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08月20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年08月20日

 

刚保释就为乱港暴徒打气 "占中"发起人狂言遭痛批

 

【香港消息】据媒体8月16日报道,15日,被判监禁16个月的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获法庭批准保释外出。而其刚出法庭就为乱港暴徒打气,声称“真正的黄金时代就会来到”,更叫嚣自己会用“公民抗命精神”参与“争取民主”云云。多位政界人士痛批,戴耀廷鼓吹所谓“违法达义”,以歪理煽动年轻人,散播仇恨种子,应该为香港目前的乱局负责,令人质疑他是要继续煽动违法活动甚至“港独”。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指出,这两个多月,香港极端暴力违法事件不断升级,严重冲击香港法治、安宁、民生、警察严正执法权力,甚至出现污损破坏国徽、国旗,冲击中联办,挥舞外国旗的乱象。戴耀廷称这些“离黄金时代不远”的说法,令人合理推断他是指“推翻国家政治体制、令香港进入无政府状态、夺取香港特区政府管治权等,更有鼓吹‘港独’之嫌。”

 

 

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中方将采取必要反制措施

 

【北京消息】据媒体报道,8月15日,针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将对约3000亿美元自华进口商品加征10%关税,来自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的表态十分明确地传递了中方立场:“美方此举严重违背中美两国元首阿根廷会晤共识和大阪会晤共识,背离了磋商解决分歧的正确轨道。中方将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

 

 

韩国军方:朝鲜今晨发射两枚不明飞行物

 

【首尔消息】据媒体16日报道,韩国联合参谋本部消息,当地时间8月16日早上,朝鲜在其江原道通川一带向半岛东部海域发射两枚不明飞行物,目前韩国军方正在密切关注朝方动向。

 

  • 香港问题要放在南亚破局的背景下去观察

 

【时事漫谈】对于香港问题,多年前 ,东方时事解读就反复强调:一旦香港这个金融中心的基本稳定被破坏,很可能是西方(欧美联手)实现“南亚破局”的倒数第二步的信号,而且还会是“声东击西”的一步。这里的“声东击西”指的是,西方策划“香港暴乱”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牵扯并消耗中国的战略资源、分散中国在南亚方向的战略注意力”。

 

而从以上结论来看,西方策划“香港暴乱”的现实意图是为了准备并策应南亚破局,所以,中国在观察与伺机处理香港问题的时候,也必须要抓住国际局势现在发展的主要方向——南亚,将香港问题放在南亚破局的背景下去观察与处理。

 

现在的香港已经出现了“暴乱”,而且就在8月15日,驻港公署已经将当前香港事态定性为“本质是有人企图颠覆特区政府”。很明显,这是中国对“香港暴乱”的最终定性的重要一步。

 

  • 西方的“南亚破局”进程的现状

 

那么现在西方的“南亚破局”进程是什么情况呢?我们可以从“第一轮”攻势开始梳理回顾一下。

西方“南亚破局”的“第一轮”攻势可以从2019年初“印度警察车队克什米尔遇袭致44人死亡”谈起,2019年2月14日,印度警察车队遇袭并造成大量人员伤亡后,被西方定性为极端组织“穆罕默德军”宣布对此次袭击负责。而印度方面则指责巴基斯坦政府是穆罕默德军的支持者,两国关系骤然紧张。

 

在“印巴第一轮冲突”接下来的过程中,印度空军于2月26日空袭了巴控克什米尔地区“穆罕穆德军”组织的据点,侵犯了巴基斯坦的主权。作为还击,巴空军2月27日向印控区目标发动空袭,并与起飞拦截的印军战机爆发空战。巴军方发言人声称击落两架印军战机,并俘虏一名印度飞行员。

 

在“印巴第一轮冲突”中,由于巴基斯坦军方反击迅速且有效,迅速扭转了2月14日印度恐怖袭击的被动。

 

值得强调的是,其实在“第一轮冲突”中,印巴双方内心都不愿局面失控、从而成为西方之南亚战略、也就是南亚破局的“炮灰”,而巴基斯坦军方在第一时间的迅速且有效的反击,无一是促成并彰显印巴这一“内心共识”的基础,并将巴基斯坦内部矛盾的“公开分化”给暂时压下去了,令西方失去后续的有效引爆南亚局势的借用空间。

