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09月23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0923

                                                                                                                  (1/1)

 

 

 

 

美防长:美国将加速向沙特和阿联酋增派军事设备

 

【综合消息】据有关媒体9月21日报道,美国防长马克∙埃斯珀表示,该国将加速向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增派军事设备,以增强其防御能力。

 

 

●作为“一手制造问题,一手解决问题”的“落地方案”,大欧罗巴计划粉墨登场

 

 

【时事漫谈】对于上面这条新闻素材,东方时事解读想要特别指出的是,在“大欧罗巴计划”的作用下,尤其是欧盟于传统安全层面公开且正式对美国提供战略策应、从而打破所谓传统安全层面的南亚对峙、继而将其正式带入南亚之后,随着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进程的日益推进,种种迹象显示,伊朗也好,俄罗斯也罢、已经准备在、或者已经在“大欧罗巴计划”层面下的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下、开始有意、或无意,主动或被动地扮演西方给他们“量身打造”的角色了。

 

对于俄罗斯而言,由于其至今不肯调整错误的全球战略,在西方一长列有着鲜明“伴随战略进攻的战略测试”之特征的精心策划下(比如两机事件);在以“中东时间陷阱”、“叙利亚一字长蛇阵”、“乌克兰内战”、“克里米亚包袱”为代表的一系列精心设计的陷阱的综合作用下,最终导致其乌克兰政策与叙利亚(中东政策)的彻底破产,进而导致俄罗斯全球战略影响力蒙受巨大损失,全球战略平衡出现剧烈震荡。

 

 

这种巨大损失和剧烈震荡所产生的一个最大恶果就是俄罗斯的全球战略在全局层面陷入了巨大的被动之中。尤其是土耳其在经历那场“奇怪的军事政变”之后,在土耳其成为西方手中“高效运作”的“棋子”(比如扮演“白手套”的角色)之后,俄罗斯全球战略的这种被动再次被放大。

 

 

如果我们沿着西方一贯使用的“一手制造问题、另一手解决问题”的思维逻辑去观察,西方在为俄罗斯“一手制造系列问题”之后,作为“另一手解决问题”的手段、作为进一步“套牢”俄罗斯全球战略、实质性消化俄罗斯的“落地方案”,“大欧罗巴计划”终于粉墨登场了。

 

 

 

●包藏祸心的“大欧罗巴计划”就这样“顺理成章”的成为俄罗斯的“唯一出路”

 

 

在西方看来,与伊朗的利益关切相比,俄罗斯的利益关切虽然覆盖范围更广,涵盖乌克兰、在中东、在中亚、东北亚等广大地域,但显然都可以将其纳入无所不包的“大欧罗巴计划”或其下属“子框架、子计划”中处理“打包处理”,比如基于“解决”俄罗斯中东利益关切的“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

 

 

虽然俄罗斯的乌克兰政策和中东政策彻底破产,但由于俄罗斯在这个两个地区仍然存在重大、显性利益关切,最终使得这种利益关切成为西方进一步“死套”俄罗斯全球战略利益的重要支点,也使得这种利益关切正成为西方“套死”,也就是进一步实质性消化俄罗斯的重要工具。

 

 

所谓西方进一步“死套”俄罗斯全球战略利益的重要支点,其背后的含义就是,西方将包藏祸心的“大欧罗巴计划”包装成为可以为“俄罗斯既定之错误的全球战略”解决一系列“沉量特别是增量”问题的“可行方案”、甚至辅助一系列的威逼手段,让俄罗斯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在“人总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事情”的巨大魔力下,最终相信并事实地将“大欧罗巴计划”作为唯一的解决问题的“可行方案”。

 

 

 

●“大欧罗巴计划”本身就是西方实质性消化俄罗斯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样,某种意义上讲,西方就可以驱使俄罗斯在其全球战略层面上为西方提供某种所谓的“战略配合”,比如西方目前急需的俄罗斯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做出实质性调整。一旦俄罗斯最终做出了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做出实质性调整,无论其官方层面说或不说,都会直接导致中俄战略互信的实质性解构。

 

