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11月26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1126

                              

 

【小编】东方时事解读QQ群一网友在东方时事解读QQ群中发表了一段此前对“瓮城效应”的自我理解,这位网友希望东方能就此点评一下。

【网友观点】直到西方彻底完成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才能最终宣告中俄战略互信的彻底解体。而在此前,如果我们以叙利亚内战为起点算起,中俄战略互信始终处于一个下降阶段,通过中国2015年战略调整、洞朗事件、攻击性金融布局的展开以及两次选择“第二方案”等可以观察的到。最近一个我们需要警惕的中俄战略互信的“最低点”或出现在南亚方向,即俄罗斯南亚政策调整或对华战略调整。

需要强调的是,这意味中俄战略互信将进入有史以来的最低点,也意味中国将再次调整自己的相关政策,比如将俄罗斯送上被西方实质性消化的快车道。但这并不意味中俄战略互信的彻底解构,即西方在南亚问题上即便拿到所谓的南亚破局,但仍需要面对“瓮城效应”。所谓“瓮城效应”就是在中俄战略互信因俄罗斯南亚政策调整迎来最低点后,如果中国主动给俄罗斯调整空间,或在此期间中国对西方主动进行致命金融攻击(河渡人)而被动给俄罗斯调整空间,则在西方完成对俄罗斯实质性消化之前,鉴于俄罗斯之大国心态,西方面对俄罗斯在其背后反戈一击的战略风险就会空前增加,这一过程无限接近半渡而击,或者说半渡而击是这种进程演化的最终形式,也是中俄战略互信在解构问题上面对的最终红线,越过这一红线,即宣告西方成功完成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意味中俄战略互信的彻底结构,也意味中国如果未能在此前成功发起半渡而击,则犯下不可逆转的重大战略失误。所以,在南亚破局之后,到西方彻底完成实质性消化俄罗斯之前,中国战略互信虽然将迎来一个前所未有新低谷,但西方始终要面对“瓮城效应”。

 

这种“瓮城效应”如果从整体战略博弈层面去观察,可以看做是中国与西方在全局战略决策层面上“棋差几步”的具体表现,由于中国目前已经做好了随时准备最后摊牌的准备,所以某种意义上说,如果西方不能寻找到一种方法在极短时间内彻底完成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这种“瓮城效应”或在中国发动“河渡人”或“半渡而击”之前,因不断注入新变量(尤其是非传统经济金融层面)而具有“无限增加”效应。某种意义上讲,这种“瓮城效应”最强的累积反噬效果就是中国发动“河渡人”后俄罗斯在西方背后的反扑或俄罗斯最终在面对生死存亡之际做出的奋起反击,中俄战略互信或短时间内快速恢复,当然视俄罗斯全球战略实质性调整的程度而言。

 

此前我们曾对西方对俄罗斯实质性消化的场景有过讨论,类似西方开始着手控制俄罗斯强力部门或重要国家机构等,但即便如此,即便普京本人或普京政权瞬间消亡,也不能代表西方最终实质性完成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必须考虑到俄罗斯内部强大张力的问题,以及中国对俄罗斯内部张力的影响力以及如何利用俄罗斯内部张力的问题。

 

最后的最后,所谓“棋差几步”的核心就在于时间,理论上说,如果中国不犯下不可逆转的战略失误,西方企图彻底完成对俄罗斯实质性消化的时间几乎无限长,这种无限长并不是静态的单纯的无限长,而是时间上动态的一种无限堆叠效应——即“地球时间陷阱”。

 

【时事漫谈】这位网友的以上理解大体是正确的。由于西方两次在南亚破局问题上“临门一脚,败下阵来”,恐怕西方也意识到“瓮城效应”的存在。这也是东方时事解读反复提醒大家务必对西方极可能将资源集中用于瞬间完成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这种可能性,且明确指出大家务必对俄罗斯的内政走向保持密切关注的原因所在。

这位网友对“所谓‘棋差几步’的核心就在于时间”的描述非常准确,对于西方而言,如果不考虑时间因素,其在目前“大欧罗巴计划”及其层面下的“中东新多边安全框架”的推进问题上是非常成功的。

 

【小编】这个网友在两个问题上进行了深入思考:

第一、南亚破局问题。之前很多网友认为,一旦南亚破局,中俄战略互信即宣告彻底解体。但这位网友提出了不同观点,即,南亚破局意味着中俄战略互信将迎来一个“历史新低点”,只有在西方彻底完成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之后,我们才能说中俄战略互信彻底解体。

第二、在西方集中资源对俄罗斯内政下手,意图瞬间完成对俄罗斯实质性消化的过程中,一旦西方接管俄罗斯强力部门,或者迫使普京的政治生命终结是否当时就意味西方完成了实质性消化俄罗斯?换言之,我们应该如何在俄罗斯内部张力的反弹问题上界定西方完成了实质性消化俄罗斯?

