧虎藏龙的印象,都是从一些电影评论,别人的评论里面得来的,对这个电影了解的很不全面,其看法也有很大的偏颇,而这次完整地看完《卧虎藏龙》之后,对《卧虎藏龙》看法也有了一个大的转变,《卧虎藏龙》这部电影并不是一部简单的电影。

 

 

 

现在就来试着解读一下这个电影,那么这个电影主旨是什么?我认为主旨讲的一个“定”,“定”是什么,简单的说就是一个依靠,比如说,我们画图的时候,需要用辅助线,有时候需要尺子这样的工具,帮助我们画出很符合规范的图,还有我们制定的一些制度,标准,范围,定义的一些名词这些东西,如果没有这个“定”那么我们就要飘走了,宛如那断线的风筝,孤零零地飘在空中,或许有那么些悲哀。

 

 

 

在电影开头的时候,李慕白向俞秀莲讲述他闭关修炼的事情,他说:“我周围只有光,我仿佛进触到了从来没有师傅指点到的境界,时间和空间都不存在,但是我没有得道的喜悦,相反有一种寂灭的悲哀环绕,这种悲哀超过了我能够承受的极限”。李慕白出了定,然后李慕白又说,有些事情他要好好想想。

 

 

 

这段话道出了电影的主旨,也是电影情节后续发展的原因。李慕白已经在某种“境界”的门槛边了,但是在门槛旁边的李慕白,却感到了悲哀,超越了他的承受极限,如果真的进入了那个境界,时间和空间都不存在了,人超越了生死,而李慕白和俞秀莲的感情也就不存在了,而这个不存在超过了李慕白所能承受的极限。李慕白和俞秀莲的感情就是李慕白的“定”(次“定”非彼“定”),李慕白离不开这个定。

 

 

 

所以李慕白要好好想想,想好了之后,李慕白打算好好享受和俞秀莲的感情,所以他不再去追求更高的境界,并且忘记江湖恩怨,将青冥宝剑送给贝勒爷。

 

 

李慕白的行为,说明了人性难灭,而进入更高境界,就是一种灭人性,人性里面包含物质,物质也就有我们所说的“真实”。在李慕白看来,很多东西都是虚名,他在和玉娇龙对打并对话中说,“青冥宝剑”是虚名,李慕白也是虚名,一切都是人心在起作用。

 

 

 

而俞秀莲却有不同的看法,在一个场景中,在一个亭子里面,李慕白拿俞秀莲的手抚摸自己的脸,俞秀莲说:“不是每一件事情都是虚假,你摸着我的手,你能感受到真实吗?”而李慕白说:“而你的手冰凉凉的,手上面因为练习双刀,而长出了许多茧子,每一次看见我都不敢摸”。当然,你可以说他们两个在秀恩爱,不过也是正是俞秀莲的真实,成为了李慕白的定,而李慕白也因此没有进入更高的境界。

 

 

 

现在回到青冥宝剑送到贝勒爷那里,李慕白的愿望并没有得到实现,而是引出了玉娇龙,又引出了碧眼狐狸。玉娇龙是推动后面剧情的主要人物,碧眼狐狸是第二人物。玉娇龙出身在官宦家庭,深宫大院,就像一个小鸟在笼子里面,渴望飞到外面去。而碧眼狐狸在她身边出现,给她带了无比的新鲜感,也给她带了许多江湖传奇故事,同样引起了她对江湖的无限渴望。

 

 

 

作为“体制内”的玉娇龙,当然渴望江湖武侠中的自由,而男女爱情的自由,是江湖武侠自由的一种体现。而玉娇龙却要面临包办婚姻的命运,尝到“爱情”自由的她,必然要对这种包办婚姻进行反抗。

 

 

 

罗小虎的出现,就是为让玉娇龙体验到那种原始的欲望。为了夺回那把梳子,玉娇龙在大漠孤烟的地方,追逐罗小虎,那怕把自己搞得狼狈不堪,那把梳子非常具有象征意义,代表着封建礼数,是本身封建时代人物的“定”。然而也就是在这大漠孤烟的地方,没有京城那样的建筑,没有京城那样的礼数,没有任何规矩,没有任何地条条框框,玉娇龙和罗小虎进行了原始欲望地表达。

 

 

 

