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04月04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年4月4日

 

 

【小编】在上一期时事漫谈中,我们讨论了有关美国经济在2019年第一季度可能引发衰退的问题。在其中我们也谈及了2006年见诸报端,并在2007年8月开始席卷全美的次贷危机的问题。在此之后,2008年8月,格鲁吉亚战争爆发,俄罗斯出兵格鲁吉亚。2008年9月,以美国四大投行之一的雷曼兄弟破产为导火索,1个月后,债务危机首先在希腊爆发,然后席卷整个欧洲,最终演变为欧洲债务危机。

 

回顾这一段历史,我们不难发现两个奇怪的现象:

 

第一个现象,是在这一过程中,出现了类似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上、却爆发格鲁吉亚战争这样的奇妙国际事件的出现。

 

第二个现象,就是欧洲债务危机的全面爆发,也是在格鲁吉亚战争这样的重大国际事件之后。

 

那我的问题就是,面对之前我们评估的………..我们目前推论美国经济在2019年第一季度发生衰退是大概率的事情,但最终确认还需要等到2019年第二季度末………这一问题,对于目前中国已经展开的攻击性金融布局而言,照比格鲁吉亚战争似乎“温柔”很多,那对于西方经济与金融的冲击性是否不足以让西方内部爆发类似2007-2008年那样的大范围经济、金融危机?

 

 

●    中国的攻击性金融布局效果在西方世界霸权经过2015年“转折年”之后越发明显

 

 

【时事漫谈】这里首先要澄清一点,格鲁吉亚战争本身,并不是触发美国次贷危机或欧洲债务危机的原因。

 

因此,目前中国已经展开的攻击性金融布局与格鲁吉亚战争。之间并没有什么可比性而言。

 

而作为一个单独的问题,可以肯定的说,如果中国的攻击性金融布局继续稳定展开并持续一定时间后,一定会对西方的经济、特别是金融稳定造成巨大冲击。

 

我们之所以要将目前中国的金融布局加上“攻击性”三个字,就是因为这种基于金融层面为主的战略布局、属于典型的“内嵌战略攻击性策略的战略测试”式的策略,我们不妨称之为“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布局”,其要点就在于:由于其每向前进一步的布局,显然更多侧重于布局从而也看似布局,但都是直接针对西方所有霸权的根本—金融霸权的,因此,对于目前西方金融霸权而言都具有十足的攻击性,因此,只要西方无法有效阻止中国的这一战略展开,则到了一定程度,这种看拟侧重于布局的攻击,就会立刻就地转化为“更多是攻击成果”、而不是“仅仅是布局成果”。

 

而这种攻击性在西方金融霸权经过2015年“转折年”之后,在由“绝对霸权”转为“相对霸权”的基础上,再经“人民币原油期货正式上线”的“先导效应”的冲击及冲击累计,令这种攻击效果愈发明显。

 

尤其以2018年3月26日人民币原油期货正式上线之后,中国的攻击性金融布局让西方在经济、金融维稳层面上变得越发吃力,其掌控局面的能力越发削弱、且越发受到中国因子的制约。

 

 

●中国因子对西方,尤其在经济与金融层面的制约性越来越强

 

在这个问题上,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在时间即将度过2019年第一季度的时候,在西方愈加对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最终走向问题显得焦急异常的情况下,西方仍然不敢轻易对俄罗斯动用所谓“最致命金融攻击”手段、甚至是“全面升级乌克兰战争”这种基于军事安全层面的致命手段。

 

显然,这都是这一战略“攻击性”所取得实质效果的具体展现。可以说,正是因为西方世界霸权、尤其是金融霸权的“控盘”能力不断下降,不断被削弱,那么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中国这种攻击性金融布局的持续展开,在西方国家内部爆发大范围经济、金融危机的时间就会越发靠前。

 

 

 

●再谈“半渡而击”之“河渡人”

 

 

而这种情况、也恰恰是之前我们在讨论“半渡而击”问题的时候、经常提起的“河渡人”层面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在2018年3月26日中国的人民币原油期货正式上线后,意识到事态严重的美国(西方),在准备极不充分的情况下,为了狙击中国的攻击性金融布局的进一步展开,不惜提前、慢慢升级,甚至叫嚣要不惜全面与中国进行贸易战的主要原因。可以说,所谓“河渡人”中的“河”就是时间之河。

 

 

可以说,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评估中,对人民币原油期货的评价是非常高的。以2018年3月26日人民币原油期货正式上线为标志,可以说,中国率先瞄着西方资本的金融霸权打响了第一枪。

 

 

那么,以未来ETF上市为标志,在打通期货交易与证券交易两个市场之后,如果人民币原油期货能够继续稳定运行1年左右的时间,那么,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这对目前已经从“绝对霸权”状态跌落到“相对霸权”的西方金融霸权而言,不亚于打响第二枪。

