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08月25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年08月25日

 

 

印度总理莫迪计划于22日访问法国

 

【北京消息】据《印度快报》20日报道,印度总理莫迪计划于22日访问法国,印法届时有可能签署合作发射海事监测卫星的备忘录,强化双边海上合作。


报道援引不具名消息人士的话说,印法两国预计在未来五年内合作发射8至10颗监测卫星,作为海上监控系统的一部分。这是迄今为止印度与外国进行的“最大规模空间合作项目”。该消息人士进一步透露说,监测卫星将主要部署在“对印度和法国战略利益均至关重要”的印度洋地区,以应对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长的军事活动。此外,印度空间研究组织还将与法国太空署合作,在印度建设一个海上监控中心。

 

印度外交部副部长蒂鲁穆尔提19日在吹风会上表示,印度与法国在印太地区具有趋同的“战略和政治优先事项”,莫迪的法国之行将进一步强化两国战略关系,加强双方在民用核能、防务采购等领域的合作。据了解,印度与法国早在今年初就已经决定将进一步扩大两国在印度洋地区的战略合作,但当时并没有直接提及中国。

 

【北京消息】据外媒报道,周二,美国两家金融监管机构批准了对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的调整,同意放宽对中型银行的交易限制和大型银行的合规规定。

 

沃尔克规则(Volcker rule)是2010年多德-弗兰克(Dodd-Frank)金融法案的一部分,该规则通过一系列复杂的限制,禁止金融公司用自己的资金进行投机性交易。但一些例外包括允许公司从事“做市”,或为客户买卖证券,以促进市场流动性。金融危机以后,美国银行业一直抱怨这些规则难以被遵守,而且干扰了它们的交易,希望可以被放松。放松后意味着银行可以进行一定程度的投机性交易。

调整的规则包括:只有不到10亿美元的交易资产和负债的公司(包括为农业贷款和代表客户交易进行对冲的中型公司)将不必向监管机构证明它们在遵循沃尔克规则的交易限制。

 

另外,包括摩根大通(JPM)、花旗集团(C)和美国银行(BAC)在内的大型银行将不再需要向监管机构证明持有时间不足60天的交易不是为了自己的短期利润(否则交易将被禁止),从而获得一定程度上的放松。

 

大型银行仍将不得不遵守沃尔克规则的其他规定,其中包括其他短期交易限制,以及要求首席执行官签署合规计划

 

 

【首尔消息】报道称,韩国总统文在寅15日在“光复节”74周年庆祝仪式上发表讲话首次谈到朝鲜半岛统一时间,并提出统一蓝图。

 

文在寅表示,他计划在任内实现半岛无核化,并承诺为韩朝能在2032年共同举办奥运会,在2045年实现统一奠定坚实基础。文在寅说,半岛无核化谈判进入关键时刻,哪怕有不满意也应在对话的框架下提出问题,讨论解决方案。同时,和平与统一带来的经济利益无疑是巨大的,韩朝双方的企业也将迎来全新的市场和机会。

 

 

  • 中美(西方)在南亚形成的对峙的情况下,欧盟跳出来对美国进行加持

 

【时事漫谈】根据上面的新闻素材,并结合当前的国际局势的发展形势,我们要明白以下几点:一,目前,中国与美国(西方)在南亚形成一种奇怪的对峙,所谓对峙,就是相持。国际社会与西方在南亚方向,本质上已经针尖对麦芒。西方一旦动手南亚破局,由于南亚有着中国的重大利益,因此,国际社会(中国)必然强硬反击。

 

在西方南亚破局进程很难下决心进一步突破的情况下,且美国经济、金融又在不断失血的情况下,从而越来越难以和中进行南亚对峙的情况下,不得已,欧盟再次跳出,针对中国补刀,对美国进行加持,

 

至于欧盟在印度洋方向、于这个时间点的跳出,对美国又会有多大的加持呢?