而对于俄罗斯而言,其之所以能够在中、西、俄三方博弈中坚持至今,中国是其最大的外部战略策应来源。一旦中俄战略互信实质性解体,西方就会伺机集中资源全力提速实质性消化俄罗斯的进程。显然,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上文中提到俄罗斯错误至今的全球战略,以及在乌克兰、中东的利益关切也是西方进一步实质性消化俄罗斯的重要工具的主要原因。

 

 

 

●西方在对俄罗斯“威逼利诱”的问题上进行的“战略调整”

 

 

需要额外指出的是,随着欧盟在传统安全层面对美国进行战略策应,并将“大欧罗巴计划”正式带入南亚之后,西方在辅助对俄罗斯施压的威逼手段的使用问题上也进行了相关的调整,即:

 

第一、从宏观观察,从“大棒多于胡萝卜”逐渐调整为“胡萝卜多于大棒”。而这种所谓胡萝卜更多的是基于“大欧罗巴计划”层面的“利诱手段”;

 

第二、从具体手段的表现形式看,威逼的手段逐渐从原来的“简单粗暴直接”逐渐改变为“复杂细致阴险”。可以说,虽然“大棒”的数量有所减少,但质量明显提高,即:每一根大棒都是实打实的“狼牙棒”;

 

 

第三、虽然由于中国因素西方在动用对俄罗斯实施致命金融攻击的层面不敢轻举妄动,但在经济层面上西方一直维持对俄罗斯的有效制裁,尤其体现在融资渠道(不是封禁)、军火市场、能源出口等领域;

 

 

第四、从威逼手段所处的领域看,由于中国因素西方在动用对俄罗斯实施致命金融攻击的层面不敢轻举妄动,而军事安全层面的威胁效果有限且同样存在较大风险,于是开始有迹象显示,西方已在尝试逐渐调整为谋求在内部寻求突破点瓦解俄罗斯普京政权、甚至消灭普京本人;

 

第五、在上面三点的基础上,我们需要格外警惕的就是西方极可能利用策反的俄罗斯原政府高官、制造俄罗斯政府难以掌控的大规模核泄漏、生化污染(近期俄罗斯顶级生物实验室爆炸起火)等灾难性事故、进而在俄罗斯策动大规模抗议示威游行,配合西方的媒体给俄罗斯政府巨大的外在政治压力,并伺机在这种巨大外在政治压力的掩护下,迅速推翻普京政权或在政治上、肉体上消灭普京本人。

 

 

●在“妥协的不彻底、抵抗的不坚决”层面徘徊不前的伊朗或将面对关键压力的“高潮部分”

 

那么,我们在大致了解了目前俄罗斯的真实的战略处境后,再来看看伊朗当前的战略处境。

 

从新闻素材中我们不难看出,在西方精心策划的“沙特油田遇袭”事件的后续发展过程中,伊朗正在一步一步的滑落到西方基于“欧美大双簧”层面对其设下的陷阱之中。如果伊朗的决策支仍然在“妥协的不彻底、抵抗的不坚决”层面上徘徊不前,则不论是国际社会 还是西方,都会进一步确认:其所面对的结果就只有一个,那就是:西方对伊朗施加的所谓“关键压力”的“高潮部分”即将到来(对国际社会而言),或“可以开始逐步展示”(对西方而言)!

 

而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对西方而言,其“逐步展示”的内容大体如下:

 

其一、在伊朗原油已被禁运的基础上,伊朗的燃油进口、直至粮食进口或将被正式列入西方进一步制裁伊朗的名单之中;

 

 

 

西方可借伊叛逃情报高官之口,将伊军方相关方案跨时间、跨事实地移植至这一事件

 

 

其二、面对美国围绕“所谓伊朗袭击沙特”而刻意“指鹿为马”的行为,伊朗显然因之前情报高官叛逃事件所带来的巨大隐患(注:西方可借伊朗叛逃情报高官之口,将伊朗军方之前必定准备了的相关军事方案,跨时间、跨事实地移植至这一事件中)而百口莫辩。

 

 

 

 

伊朗政府和胡赛武装已双双跳入坑中

 

 