当然,“礼数”不是一下子就能卸得掉的,她可能会一直背负在心里,在空旷的沙漠里,暂时的放下并不代表永远地放下。礼数地出是有原因的,它一开始的出现是为了大家“好”,礼数的出现,大家都依着礼数办事,免得乱了,不依着办就觉得不好,也许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不好。人是有惯性,一旦依着礼数办事,就会形成一定的习惯依赖,形成一定记忆,不论你走到哪里,很难忘记它,接受另一种方式,需要一定的时间。

 

 

 

人性是具有物质性的,物质是人性中一个巨大的定,空旷的沙漠里,没有多少产出,只能靠抢劫。罗小虎深知这一点,玉娇龙不可能长留到这个地方,当得知玉娇龙的父亲找她的时候,罗小虎就劝玉娇龙回去,果不其然玉娇龙回去了。

 

 

 

人因为物质而不自由,人因为物质少,要追求更多的物质,所有显得不“自由”,人因物质多,又要花更多精力保护自己的物质,所以又显得不“自由”,当然人是无法超越物质的。玉娇龙因为家庭背景,因为拥有大量物质,其实比江湖上那些人为了物质打打杀杀,又有另一种不同的自由,反过来又有一种不自由。

 

 

 

回到家中的玉娇龙,自然是要享受礼数,俞秀莲在王府中遇到玉娇龙的时候,玉娇龙向俞秀莲倾述到,她就要被包办婚姻了,同时也向俞秀莲表达了她对江湖人士的渴望,当然她也看到了俞秀莲拿的那把青冥宝剑。

 

 

 

所谓礼数,俞秀莲享受的也不少,虽然是江湖人士,但是俞秀莲和李慕白始终没有踏过礼数的边境,俞秀莲和孟思昭定过亲,而李慕白和孟思昭拜把的兄弟,在一场打斗中,孟思昭为了救李慕白死在了敌人的剑下,为了对得起李慕白,和那一纸婚约,俞秀莲和李慕白始终没有进行感情的表白。

 

 

 

江湖是并是的玉娇龙想象中的江湖,里面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江湖里面也有很多所谓的规矩,长期在深宫大院的玉娇龙对江湖有无穷的想象,也许她更加想象那个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李慕白。

 

 

 

不过她现在想做的就是,不要被包办婚姻,也许她早就有逃离的计划,或许也没有什么计划,但是现在有人把青冥宝剑送到了这边,何不拿到宝剑再说,毕竟作为一个想要进入江湖的人,有一把大杀器是很有必要的。所以玉娇龙就去盗剑。

 

 

 

玉娇龙盗剑之后并没有走,或许根本没有逃离包办婚姻的计划,或许玉娇龙想见一下李慕白。然而李慕白还是来了,不过又出了一个插曲,玉娇龙的师傅碧眼狐狸,不管是不是因为玉娇龙盗剑,碧眼狐狸被暴露了,被陕甘捕头缠住了,捕头蔡九两父女想为蔡九想为妻子报仇。

 

 

 

碧眼狐狸为了解决这个麻烦,所以亲自约见蔡九父女,想一举除掉,碧眼狐狸的踪迹也暴露给了李慕白他们,在碧眼狐狸和蔡九他们打斗的时候,李慕白闯入了现场,而碧眼狐狸也因此而落败,为了救师傅,玉娇龙不得不拿出青冥宝剑参与打斗,从而也就暴露了她和碧眼狐狸是师徒关系。

 

 

 

在打斗过程中,玉娇龙暴露了自己的武功,也就让碧眼狐狸怀疑,我们两个难道不是用的同一种武功?在逃离现场之后,玉娇龙和碧眼狐狸对话,从而也暴露碧眼狐狸是个文盲。武功秘籍里面有画也有文字,碧眼狐狸对着画练,玉娇龙能看懂文字,从而也就得到武功秘籍更多的信息,也就促使玉娇龙的武功超过了碧眼狐狸。

 

 

 

然而这种超过,却让玉娇龙感到害怕,玉娇龙对碧眼狐狸这样说:“师娘,我十岁跟你秘密练功,你给我一个江湖的梦,可是有一天发现我可以击败你,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害怕,我看不到天地的边,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不知道又该跟随谁”。

 

 

 

玉娇龙的师傅是她的一个定,在她功夫没有超过她师傅之前,她是很有依靠的,功夫怎么练,可以有师傅指点,遇到某些事可以有师傅罩着,自己按照师傅的做,比较顺其自然。然而一旦功夫比师傅高了,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功夫练得对不对,也没人可以指点了,反而也慌了。

 

 

 

功夫上超越了,然后在心理上,在江湖经验上还没有碧眼狐狸这么老道,还摸不到人心,以至于在后面被碧眼狐狸算计。

 

