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11月29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1129

                              

 

俄罗斯将重返欧洲议会

 

【综合消息】当地时间6月24日,欧洲议会(PACE)大会在斯特拉斯堡举行,本次大会最重要的一项决议,就是允许俄罗斯联邦代表团重返欧洲议会,条件是俄罗斯必须在6月30日前,补缴其拖延的6600万欧元会费的三分之一,也就是2200万欧元。2014年占领克里米亚后,俄罗斯联邦在2014年被剥夺了在欧洲议会的投票权。

 

俄罗斯已向欧委会缴纳了2019年度会费

【综合消息】 据相关媒体7月2日报道,欧洲委员会秘书长发言人丹·霍尔特根表示,俄罗斯已经缴纳了2019年度的会费,总额约为3300万欧元。

 

  霍尔特根说:“俄罗斯联邦缴纳了2019年会费,将近3300万欧元”。

 

  俄罗斯于2017年6月30日决定暂停缴纳会费,直到欧洲委员会“无条件地”恢复俄罗斯代表团在欧洲委员会议会大会的所有合法权利。2019年6月议会大会全面恢复了俄罗斯代表团的权利。

 

法德联手制订欧洲未来大会计划,旨在全面重塑欧盟

 

【综合消息】据美国媒体11月26日报道,法国和德国已联手制订召开为期两年的“欧洲未来大会”计划,旨在全面改革欧盟运作方式,如有需要将修改《欧洲联盟条约》,以使欧盟“更团结、更有力量”。法新社评论称,这一消息表明,尽管法德两国因法国总统马克龙关于北约“脑死亡”的言论有些摩擦,但法德关系依旧稳固。

另据媒体报道,马克龙曾表示,欧委会主席这一关键职位不应被“领衔候选人”制度捆绑,而是要选出“最好的人”来领导欧盟。同时,计划中还包含了马克龙提出的“跨国候选人名单”制度,这一新制度旨在推动欧洲议会选举在整个欧洲层面进行,而不是现有制度下28个成员国(包括英国)各自举行选举产生751名欧洲议会议员。大会第一阶段计划从明年2月开始,至2020年夏天结束。大会第二阶段的讨论重点是“政策优先事项”,计划从2020年年中开始,直到2022年初结束。

 

欧洲议会对俄罗斯态度的转变恐怕与马克龙的一系列言论密切相关

 

【时事漫谈】展开今天的话题之前,我们给出了两则旧闻,一则新闻,通过这三条新闻素材大家可以很好的了解俄罗斯与欧洲议会之间的互动关系。

众所周知,俄罗斯在吞并克里米亚之后被赶出了欧洲议会,而在2019年6月,俄罗斯缴纳3300万欧元会员费后,欧洲议会又从新接受了俄罗斯。那是当初欧洲议会做错了呢?还是俄罗斯当初做错了呢?

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这样一起“无头官司”的出现说明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这个变化并不指克里米亚,因为其还在俄罗斯的手上,变的是欧洲议会对俄罗斯的态度。而这种态度的转变恐怕就与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一系列言论有关。

其言论的核心主旨就是——我们(欧洲)需要俄罗斯。可以说,从2019年5月的“欧洲需要俄罗斯”到2019年8月普京与马克龙的“亲密会晤”,再到2019年10月的“北约脑死亡”说以及马克龙为俄罗斯开出的三剂药方,整个进程中,欧洲议会对俄罗斯的态度转变如影随形。显然,这次的所谓“欧洲未来大会”某种意义上讲就是针对之前马克龙对俄罗斯的“再定义”而展开的。

 

法德在北约脑死亡说法上演的一出双簧

 

此外还需要我们注意的是德国在这一过程中的态度转变十分微妙。在马克龙“北约脑死亡”说法刚刚出现的时候,法德两国领导人曾一度就此展开了激烈争论,且德国方面不同意这一说法。

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之所以当时的媒体集中炒作就是因为“北约脑死亡”的说法来的有些唐突,而在我们的观察与评估中,德国和法国则正是在这个问题上想通过一起“双簧”,让其过度的更加平滑和自然。

事实上,这个判断在之后德国外长的所谓“北约新鲜细胞”说中得以验证,且此后也有消息传出,虽然法德领导人就“北约脑死亡”说有所争论,但并不影响两国的团结。至于到了欧洲未来会议计划的制定者名单出炉之后,这个判断更是不容置疑!