 

之所以我们将“2018年3月26日人民币原油期货正式上线”与“中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原油期货将迎来上市一周年,且上海期货交易所将正式对外发布原油期货价格指数”这两个事件的定位如此之高,就是因为这是中国准备进一步在“河渡人”的层面上,发起对西方金融霸权新一轮攻势的代表性事件。

 

 

针对“如果最终仍然是…….人不渡河”的局面、做出自己的“那不妨………就河渡人”的选择

 

 

可以说,在西方至今仍未能彻底拿下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的情况下,在西方目前虽然在乌克兰方向不断对俄罗斯施压,但始终忌惮中国因子的越来越强的制约能力,而害怕一旦在“全面升级乌克兰战争”层面上走实,从而引起俄罗斯绝地反击之后,令事态失控并反噬到西方金融或经济层面的可怕后果、从而迟迟不敢冒进的情况下,中国的这一举措的核心目的、就是当着方方面面、摆出一副即将全力推动“时间之河”的架势,以最终在“人不渡河、就河渡人”的选择项之中、针对“如果最终仍然是…….人不渡河”的局面、做出自己的“那不妨………就河渡人”的选择。

 

值得强调的是,这种选择在“中国金融攻击性布局”的启动并持续的折射下,已经开始发挥“选择效应”。

 

同样值得强调的是,这种所谓的“选择效应”、在开始阶段,主要是一种“加速效应”。

 

 

 

●这对西方而言,本质上、是一种“温水煮青蛙”式的攻击

 

 

而更加值得强调的是,这种“选择效应”、或开始阶段的“加速效应”、对西方而言,也是一种“温水煮青蛙”式的攻击,且明显带有“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布局”的特征,因此,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中国的攻击性金融布局已经展开,没有停下来的问题,只有节奏调整快慢的问题。

 

因此,对西方而言,对中国的这种金融攻击性布局、没有“是否做反应、或反击”的问题,只有“如何反应或反击”的问题,特别是“反应或反击”是否有实质性效果的问题。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讲,最近一段形势的演化,似乎体现出这样一个特征,即:中国借用了西方那种“在南亚方向急于求成”的心态,抓住其弱点,在西方基于“必须反应或反击”、从而主动挑起的、但并不是最要紧的类似贸易战的问题上、比如、中兴、华为事件问题上,凭借自己的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借助俄罗斯仍然没有被西方实质性消化、但又出现剧烈摇摆这一事实,更多地在政治与安全(军事)上、与西方打一种“阵地战”,以有限度分散西方的资源、拖延西方的时间、与消耗西方的耐力,从而,一方面、或继续策应俄罗斯以抵抗西方对其施加的压力,如果俄罗斯因顾忌中国这一“选择效应”的“加速”特性,而在一段时间内,“继续犹豫于其对华政策的根本调整的话”;

 

它,非常契合中国兵书上的“……顺详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的意思。

 

 

 

而另一方面,又在经济与金融层面上在与西方打“运动战”,如果俄罗斯的对华政策(注:南亚政策)继续向“选择损害中国核心利益”方向摇摆的话。这种情况下,“运动战”或极大“加速”西方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进程,因为,“运动战”的精华所在就是“迂回包抄、力求在相对短的时间内、集中优势兵力,断其后路,进而一举歼灭敌人”。

 

不仅如此,“运动战”又时常伴随有“围点打援”的环节。显然,这个点,就是“已经剧烈摇摆之中”的俄罗斯之南亚政策的调整与否,这个“援”,则是慑于“加速”的效应,西方不得不进一步、甚至不成一切地加大投入、以“加速”对俄罗斯本身的实质性消化。

 

因此,“运动战”之“欲…….集中优势兵力,以……..断其后路”,正是内嵌有“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布局”这一特征的金融攻击性布局的“日后所图”。

 

 

不难看出, 它,非常契合中国兵书上的“……顺详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的意思。

 

 

捅破这层窗户纸,就在于一个补充

 

在此,结合我们对中国1月31日选择所谓“第二选择”的评估,相信读者又会有一层另外的理解,而对这种理解的“理解”,就如同一张窗户纸,一捅就破,其实,捅破这层窗户纸,就在于一个补充,那就是:“……顺详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的完整语句,即:故为兵之事,在於顺详敌之意,并敌一向,千里杀将,此谓巧能成事者也!

