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03月15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年3月15日

 

 

俄外交部:所谓中国对俄罗斯构成威胁的声明旨在挑拨俄中关系

 

【莫斯科消息】据相关媒体3月7日报道,俄罗斯外交部防扩散和军控问题司司长弗拉基米尔-叶尔马科夫对媒体表示,德美两国发表所谓中国对俄罗斯构成威胁的声明旨在挑拨俄中关系,俄方不会容许这种做法。

 

此前,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少将回应美暂停《中导条约》时表示,俄军方了解美国有关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并启动退约程序的照会内容,坚决驳斥美国有关俄方违反条约的无端指责。

 

俄总理:由于武器威力日渐强大,该条约应该拥有更多的缔约方

 

【莫斯科消息】据有关媒体3月7日报道,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表示,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是令人遗憾的事件。

 

梅德韦杰夫在与卢森堡首相贝泰尔会谈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上称:“这是令人遗憾的事件,但不意味着要终止对话。”梅德韦杰夫说,美国利用不实借口撕毁《中导条约》,而不是就有争议的问题进行讨论。

 

他指出,俄美在《中导条约》问题上相互指责,但美方没有意愿讨论这一情况。梅德韦杰夫补充道,由于武器威力日渐强大,该条约应该拥有更多的缔约方,因此美国的退出将关系到全世界。

 

 

 

●俄罗斯政府于公开层面就某一重大国际事件表现出内部分歧的情况十分罕见

 

【时事漫谈】在开始今天的讨论之前,我们首先仔细阅读一下今天给出的新闻素材。首先我们先来看第二条新闻素材中的两个细节,原文分别是:

 

 

细节一:梅德韦杰夫在与卢森堡首相贝泰尔会谈结束后举行的记者会上称:“这是令人遗憾的事件,但不意味着要终止对话。”

 

细节二:梅德韦杰夫补充道,由于武器威力日渐强大,该条约应该拥有更多的缔约方,因此美国的退出将关系到全世界。

 

其次,我们再来看第一条新闻素材的两个细节,原文分别是:

 

 

细节一:俄罗斯外交部防扩散和军控问题司司长弗拉基米尔-叶尔马科夫对媒体表示,德美两国发表所谓中国对俄罗斯构成威胁的声明旨在挑拨俄中关系,俄方不会容许这种做法。

 

 

细节二:俄军方了解美国有关暂停履行《中导条约》义务并启动退约程序的照会内容,坚决驳斥美国有关俄方违反条约的无端指责。

 

从今天给出的两条新闻素材的四个细节中,我们可以观察到以下几个极不寻常的情况:

 

第一、两条新闻素材内容都是有关俄罗斯政府在不同层面的政要、各自围绕《中导条约》问题所发表的看法或表态。其中包括俄罗斯现任总理梅德韦杰夫、俄罗斯外交部防扩散和军控问题司司长弗拉基米尔-叶尔马科夫,以及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科纳申科夫。

 

第二、在第一的基础上,我们明确观察到了,俄罗斯总理与俄罗斯外交部、国防部相关发言人就《中导条约》发表的看法或表态、出现了公开层面的不同观点、甚至是截然不同的观点。

 

 

其中,俄罗斯总理的讲话,意味着俄罗斯政府首次表明“俄罗斯不反对”《中导条约》多边化的最新立场。而俄罗斯外交部与国防部则继续对美国单方退出《中导条约》、以及德国呼吁俄罗斯将中国拉入该条约的做法、或表示批评、或表示拒绝。

 

 

第三、综上,我们想强调的是,对于俄罗斯这样的一个大国,在其政府层面的不同政要之间,就某一重大国际事件、在公开层面上对外传达出截然不同声音情况十分罕见。

 

 

 

●无论是中导问题还是俄欧关系定性问题,俄罗斯政府内部都表现出一种矛盾的状态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虽然不太经常出现在国际视野之中,但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评估中,此人并非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他的言论也具有一定影响力和代表性。

 

 