 

由于巴基斯坦内部矛盾的公开激化,没有按照西方计划的立刻出现,所以,国际局势的后续发展并未走向南亚破局,而是被中国因素所干扰,并回到继续拖时间、撕日历的状态。

 

 

  • 西方南亚破局的“两条明线”和“一条暗线”

 

东方时事解读经常谈到西方之南亚破局在循“两条明线”与“一条暗线”在同步操作与推进。对此,我们不妨做一个简单回顾与总结。

其中,两条明线分别指的是:

第一条明线,是由斯里兰卡至印度至巴基斯坦。即斯里兰卡或印度出现恐怖袭击、从而借此因此,企图在南亚形成并主导一个所谓的国际联合反恐联盟。

第二条明线,则是由伊朗至巴基斯坦。即,试图在最短时间内“压服伊朗”、并将所谓的“伊朗模式”照搬到巴基斯坦。而一条暗线则内嵌于”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之搭建进程的推进当中。

而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讨论中,所谓的“伊朗模式”,是指: 将伊朗军队贴上恐怖组织标签,以全面制裁伊朗经济为威胁手段,激化伊朗军方与政府、社会之间的矛盾,最终迫使伊朗不断妥协、配合西方”的方案。

 

在西方在南亚的“第一轮”攻势的后续发展中,西方搞南亚破局就明显含有“两条明线”的影子。既有第一条:印度出现恐怖袭击,这个可发展为西方在南亚联合反恐。也有第二条:一旦将“支持恐怖主义”的帽子扣在巴基斯坦军方的头上,其后就完全可能拿“默罕默德军”与巴基斯坦军方的关系说事,从而按“伊朗模式”将巴基斯坦军队也列为“恐怖组织”,然后可比照对伊朗的做法,对“巴基斯坦经济”也进行一系列制裁,并以此来激化巴基斯坦军方与巴基斯坦社会、特别是巴基斯坦政府之间的矛盾。

 

 

●接下来是“斯里兰卡恐怖袭击案”

 

印巴第一轮冲突之后,虽然南亚方向表面上没有什么重大事件发生,感觉比较平静,但在这份表面的平静下是暗流汹涌的,各方已经越来越将各自的焦点、资源集中于南亚方向。而在大家越来越聚焦于南亚的过程中,斯里兰卡恐怖袭击的发生。

 

 

这一进程带有鲜明的宗教派别冲突、甚至“文明冲突”的“启动色彩”

 

2019年4月21日,斯里兰卡发生了恐怖袭击案。在袭击案发生之后,从IS对袭击的认领、到美国FBI进驻斯里兰卡、到西方媒体大肆炒作“文明冲突”,以及爆料策划者往印度打了十几通电话这些新闻来看,西方在“斯里兰卡的恐怖袭击案”的后续处理过程中,明显有从斯里兰卡这条线快速逼近巴基斯坦的意图,即斯里兰卡或印度出现恐怖袭击、并将矛头直接巴基斯坦,从而借助压巴基斯坦政府,不得不同意在南亚进行联合反恐(第一条明线),来进行南亚破局。与此同时事件也出现了那条暗线的特征,因为暗线的主要话题的是恐怖袭击或恐怖组织(比如:ISIS),主要载体则是组建所谓的伊斯兰反恐国际联盟的相关进程,而这一进程本身,就带有鲜明的宗教派别冲突、甚至“文明冲突”的“启动色彩”。

 

 

但是在斯里兰卡恐怖袭击案被西方定性之后,西方极其期待,并且是大欧罗布计划的另一个“主角——俄罗斯”却显得异常低调,基本没有任何表态,在南亚政策,或者对华政策上的表现是“暂时不打算有所变化”。由于俄罗斯在“斯里兰卡恐袭案”后的一段时间里,基本应对得当,使得国际社会促成朝鲜领导人访俄。而朝鲜领导人最终访俄,意味着西方的“极力示缓东北亚,极力加压俄罗斯”的策略被叫了“暂停”,俄罗斯的南亚政策迎来一个短暂的“安全期”。

 