 

 

不过在碧眼狐狸看来,玉娇龙的所作所为让她很伤心,玉娇龙从小跟随她练功,她看着玉娇龙长大,然而她还是对玉娇龙缺乏了解,玉娇龙给她隐藏了这么大一个东西,这足以让她伤心到底。

 

 

 

要知道玉娇龙作为一个江湖中人,犯下大案,在江湖中也是诸多恩怨,可以说在碧眼狐狸心里,早就是没人可以靠得住的想法,而碧眼狐狸对她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徒弟玉娇龙几乎是没有戒心的,而玉娇龙聪明,学东西够快,所以碧眼狐狸会说,收下玉娇龙这个徒弟是她最得意的一件事。

 

 

 

当她得到玉娇龙一直在隐藏她的事情之后,她对玉娇龙说了一句:“你走上这条道,怕的还在后面”。其实也就说明了,碧眼狐狸基本上不在信任玉娇龙,之后碧眼狐狸离开了。

 

 

 

玉娇龙师徒暴露之后,俞秀莲就想办法提醒玉娇龙还剑。玉娇龙虽然蛮横,但也不是完全不懂事,毕竟弄不好,会给自己家庭带来灭顶之灾。

 

 

 

于是就去还剑,然而就在还剑的过程中和李慕白遭遇了,当然是李慕白有意等他,不知道是不是玉娇龙有意引李慕白,或许玉娇龙知道不还剑会引来李慕白的追逐。

 

 

 

当然我们就看见了玉娇龙和李慕白的追逐戏和打斗戏,当玉娇龙和李慕白打斗的时候,玉娇龙很难是对手,玉娇龙手中的青冥宝剑被李慕白两下夺走了,而且李慕白用树棍和玉娇龙的剑交手的时候,玉娇龙完全不是对手,两三下就被制服了,而且最后还任由李慕白摆布。

 

 

 

与上一次和李慕白交手不同的是,上一次是为了救碧眼狐狸,很仓促,而这一次是自己单独面对李慕白,见到了真是的李慕白,李慕白武功高强,两三下制服了她,足以让玉娇龙觉得,现在见到的李慕白和想象中的李慕白是一样的,从内心上也就征服了她,所以她也就说:“你动手吧”。

 

 

 

当然李慕白不一样,李慕白从第一次和玉娇龙交手,试出来玉娇龙的武功,觉得玉娇龙聪明,是可造之才,但是心性不行,想把武当一种剑法传给他,想找一个徒弟,传授一套剑法,不至于那套剑法失传,恐怕是李慕白的心愿,恐怕这也是李慕白不再追求更高境界,从而“出定”的原因,剑法失传也是让李慕白感到悲哀的一个原因。

 

 

 

我们再回到玉娇龙这边,对玉娇龙来说,李慕白和罗小虎完全是不一样,罗小虎是在地上跑的,李慕白天上飞的。换种方式说,李慕白是一种境界,罗小虎也算是江湖中人,但是他和李慕白比起来说,完全不在一个层次,李慕白是那种,就快进入没有时间,没有空间,超越生死的那么一个人,而罗小虎了呢?

 

 

 

可以说长得帅,一身肌肉,是个猛男,但是这些都依托时间和空间存在,而这些怎么又可能和能够超越这些东西的比呢?所以罗小虎在精神是完败李慕白的。

 

 

 

当然俞秀莲也是有境界的,当然她的境界相对李慕白要“低”一些,她算是个现实主义者,顾全大局,非常具有江湖经验,能够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

 

 

 

俞秀莲总是劝玉娇龙现实一点,清醒一点,理性一点,早点嫁人。在和玉娇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玉娇龙总说羡慕江湖人士,自由自在,俞秀莲给玉娇龙说江湖的上的不便,比如长期不洗澡,满身跳蚤。

 

 

 

后来见面的时候,还给玉娇龙说了,她和孟思昭的事情,也就是告诉玉娇龙,在江湖里面,规矩礼数也很多,一点也不比里面强,者说明俞秀莲比较现实。

 

 

 

在知道盗剑者在玉府的时候,李慕白说要到玉府查个彻底,而俞秀莲直接说,这很莽撞,不但会毁了玉大人的清誉,还会让贝勒爷难看,而俞秀莲是想出来更好的办法,让玉娇龙还剑,而都顾全了大家的面子,说明俞秀莲是个很能干的女人。拥有这样的女人是很幸福的。