 

●“欧洲未来会议计划的制定者名单中,法德无一缺席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再来看所谓“欧洲未来大会”计划,其策划者法国、德国,欧盟的“两大旗手”可谓无一缺席。显然,之前法德领导人就所谓“北约脑死亡”说就本质而言并无分歧,表面上的吵吵闹闹不过是演给外人看的。而在所谓“外人”的名单中显然首个就是俄罗斯,其次就是中国。不过要指出的是,最终目标、或最重要的目标,也是中国!

此外,当我们仔细阅读第三条新闻素材的时候,结合上面的分析不难看出这样几点:

第一、“北约脑死亡”相关说法说明法德两国之间的关系不仅非常牢固,而且配合默契。

 

●“欧洲未来会议计划让未来欧洲主要领导位置或均将向俄罗斯开放

 

第二、在新闻素材中我们注意到这样一个名词——“跨国候选人名单”,且从新闻素材的内容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份“跨国候选人名单”不仅是提出,而且要形成制度。

而在俄罗斯重返欧洲议会之后,我们不难发现,这份涵盖整个欧洲的“跨国候选人名单”当然包括俄罗斯在内。且在所谓选举制度下,不仅仅可以参与选举欧洲议会议员,而且还可以参与选择欧洲议会(欧洲)的领导人。

 

第三、在第二的基础上,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欧洲未来大会”已经与之前我们经常提到的“大欧罗巴计划”没有本质区别了。可以说“欧洲未来大会”计划为俄罗斯提供了一个看上去可操作的“融入”欧洲的方案或途径,即通过所谓选举制度对“新欧洲”的领导人选,如欧委会主席、欧洲议会的议长、欧洲军队领导人、“脑死亡”后“变革”的北约的秘书长等、至少在理论上,都是可以向俄罗斯开放的。如果俄罗斯决定实质性加入大欧罗巴计划的话!

 

●“欧洲未来会议计划第一阶段的时间表值得我们高度警惕

 

第四、在第二、第三的基础上,如果我们将“欧洲未来大会”看做是欧洲方面对“大欧罗巴计划”的官方说法的话,那在新闻素材中提及的所谓“第一阶段”的时间表,即“...大会第一阶段计划从明年2月开始,至2020年夏天结束...”务必保持高度警惕。

 

第五、在第二、第三、第四的基础上,我们不难看出,这份时间表恰恰与我们之前提出的“如果西方在半年左右的时间内仍然不能在‘南亚破局’进程上取得突破性进展,则中国极有可能主动出手解决香港问题,并将其主动与‘南亚破局’解钩”这一评估的时间表大致相同。

 

一份比英国脱欧更加详细、可执行的、最后的南亚破局时间表

 

第六、在以上五点的基础上,这份所谓“欧洲未来大会”计划给出的所谓“第一阶段”的时间表是一份比英国脱欧进程更加详细、更加具有执行性的“南亚破局”时间表,也很有可能是西方制定的关于“南亚破局”的最后的时间表。

 

●“欧洲未来会议计划对东方时事解读2016年提出的观点进提供了很好侧证

 

值得强调的是,所谓“计划外计划”或“大欧罗巴计划”是东方时事解读于2016年6月明确提出的说法,这次的“欧洲未来大会”可以看做是欧洲方面对东方时事解读提出的“计划外计划”或“大欧罗巴计划”的一个官方解释。

 

形势发展到今天,从“欧洲需要俄罗斯”论到“北约脑死亡”论;从法德演“双簧”到德国外长的“欧洲新鲜细胞”说,再到“欧洲未来大会”,可谓一气呵成。欧洲方面从2019年5月到11月这半年时间做成的这些事,初步对东方时事解读2016年提出的“计划外计划”或“大欧罗巴计划”进行了有利侧证。

 

●“欧洲未来会议计划对国际社会而言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

 

值得注意的是,在东方时事解读2016年提出“计划外计划”或“大欧罗巴计划”的说法之后,在我们的评估中,今天的“欧洲未来大会”计划并不感到令人以外。而对国际社会而言,显然是一个非常危险,且值得高度关注的信号。

 

一旦北约进行了所谓的“改组”,并在“大欧罗巴计划”下赋予俄罗斯某些重要职能,比如军事职能,则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出现本质性调整就是必然的事情。而作为各方都不待见的,已经“死掉”的“北约之脑”——美国,就可以正式“寿终正寝”了。而以上这些内容显然给了俄罗斯无限“遐想”(幻想)的空间。

 

●“欧洲未来会议计划第二阶段会否与SU57相关?

 

在最后给大家留一个思考题,所谓“欧洲未来大会”计划的“第二阶段”计划是否与俄罗斯极度看重的SU57项目有关呢?大家不妨持续密切观察。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G (814124829)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8028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