  • 全面施压伊朗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这样,西方在南亚方向沿“斯里兰卡至巴基斯坦”这条明线去“搭台,请俄罗斯“唱戏”(表态)的相关计划,也就是西方一度玩的相对顺利的“极力示缓东北亚、极力加压俄罗斯”的策略、最终在国际社会努力之下被“暂停”。

 

玩“极力示缓东北亚、极力加压俄罗斯”被国际社会暂停的西方,在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处于所谓的“安全期”内,也就不得不另想办法。

 

真实的情况就是:就在朝鲜领导人访俄的同一天(4月24日),美国白宫发表声明,声称要将伊朗原油出口“清零”。而与此同时,法国提出“采用新结算机制绕过美对伊朗制裁”(欧美大双簧)。局面似乎明显转向了第二条明线上,因为,如果西方在这个时间点“要更多地走”第二条明线的话,就要在“威逼利诱”层面下,不断地施压伊朗。而在西方的眼中,或深刻其脑海中的施压最高效套路,就是“欧美大双簧”下的“胡萝卜加大棒”。

 

西方不断向伊朗施压的意图就在于:一旦伊朗方面“最终不敢卖油”、从而以某种方式向西方进一步妥协,则意味着“将伊朗军队贴上恐怖组织标签,以全面制裁伊朗为威胁手段,最终迫使伊朗妥协”的方案,将会被实质性移植到南亚方向,也就是巴基斯坦身上。这样,巴基斯坦将会面临空前的战略压力,而在这种重压之下的巴基斯坦,尤其是“内部已经产生变化”的巴基斯坦,其内部矛盾极可能会快速激化并公开展现出来,从而为已经在公开摇摆的俄罗斯的南亚政策提供更大的“摇摆动力”!(详情见2019430日东方时事解读

 

正是循这样的原理,让我们很容易看到这样一些细节:4月8日,美国正式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标志着西方开启了对伊朗新一轮的全面战略施压。在ISIS认领4月21号斯里兰卡恐袭案,和西方定性4月21号斯里兰卡恐袭案之后,西方对伊朗的全面战略施压也迎来了一个新阶段,这个新阶段一开始有两个表现,一个表现是4月24日“美国给予伊革命卫队制裁,部分例外”,另一个表示是“美国宣布对黎巴嫩真主党进行制裁”。

 

事实上,就在2018年5月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之后,西方就一直在对伊朗使用“温水煮青蛙”加“欧美大双簧”的经济、金融制裁套路。

 

而“温水煮青蛙”的核心要点就是:不一下子把伊朗逼到墙角,免得伊朗觉得自己没有后路奋起反击,从而迅速从温水中跳出,而欧盟欺骗伊朗“要对伊朗单独建立一个结算通道”,,就是在这个层面,想让伊朗觉得自己还有一线生机,而放弃强烈反击。

 

西方通过这样套路,让伊朗“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实际上就是伊朗害怕赌命,既然人家给出了不赌命的方式,那么向来是“抵抗不坚决,但妥协又不彻底”的伊朗,就愿意相信这种可以让伊朗生存的方式。

 

在这种心态下,伊朗在继续履行伊核协议,实际上,自美国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之来,伊朗不仅承受着美国方面直接的经济制裁,还承受着与欧盟方面间接的经济制裁,从而“欧美”本质上全面恢复对伊朗的制裁、时间已经长达1年之久。

 

在欧美或直接或间接的制裁、并长达一年之久的情况下,伊朗国内的经济日益困难,国内矛盾在不断聚集,而更为严重的是,伊朗相关政策至今仍没有做本质性调整。不仅如此,伊朗目前的对外政策的决策上、还越来越倾向于“在继续抵抗、但又继续抵抗得不坚决”的层面上,也在“虽继续妥协得不彻底、但又继续在妥协”的层面上,在不停地向西方进一步妥协。

 

 

  • 在美国企图清零伊朗原油出口,中国是最大障碍

 

 

在针对美国企图清零伊朗原油出口的企图上,东方评论员明确强调过:第一,中国,是美国(西方)非法“清零伊朗原油出口”的最大障碍、甚至本质上是唯一障碍。第二,而在第一的问题上,中国最重要的态度就是“只要你伊朗敢卖,中国我就敢买”的坚定态度。