 

 

另外,我们也再次强调三个观点:

 

 

●    东方时事解读对“两种选择”优劣,没有定性,也不做定性

 

 

第一个观点,直到今天,事实上,“第二种选择”仍然在发挥“第一种选择”的效果,也就是争取时间;

 

第二个观点,直到今天,第二种选择、仍然有可能可逆至第一种选择。

 

第三个观点,至少在目前阶段,东方时事解读对“两种选择”优劣,没有定性,也不做定性,因为,它们各有各的优点与缺点,其优点与缺点都很明显,因此,我们只在“后续发展”的层面上,进行密切观察与动态评估。

 

 

“运动战”下,西方发现其在经济、金融层面的控盘越来越吃力

 

显然,在中国的攻击性金融布局这种“步步为营、稳扎稳打”、且又内嵌“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布局”的“运动战”下,西方发现其在经济、金融层面的控盘越来越吃力,这一点在从2018年10月份到目前为止美国股市的走势上可以看的很清楚——即便是美国当局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尽可能托盘,但到目前为止,道指的点数仍然没有涨过2018年10月之前的最高值。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中国的准备越来越充分,中国因子对西方的制约能力,正在成几何级数级增长,这是令西方在经济、特别是金融上虽然极其恐惧且也有所反应(注:比如,瞄着中国金融反腐败实质性突破与国际形势演化质变必须大体同步,但也因此与目前局面有个时间差距,也瞄着中国也想在国际形势质变之前这段时间,尽可能通过资本市场为相关企业融资、而打的时间差,从而调动诸多资源、针对中国金融市场想打一个时间差、以干扰中国、特别是金融上对俄罗斯之南亚政策的策应)、但总体上又无能为力的事情。

 

 

 

●    西方金融霸权的轰然倒地仅仅是时间问题

 

 

人民币原油期货的一大显著特征就是“全球化交易”,而未来随着ETF的上市,一旦因此打通期货交易与证券交易两个市场,则之后,随着人民币原油期货交易借助证券市场的杠杆效应、继而在全球化的层面不断深入,在我们的观察与评估中,如果其能继续稳定运行1年左右的时间,对目前已经从“绝对霸权”状态跌落到“相对霸权”的西方金融霸权而言,对所谓“金融立国”的西方世界霸权而言,其冲击力可想而知。

 

 

所以,对中国而言,只要“时间之河”跨过某一战略节点,只要上述所谓的“运动战”能“运动(攻击性布局)”到位,则等待“急于实质性消化俄罗斯本身、但又因中国因素至今不敢再次动用对俄罗斯最致命之金融攻击手段”的西方金融霸权的结果、只有“被根本歼灭”,没有其二。

 

因此,就目前而言,不论中国是选择“第一、或第二选择”,毫无疑问,只要时间在继续延续,那么,其过程就是中国攻击性金融布局在对西方金融霸权的进一步蚕食,其结果,要么是“人渡河”,要么,就是“人不渡河,就河渡人”,最后,只要中国没有犯重大的战略错误,则西方金融霸权轰然倒地只是时间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事实地将所谓“选择第二方案”作为变量、注入国际局势的演化进程之后,在一切进程都被客观性加速之后,中国在“中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原油期货将迎来上市一周年,且上海期货交易所将正式对外发布原油期货价格指数”为标志“准备打第二枪”的过程中,这种“一切都被加速”的观感,再次得到了进一步强化。

 

 

 

 

本期【时事漫谈】的补充讨论部分:

 

 

●“半渡而击”两种手段的“异曲同工之妙”就在于...

 

 

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可以说,“选择第二方案”与“准备打第二枪”二者在将国际局势最终全面推向“半渡而击”的过程中有异曲同工之妙:

 

第一、“选择第二方案”是通过中国没有主动终止与美国进行所谓贸易谈判为手段,促使西方在所谓经济、金融压力“相对降低”的情况下、加速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进程、进而触发俄罗斯之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决策进程加速,最终在客观上将方方面面的各路进程全面加速。而在这种加速的效应下,无论是急于求生的“第一当事人”西方也好,还是急于求生的“第二当事人”俄罗斯也罢,都可能在这一“加速过程”中、在“十次(交通)事故九次快”的层面下出现“或异常”。

 

显然,这种“或异常”对于西方而言,更多的体现在“忙中出错”的层面上,而在我们的观察与评估中,本次“波音事件的后续发展”、至少在效应上,在决策上,就是在这种场面下催生(注:中国率先停飞波音涉事机型)的,当然波音事件本身核心问题仍然在西方自己内部,我们要做的就是从“大局”层面上,进一步催化此类事件的提前爆发、特别是深化!

