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11月27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1127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就香港法院有关司法复核案判决发表谈话

 

【综合消息】据相关媒体11月19日消息,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发言人臧铁伟19日就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司法复核案判决发表谈话如下:

 

11月18日,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作出一项判决,其中裁定香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部分条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致使有关条款无效。一些全国人大代表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此表示严重关切。我们认为,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

 

根据香港基本法第8条的规定,包括《紧急情况规例条例》在内的香港原有法律,除同香港基本法相抵触或经香港特别行政区立法机关作出修改者外,予以保留。1997年2月23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24次会议作出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一百六十条处理香港原有法律的决定》,已经将《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采用为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因此,该条例是符合香港基本法的。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原讼庭有关判决的内容严重削弱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和政府依法应有的管治权,不符合香港基本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有关决定的规定。我们正在研究一些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有关意见和建议。

 

香港高院的所作所为是不专业的,是对全国人大权威的觊觎和僭越

 

【时事漫谈】11月18日,香港纪律部队针对香港理工大非法集会暴徒清场之后,在香港选举前夕,针对香港高院僭越全国人大,裁定香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部分条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一事,结合新闻素材中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发表谈话内容,东方时事解读想要着重强调的是:

 

第一、这起事件发生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西金砖会议上针对香港问题发表重要讲话之后。且参与会议的其它金砖国家均没有在香港问题上明确赞同中国香港问题处理立场,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所谓战略武器削减问题上“满嘴跑火车”的国际时事背景之下。

第二、宪法和基本法共同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宪制基础。

第三、在第二的基础上,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是否符合香港基本法,只能由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判断和决定,任何其他机关都无权作出判断和决定,当然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

第四、在第三的基础上,我们可以非常明确的指出,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首先是不专业的,其次其立场存在严重问题的,其行为是对全国人大权威的觊觎与僭越,性质极为恶劣。

可以说,以上事件的发生很好验证了东方时事解读此前就香港问题给出的两个判断:第一、11月1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巴西金砖会议上的重要讲话,向方方面面释放所谓中国随时可能针对香港问题做出重大调整的强烈信号。第二、在第一的基础上,围绕11月15日这一重要时间节点,各方的动作频率都会更加频繁。

 

与何议员遇刺事件类似,所谓偶然性的背后有着非常强烈必然性

 

需要指出的是,对这起事件的观察,除了从其背后的国际背景着眼外,与上次何议员遇刺一事相类似,因为香港临近选举,而那些支持暴乱的、见不得阳光的所谓香港政界人士无法像以前那样参与选举,所以在其所谓“偶然性”的背后有着非常强烈“必然性”,即:其为了能够在末日来临之前尽最大可能的挣扎、反抗,必然会采取极端的、法西斯式的白色恐怖手段,伤害、威胁香港进步人士、市民,从而为其苟延残喘多争取一丝空间和时间。

 

正是在以上国际背景下,在香港局势发展继续向有利于中国最终解决香港问题的方向发展的情况下,香港所谓“历史遗留的司法”——香港高院终于坐不住了,不顾一切的做出所谓“裁定香港《紧急情况规例条例》部分条款不符合香港基本法”这种即极端疯狂、又十分愚蠢的举动。

 

等得就是港独势力出于其反动本性自己跳坑

 

这种举动完全是一种香港本地的西方买办、汉奸、反华势力在西方资本邪恶势力支持下,面对世界局势或香港局势均日益感到末日无望时歇斯底里式的疯狂反抗。而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等的就是这样的机会,等得就是“港独势力”出于其反动本性自己“跳坑”。

 

可以说,“港独”势力出于其反动本性,在明知其无权解释基本法的情况下也要闭着眼睛跳出,为了眼前的困局不得已而为之。明知这样做会将其反动本质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而不得不为之。我们也可以说,“历史遗留的司法”这个“脓根”已经完全暴露。

 

所谓历史遗留的香港司法已经走入死胡同

 

需要最后补充的是,就目前而言,香港问题的解决进程仍然要参考南亚破局进程。从某种意义上讲,当“历史遗留的司法”这个“脓根”已经完全暴露后,尤其在中央及时出手对其进行定性之后,可以说,所谓“历史遗留的香港司法”已经走入死胡同。

 

不过,在西方南亚破局之前,或中国主动将香港问题与南亚破局问题解钩之前,所谓“历史遗留的香港司法”这个“脓根”恐怕还有几天蹦跶。

 

逼其更加暴露,为终彻底解决香港问题扫清了障碍

 

最后,针对之前发生的何议员遇刺事件,以及这次的香港高院僭越全国人大专属权利事件,东方时事解读给出的建议就是,不妨借此机会,发动舆论,尤其是香港特区政府,要通过敦促、上诉等手段,进一步逼迫香港高院对这两起事件进行判决。某种意义上说,结果已经不再重要,关键是让其更加暴露,为中国最终彻底拔出“历史遗留的香港司法”这个“脓根”,彻底解决香港问题扫清了障碍。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G (814124829)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