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美国内战并未结束,仍有可能输掉

作者:大卫·布莱特

 

 连续一周,燃烧着的巴尔的摩在以一种独特的方式庆祝美国废奴150周年。1865年,美国结束了历时4年的内战,并从法律上正式废除了奴隶制。但在这片土地上,黑人从未有过安全感。在南北战争前,他们是合法的奴隶,并无自由可言;而战争结束后,他们仍被歧视、被隔离、被屠杀,因为一部分白人认为他们不配享有自由。在林肯签署《解放奴隶宣言》100年后,马丁·路德·金依旧认为黑人“蜷缩在美国社会的角落里”,而在《我有一个梦想》发表50年以后,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奥巴马仍然不得不承认:整个国家都应当对巴尔的摩骚乱进行反思,人们必须看到非裔美国人社区总体上存在的贫困、教育以及失业等问题。

25岁的黑人青年弗雷迪·格雷被带入警车,45分钟后离开警车时,脊椎已经受到严重创伤。他在一周后去世。这是巴尔的摩暴乱的直接原因。但黑人暴乱的背后是什么?是对警察的抗议,对种族歧视的愤怒,还是对这个“自由国度”深深的失望?因为这样的事例已经数不胜数,从1865年到2015年,美国的自由之路上,浸染着黑人的鲜血。

美国的种族问题可以追溯到16世纪,当时欧洲殖民者将第一批非洲黑人运入了美洲。南北战争结束了奴隶制,却强化了种族隔离。直到上世纪中期,罗莎·帕克斯(观察者网注:她因为拒绝在公车上给白人让座而入狱,引发了长达381天的黑人抵制公车运动,她也因此被称为“现代民权运动之母”)和马丁·路德·金还在为反对种族歧视、争取权利平等而奋斗。如今聚集在巴尔的摩的抗议者,为的仍然是同一个目的。

耶鲁大学美国史教授大卫·布莱特认为,南北战争的胜利至多是军事上的。实际上,世世代代的美国人都未能理解到内战的实质。内战结束了,历史却未因此改写,美国始终没能实现“众人面前人人平等”。从这个意义出发,美国内战并未结束,还仍然有输掉的可能。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