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09月02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0902

 

 

 

美国“9.11”恐袭案策划者将于20211月受审

 

据相关媒体8月31日报道,美国《纽约时报》援引军事法院判决内容报道,针对2001年9月11日美国恐怖袭击事件5名策划者的审判程序将于2021年启动,届时将考虑判处死刑的问题。

 

媒体:“9∙11事件组织者之一愿意站在对利雅得提起诉讼者一方作证

 

据相关媒体7月30日报道,美国“9∙11事件”组织者之一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称,如果美国当局不要求对其判死刑的话,他愿意在法庭上站在对沙特阿拉伯提起诉讼的人和公司一方作证。

 

 

 

●至少表面上看,这是一桩交易,或者是主导交易者刻意贴上“交易”的标签!

 

 

【小编】从上面的两条新闻素材中我们不难看出的是,如果美国方面愿意放一哈立德∙谢赫∙穆罕默德一条生路,则后者就“愿意在所谓对沙特阿拉伯提起诉讼的人和公司时间上给与配合”。显然,至少表面上看,这是一桩交易,或者主导交易者刻意贴上“交易”的标签!

 

 

此前“9∙11事件”受害者亲属对沙特阿拉伯提起集体诉讼,他们指控其为基地恐怖组织提供资金和其他支持。该诉讼以800人名义提出,目的是从沙特政府处获得赔偿。后来,有20多家美国保险机构对两家沙特银行和与本∙拉登家族有关的公司提起诉讼,并因“9∙11事件”对数个慈善组织提起总额至少42亿美元的诉讼。

 

 

从西方再次把911事件抬出来,且矛头直指沙特的情况看,似乎西方急于逼迫沙特去做一件事,如果我们结合目前美国(西方)在金融维稳的问题上的处境越发艰难的情况去观察,显然,对于西方而言,强烈敦促沙特阿美尽快上市这一问题、恐怕才是911事件再次被翻出的真正原因。

 

 

●沙特阿美上市一波三折

 

【时事漫谈】可以说,与沙特驻土耳其使馆发生“记者杀人门”一样,今天911的事情再次被翻出,直指沙特政府,其目的正是西方急于让沙特阿美上市而对沙特进行严厉催促的一种施压手段。

 

事实上,在过去几年里,这一意图下的施压手段从未中断,比如,2017年11月7日,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4日宣布成立最高反腐委员会,由国王之子,32岁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担任委员会主席。该委员会被赋予广泛职权,可以进行案件调查、发布逮捕令和旅行禁令,以及没收财产等。当晚就有11名王子、4名现任大臣和数十名前大臣因涉贪被逮捕。

 

据当时沙特某媒体报道,被捕的王子中,包括前利雅得省省长、国防部前副大臣和一名王子富商。被捕的高官中,有现任经济和计划大臣、前财政大臣、前皇家典礼局局长、前沙特航空公司总裁、前沙特电信公司总裁等。被抓捕的政府高官和商人被关押在利雅得的丽思卡尔顿酒店内。至于该酒店的对外联系电话、据媒体的报道,当时悉数被切断。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显然是一场不折不扣的政变,在那之后,西方支持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成为沙特真正的实权派人物。

 

真实的情况就是,在这一事件的第一时间,东方时事解读就明确强调,这与沙特阿美上市有关。

 

而在那之后,有关沙特阿美上市的消息果然开始逐渐进入公众视界。

 

沙特阿美首次如此风光还在2016年。那时候神秘的沙特阿美突然出现在公众视野之中,而其原因则在于沙特阿美宣布将把公司5%的股份公开上市。那一年,沙特王储萨勒曼恰巧公布了14年的经济改革计划——2030年愿景,沙特阿美IPO自然成为这个雄心勃勃的计划中重要的组成部分,旨在减少沙特经济对石油的依赖。

 

然而好景不长,2018年,这一计划突然被叫停。去年7月,有媒体透露,沙特阿美的上市准备工作似乎已经进入停滞状态,沙特政府官员和该公司内部人士均质疑IPO几乎不会再推进。当时外界便猜测,沙特阿美IPO对沙特经济改革的重要性正在逐渐降低,原因则在于此前始于2017年11月的反复风暴为国库追回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资金,恰巧顶上了沙特阿美IPO可能募得的资金,而油价的回暖再度给沙特助了一臂之力。一个月之后,路透社也提到,沙特已经叫停了沙特阿美的IPO计划,并解散了顾问公司。