 

 

目前,以中国为核心力量的国际社会不仅在伊朗原油的某个方面坚定地策应着伊朗,而且对巴基斯坦、尤其是俄罗斯的战略策应也始终存在,每每在关键时刻,这些策应先后就体现在:中国海军阅兵、朝鲜领导人访俄最终落地、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中俄海上联合2019演习、朝鲜总是在适时地时刻、发射“不明飞行物”等,就是这些策应,让俄罗斯得到了一个虽然短暂、但阶段性稳定的安全期,不仅如此,中国等国际社会对他们的策应,还一度强烈冲击、干扰了“欧美联手南亚破局”的具体进程。

 

尤其是在美国(西方)当务之急的两件事上,也就是在美国(西方)的金融维稳、及西方想快速拿到俄罗斯的南亚政策,或者对华政策的表态上,中国等国际社会对巴基斯坦、伊朗、俄罗斯的策应,虽然没能阻止这个趋势,但在最为重要的时间层面上,却发挥了非常的大的效果,从而 对西方的一系列计划、方案,先后造成了巨大的干扰,极大地延缓了对方的时间,继而迫使西方直到现在都还不敢立刻动手南亚破局。

 

不仅如此,一年多以来,以人民币原油期货正式上线交易为先导效应的中国金融攻击性布局、期间对美国的“金融维稳”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导致了美国(西方)不得不从最开始的金融全面维稳,被迫转进至所谓的“金融重点维稳”,现在,种种迹象又在显示:在中国的金融攻击性布局的持续攻击下,即便是美联储已经被迫降息了,但是,一个最新的演化就是:美国(西方)的金融重点维稳,也开始有点儿玩不转了。

 

 

●伊朗被“彻底压服”的危险性极大增加

 

虽然,伊朗等有国际社会的战略策应,但是要想从错误的战略走出来,还得主要依靠他们自己的觉醒才行。

 

可是一直到今天,伊朗的错误战略仍然没有做本质性调整,伊朗也没有出现东方时事解读建议的、以所谓“三种方式”去摆脱自己所面临的困难局面之实质性行动(详情见2019513东方时事解读)。

 

然而,即便如此,我们也应该看到另一面的事实是:在经历了“核威胁”(美国)、伊朗在叙利亚军事存在被打击(以色列)、再加上“另起特殊结算所诱骗”(欧盟)、“油轮被扣”(英国)一系列事件后,伊朗在侧重于政治层面的“欧美大双簧”、侧重于军事层面的“美以小双簧”、加上中间“穿针引线”的英国的、组团式的“威逼利诱”下,被彻底压服的危险性已经极大增加。

 

 

这一点从伊朗步步妥协的谈判要求中就可以看出,从最开始的“不会和美国谈判”,到后来的“解除制裁就可以谈判”,再到8月5日的“保障伊朗每天能够出口280万桶原油就可以留在伊核协议甚至重新谈判”,不难看出,伊朗的要求、在一步步降低,伊朗的妥协,在一步步给出。

 

这样的循环之所以可以反复进行,就在于西方看出伊朗的决心不足

 

的确,在西方对伊朗施压的整个过程中,伊朗也时有反抗,但始终处于一种被动应付的状态。西方的压力一来,伊朗第一时间不能接受,接着,总是“很不坚决”的反抗一阵子,结果每每就是,看清楚了伊朗底牌的西方,其对付伊朗的就是,伊朗一反抗西方就持续加压,直到伊朗后退,而西方在加压伊朗迫使伊朗后退之后,最常用的手法就是立刻又开出“新的加码条件”,伊朗又第一时间不能接受,又再次不坚决的反抗一下、接着,西方就再来一次持续加压、直到伊朗再次妥协、这样,就又形成了一个循环!