 

这个问题,让我们联想到了西方搞的印太,说到这个印太,东方时事音频在2018年2月28日期中有过相关点评,大体的内容是:

-------------------

●再谈印太战略

中国的南海战略具有所谓的锦州效应,在政治上、军事上、经济上将北约和美国的西太平洋安全框架进行了一个物理上的割裂,而印度刚好处在一个看似可以弥合这种割裂的地方。印度北方是阿富汗,东南方向是马六甲海峡,而阿富汗是北约前出的地方,马六甲海峡则处在美国西太平洋安全框架负责的一个地方。

 

阿富汗和马六甲海峡中间的印度洋,印度人又想把它当成内海,虽然印度人有这个想法,不过中美都没把印度人的这个想法当成一回事,在这段时间中国的海洋舰艇编队在印度洋进行实战演习,就是表示印度洋根本不是印度的内海。

 

不过,正是因为印度处在这么一个“关键”的位置,西方就想利用印度把北约和西太平洋安全框架给有效缝合起来。

 

印度在西方的支持下,高调地以“印太模式”介入巴以冲突,而以所谓的“印太模式”介入中东,至少说明了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北约和西太平洋安全框架联合地介入了中东,西方就是想通过包括这种方式在内的种种方式,将北约和西太平洋安全框架这两个锚点缝合起来;

 

第二个问题,以前北约和西太两个锚点分头负责,现在西方将两个锚点合二为一,同时介入中东。

 

而两个锚点同时介入中东,又说明了什么问题呢?东方时事解读曾经反复地说过,巴以问题是西方的“大欧罗巴计划下”欲构建的“新中东多边安全框架”的启动点,而西方利用印度披着“印太”这张虎皮介入中东,也可以说西方利用印度披着北约和西太两张虎皮介入中东,是想告诉相关方,全球的力量都在支持西方搞所谓的“新中东多边安全框架”。

 

西方想要告诉相关方的俄罗斯就是:如果俄罗斯和西方合作,参与“新中东多边安全框架”,就是和全球进行合作,不光是和北约合作还有西太的实质合作,如果俄罗斯不合作,那么就意味着,俄罗斯在与全球、也就是北约与西太,当然也包括印度,进行实质对抗。

 

印度是俄罗斯最重要的军火贸易市场,当俄罗斯在以色列挑衅叙利亚的过程中保持一种“中立”的态度的时候,俄罗斯和印度的军火贸易又热了起来。印度的军火市场对俄罗斯来说就是一根胡萝卜,西方也想要告诉俄罗斯的就是:只要俄罗斯参与有效合作,至少印度这个军火市场,西方暂时不会撬走,这对俄罗斯而言,是一个其无法割舍的显性经济利益。

 

西方还想要告诉俄罗斯的是:除了上述的经济利益以外,俄罗斯参与合作还有政治利益,印度这样的“大国”都参加了这个“新中东多边安全框架”,作为和印度有“良好”关系的俄罗斯,又有什么理由不参加呢?而且不参加又会遭遇巨大的损失,俄罗斯可以说是没得选。

 

第三个问题,在盯这两个问题的基础上,西方最后还想通过印度披着“印太”这种虎皮介入中东这种行为、刻意强调的另一层意思就是:中国已经被孤立了,虽然要在东方时事解读的相关观察与评估中,所谓“大欧罗巴计划“是要虚拟拉拢中国的,但是,谁都知道这个”虚拟拉拢“是虚拟的拉拢动作,其实质动作反倒是”实质排斥“。

 

因此,西方就是想通过所谓的“印太模式”来告诉俄罗斯,在“新中东多边安全框架”方面,俄罗斯没有太大的选择余地,而且从全球来看,中国已经被孤立。

 

 而站在中国的角度看,对印度披着“印太”这张虎皮介入中东这种动作要高度警惕,如果应对不正确的话,就会对西方的计划形成已经一种促进。如果西方搞的这种“印太”模式取得效果的话,俄罗斯很有可能快速地参与“新中东多边安全框架”,而中国周边的国家的心态就会发生很大的变化,至少在心理上,就会更加愿意屈从于西方,从而对中国形成战略包围的态势。

 

如果这种态势一旦形成,就会对巴基斯坦形成一种巨大的压力,很多国家都参与了“新中东多边安全框架”,而印度这个连接北约和西太的锚点也加入了,那巴基斯坦怎么办?如果不加入、巴基斯坦是否要选择和北约和西太进行对抗?所以,东方时事解读明确强调:未来、在关键时刻,巴基斯坦在中国和西方之间大体能保持一得中立姿态、就已经很不错了。