而最新的消息显示,即便在中国政府通过严正声明,通过发出性质为“没有调查权就没有发言权”的倡议提醒方方面面,尤其是伊朗政府“前面有坑、要绕坑而行”后,由于伊朗政府和胡赛武装的特殊关系,在胡塞武装再次出示所谓“(是胡塞武装而不是伊朗)袭击沙特油田的证据”之后,本质上,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伊朗政府和胡赛武装终于通过一种“自证有罪”的方式、在伊朗叛逃情报高官的效应下,已双双跳入坑中;

 

 

 

美军在“兵马未动,粮草行行”层面刻意展示“装备正在等人”

 

 

其三、从新闻素材中我们可以看到,美国继续向海湾地区部署大量军事装备,在“兵马未动,粮草行行“的层面刻意地展示其所谓的“装备正在等人”,一旦开战,战斗人员可以快速空运至沙特参战。显然这是一种全面备战的准备姿态,意图给伊朗方面施加最大军事压力;

 

 

 

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强化“其三”的“威慑力”!

 

 

 

其四、美国通过操纵“美制爱国者”导弹“何时何地发挥作用”这一话题进一步逼迫沙特阿拉伯升级、采购沙特购买大量美制武器,并全面开放领土、领空,进而将整个沙特打造成一个针对伊朗的巨大的“军事前进基地”;从而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强化“其三”的“威慑力”!

 

 

其五、通过西方媒体猜测“袭击也有可能是从伊拉克发起”的手段,伊拉克方面显然也同时收到了“与伊朗保持距离”的强烈警告,并通过沙特购买伊拉克原油一事利诱伊拉克在与伊朗的石油贸易中选边站队;

 

 

其六、操纵土耳其,使其做出随时可能因为解决对土耳其国家安全构成严重威胁的库尔德人问题而陈兵土耳其、伊朗边境、甚至借口“前驻伊拉克外交官被杀”进入伊拉克、直接控制两伊边境(注:如果伊拉克不能让西方满意的话)的姿态,辅助美国从另一个方向、也就是地面方向,对伊朗施加最大化军事压力。

 

在这个问题上,有必要补充的是,土耳其地面军事力量,在北约内部,是除美军之外最强大的一只地面力量。

 

其七,如果其一至其六仍然没有达成意图,那么,以伊朗核计划在突破伊核协议为借口,以“必要时核打击伊朗的核设施”的核讹诈,就会正式将所谓“关键压力”的“高潮阶段”正式展现出来。

 

显然,面对这种西方为伊朗准备的“系列加压”,从伊朗政府之前的一系列决策历史看,我们对于伊朗能够在最后时刻奋起反击的可能性并不持乐观态度。

 

 

 

●“妥协的不彻底、抵抗的不坚决”无法换来国际社会的实质性战略策应

 

 

鉴于伊朗政府至今仍然不敢在东方时事解读反复建议的比如:立刻、彻底退出伊核协议、彻底退出“和不扩散条约”、武装护油等方面下决心,也至今未对目前伊朗错误的战略决策进行根本性调整,那么,不论是俄罗斯也好,还是中国也罢、是不可能对伊朗提供所谓实质性战略、尤其是实质性军事层面的支撑的。

 

 

三方军演,最终“举办”否,最终如何定性,都要视形势的具体演化而定

 

 

如果在这个层面观察近期有关伊朗、俄罗斯、中国三方印度洋联合军演的消息看,在以上前提下,至少中国是不会实质性加入所谓的“旨在为伊朗武装护航”这一性质的联合军演(注:不包括反海盗、搜救、友好交流等常规军事交往行为)的。

 

 

换言之,如果伊朗目前已经就其错误的战略决策作出了根本性调整,则这次三国联合军演的性质就有可能出现重大转变。不难看出 ,这种军演,就其性质而言,目前仍然属于“待定”,其实,在我们的评估中,最终“举办”否,最终如何定性,都要视形势的具体演化而定,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再次强调:伊朗想要“他救”,必先“自救”,只有做好自己,才可能真正地撬动别人。

 

 

 

  • 西方想对伊朗说的就是:其唯一可以选择的“出路”只有一个

 

 