而梅德韦杰夫于公开层面表示并不反对《中导条约》多边化一事、就发生在俄罗斯总统普京于3月4日签署法令暂停履行《中导条约》相关义务之后没几天。

 

而更加微妙的是,在此之前,在德国公开呼吁俄罗斯将中国纳入该条约之时,给出的所谓的理由是:只有俄罗斯这样做,才有可能将美国从新拉回条约,并且这样做对欧盟与俄罗斯都有好处。

 

 

俄这个“不反对《中导条约》多边化”的首要目标、甚至是唯一目标,指的就是中国

 

 

在这里,东方时事解读特别要提醒大家的是,从美国、再到德国,西方已经“将中国拉入中导条约”作为一个明确标的、正式摆在了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注:其实就是对华政策)的面前。

 

所以,某种意义上讲,俄罗斯总理口中所谓的不反对《中导条约》多边化,看似没有明确点名,但实际上这个“不反对《中导条约》多边化”的首要目标、甚至是唯一目标,指的就是中国。

 

 

至少在表面上看,俄罗斯决策层在《中导条约》问题上已经表现出分歧,而且这种分歧的表现开始公开化,这是国际形势近段出现的一个重大变化。

 

 

 

东方时事解读之前的一个观点,通过这一重大变化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在此之前,东方时事解读关于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仍处于“剧烈摇摆”之中的判断,更多的是从逻辑上、从其它不直接相关的侧面现象上进行推论,并没有新闻事实直接佐证。可以说,东方时事解读之前对于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有希望、不指望、外加高度警惕”的判断,通过这一重大变化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那么,除了以上俄罗斯政府层面就《中导条约》问题发生公开分歧之外,在对俄欧关系定性的问题上,俄罗斯决策层同样表现出类似的不同意见。

 

 

 

这两者之间,总得有个一是真,一个是假吧?

 

 

 

据相关媒体报道,3月6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表示,欧盟仍然是俄罗斯的重要伙伴,尽管美国一直在阻挠,但俄欧在发展双边关系方面没有客观障碍。然而,仅仅时隔一天之后,俄罗斯外交部就对欧盟和美国公开挑拨中俄关系的做法表示严厉批评。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都会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在俄罗斯的眼中、特别是心中,欧盟究竟在在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是如俄罗斯总理所说的那样关系亲密无间得“美国挑拨也没有用”?还是如俄罗斯外交部所说的那样“在与美国沆瀣一气、挑拨中俄关系”?

 

这两者之间,总得有个一是真,一个是假吧?

 

 

●俄罗斯政府于中导问题表现出的“公开分歧”实际上也作用于其南亚政策之上

 

 

从之前各期时事漫谈有关当初西方抛出所谓《中条条约》问题的核心初衷,我们不难明白,美国单方“退群”的目的就在于、以此作为一种复合手段(注:首先是瞄着俄罗斯没有重新对等布署中导的经济实力、从而在经济层面施压)、施压俄罗斯在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迫使其做实质性调整。而在后来欧盟公开敦促俄罗斯拉中国“入群”的情况看,其意图与美国一样,也在利用《中导条约》问题拆解中俄战略互信,进而“迂回”促使俄罗斯在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问题上做实质性调整。

 

 

俄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最终走向问题上、其内部分歧开始公开化

 

 

从这一情况看,我们不仅可以进一步清楚地看到:在此问题上、欧美利益的高度合流现状,同样也可以看出,俄罗斯政府就《中导条约》问题表现出的这种公开分歧,实际上就是俄罗斯内部已经在俄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最终走向问题上、其内部分歧开始公开化。

 

 

●俄罗斯有意地开始放出风声,其意图至少有二

 

当然,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俄罗斯政府向方方面面于公开层面就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最终走向问题、表现出公开分歧的这种做法、应该是“有意为之”。而之所以这样做,想必与俄罗斯政府准备视未来的情况发展,最终在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做出不利于中国的实质性调整、有意地开始放出风声,其意图至少有二:一则,是为了埋下伏笔,二则,仍是为了尽可能地维持身价。。