-----------------------------

 

  • 欧盟的加持起不了多大效果

 

从上面的音频内容来看,西方打算在印度这个方向,对西方资本全球安全框架的两个锚点、也就是北约和西太进行有效缝合,但是上面的音频内容也说了,“印度刚好处在一个看似可以弥合北约和西太这种割裂的地方”,而中国的南海战略其中主要目的,除了有效切断北约和西太在传统安全层面、也就是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的有机联系之外,也有“有效隔离”欧盟与美国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政策的有效协调的作用。

 

另外,欧美(日)自身还有个所谓的“三边撕裂”的问题,且这个问题过去曾经、日后也必然为国际社会所利用甚至加上杠杆进行利用、在不同的层面上,分别强化上述的“有效切断”与“有效隔离”。

 

因此,在中国已经准备得非常充分的南海战略面前,只要中国日后没有犯下不可逆转的重大战略错误,那么,西方想就此就实现迅速、有效地缝合北约和西太,恐怕是不可能的,所以具体在这些个层面上,欧盟的对美国的加持、恐怕起不了多大的效果。

 

话虽如此,但站在中国的场面,也要注意几个危险:

 

第一个危险:众所周知,在讨论相关问题时,我们反复强调除了“伊朗至巴基斯坦(南亚)”与“斯里兰卡至巴基斯坦”这两条明线之外 ,还有一条所谓的暗线。

 

这条暗线,就是上面音频内容所涉及到的巴以问题,涉及到的新中东多边框架问题。而西方在面对南海战略的锦州效应时,也在想办法以“近距离规避”这个效应,在具体办法上,就是威逼利诱俄罗斯加入这个框架之中。

 

而所谓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的推进,在目前阶段,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中,又是明显从属于南亚破局的暗线,如果西方最终成功逼迫俄罗斯不得不加入新中东多边安全框架的话,那么、也就意味着西方远离南亚的地方,在南亚破局的暗线上、取得了重大推进,这种重大推进“虽远”但却“同样意味”着:一方面,巴基斯坦外部、特别是内部的安全与稳定将会变得非常危险,另一方面,中俄之间的战略协调也会变得非常危险。

 

因此,如果俄罗斯果真“不可逆转地”加入其中,那么、俄罗斯与中国之间战略互信也就等同于“远距离解构”了,也就是意味着俄罗斯的南亚政策,或在中国周边与西方进行联合反恐的层面上,或在参与诸如“三独问题”、旨在有效制衡中国的战略平台层面上,中国就被孤立了。

 

 

 

  • 欧盟跳出来的方向不仅仅是印度洋

 

第二个危险: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除了印度洋方向是欧洲跳出的方向之外,还要注意的是,欧盟会不会在南海方向、东北亚方向、甚至“香港问题”、台独问题,特别是“中美贸易战问题”上也跳出来冲着中国补刀?或在这几个方向极力牵扯、分散中国的精力、企图打乱中国的节奏?

 

  • 通过“沃尔克规则”修正案的直接目的还是金融维稳

 

第三个危险:在欧盟再次跳出、加持美国的同时,美国联邦存款保险公司和美国货币监理署通过了“沃尔克规则”修正案。从上面的新闻看出“沃尔克规则”是禁止金融公司用自己的资金进行投机性交易的,虽然有这个规则,实际上西方的一些金融机构是可以、且也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实质性绕开这种层面的监管,所以,在这个时间点,美国监管机构通过“沃尔克规则”修正案,其实更具有象征意义:通过“修正”,可以让一些银行或者投资机构,将之前“就已绕开监管”的“非法行为” 给“合法化、公开化”了。

 

那么,美国(西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因为,一边,是美国(西方)全力在围绕南亚破局进行准备,另一边,是中美打了一年多的贸易战争,结果,在南亚这个方向,打成中国与美国(西方)间的一种奇怪对峙。

 