 

这样的循环之所以可以反复进行,就在于西方看出伊朗的决心不足,所以、一俟伊朗开始反抗,西方的应对手法就是不停对伊朗进行升级压力。而在此循环反复之下的伊朗呢?结果就慢慢定格成了东方评论员所形容的那种“反抗的不坚决,妥协的不彻底”

 

从上面的论述来看,伊朗直到今天仍然顽固地走在“极可能被西方彻底压服”的方向上。在伊朗被“彻底压服”的危险性极大增加的情况下,有一种可能性就被东方时事解读反复警示:警惕西方极可能在最近一段时间内,动用一切手段“压服伊朗”或者是“自认为确认可以压服伊朗”的情况下,突然绕开伊朗,将局面迅速的推到巴基斯坦这个爆炸点,引爆整个局势,促成一种所谓的南亚破局。

 

另外,西方欲将所谓伊朗模式拷贝到巴基斯坦的这条明线,现在是什么情况呢?从伊朗到巴基斯坦这条“明线”来看,现在伊朗是在“妥协不彻底,抵抗不坚决”的层面上,一方面在“继续抵抗”,且同时也在“继续妥协”。英国放了伊朗的船,而扣船的当地政府高调地声称“自己顶住了美国直到最后一秒钟所施加的压力”,而伊朗也立刻就此问题声称“美国彻底失败”,事实却是,英国方面说伊朗明文保证“被扣油船不是向叙利亚运油支持伊朗革命卫队”,所以,一方面,是欧美继续双簧,另一方面,是伊朗明知如此,也故作“胜利状”。所以,中东的这起扣船事件,就这样成了英国(欧盟)与伊朗都自我感觉“不错”,只有美国一家很受伤似的奇怪局面,但实际上,明眼人都不难看出,要求伊朗明文保证“被扣油船不是向叙利亚运油支持伊朗革命卫队”作为放船条件,正是在第一时间,英国向伊朗提出的条件,而在如此这般地抵抗这么多天之后,伊朗最终仍然以履行上述条件,换回了“放船”,毫无疑问,这不会仅仅会让人强烈发出“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感慨,也会让人非常清楚地看出,抵抗至今的伊朗、又完成了又一步的妥协。

 

值得强调的是,这条明线的进一步演化,也意味着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在进一步推进,另有迹象说明,伊朗与俄罗斯、阿塞拜疆想保障俄罗斯与伊朗之间的陆上通道,但因纳卡问题,也因土耳其与亚美怪亚的“历史仇恨”,这种愿望,恐怕注定绕不开西方的“白手套”土耳其。

 

所以,在进一步妥协的伊朗,下一步,恐怕也要选择保住其与土耳其的“基本关系”,只是这样一来,其结果,就必然会导致俄罗斯、伊朗都不敢得罪土耳其,在此情况下,也就只能牺牲叙利亚了。只是,面对这一悲惨牺牲,之前也在持续妥协、但也是妥协得不彻底的叙利亚,这一次会否拼死抗争吗?如果是,“拼死”之余,最终也会落得个“抗争的不坚决”吗?我们不妨拭目以待好了!

 

由于俄罗斯的叙利亚政策早已破产,再加上叙利亚也是个“抗争的不坚决、妥协得不彻底”状态,因此,伊朗的下一步,似乎也就更加明了了:从英国“强势放船”来看,伊朗只能继续“选择相信”并继续“对欧盟寄予幻想”,只是这种错误状态,最终,又或导致伊朗甚至要提前面“是否加入欧盟、俄罗斯主导的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的拷问,因此,所谓另外一条“暗线”,也在加快速度。

 

●西方这次更有可能的是引起印巴内乱,尤其巴基斯坦内乱

 

总体上,今天的国际形势就是:西方2月着手南亚破局的第一轮行动、自结束之后,终于来到了南亚破局第二轮的关键时刻。

但是,从西方“南亚破局”的“第二轮”具体攻势来看,较之第一次更加侧重于“挑起印巴军事冲突”作为切入点的手法,这次,似乎更侧重于制造巴基斯坦内乱作为切入点。而制造巴基斯坦内乱西方操作点极多。这些操作点有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经济金融方面的。比如7月3日“IMF正式批准向巴基斯坦提供60亿美元援助”,巴基斯坦政府要付出的代价就是,包括“加税、提高电价”等一系列可以激化社会矛盾的手段去保证偿还这60亿美元贷款。既然巴基斯坦接受这笔“毒贷款”,那么巴基斯坦国内出现“街头运动”也就不远了。一旦运动上了街头、则巴基斯坦出现大的内乱就不远了,而大的内乱就极可能流血,甚至流很多的血,这样,西方首先就会将内乱的矛头会指向在“第一轮”攻势中,做出迅速有效反击的巴基斯坦军方。