 

 

而这种“异常”对于俄罗斯而言,更对的体现在“绝地反击”的层面上,尤其在西方至今在对俄罗斯动用“最致命金融攻击”手段、甚至是“全面升级乌克兰战争”这种基于军事安全层面的手段的问题上仍然犹豫不决的情况下,在中国因子对西方制约效果越来越明显的情况下,无疑对俄罗斯这份“摇摆的心”催生出更多“题外想法”。这一点,在俄罗斯政府层面虽然就其南亚政策显露出公开化分歧的情况下,仍然在很多方面出现幅度不同的反弹可以看的十分清楚。显然,这种反弹对西方而言,更是一种“不具建设性的摇摆”,而时间就在俄罗斯的“摇摆”中,一天天的过去。

 

所以说,“选择第二方案”如果我们从“半渡而击”的层面去观察,更像是直接作用于西方与俄罗斯这两个“标的物”上的“力”,通过挤压在“同一队列”中的西方来推动整个局势向“时间换空间”的层面移动。显然,在局势可控的层面下,中国尽可能争取一份时间,就可以为国际社会尽可能的减少一份损失。

 

第二、在第一的基础上,“准备打第二枪”更像是在“最底层、最基础”的层面上,推动“包裹”在西方与俄罗斯“两个标的物”之外的“时间之河”向“时间换空间”的层面移动。

 

通过推动“时间之河”,尽可能促使“两个标的物”至于“半渡而击”层面的“重要观察指标”提前出现,比如西方实质性消化俄罗斯之进程进入不可逆,或俄罗斯基于忍无可忍的层面,奋起反击西方之进程进入不可逆。而在前文中我们提到的,尽可能促使西方内部发生大规模经济、金融危机时间尽量提前,显然就在这一层面的大局设定之下。

 

从上面我们对“选择第二方案”与“准备打第二枪”的具体对比可以看出,两者在促使国际局势演化进程加速,在尽可能“时间换空间”、减少国际社会损失的层面上目标是一致的,只不过具体的处理手段,作用对象有所不同。

 

●在“准备打响第二枪”的过程中,中国的“主观意图”表现的越发明显

 

此外,在东方时事解读就中国没有选择终止与美国进行贸易谈判的第一时间,就中国是否有“主观意图”刻意为之的问题没有做出明确结论。不过在中国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原油期货将迎来上市一周年,且上海期货交易所将正式对外发布原油期货价格指数之后,在准备打“第二枪”之后,我们对中国在当初选择“第二方案”过程中带有“主观意图”的判断初步得到强化,即:从“两种手段”出发,全面加速国际进程的演化。

 

●这种“主观意图”的核心目的就在于...

 

需要再次强调的是,在时间即将进入2019年第二季度的时候,在中国的这种“主观意图”逐渐显现的情况下,中国之所以这样做的目的,就在于上文中我们提到的“时间换空间”,即:中国通过自己的努力,尽可能的换取“时间”,进而尽可能的减少目前已处于疯狂状态的西方邪恶势力对国际社会的残害,减少国际社会的损失,比如美国无耻干涉内政且随时准备颠覆其政权的委内瑞拉,比如“内部已经发生变化”的巴基斯坦,再比如至今仍然处于水深火热、战乱不断、人民倒悬的叙利亚,还有柬埔寨、缅甸、泰国、巴西甚至印度。

 

可以说,从某种意义上讲,在中国借助“两个战略”以及坚定践行“群众路线”,进而已经“两眼”活棋的情况下,在中国自身有能力展开对西方的攻击性金融布局的情况下,在经历了2015年转折年西方金融的“绝对霸权”衰落为“相对霸权”的情况下,中国有必要从国际社会角度出发,也是从自身角度出发,在“稳操胜券”的基础上、去尽可能地考虑如何尽可能的争取最好的局面、最大程度减少损失的问题了。

 

 

●随“时间之河”的推动而来的是“势的转化”

 

 

所以,在东方时事解读最初提出“半渡而击”概念的时候,就是一分为二的设置了两种可能性,即:基于西方与俄罗斯“两个标的物”的“半渡而击”,以及基于“时间之河”的“河渡人”。

 

而对于前者我们是讨论的比较多的,而对于后者在经由本次中国“准备动手打第二枪”的过程得以强化。而伴随“时间之河”向前推动的是“势的转化”。

 

需要指出的是,基于西方与俄罗斯“两个标的物”的“半渡而击”,以及基于“时间之河”的“河渡人”,这两种设定之间也是相辅相成,相互促进的。在中国基于第一种设定将“选择第二种方案”作为变量注入国际局势演化过程后,中国无疑得到了更好的准备展开第二种设定的操作空间,而在中国以“准备打第二枪”展开第二种设定之际,也客观上推动了局面朝第一种设定的方向快速移动。

 

 

●“准备打第二枪”在时间上与2021年前后根本上打败西方金融霸权的目标十分契合

 

某种意义上说,之前我们在2016年的时候给出的用5年左右时间从根本上打败西方金融霸权、尤其是金融霸权具体指的就是这种操作过程。可以说,本次中国通过“首个国际化期货品种原油期货将迎来上市一周年,且上海期货交易所将正式对外发布原油期货价格指数”的手段“准备打第二枪”,在时间上与此目标也是十分契合的。

 

 

 

 

微信公众号: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 (mydongfangtime)

东方文化号 (dongfangtimewenhua)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D (347940178)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