 

【时事漫谈】应该这样说,有些网友所说的“一旦南亚破局,中俄战略互信即宣告彻底解体”的说法不准确,而这位网友所说的“南亚破局意味着中俄战略互信将迎来一个‘历史新低点’,只有在西方彻底完成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之后,我们才能说中俄战略互信彻底解体”,也不尽准确!

 

  • “瓮城效应”及“瓮城效应”的两个部分!

 

事实上,东方时事解读此前针对俄罗斯南亚政策进行根本性调整,即其对华政策发生根本性调整的问题有过一个观点,即:在这(根本性调整)之后,在一定时间段内,对于事态发展程度、性质进行界定并采取相关行动应对的主动权在中国而非俄罗斯、也非美国(西方)。这个主动权的理解主要包含以下两个层面:

第一、一旦在俄罗斯南亚政策进行根本性调整,即其对华政策发生根本性调整之后,不论是在物理时间、也就是“客观时间”层面,还是在策略时间、也就是“主观时间”层面,俄罗斯南亚政策进行了根本性调整与中俄战略互信的彻底解构,都将存在一个所谓的“时间差”。

比如,中国或在策略上,主观地会给与俄罗斯一定的政策调整空间和时间以“反省、或改正错误”,从而表现为“在第一时间,中国或表现得暂不急于将俄罗斯推上被西方实质性消化的快车道”,从而策略性地、或主观性地突显一个“时间差”出来,这样,在策略上,就会让西方因“等待中国将俄罗斯推上被西方实质性消化的快车道”、继而通过“欧美联手水淹南方”的等手段,可将届时有效延伸至南美、南亚、甚至南非为代表的拉美、南亚、非洲大陆等战略方向的金融防火墙、首先用在俄罗斯身上、以实质性解决俄罗斯。

毫无疑问,这种“焦急地等待”会阶段性地令西方在战略上、甚至战术上,会再次陷入被动。尽管这个时间段不会太长,但西方一旦进入这种状态,一如进入了所谓的“瓮城”一般,而对中国而言,这就是所谓的“瓮城效应”、但这只是“瓮城效应”中的一部分!

第二、在第一之余,更加重要的是,即便中国将俄罗斯推上被西方实质性消化的快车道,中国也有机会继续向国际局势发展过程注入变量,甚至动量。

结合以上两点我们想要强调的是,在西方实质性消化俄罗斯之前,在这个问题上,因中国的综合能力在中、美(西)、俄三方中最为强大,所以,主动权始终在中国手中,西方也好,俄罗斯也罢都只能被动的等待中国做如何调整。因此,由于俄罗斯也被策略性或主观地给予了“反省与改正错误“的机会与空间,因此,在西方的南亚战略进入了所谓的“瓮城”之后,所谓“瓮城效应”中的另一部分,是对俄罗斯而言的!

换言之,一旦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做出根本性的调整,则,至少在第一时间,对于西方和俄罗斯这两个“半渡而击”的标的物而言,如何策应或者如何冲击的主动权都在中国手中,道理如下:

首先、中国在这个时候是否还会策应俄罗斯,如何策应俄罗斯,在什么问题上策应俄罗斯,什么时间策应俄罗斯(第一时间、第二时间或者其它)?特别是,给俄罗斯反省并改正错误的时间段到底有多长?也就是“确定”中俄战略互信是否彻底解构、也就是“确定”西方的南亚破局是否正式形成,主动权在中国手中,因为这些问题均取决于中国,难受的是西方。

其次、中国在这个特定的时间段内,是否会冲击西方?尤其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如何冲击?在什么方面注入变量?什么时候注入变量?甚至是否注入的是动量?同样取决于中国,难受的是西方。

再次、在首先的基础上,在中国何时确认“中俄战略互信彻底解构”或“西方之南亚破局正式形成”的问题上,中国的选择必然会对本质上同时进入“瓮城”的俄罗斯,尤其是西方造成冲击和影响。即:中国的最终如何选择,或,中国何时进行重大战略调整从而将俄罗斯送上被西方实质性消化的快车道?不仅对俄罗斯、尤其是对西方之南亚战略的下一步影响巨大,比如,西方要根据中国的选择、再去选择何时、以什么方式,什么力度执行对俄罗斯的实质性消化进程?

最后、在其次的基础上,在中国冲击西方的问题上,中国在“再次”层面的最终选择,也必然会对俄罗斯,尤其是西方的“再下一步”造成冲击和影响。即:中国对西方的冲击,俄罗斯会怎么看?比如俄罗斯根据中国的选择去选择何时、以什么方式,什么力度执行“骑墙”、甚至自知进入死地而不得不奋起反击。

所有这些,或者会令上述时间差减小,甚至消失,从而令瓮城效应迅速失去,但,也有可能令上述时间差扩大、甚至令“瓮城效应”持续相当一段时间。

而一旦“瓮城效应”最终持续相当一段时间,则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在将俄罗斯送上被西方实质性消化的快车道问题上,由于中国与西方之间的实力对比也在此消彼长,随着局势的演化,中国在这一问题上的界定、执行的操作空间也将越来越大。