这还不是问题的全部,问题的另一面是,美国(西方)一方面在跟中国打贸易战,整个西方的经济在实质性衰落,而另一方面,则是中国不允许美国(西方)的对华战略简单地回到2018年2月8号之前的战略状态,也就是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高度对抗,经济特别是金融保持相对缓和的战略状态。

 

这样,在几种因素的合力之下,美国(西方)经济、特别是金融上已经彰显出实力不逮,同时又在时间上继续延续,而且也没有新的鸡血补充的情况下,特别是在中国“不允许其简单回到2018年2月8日之前”的情况下,美国(西方)的、已经被迫从全面维稳简化至重点维稳的所谓金融维稳,也将无以后继。

 

因此,美国(西方)为了继续勉力“金融层面的重点维稳”这一业已简化、且属于目前最最现实的意图,彻底松绑华尔街,让华尔街许多见不得光、但因为要驱使华尔街金融永动机的永动,所以一直在做的见不得光的行为“可以见光”,也就成了必然。

 

显然,这种方式的放松,尤其是对美国(西方)日益暴雷的、大量从事金融衍生品的金融机构(注:比如约70万亿美元金融风险的德银)、甚至许多早已致力于脱实就虚的非金融机构(注:有近320亿美元金融衍生风险的通用电气)而言,犹如打了一针“顶格鸡血”。

 

 

  • 通过“沃尔克规则”修正案的深层次目的是“转移现实经济的矛盾”

 

而西方这么做的更深一层次的目的是什么呢?我们可以从美国以及西方一些国家合法化大麻的目的来对比。当前美国包括一些西方国家的社会的矛盾已经非常剧烈,为了缓和社会矛盾,他就用大麻就麻痹美国大众,被麻痹的西方社会大众,冲突就不会那么激烈,大众沉浸在精神世界里面。

 

而美国(西方)废掉“沃尔克规则”原因也有类似之处:南亚破局迟迟无法推进,和国际社会在南亚进行对峙,让市场对西方金融越来越看不到希望,在时间的流逝中,西方的经济、社会、金融方面的矛盾也会越来越大,越来越激烈、而为了阶段性缓和现实经济的最激烈矛盾,也就只能通过对风险日益累积的金融作体系继续打鸡血的方式,去延缓矛盾的爆发。

 

 

●这方式本质是“饮鸩止渴”, 只能走向将金融衍生交易扩大至死!

 

但是,这种方式的本质就是“饮鸩止渴”,因此,这种方式得到的延缓时间会是相当有限且副作用巨大的,因为,在经济下滑,实体经济越来越萎缩的西方,如果金融一再被打鸡血的话,那么、就会让“所有传统意义上的金融调控工具”全部钝化,继而为了最大限地保障并发挥“废掉‘沃尔克规则’”的短期效用、只能走向“公开地、且无上限地重启QE”、将基于美国股市、债市、汇市等“金融生产资料”的金融衍生交易扩大至底、扩大至死!

 

这样,金融将会彻底抽空实体经济的血液(资金与人才、供应链、产品线、市场),从而更加沉重地打击其对金融的支撑,也就是实体经济,继而也更一步“回击”至金融的本身上。

 

 

 

●警惕西方动用其它手段暂时替代“香港暴乱”

第四个危险:由于国际社会的节奏没有被西方的种种手段(比如,最新的,韩国单方面抛出所谓“2045年统一论”等)所有效干扰,因此,站在中国角度,未来一段时间,就要警惕由于忌惮“中国顺手挤香港问题这个脓包的后续动作(比如,顺手启动港币与美元脱钩进程)”,从而直接切换至东亚去美元化进程的实质性启动,美国(西方)或不得不动用其它“不时的经常动用”,但又“不敢实质动用”的手段,比如,台独牌,以暂时替代香港暴乱,继续干扰、甚至企图打乱国际社会的节奏,以寻找空档、伺机南亚破局。

 

●西方现在在南亚破局方面非常迷茫

 

五、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在似乎做好一切必要准备之后,西方现在在南亚破局方面却突然非常迷茫,迷茫到什么程度呢?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问题,在这里引入东方时事漫谈8月20号那期的相关内容,内容如下:

………………..