 

●隐藏无数秘密的拉登电脑硬盘或成为西方施压沙特、甚至巴基斯坦的有效手段

 

值得强调的是,比起驻土使馆“记者杀人门”而言,911事件这桩旧案的重提,对沙特的威胁恐怕更甚。从新闻素材中我们不难看到,所有指控的矛头都指向了沙特支持了当年“闻名世界”的恐怖组织头目本.拉登。

 

而在美军跨境击毙本.拉登之后,一如东方时事解读当时所强调:与其尸体一起被美军带走的还有隐藏了无数秘密、或者“可能被植入无数秘密”的电脑硬盘及相关资料。

 

显然,如果在沙特阿美上市问题上沙特仍然打算不实质性配合西方,则索赔恐怕只是一个引子,而死去的拉登的硬盘恐怕就或被西方立刻打造成一个针对沙特量身定做的“维基解密”。

 

在这里需要额外说一句的是,在所谓“拉登硬盘”的问题上,据媒体报道,现任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在访美前后,曾经公开表示过当年美军跨境击毙本拉登巴基斯坦军方是知情的。换言之,被伊姆兰汗贴上了“明知不报”的巴基斯坦军方就这样“硬植”了一笔烂账,一笔与当年的恐怖组织---基地组织“说不清、道不明”的烂账。

 

由于巴基斯坦政府、特别是军方又与沙特方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显然,这笔烂账除了西方将其用于逼迫沙特的手段之外,或在合适的时候成为、西方通过所谓的“伊朗模式(注:将伊朗革命卫队贴上恐怖组织的标签,再对与其有关联的伊朗政府、或社会组织进行制裁、激化伊朗内部矛盾)”、施压巴基斯坦军方的重要手段之一。

 

 

●在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情绪甚嚣尘上的情况下,美国财长显然在那里一本正经的说瞎话!

 

值得强调的是,西方之所以如此惦记着沙特阿美,与西方经济特别是金融现状密切相关。

 

我们知道,近段,自2009年以来,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股息率首次超过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此外,2年和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继续倒挂,二者利差达到金融危机以来最大水平;还有,今年三月底,也已倒挂的3个月和10年期美国国债达到2007年3月来最大水平、号称所谓的“极限倒挂”; 8月28日,3个月和30年期国债也出现了自2007年以来的首次倒挂。这些信号皆表示,市场对美国即将陷入经济衰退、甚至已经陷入衰退的担忧情绪继续加重。

 

 

美财长姆努钦的“独特解释”。可,事实,果真是这样的吗?或者,这是全部的事实吗?

 

 

也就在同一天,美国财长姆努钦针对上述现象说出了一番“模棱两可”的言论,他对上面我们所提及的3个月和30年期国债也出现了自2007年以来的首次倒挂的现象、给出了自己的极其独特解释,即:因为市场预期美联储会调降短期利率,才会导致大家去买长期国债,进而导致后者的收益下降。事实,果真是这样的吗?或者,这是全部的事实吗?

 

有趣的是,在2018年底,2年期和5年期美国国债倒挂之后,美国全国商业经济协会随即发布的经济政策调查报告显示,约四分之三受访经济学家根据过往规律认为,美国经济将于3年之后,也就是2021年年底之前陷入衰退。

 

如果我们按照上面的逻辑与推导的话,那么在3个月和30年期美国国债倒挂之后,是否学术界或市场也有理由认为,美国的经济会在2021年之前的更早一些时候,比如2019年第四季度或2020年第一季度陷入衰退呢?显然,市场的担忧情绪源自此处,而非其它。

 

 

所以,对于美国财长的这番独特解释,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实在不敢苟同。众所周知的是,投资30年国债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如果市场发现投资30年国债的收益比投资3个月国债的收益要低,那大家又为什么去选择30年国债而不去选择3个月国债呢?