 

 

需要强调的是,以2019年1月31日,中国没有提前终止与美国的贸易谈判为标志,中国将“选择第二方案”作为变量注入国际局势发展进程之后,到俄罗斯政府于公开层面就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表现出“公开分歧”为止,在这短短的一个月的时间里,西方多年“梦寐以求”的事情就此实现,在我们看来,以南亚为焦点的国际形势,其演化进程明显加速已经成为事实。

 

因此,东方时事解读关于在中国将“选择第二方案”作为变量注入国际局势发展进程之后,在客观上一定会加速俄罗斯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决策进程速度的判断也得到了初步证实。

 

 

 

●俄罗斯南亚政策至今经历了一个量变到质变的积累过程

 

 

不过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对南亚局势今天的最新发展,或对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出现的这种决策进程加速的情况、并不是某一“突发事件”引起的,而是经历了一个类似“量变到质变”的过程,所以我们并不感到意外或突然。

 

在对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最终走向问题上的观察,我们从一开始的“有希望、不指望”到后来加上“警惕”、甚至再到后来的“高度警惕”,这本身就是一个线性的、循序渐进的、层层递进的过程。

 

这其中的一个简单逻辑就是,在中国将“选择第二方案”作为变量注入国际局势发展进程之后,客观上必然触动西方将实质性消化俄罗斯进程提速。而在西方“增压”的效应下,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决策进程也必然会加速。这一情况与2015年“七月流火、八月未央”时的情景十分相似。中国也正是利用这一效应对西方与俄罗斯分别进行了之前曾经论述的所谓“反向战略测试(注:相关内容,请参阅之前时事解读或东方时事群讨论纪要)”,并初步获得了预期之中的“测试效果”。

 

 

 

●目前阶段,俄罗斯的根基仍然根植于国际社会

 

 

所谓的“测试结果”之一就是,即便在各方进程因中国的“第二选择”而全面提速的情况下,即便在俄罗斯政府于公开层面对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表现出“公开分歧”之后,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仍然没有走到“盖棺定论”这一步。俄罗斯政府表现出的这种“公开分歧”、本质上,仍然只不过是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实质性调整过程中的一个“插曲式量变”而已。

 

 

需要强调是,虽然目前俄罗斯政府于公开层面对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表现出“公开分歧”,但由于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仍然没有“盖棺定论”,所以,在我们的全面评估中,俄罗斯至少到目前为止,仍然是国际社会的重要成员之一。

 

 

也因此,对俄罗斯而言,配合国际社会是它应尽的职责与本分,俄罗斯既不应该,也没有能力将所谓“南亚政策摇摆”作为筹码在国际社会与西方之间肆意抛售。

 

因此,一方面,国际社会对俄罗斯的这个“至少有两层意图”的“放风”,要进一步警惕,甚至在有必要时、要适当警告,另一方面,也要认识到,到目前为止,俄罗斯的根基仍然根植在国际社会,俄罗斯对外政策的根本还没有发生本质上的变化,还没有彻底沦为西方邪恶势力阵营中的一员。

 

这也是为什么西方在构建天下围攻中国之大势过程中,亦或是在最终将其落地实现之前,都必须完成对俄罗斯实质性消化这一重要步骤的主要原因,也是到目前为止西方于各个层面对俄罗斯全面围剿的重要原因,可以说,就外部而言,俄罗斯的最大敌人不是中国,不是国际社会,而是西方邪恶势力。

 

 

●俄罗斯的选择明显在于“利益决定”一切

 

 

至于俄罗斯为什么将西方阵营“一分为二”,并固执的认为只有美国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祸乱之源”?那就是俄罗斯自身的认知问题了。

 

在我们的观察与评估中,从根本上看,对于当前国际局势的大是大非,俄罗斯并非“看不懂”,而在于“利益决定”。

 

 

2018年俄欧贸易额全年总量接近3000多亿美元,而俄中贸易仅为1100亿美元,前者为后者的三倍,恐怕这一事实,就是上面我们所说的俄罗斯既然“看得懂”但仍然把西方阵营分“一分为二”的主要原因所在。