 

第二个方面、政治军事方面的。比如8月4日,印度增兵1万之后发恐袭警报,引发朝圣者和游客“大逃亡”。然后在印度强化了印巴在安全层面的紧张气氛之后,内部已经生变的巴基斯坦新政府就立刻请求特朗普介入调解。“印、巴现政府”之间似乎达成了某种奇怪的‘默契’,这表现在,有的搭台,有的唱戏”,总之,这“敌对双方”的“敌对行为”的“敌对效果”,却看上去更像是“合作伙伴”在“精心合作一件事情”,那就是:准备让美国(西方)全面介入南亚局势,并支好麦克风,从而非正式地邀请俄罗斯“登台,讲话、表态”。而在这个问题上,最能说明问题的,除了巴基斯坦新总理访美期间,公开邀请美国介入克什米尔问题之外,再就是8月15日,印巴两军在克什米尔的边界线发生激烈交火,8人死亡。

 

第三个方面,是安全层面的。包括IS已经空降并声称要在印控克什米尔建省、基地组织也公开对印度发出恐怖威胁,这样,在巴基斯坦甚至印度直接挑起穆斯林和印度教宗教冲突、以及将巴基斯坦“普什图”人打造成南亚版“库尔德问题”,来要挟巴基斯坦在其它战略方向(比如克什米尔方向)予以配合,都是不难想像的手段,至于伺机促使印巴再次发生军事冲突、甚至极其严重的军事冲突,尤其是将印巴推向有战争边缘,也是不难想像的手段。

这条明线上,其热度就快到了2月时的温度

 

值得注意的是,挑起印巴冲突主要是从属于“西方南亚破局”之“斯里兰卡至巴基斯坦”这条明线上的,它就是指向“所有可以引起印巴之间冲突之因素”的,比如对印度的恐怖袭击,印巴围绕克什米尔爆发军事冲突等。

 

那么,这条线现在又是个什么状况呢?显然,这次是巴基斯坦新政府在主动配合、外加印度再次挑起印巴军事冲突,这条明线上,其热度就快到了2月时的温度。

 

因此,从各个方面来看,西方在南亚破局已经准备完毕,其下一步,已经是“随时在南亚动手”。

 

●西方仍然不敢现在就动手的原因

 

虽然南亚破局西方已经准备就绪,随时会在南亚动手,但是,种种现象又从多个维度明确说明,西方仍然不敢现在就“立刻动手”。这个不敢立刻动手表现在哪几个方面呢?

 

其一,是台独牌不敢往局面失控(也就是拿掉一中、或台独重大事件)的层面打了,因为在这次中朝深层次战略沟通之后,中国的“战略取势”已经有所变化,只要全球战略上需要,中国必要时已经可以从“立刻武力解放台湾”着手,在传统的安全层面,以“解构西方西太安全框架”的方式“提前摊牌”作为兜底方案,在不同阶段,在不同层面,根据全球战略的实时需要,去充分施展各种应对南亚破局的方案(详情见201988时事漫谈)。

显然,美国(西方)之所以在打台独牌原问题上的所收敛,就是不敢面对这种兜底方案。

 

已经准备好的西方、突然在南亚方向决定是动手的这一刻,突然表现得很犹豫

 

其二,是“香港问题“这张牌至今都没有出现一种所谓的“极端情况”------没有出现类似于乌克兰之乱的时候,西方邪恶势力动用自己的人、在街头制造上规模的流血事件,并嫁祸乌克兰当时的政府,继而将局势朝向“迅速推翻当地政府”的方向演化。由于没有出现……….类似的手段以嫁祸香港特区政府与“止暴、抑暴”的爱国群体………这一极端情况,而一旦大规模出现这一情况,且特区政府无法控制局面,则中央政府势必挤掉香港问题这个脓包,并有可能顺势通过“启动港币与美元脱钩”来启动“东亚经济的去美元化进程”,从而令局面走向美国(西方)今天仍然无法面对的“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的全面摊牌”,由此可见,施展这种极端手段,西方不是没有想到,只是目前还不敢使用而已。

 