 

 

 

当她得知李慕白要收玉娇龙为徒时候,她同样向李慕白给出了非常现实的分析,当然她也感觉到了,李慕白有些“喜欢”玉娇龙,因为李慕白和玉娇龙在精神上有些共通的地方,都有些追求自由自在。

 

 

 

那么现在继续回到玉娇龙这边,站在玉娇龙的角度来讲,经过李慕白和罗小虎的对比,选择谁就已经很清楚了,她的包办婚姻的对象就更不用说了,所以罗小虎来找玉娇龙的时候,自然也就得到了玉娇龙的拒绝,当然玉娇龙也就逃了婚,又再次偷走了贝勒爷那里的青冥宝剑。

 

 

 

逃婚的玉娇龙开始独自行走江湖,也就碰上了江湖规矩。从电影上看,玉娇龙在那里喝茶,就有两人给玉娇龙上江湖规矩的课,这么来看,所谓的江湖规矩也就跟黑社会没什么两样,也许对玉娇龙来说,这个江湖真不是那个江湖。

 

 

 

那两人不是玉娇龙的对手,自然也就不敢造次。当然这也就引来了更多人的来给玉娇龙上课。对于江湖中有名望的人来说,江湖规矩是维护他们既得利益的所在,如果江湖利益被任意打破,那么他们的既得利益也就很难保住,如果出现了一位高手而不讲江湖规矩,他们就会想办法让那人规矩规矩。

 

 

 

当然水平不行,自然被玉娇龙打得七零八落。不过玉娇龙却有意将事情搞大,有意大闹酒楼,一来符合她的性格;二来是将李慕白和俞秀莲引来,因为兜里没钱了,她需要接济,同时他还想见见李慕白。

 

 

 

果然李慕白和俞秀莲来了,李慕白和俞秀莲是江湖上的名人,他们走动,消息传播很灵通,玉娇龙自然也就打听到了俞秀莲的镖局所在,然后去见了俞秀莲,然后就跟俞秀莲姐妹情深。

 

 

 

其实到现在俞秀莲已经很明白玉娇龙的意思,同时也就明白,玉娇龙一开始的时候,为何要跟俞秀莲结拜姐妹。既然玉娇龙爱上了李慕白,而玉娇龙和俞秀莲谈姐妹情深,也就表达了一个意思,她愿意给俞秀莲做小,放到现在来说,就是她要做小三。

 

 

 

不过俞秀莲是不同意,先是跟玉娇龙谈父母,说是人可以不嫁,父母必须留下,然后又说罗小虎在武当山上等她,说是李慕白安排的。听到这里玉娇龙就很愤怒,也就明白,李慕白也希望她跟了罗小虎。玉娇龙大拍桌子,说你们都是套路,嚷嚷着要走,而俞秀莲也失去了耐性,直接跟玉娇龙断绝姐妹关系,其中里面也有坚决不让你做小的意思。

 

 

 

玉娇龙要走,要把青冥宝剑带走,而俞秀莲则要把青冥宝剑夺回来。这个时候,青冥宝剑的意义也就明朗,青冥宝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代表着李慕白。

 

 

 

站在俞秀莲的角度来讲,只有青冥宝剑重新回到贝勒爷府上,了却了江湖恩怨,她才能和李慕白安安静静地在一起,而玉娇龙不一样,她只有把青冥宝剑带着,李慕白才有可能去找她,才有机会把李慕白调出俞秀莲的身边,也就有单独和李慕白见面的机会,同时在江湖上行走也有一把神兵利器。

 

 

 

一个要拿走,一个要夺回,自然就产生冲突,便有了接下来的打斗。她们两个打斗应该早就引来了李慕白,或许李慕白早就在旁边看着,李慕白希望俞秀莲能够劝玉娇龙回家,或者回到罗小虎那边去,不过事与愿违,无法避免打斗。

 

 

 

她们两个打斗,李慕白不好出面,担心会让事情复杂化,同时也对俞秀莲很放心,俞秀莲武功比玉娇龙高,俞秀莲是个顾全大局的人,是不会对玉娇龙痛下杀手的。

 

 

 

而玉娇龙则不一样,性格乖张,武功和为人处世都差人一等,无法做到拿捏到恰到好处。当俞秀莲放玉娇龙一马的时候,玉娇龙趁机打伤了俞秀莲,而李慕白也不得不出来了。或许玉娇龙知道李慕白在旁边观战,所以打伤俞秀莲,以此来引出李慕白。

 

 

 