 

 

不过,俄罗斯在战略上进行的这种“政经分离”,却并不为目前已经高度合流的欧美利益所认可,真实的情况就是:自2015年俄罗斯军事重返叙利亚至今,大多是时间里,在西方的眼中,俄罗斯更多扮演的角色是敌人而非盟友。

 

 

此外,俄罗斯与国际社会之间的战略协作关系的“本质”一面,也深刻地表现在洞朗事件的前前后后。可以说,在之前中东地区爆发的一系列冲突中,由于中国在中东“没有私利、广结朋友”,所以冲突的双方更多的表现在西方与俄罗斯之间。

 

 

洞朗事件,可以说是近年来、或者欧美利益合流以来,西方与中国“冲突”最激烈的一个点,后因为中国的战略与战术均应对得当,迫使西方不得不“悔棋”、最终不得不从洞朗事件中全面后撤。

 

 

只是这种“自然”是有心,还是无心?恐怕只有天知道!

 

 

值得一提的是,洞朗事件过程中俄罗斯虽然保持了一种低调的状态,但洞朗事件的本身出现却与俄罗斯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这首先就表现在:在洞朗事件之前,俄罗斯为印度加入上合组织开了绿灯,实际上,以俄罗斯的能力对放入上合之后印度可能会采取“不理智行为”应该是有预案的。结果,这一隐患在印度加入上合后不久就爆发,直接导致了洞朗事件。

 

而在洞朗事件之中、甚至之后,俄罗斯始终表现出一种“全程低调”、甚至“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这与当年在格鲁吉亚战争期间、中国在“上合”的层面,对俄罗斯针对格鲁吉亚的军事行动表示“理解”,可谓是天壤之别。

 

当然,由于印度那时已经加入“上合”一个月,至少在程序上,俄罗斯也就“自然”无法像中国在格鲁吉亚战争时,对中国回报以“上合层面的理解”了。只是这种“自然”是有心,还是无心?恐怕只有天知道!

 

 

 

 

●中国尽可能“冷藏、保鲜”上合,为日后的“度情启用”保留机会。

 

有必要补充的是:上合组织因俄罗斯放入印度而已经“实质性停摆”了,虽然俄罗斯有时候还会拿起“上合”这顶“帽子”戴一下,但对中国而言,自从印度加入上合之后,对动用“上合”这个名头、去处理具体问题时,其原则态度基本上是“以虚代实”。这样做的一个好处就是,不再“透支消费”已经实质性停摆的“上合组织”,从而将这笔战略资产尽可能“冷藏、保鲜”起来,为日后的“度情启用”保留机会。

 

上合组织实质性停摆的典型案例就是洞朗事件,其首先就表现在:印度作为上合组织的新成员,前天加入,后天就立刻公开挑衅上合组织的缔造者。

 

此外,本次印巴围绕克什米尔地区发生军事冲突,印巴两国也都为上合成员。两次事件中,都有“外部势力”挑唆怂恿,且这股“外部势力”无论对印度还是对巴基斯坦都有不容小觑的影响力。

 

在印巴军事冲突发生之后,上合组织已经不能调节组织内两个成员之间发生的这种、策动源来自外部的矛盾。这也进一步强化了世人对上合组织实际上已经实质性停摆的观感。

 

所以,在这次印巴冲突发生之后,中国对俄罗斯提出的所谓抛开巴基斯坦在外单独进行的中俄印三国外长会晤,所谓谋求在上合组织之内调节上合成员矛盾的倡议、均表现出“冷淡”。这是中国出于国际社会的根本利益,在为本已经实质性停摆的上合保留最后的“火种”,以便于在日后适当的时候,以适当的方式重启。

 

 

 

 

●俄罗斯南亚政策开始主动摆出一副准备调整的姿态

 

 