显然,站在西方角度,其围绕所谓“伊朗袭击沙特”所策划的一切,就是想对伊朗说:如果想要避开“关键压力”的“高潮部分”,其唯一可以选择的“出路”只有一个,那就是在俄罗斯的带领下,通过实质性加入欧盟为其准备的“特殊结算通道”而实质性加入“大欧罗巴计划”层面下的“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搭建进程,进而在阿富汗是唯一可能与伊朗进行合作方向的“暗示下”,随着已经正式进入南亚的“大欧罗巴计划”而实质性加入所谓基于中亚、阿富汗地区、直到“极可能最后定点于克什米尔问题”的、旨在有效制衡中国的所谓“克什米尔多边安全框架”。

 

 

 

●再次强调两个对于国际社会而言极其不利的变化

 

讨论进行到这里,已经不难看清楚目前俄罗斯和伊朗所处的真实战略状态。而在这个基础上,我们需要再次强调的是,要深刻地认识两个对国际社会而言极其不利的变化,即:

 

首先、在欧盟于传统军事安全层面跳出为美国提供战略策应之后,作为欧盟(西方)重要“战略资产”的“计划外计划”,也就是“大欧罗巴计划”、经欧盟在南亚的正式跳出,已经被西方正式被带入南亚;

 

其次、无论是伊朗也好,还是在西方看来本质上就是一个“大号伊朗”的俄罗斯也罢,都在西方一系列精心设计的陷阱和威逼利诱手段的作用下,在“人总愿意相信自己愿意相信事情”的魔咒下,正在被像“赶羊”一样被“赶”进无所不包的“大欧罗巴计划”及其层面之下、“极具操作性”的“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的搭建进程之中;

 

 

如何理解 非传统安全层面“南亚对峙”正在迅速构建,但又可随时使用?

 

不难明白的是,在欧盟于传统军事安全层面对美国提供战略策应之后,之前中美之间于传统安全层面的“南亚对峙”被打破,而在西方进一步推进“欧美联手南亚破局”的进程中,发现一道更加难以逾越的非传统安全(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的“南亚对峙”正在迅速构建(注:但又可随时使用。比如随时可以动手挤香港问题这个脓包,从而随时启动港币与美元脱钩,甚至随时启动东亚经济的去美元化进程。请大家注意体会。)之中。

 

 

  • “欧美联手南亚破局”遇到的新问题、其实就是一个旧问题

 

 

 

而这种所谓迅速构建之中的非传统安全层面的“南亚对峙”随时可能因为西方尝试打破而立刻从“迅速构建”状态瞬间变为“立刻可用”,进而导致中国主要于非传统安全层面的全力反击,在西方没有决心、底气准备好最后摊牌之际造成局势失控,使得西方直面“全面摊牌”的巨大战略风险,显然这对于西方而言、是目前仍然不能承受之重,但不去跨过这道基于非传统安全层面的“南亚对峙”、从而继续等下去、让“时间”继续空转,同样也是西方不可能承受之重。

 

不难看出 ,“欧美联手南亚破局”遇到的新问题、其实就是一个旧问题,那就是,在实质性消化俄罗斯之前,西方没有资本与中国全面摊牌!

 

 

 

●在“欧美联手南亚破局”的问题上西方急于达成的两个战略目标

 

那问题来了,如果我们从这个层面站在西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那西方目前急于达成的目标就有以下两个,即:

 

首先、如何在达成南亚破局的基础上防止所谓非传统安全层面的“南亚对峙”立刻从“迅速构建”状态瞬间变为“立刻可用”,进而导致中国主要于非传统安全层面的全力反击;

 

其次、在首先的基础上,如何利用正式进入南亚的“大欧罗巴计划”,尤其是利正在被“赶”进无所不包的“大欧罗巴计划”及其层面下的“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搭建进程之中的俄罗斯、伊朗的“至今未能调整其错误的战略”,从而对西方之前显然走入死胡同的“欧美联手南亚破局”进程进行某些“战术甚至战略微调”,进而在印度、巴基斯坦新政府的战略“综合策应”下、对非传统安全层面南亚对峙进行有效攻击,直到达成南亚破局。

 

这两个问题,我们计划在下一节的时事漫谈之中会详细展开讨论。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G (814124829)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8028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