李慕白出现后,又开始一段追逐戏,玉娇龙和李慕白在竹林里面飞翔,可以说是“自由自在”,一种飘逸的自由自在,在这里玉娇龙和李慕白有一种精神上的交流。

 

 

 

这种交流对李慕白来说可能是师徒的,也许有男女之间,然而对玉娇龙来说只有男女的,玉娇龙沉浸在男女之间的精神交流,而李慕白却要和玉娇龙进入到师徒层面,要收玉娇龙为徒。

 

 

 

所以玉娇龙对李慕白说,你为什么要缠着我,其实这里应该反问玉娇龙一句,你为什么要让李慕白缠着你,你明明知道,李慕白会和俞秀莲在一起,而你为什么要去找俞秀莲呢?而你去找俞秀莲不就是想引出李慕白吗?

 

 

 

当李慕白夺下玉娇龙的青冥宝剑之后,要玉娇龙拜师,结果玉娇龙不拜,于是李慕白就把剑扔下了瀑布,为了李慕白,玉娇龙肯定要保住青冥宝剑,玉娇龙死也要拿到青冥宝剑,所以就跳下瀑布拿到宝剑。

 

 

 

然而戏剧的一幕出现了,跳下瀑布的玉娇龙被她师傅碧眼狐狸“救了”,而一个阴毒的计划诞生了。先是让玉娇龙中迷香,然后让玉娇龙发情,希望李慕白找到玉娇龙的时候,能和玉娇龙做苟且之事。

 

 

 

在他们做苟且之事的过程中,再引俞秀莲过来,让俞秀莲看到这一幕,然后俞秀莲愤怒地杀掉玉娇龙。可惜的是,当李慕白发现玉娇龙中迷香的时候,去帮玉娇龙解毒,而不是去做苟且之事,这样碧眼狐狸的计划就不成功。

 

 

 

俞秀莲过来的时候,也没有动手,所以逼不得已只能启动了二手准备,用了暴雨梨花针,然后自己冲出来杀个痛快,结果自己冲出来之后,被李慕白干掉,不过李慕白也中了剧毒之针。

 

 

 

碧眼狐狸的行为很好理解,一开始就说到,玉娇龙因为隐藏秘密,伤透了碧眼狐狸的心,最后导致了碧眼狐狸练功不成,对玉娇龙伤心透顶,怀恨在心,最后死的时候,也说到,玉娇龙是她的至亲也是至仇。

 

 

 

 

 

可惜的是,李慕白中了毒针,生命危在旦夕,虽然李慕白亲手用青冥宝剑杀死了碧眼狐狸,为师傅报了仇,但李慕白实在可惜了,不过为师傅报仇,恐怕是李慕白不愿意进入更高境界的第三个原因。

 

 

 

李慕白中了毒针,玉娇龙说这毒有解,但是说需要时间来配药,俞秀莲开始是不相信的,因为这些事都是因她而起,再说玉娇龙和她师傅同时出现在这里。

 

 

 

玉娇龙和碧眼狐狸是不是一起下套来整他们都不一定,毕竟俞秀莲是老江湖,而俞秀莲恐怕连杀玉娇龙的心都有。

 

 

 

不过为了救李慕白,俞秀莲也管不了那么多,那怕有一丝希望就行,不过对李慕白来说,他希望玉娇龙活着,在竹林里面和玉娇龙打斗的时候,李慕白把心决教给了玉娇龙,玉娇龙是武当的传承,他不希望玉娇龙死,所以他也赶快将玉娇龙支走。

 

 

 

不过玉娇龙是真心想救他,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李慕白还有一口气,一息尚存,俞秀莲劝他利用这口气,进入更高境界,这样就能摆脱生死。

 

 

 

但是如果这样做的话,就违背了他的初心,李慕白为什么不进入更高境界,出定,下山而来,就是为了俞秀莲,但是李慕白进入更高境界的话,那么他对她和俞秀莲的的感情就没有交代。

 

 

 

所以他要在最后一刻给俞秀莲一个交代,李慕白对俞秀莲说了一句话:“我一直深爱着你”。然后就死了,俞秀莲自然是痛不欲生。

 

 

 

两个人的感情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但是要等到面临生死的时候,李慕白才将其捅破,可见两个人感情的深度和厚度。

 

 

 

当玉娇龙拿着配好的药赶来的时候,只看到李慕白的尸体,玉娇龙感到不知所措,因为她知道自己闯了大祸。在俞秀莲看来,如果玉娇龙,一开始听劝回到父母身边,或者去找罗小虎,李慕白就不会死。