就目前阶段而言,一心想,但又不敢立刻动手南亚破局的西方,只是更多地想在香港方向和台湾方向牵扯和分散中国的精力,但是,其面对的麻烦却是:动作过小,达不到牵扯和分散中国精力的效果,如果动作过大,很可能导致失控,中国就会从“解放台湾”或“挤掉香港问题这个脓包”的后续发展上,直接向西方摊牌了,这也是西方无法承受,还有香港问题被中国解决的话,西方是没有后手的,相当于就提前失去了这颗棋子。所以,从这两点来看,已经准备好的西方、突然在南亚方向决定是动手的这一刻,突然表现得很犹豫。

 

而西方不敢现在就动手的最主要原因就是,国际社会与西方在南亚方向,本质上已经针尖对麦芒。由于南亚有着中国的重大利益,西方一旦动手南亚破局,国际社会必然强硬反击。而国际社会的反击,从传统安全层面来看,可以是南亚方向,也可以是朝鲜半岛方向(军事安全层面冲击美日韩军事同盟),或者是钓鱼岛一肩挑着的日本与中国台湾问题。从非传统安全层面来看,可以是“顺手挤香港问题”这个脓包所延伸的经济特别是金融方向,也可以是朝鲜方向(东北亚经济一体化冷启动),或者是绝对控制南海基础上启动最低内循环的层面。

………….

 

  • 迷茫的西方又从俄罗斯和伊朗方向开始寻找行棋步调

 

通过上面的讨论,我们也要看到的是:西方虽然迷茫,但是计划仍是要继续推进的。

只是,既然“迷茫”了,就需要好好想一下,重新寻找行棋步调,所以,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西方又从俄罗斯和伊朗方向开始寻找行棋步调,而未来,能让俄罗斯之南亚政策全面陷入难堪并有可能就范的,很可能是土耳其这只西方的白手套。

 

  • 再谈土耳其这枚高效的“棋子”

 

土耳其掌握着俄罗斯通往中东的战略通道,也就是土耳其海峡,同时土耳其又是俄罗斯是仅有的“外交成绩单”,一旦土耳其和俄罗斯翻脸,俄罗斯是承受不了的,所以在西方频繁多次、并动用土耳其在中东对俄罗斯施压的时候,俄罗斯因为承受不了压力,很多次出卖了叙利亚的利益,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问题,我们不妨重新回顾2019年8月15号一期的相关内容,即:

 

………….

【安卡拉消息】据有关媒体8月8日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到访土耳其的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出席新闻发布会,期间埃尔多安表示;土耳其不承认克里米亚是俄罗斯的一部分土方将继续捍卫克里米亚鞑靼人的权利。

 

【时事漫谈】从新闻素材中我们不难看出的是,8月8日土耳其总统艾尔多安就克里米亚问题大放厥词之后、甚至一度扬言准备继续捍卫克里米亚鞑靼人权利之后的不久,也就是8月14日,俄土两国便再次一起在泰勒里法特联合巡逻。更是在8月15日传出土耳其考虑向俄采购苏-35可能性。

 

在我们进一步讨论有关为什么俄罗斯在此时此刻。通过此种方式与土耳其达成妥协这个问题之前,我们不妨简单回顾一下那年泰勒里法特那些事儿。

 

泰勒里法特,又称提尔里法特或塔尔里法特,是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的重镇,位于叙利亚最大城市阿勒颇西北方向大约40公里处,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

 

2018年2月,所谓的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与叙利亚政府军商定、前者向后者转交泰勒里法特的控制权。在土耳其军队控制阿夫林地区后,泰勒里法特一度成为新的焦点。按照最初土耳其与俄罗斯的协议,土耳其军队将控制这里,一旦控制泰勒里法特,土耳其军队能将其控制区连成一片。而作为“对价”,叙军当时“将被允许”进攻被外国武装占据的吉斯尔舒古尔。

 

吉斯尔舒古尔位于土叙北方边界的西端,位于伊德利普西南方向大约30公里处。作为2018年4月4日安卡拉三国元首(俄罗斯、土耳其、伊朗)会晤后取得的唯一实质性进展,就是埃尔多安允许土军强攻吉斯尔舒古尔的外国武装。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虽然土耳其履行了允许叙军强攻吉斯尔舒古尔的协议,但由于这里的武装分子实力强大,加上叙军实力不足,叙军一直没能控制吉斯尔舒古尔。