可以说,在我们长期的观察与评估中,特别是叙利亚之乱之后,俄罗斯的战略考量更多的是从相对狭隘的自身利益出发,对国际社会的基本利益关切缺乏应有认知。如果说之前俄罗斯在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最终走向问题上的摇摆、大体是一种“客观性(受压的被动反应)”摇摆,那在本次俄罗斯政府就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公开表现出“分歧”则可以看做是一种“主观性(注:受压时的主动反应)”的摇摆。更或者说,俄罗斯开始于公开层面、对目前其仍然根植的国际社会的对外政策、开始主动摆出一副准备调整的姿态。这是区别于以往的一个显著特征。

 

 

最后需要说的是,虽然本次俄罗斯政府就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公开表现出“分歧”,但最终还未越过“实质性损害中国利益”的红线,但俄罗斯对外政策出现的这种不同于以往的“新特征”、则值得大家高度警惕。

 

 

●再谈“无论大赌还是小赌,最终西方发现都可能演化为一场豪赌”

 

【小编】有网友对最近时事漫谈中提到的“无论大赌还是小赌,最终西方发现都可能演化为一场豪赌”的说法不是太理解,想请东方在这里进一步给大家解读一下。

 

 

【时事漫谈】在之前的时事漫谈中,我们曾经对此话题给出过一个结论,那就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的局面将会慢慢的弱化。那我们又应该如何理解“无论大赌还是小赌,最终西方发现都可能演化为一场豪赌”呢?

 

可以说,随着时间的流逝,尤其是2015年这个所谓的转折年之后,在西方在某些层面,或某些方向上(注:比如,金融防火墙的中东段已经基本成型,欧美联手在南亚搞事、甚至破局)准备的越来越充分的同时,中国也在某些层面,或某些方向上准备的越来越充分,这也是我们始终强调“时间因素”对国际社会(中国)异常重要的原因。

 

我们从近期发生的印巴军事冲突、巴基斯坦内部已经发生变化,以及上文中我们提及的俄罗斯政府就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已经公开表现出“分歧”等等,都是西方准备越来越充分的典型例证。但与此同时,中国也在不遗余力的、为可能的最坏局面持续做着准备、甚至是充分准备。

 

 

“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的………概念转换过程

 

 

需要强调的是,从全球格局上看,中国的这份“充分准备”是在“南亚减重”策略的基础上进行的,这就意味着中国的“充分准备”,究其影响范围更加广泛,远远已经超出了南亚的范畴。

 

熟悉东方时事解读的读者也许还记得,之前我们对………围绕“埃及之乱”前后,尤其是2015年前后“小赌怡情、大赌伤身”的………概念转换过程进行过详细讨论。

 

在此之前,西方由于对于国际金融霸权的绝对掌握,我们以南亚地区为例,西方在军事安全层面的动作属于“大赌”范畴,反而经济与金融层面的动作,由于西方绝对掌控局面,而归入“小赌”的范畴。

 

在此之后,由于中国因素,尤其是来自经济、金融层面的制约与干扰越来越强,使得西方原本对国际金融霸权的绝对掌握逐渐转变为相对掌握,随着时间的流逝,西方在军事安全层面的动作逐渐转变为“小赌”范畴,而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的动作、其后果可能因导致全局的相对不可控而变动更加危险,从而逐渐转变为“大赌”的范畴。

 

 

中国的“准备越来越充分”不仅局限于南亚地区,更发生在更广泛的地域和领域

 

显然,这种概念内涵的转化就包含在中国的准备越来越充分这个过程之中,而且中国的“准备越来越充分”不仅局限于南亚地区,更发生在更广泛的地域和领域,这其中,包括南海战略的相关准备、特别是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的相关战场建设,也包括人民币原油正式上线这一先导效应下的、持续至今的“金融攻击性布局”,这其中、也包含中国于洞朗事件的完美解决中所累积的战略红利。

 

 

 

●时间是把杀猪刀

 