 

 

 

如果再回到最初,如果玉娇龙不偷青冥宝剑的话,俞秀莲和李慕白就可以安安静静地过日子,所以,都怪玉娇龙。但是俞秀莲并没有杀她,而是做了一个形式,因为俞秀莲也知道,李慕白平生想找一个徒弟,做武当的传承,而目前也只有玉娇龙是他的徒弟,所以她杀了玉娇龙的话,就是对不起李慕白。

 

 

 

但是俞秀莲最后对玉娇龙说:“无论你此生决定如何,都要真诚地对待自己”,然后将自己的发簪插在了玉娇龙的头上。或许这句话,这个动作,是压死玉娇龙的最后一根稻草。

 

 

 

让她真诚地对待自己,或许是让她精神上去追求李慕白,将自己的发簪给她,或许是表明,我不再是俞秀莲,俞秀莲是你,俞秀莲就应该和李慕白在一起。或许俞秀莲知道,玉娇龙可能会追随李慕白而去,所以讲自己的发簪给她,让李慕白在那个地方能够看到这个发簪。

 

 

 

要知道俞秀莲是一个“现实”的人,李慕白走,她不能这么跟着去,因为她要活着,她有好多事要做,镖局那么大一帮人需要他来操持,江湖上很多事情,需要她来解决,她不能就这么走了,她照顾很多人。从俞秀莲身上看到一点,就是责任,不会因为李慕白死了,也就而去,走了之。

 

 

 

李慕白的死,玉娇龙是带着悔恨的,她是有责任,从另一个角度来讲,李慕白的死,也导致了玉娇龙幻想破灭,在父母那个世界,礼教太多,不是她想要的世界;在江湖,规矩太多,并且人心险恶,当得知师傅碧眼狐狸主要是为了杀她的时候,她内心是感到一惊的,这也根本不是她想要的世界,而罗小虎也根本不是她想要的。

 

 

 

 碧眼狐狸从小给玉娇龙造了一个江湖的梦,最后江湖的梦破灭,李慕白这个幻想破灭,罗小虎并最终想要的,所以这个世界也没什么留恋的,而自己也闯下大祸,从来不直达什么是责任的她,无力担当起这个责任。

 

 

 

不过在最后时刻,玉娇龙还是要给罗小虎一个交代,从最开始和罗小虎在大漠中,进行原始欲望表达,到最后还是和罗小虎进行原始欲望的表达,在床戏的过程中,玉娇龙是带着悔恨,带着生无可恋的,最后在罗小虎的许愿中,玉娇龙终身一跃,飞入那个虚无缥缈的世界。

 

 

 

最后陈词,一开始说到境界,一开始说的是,俞秀莲的境界比李慕白“低”,这个低字我是打引号的,从一种角度来讲,俞秀莲的境界确实比李慕白低,因为李慕白即将要到的那个境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也就是无法用当前世界任何一种东西来描述它,可以说的不可描述,都不可描述,不可谓境界不高。

 

 

 

但是话又说回来,在人生的这个角度来看,因为人生的存在有空间和时间的地方,也就是说,人生包含时间、地点、人物。

 

 

 

俞秀莲的境界反而是最高的,因为俞秀莲比较有定数,你知道她要干什么,比较有把握,顾全大局,让大家都能舒服,如果人生是一趟车,俞秀莲就是老司机,能够在兼顾各种规章制度的情况,且又不失灵活的情况下,能够将车开到合适的速度,在合适的时间,看到合适的地点,可以说的技术精湛。

 

 

 

因为经常在一线实操,积累很多经验。李慕白算是理论大师,有很多理论,之前也是经常实操开车,但是经过闭关修炼之后,因为实操少了之后,虽然理论增强,经验少了,所以就技术而言,不如俞秀莲。

 

 

 

而俞秀莲就是一个新司机,新司机学到点东西,就喜欢炫耀,而且容易迷上理论大师,这新司机脾气不好,容易飙车,飙车就容易出事,而且还容易坑了理论大师,这不理论大师李慕白就被坑死了。

 

 

 

所以人生需要一个“定”,做任何事情都要有边界,需要考虑一定的范围,要考虑到很多人的利益需求,太过于追求虚无缥缈,自由自在,太过于追求无责任,反而会让自己感到痛苦,从而悲哀环绕,正如李慕白说的那样,他没有得道时候的快乐,反而有一种寂死的悲哀环绕。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