因此,就目前阶段而言,一心想,但又不敢立刻动手南亚破局的西方,只是更多地想在香港方向和台湾方向牵扯和分散中国的精力,但是,其面对的麻烦却是:动作过小,达不到牵扯和分散中国精力的效果,如果动作过大,很可能导致失控,中国就会从“解放台湾”或“挤掉香港问题这个脓包”的后续发展上,直接向西方摊牌了,这也是西方无法承受,还有香港问题被中国解决的话,西方是没有后手的,相当于就提前失去了这颗棋子。所以,从这两点来看,已经准备好的西方、突然在南亚方向决定是动手的这一刻,突然表现得很犹豫。

 

而西方不敢现在就动手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国际社会与西方在南亚方向,本质上已经针尖对麦芒。由于南亚有着中国的重大利益,西方一旦动手南亚破局,国际社会必然强硬反击。而国际社会的反击,从传统安全层面来看,可以是南亚方向,也可以是朝鲜半岛方向(军事安全层面冲击美日韩军事同盟),或者是钓鱼岛一肩挑着的日本与中国台湾问题。从非传统安全层面来看,可以是“顺手挤香港问题”这个脓包所延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方向,也可以是朝鲜方向(东北亚经济一体化冷启动),或者是绝对控制南海基础上启动最低内循环的层面。

 

●回到最开始的新闻

 

如果从“西方南亚破局的现状”“一旦西方动手南亚破局国际社会必然强硬反击”、以及“香港出现问题是牵扯并消耗中国的战略资源、分散中国在南亚方向的战略注意力”这几个角度再回过头去看最开始的新闻,那么,香港“占中”分子被香港的司法体系准许保释,在这个档口,其意图就有两个:一是为“巨大压力之下参与及支持香港暴乱的暴乱分子、团体、组织”紧急打气。二是为了激怒“反对香港暴乱”的广大爱国者民意,试图以此胁迫中国提前行动。而逼迫中国“先动”,也是试图打乱中国的相关节奏,为西方自己下一步行动、也就是为“南亚破局”确定更为高效且相对安全、也就是容易把控的节奏。

 

而8月15日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表示中方将采取必要反制措施,和8月16日朝鲜向半岛东部海域发射两枚不明飞行物,这两则消息,就是中国在“非传统安全层面”和“传统安全层面”的强硬应对。

 

前者是中国在贸易战层面上继续维持、甚至准备加大对西方的经济金融压力;后者是在中朝深层次战略沟通的层面下,以“随时准备全面摊牌”为方案、以“两种战略准备”为前提、附加以“随时挤掉香港脓包”和“随时武力解放台湾”这两个可操作性手段,为前者提供灵活支撑,强硬应对“南亚破局”及其后续发展。

 

这种强硬应对,很明显给西方造成了极大的“决策困难”。继续推进,则恐惧“南亚破局”或慢慢的、或突然的导致“全球破局”;在不去推进,“时间焦急”之下,西方金融霸权已然仅剩的相对优势、又在缓慢的、但却趋势性的衰落。

 

而一旦就这样长时间对峙下去,最终因时间因素而变成了“人不渡河、但河渡人”的局面,那画面西方简直不敢想象。当然,按西方的邪恶贪婪与无底线的本性来看,西方邪恶势力最后一定是要尝试一下的,或者去赌一把的。

因此,未来即便是西方动手“南亚破局”了,中国在应对南亚破局的进程中,仍然要优先把握“尽可能争取时间”这一条,然而,我们也要强调的是,即便是要优先把握“尽可能争取时间”这一条,其前提,仍然是要有“全面摊牌”的兜底方案来兜底“才有争取到这一条”的可能性!

 

  • 国际形势即将进入实质性变化阶段的关键时刻

 

在形势发展至今之后,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接下来每一次实质性变化,都将侧重由“选择性因子”而不是侧重由“测试性因子”所触发。也就是说,每个做出选择的国家或者利益集团,必将因自己的选择,直接对应“得到什么、或失去什么”。正因如此,东方评论员稍早就明确强调:“不远的8月、9月、10月或将是我们见证历史的时刻”。对于可能在这个时间段内出现的“历史性时刻”,我们将和大家一起见证。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G (814124829)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