可以说,随着相关时间的不确定性,即便是南亚政策做出根本性调整之后的俄罗斯、其在“瓮城效应“下的“相关选择”对于中国而言,其作用也在因时间而时时发生微妙变化:

 

●基于此,我们今天才正式给出了“瓮城效应”

 

一方面、从2018年年初我们谈及“时间已经到了”的时候,那个时候俄罗斯的南亚选择对“自2014年底至2015年中”之后,已经争取到近3年时间的中国而言、因中国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的极大增长,就已经不是很重要的了,因为,2018年初时,中国就可以让西方进入上述所谓的“瓮城效应”,尽管上述所谓的“时间差”或许很短。而随着时间继续流逝2年之后的今天,由于中国绝对实力与相对实力的进一步增长,俄罗斯南亚政策的的选择,对中国而言的重要性在进一步降低,因为,经过一年半的中美贸易战争及金融攻击性布局,不论是在战略上(注:更多是传统安全层面的手段)还是在战术上(注:更多是非传统安全层面的手段),中国已经有能力让俄罗斯与西方同时进入上述“瓮城效应”,且甚至可以让上述“时间差”较2018年初时,有极大地延长的可能性!一句话,在今天,一旦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做出根本性调整,但中国在“两个确认”上的主动性、较2018年初时,不可同日而语,从而已是空前的自信,也基于此,我们今天才正式给出了“瓮城效应”。

 

 

另一方面、在“一方面”的基础上,也就是在“俄罗斯的选择对中国已不是很重要”的层面上,俄罗斯的选择对中国“也重要”!否则西方为什么总要千方百计的解钩中俄战略互信,拿到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呢?

 

这种“也重要”也恰恰体现在所谓“瓮城效应”之中,本质上,只要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做出了损害中国核心利益的根本性调整,那么,这种“瓮城效应”就会立刻出来,且只要中国在给出“两个确认”之前,这种“瓮城效应”就会一直存在,中国也会最大限度的加之利用,进而在争取更多时间的同时,将西方与俄罗斯的战略选择空间逐步压缩,甚至加以引导,比如,在利用“瓮城效应”的同时,全力敦促俄罗斯在“时间差”之内进行“反省与改正错误”,继而继续置西方于等待的战略被动之中,最终像“赶羊”一样将其牢牢“圈”在“半渡而击”的框架中。显然,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的相关选择,当然“也重要”!

从近期的时事观察,西方明显了加大了对俄罗斯内政的干预和冲击,加大了对俄罗斯的利诱,这说明西方对“瓮城效应”是有感觉的,且已经着手一定程度上开始调整相关策略。

但需要指出的是,之所以我们判断“西方与俄罗斯的战略选择空间逐步压缩,最终像‘赶羊’一样将其牢牢‘圈’在‘半渡而击’的框架中”的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时间问题,就在西方与俄罗斯的反复博弈之中,在这种“瓮城效应”的威慑之下,时间已经来到了2019年的11月底,远的不说,就说近处,照比10月31日又将被整整拖过一个月。

 

●如果……..则中国就可以主动将“挤脓包”的时机与南亚破局进程彻底“解钩”了

 

正是由于俄罗斯的选择对中国的影响随时间的流逝产生了这种微妙的变化,所以我们将时间给定到了半年左右,如果西方届时仍然无法南亚破局的话,则中国很可能主动出手将所谓“香港问题”与南亚破局进程解钩。而从今年国庆大阅兵的情况看,中国基本上针对西方的南亚破局已经做好了方方面面的准备,尤其是军改完成并告一段落。

 

可以说,俄罗斯南亚政策今天的战略处境,是我们意料之中的事情,随着中国自身准备的越发充分,不仅俄罗斯的选择对中国“虽重要、但不很重要”了,且西方致力的所谓南亚破局本身、或再过半年左右,对中国而言也就不重要了,中国也就可以主动去进行上述“解钩”了!

 

某种意义上说,西方的南亚破局与俄罗斯南亚政策的根本性调整是同一件事,但又因为其针对的是“半渡而击”的两个不同标的物——美国(西方)与俄罗斯,因此意义又有所不同。2018年初时的形势就已经是这样,最终受损的仅仅是俄罗斯自己。对于西方而言,再过半年,中国或可以无视其在南亚破局问题上的节奏主动去做自己的事情,比如主动挤掉所谓“香港问题”这个脓包,比如“实多虚少”的层面,去继续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与一带一路。

 

  • 这就是一个“人不渡河,就河渡人”的局面

 

而一旦这一进程开启也就意味着西方不来惹中国,中国就继续做自己的事情,再用几年,在相对和平中,直到达到我们的目的,显然,这就是一个“人不渡河,就河渡人”的局面,而其一旦来惹,中国就让其彻底“吃不了兜着走”地“全面反击”,这将是一个“相对非和平”的过程,也是一个“半渡而击”的结果。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G (814124829)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