对西方而言,随着时间的流逝,无论从横向范围(地域、领域)看准备越来越充分的中国,还是从纵向(时间)范围看准备越来越充分的中国,随着中国全球影响力呈现“几何立体”式的铺开,西方发现,也许在某个临界点超过之后,无论选择“小赌”还是“大赌”,其结果,都将导向一场自己胜负难料的“豪赌”。而且这份“胜负难料”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可能会沿着“胜利越来越渺茫、失败越来越显性”的不可逆方向不断滑动。如此,这个局面的演化就变得非常微妙。

 

所谓的“微妙”之处就在于,中国如何反应,要看西方如何反应,更要看因为西方的动作,俄罗斯做如何反应,其原则,正是我们一再提炼并强调的所谓“敌不动、我不动”。

 

而基于洞朗事件的惨痛教训,在西方充分认识到,中国不仅有强大的实力,而且更拥有关键时刻毫不犹豫动用这份实力捍卫自己核心利益的决心。一个残酷的现实就摆在西方的面前,在完成实质性消化俄罗斯之前与中国动手极不明智的。

 

 

 

●西方的战略困局就在于...

 

 

由此,我们不难看出,在形势已经演化至今的情况下,就目前而言,西方面临的战略困境主要表现在这样几个方面上:

 

第一、由于中国将“选择第二方案”作为变量注入国际局势的发展进程,使得方方面面的各项进程全面加速,而在各方进程全面加速的情况下,西方既定的计划和原有的节奏就更容易被干扰和冲击,而在这种情况下就更容易露出破绽。一旦局面超出西方所能掌控的能力范围之外,一旦这一破绽为中国所用,结果显然对目前总体上仍然主导着世界格局的西方而言、将是毁灭性的;

 

第二、随着时间的推移,虽然西在某些层面或方向上的准备日益表现得“魔高一尺”,但中国在某些层面或方向上的准备、也同时表现得“道高一丈”,因此,西方最后着力的路数,只能重归“加压、或极力加压俄罗斯”的老路;

 

第三、近几年来,由于中国因素的制约和干扰作用越来越强,且也同时伴随着西方的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的进一步削弱,西方会逐渐发现其正在进入一种“强弩之末”的不利局面之中,继续拖下去就只能等到“人(西方)不渡河、但河(时间、形势)也渡人”的结局。

 

 

 

●俄罗斯才是“砧板上的肉”

 

 

对俄罗斯而言,其必然也能观察到西方目前所处的这种“战略困局”之中,不过在中国、西方与俄罗斯三方之间,俄罗斯是最弱的。也许俄罗斯有“站在高山观虎斗”之心,但过去几年来的形势演化,始终未给其“趴在桥头看水流”的机会。

 

如果说时间在赶着西方跑,那么,西方也在赶着俄罗斯跑,而中国要做的就是推着时间跑。

 

显然,无论是俄罗斯就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表现出之前那种“客观性”摇摆,还是近期表现出的这种“主观性”摇摆,更多情况下,由于俄罗斯目前仍然不肯根本调整其、事实已经证明错误至今的全球战略,在未来的形势演化中,可供俄罗斯做主动选择的空间、其实非常狭窄。

 

 

●在各方进程均已加速的情况下,俄罗斯做出的选择将更多出于被动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以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公开层面表示“不反对《中导条约》多边化”为例、所展示出俄罗斯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的公开层面剧烈摇摆状态,与之前俄总统的那份极具悲情色彩的国情咨文可谓一脉相承。期间传达的含义就是,俄罗斯的对外政策的选择空间已经所剩无几,俄罗斯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必须做出选择。

 

对于俄罗斯来讲,来自美国的制裁也许可以忽略,但在德国(欧盟)要求俄罗斯将中国纳入《中导条约》这一看似“政治层面呼吁”的背后,是欧盟(西方)手里拎着“经济、特别是金融大棒”对俄罗斯发出的严厉警告。而这也是俄罗斯最终在西方重压之下,虽被迫、但也主观地、在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表现出公开层面“意见分歧”的最大原因所在。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http://www.dongfangtime.com

 

 

微信公众号: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 (mydongfangtime)

东方文化号 (dongfangtimewenhua)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D (347940178)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