 

显然,表面上看,叙军没能打下来,是自己的实力问题。比如,据称泰勒里法特的居民称,盘踞在此处的武装分子不是叙利亚自由军家属(土耳其支持)就是亲土耳其的叙利亚土库曼人,而他们对驻扎在当地的叙军充满敌对情绪。

 

但是,如果“果真可以打”的话,有俄罗斯与伊朗相助的叙利亚政府军,会打不下一个吉斯尔舒古尔吗?显然不会。

 

而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中,真正的原因就是: 当年的“对价”或者“将被允许”,就是一个基于“叙利亚政府军自己不可能完成任务”的“交易”,且是在俄罗斯(伊朗)与西方白手套---土耳其之间达成的交易。

 

所以,我们也就看到了非常奇怪的一幕,在叙利亚政府军自己去完成那份它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时,勒里法特也没被土耳其军队控制,叙军和俄罗斯军事警察依然驻扎在那里。但事后(叙政府军攻占吉斯尔舒古尔未果)后,种种迹象表明,俄罗斯军事警察不仅撤离了泰勒里法特,而且把附近的重要战略公路移交给了土耳其军队,最终,也导致叙利亚政府军被迫撤离泰勒里法特,因为,如果叙军继续驻扎在泰勒里法特,将陷入土耳其军队和叙利亚自由军的包围,恐怕到时候想撤都未必能撤走了。

 

显然,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出卖了叙利亚政府军,而出卖的原因恐怕就源自4月4日安卡拉三国元首会晤后达成的某些“共识”。

…………………………….

从上面的内容来看,俄罗斯因为在中东承受不了西方和土耳其的压力,而出卖了叙利亚。而在现在,不仅俄罗斯不能随便得罪土耳其,伊朗现在也不能随便得罪土耳其。俄罗斯到伊朗通道要经过阿塞拜疆,而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有一个“纳卡”领土问题,土耳其对阿塞拜疆有巨大的影响力,而且土耳其背后还有西方支持,如果阿塞拜疆因为纳卡问题和亚美尼亚出现了冲突,那么俄罗斯到伊朗的通道随时可以被“‘西方支持的土耳其’与‘西方支持的阿塞拜疆’之间的关系”而关闭,这样,被隔开的俄罗斯和伊朗之间,就很难互相借力,而伊朗的一部分能源通道也是要通过土耳其的,伊朗的能源出口也随时受到土耳其的威胁,所以土耳其在俄罗斯、伊朗面前地位又会进一步提高。

 

这样一来的话,一旦西方决心在“逼迫俄罗斯南亚政策彻底就范”的层面上,实质性动用土耳其这枚棋子,那么,对俄罗斯和伊朗的伤害就可以更大了,西方通过土耳其逼迫俄罗斯和伊朗去做一些事情,就会更有效率,一旦如此,就会直接考验俄罗斯的南亚政策的“最后防线”。

 

在9月11号的时候,俄罗斯、土耳其、伊朗就叙利亚问题举行的三国峰会。围绕这次峰会,土耳其、或西方会为土耳其准备些什么“谈判资源?或者在土耳其特殊角色影响下、在大欧罗巴计划引诱下的俄罗斯,会否再次出卖叙利亚与伊朗,更或者伊朗是否也会在“大欧罗巴计划”层面下“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注:可将波斯湾航线安全问题交给这个欧俄共同主导的中东新安全框架,这样,一方面,可尽可能恢复原油出口,另一方面,可阶段性避免直接面对美国、甚至欧盟组织的护航舰队的安全威胁)”的“威逼诱骗”下、与俄罗斯一道,也对土耳其(注:其实就是欧美、就是西方)有所让步,从而一道出卖叙利亚的利益?当然,我们还要密切注意,国际社会难道就不会适时注入变量、甚至是动量,去有效干扰这些“可能的”可能?所有这些可能,不妨让我们拭目以待好了。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G (814124829)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