 

 

因此,事实的另一部分必须是:市场之所以不顾一系列长短收益率倒挂的严重、且日益严重,也要去购买相对长期的债券,从而将相对长期收益率压低至相对短期收益率之下也不想罢手,主要是担心资金在未来的安全问题、且甚至开始担心这种安全问题最早或在几个月之后、就会非常激烈地突显出来、从而为了“本金的安全”未来宁可“接受极低收益率、或零收益、甚至负收益”。

 

毫无疑问,这种用脚投票的结果,是“资金”或投资者对未来美国、西方经济的“极无安全感”的“恐惧表现”而已。

 

显然,用市场预期美联储会调降短期利率这个理由去解释,颇有一种所问非所答的味道。可以毫不客气的讲,在美国金融维稳极其艰难的情况下,在市场对美国经济衰退的担忧情绪甚嚣尘上的情况下,这位美国财长可谓在那里一本正经的说瞎话!

 

 

●疯狂的杠杆贷款

 

美国(西方)经济特别是金融状况的另一部分是:如果我们将目前的美国经济和2007年次贷危机前夕的美国经济相比,相同之处在于,同样出现了一系列的短长期利率倒挂的现象。而不同点在于,次贷危机的祸根是次级贷款,而在这次即将爆发的金融危机中、主要祸根、将是比当年的次级贷款凶猛的多的杠杆贷款。

 

需要强调的是,我们之所以说杠杆贷款的恶劣程度甚于次级贷款是因为,当年的次级贷款针对的目标主要还是个人,充其量是几套房产。而今天的杠杆贷款针对的目标则更多是中小企业或公司,因此,一般情况下,企业贷款的数额显然与个人贷款的数目并不在同一数量级。

 

可以说,同样是“有毒资产”,今天的杠杆贷款因为其数额更大,杠杆率更高,一旦因之大面积违约而爆发金融危机,其对西方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危害比当年的次级贷款大得多的多。而且与当年次级贷款一样的是,杠杆贷款同样采用的都是“(尽可能多的)垃圾资产+(尽可能少的)优质资产+(必须的)保险+(因被保险所以自然会获得相应的)评级”的金融衍生(诈骗)模型,而本身就杠杆率很高的“有毒资产”在这种肆无忌惮的打包、卖出、再打包、再卖出的情况下,杠杆率恐怕会以人们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累积与叠加。

 

 

美国现财长与美联储前主席,至少在这个问题上,根本就在“狼狈为奸、蛇鼠一窝”

 

 

无独有偶的是,在美国财长姆努钦就此严重的经济衰退信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之前,美联储前主席耶伦也有着性质相同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经历。

 

8月15日,针对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通常被认为是衰退的信号,耶伦就曾“极认真地”称:“这次市场可能错判了。从历史上看,这一直是一个相当好的衰退信号,我认为这是市场应该关注的,但我真的认为,就这一次而言,这未必是一个好的信号。究其原因,除了市场对未来利率走势的预期外,还有很多其他因素正在压低长期国债收益率。”

 

 

显然,美国现财长与美联储前主席,至少在这个问题上,根本就在“狼狈为奸、蛇鼠一窝”:在美国财长和美联储前主席这些在世界看来,曾经是“一言九鼎”的所谓美国“金融专家”们纷纷就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的情况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的情况下,市场更加感受深刻的真实感受恐怕就是:首先、这些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的现象的重要性显然要比“金融专家”们拼命掩饰的吃重得多;其次、在这种情况下,“金融专家”们越是掩饰则意味着美国经济的衰退几率越大,爆发时间越靠前!

 

 

●怀璧其罪的沙特阿美

 

 

另一有趣的事情是,在近期沙特阿美上市的事情再次闹得沸沸扬扬之际,沙特王储萨勒曼始终坚持认为沙特阿美的估值应在2万亿美元左右,而西方所谓的银行业专家则相应表示,其应该把估值的目标下调至1万亿美元左右。

 

不言而喻,在西方狮子大开口,直接将价值2万亿的沙特阿美作价“砍掉一半”之后,沙特方面当然对于上市这件事是发自内心抵触的。虽然经历了政变,但当政的沙特王储非常清楚的一件事恐怕从未改变,那就是,沙特阿美是沙特人民的“财富与宝贝”,是沙特所谓国民命脉所在。即便是按照沙特王储作价的2万亿美元估值水平、进行相应的上市操作,恐怕最终的结局恐怕难逃被主导现有国际金融游戏的西方资本给吃的毛干爪净。

 

 

沙特阿美上市,是死,不上市也是死

 

 

正如中国古代典故“怀璧其罪”那样,“肥的流油”的沙特阿美早就被西方盯上了,且随着西方经济、特别是金融形势的日益严重,西方金融欲鲸吞纳为己有而后快的迹象,已经明显得不能再明显了!也就是说,沙特阿美上市,是死,不上市也是死,选择不同的上市方式,本质上,就是在选择死的方式而已!

 

值得强调的是,对于西方而言,沙特阿美有权利“选择死亡的方式”,也就是说,你在欧洲、美国、日本,甚至巴西、阿根廷、印度上市都没问题,只要别在中国上市即可(西方金融无法控制),且上市进程越快越好!

 

 

  • 依靠2万亿美元的优质资产试图去完成“优质与垃圾”之间的“对冲”?

 

 

至于为什么“上市进程越快越好”?对次贷危机有些了解的朋友知道,当年震惊世界,触发影响深远的次贷危机的次级贷款规模只有几千亿美元,但经金融衍生、惹出的“乱子”直到现在仍在持续发酵。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说,美国(西方)的经济从未真正走出过次贷危机、且就这样走到了“另一次金融危机”的门口。

 

真实的情况就是,西方在经历了惨痛的次贷危机之后,显然并没有打算、也一直没有吸取经验教训,尽管美国在2010年为了阻止次贷危机的进一步影响而制定了“沃克尔法则”,

但扼制金融衍生品交易的努力从来没有成功过,结果是,“沃克尔法则”得到的是美国(西方)金融的更加丧心病狂、将围绕“疯狂的次级贷款”的“疯狂金融游戏”,进一步“升级”为“围绕杠杆贷款”的“更加疯狂的金融游戏”!

 

 

●“金融黑洞”与 “金融白洞”

 

 

日前,根据英国央行最新金融稳定报告的估计,全球(欧美日)杠杆贷款存量已达到2.2万亿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目前约占发达经济体对非金融企业信贷总额的11%。显然,为了弥补日益增加的杠杆贷款所衍生的“金融黑洞”,将沙特阿美的2万亿优质资产打造成一个“金融白洞”去掩盖、甚至是对冲,至少在我们看来,西方金融、华尔街、伦敦金融城、抑或即便是东京,都是绝对有这个动机,且动机强烈的!

 

在西方看来,通过对沙特阿美2万亿优质资产的“现有的已开发、特别是未来有待开发的金融技术处理”,打包、衍生、制造出的新的金融衍生品至少可以在市场上营造出一种“优质与垃圾资产”的“缓解、甚至是对冲预期”。

 

但是,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仅是一个“沙特阿美紧急上市”的手段,仅依靠2万亿美元的沙特阿美这个优质资产去“临时‘补’设计一个庞大金融衍生资产包”,试图去完成“优质与垃圾”之间的“对冲”,恐怕也是补不实“欧美(日)金融衍生”这个大黑洞的!

 

但是,是否能补实本就不是“玩了次贷又玩杠杆”的华尔街们所关心的,借这种或补实、或对冲的市场预期、特别是2万亿美元优质资产、去精心设计新的金融衍生产品、进一步接续、甚至扩大眼下已经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西方金融游戏,在游戏中去攫取更多、更大的利益,这才是它们唯一关心的。

 

 

所有这些,恐怕是上面我们详细分析的美国(西方)经济在即将进入衰退与金融维稳的压力巨大的大背景下,“西方金融”如此急迫的期待、甚至不惜重新翻出911事件对沙特政府施压、从而在变相“严令”沙特阿美尽快上市的最重要的现实原因。

 

显然,在西方利用2万亿美元的沙特阿美这个优质资产去“临时‘补’设计一个庞大金融衍生资产包”,“对冲”恶性金融衍生品的过程中,沙特阿美也将会被慢慢掏空,最终以股权转让的方式成为西方的囊中之物、盘中之餐。

 

 

而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西方、或欧美政府通过“威逼利诱”来引导沙特将上市所获取的资金、或资产,重新投资西方金融体系、是必须的一步,最后再通过引导沙特买下内嵌“有毒资产”的新金融衍生品(注:不难想像,围绕其上市,西方金融会为沙特阿美设计一套复杂、完善的交易套装、甚至不排除为沙特阿美单独打造一种金融衍生品)等“技术操作手段、市场交易手段”,直到最终将沙特阿美的2万亿资产彻底据为己有、彻底控制中东其它海湾国家的优质资产,从而彻底控制中东,再在此基础上,结合其它策略或手段,彻底控制世界,这才是其最终的中东战略意图。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G (814124829)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