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国际政治
东方.时事漫谈2019年12月18日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漫谈》

20191218

 

 

埃尔多安说土耳其将帮助阿富汗根除伊斯兰国

 

【综合消息】据相关媒体12月9日报道,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示,土方将提供一切必要支持帮助阿富汗清除其境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势力。

 

埃尔多安当天在伊斯坦布尔出席阿富汗问题伊斯坦布尔进程第八次外长会时说,必须阻止“‘伊斯兰国’病毒”在阿富汗境内蔓延。他强调,国际社会应加强对阿富汗的物质和道义支持,以防恐怖组织在该地区成长壮大。私营部门和地区性项目应当在阿富汗的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重要作用。

 

伊斯坦布尔进程首次会议于2011年在伊斯坦布尔举行。14个国家的外长包括,土耳其、阿富汗、阿塞拜疆、中国、印度、伊朗、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巴基斯坦、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和阿联酋出席本会议。

 

蓬佩奥将与拉夫罗夫讨论使中国加入军控讨论问题

 

【综合消息】据相关媒体12月10日报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称希望与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在12月10日的会谈中讨论使中国加入军控讨论的问题。

 

玄机颇多的伊斯坦布尔进程第八次会议

 

【时事漫谈】从相关伊斯坦布尔进程第八次会议的新闻素材提供的内容来看,我们不难发现这样几个微妙之处:

第一、土耳其言要帮助阿富汗清除其境内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势力,且言之凿凿的确定“伊斯兰国”势力已经在阿富汗(中亚)地区“安了家”。

第二、从出席会议的14个国家来看,有两个国际组织交叉其中,一个是土耳其所在的北约,另一个就是中国、俄罗斯等国所在的上合(基本全员在场)。

第三、在第二的基础上,鉴于目前北约的军事力量、因仍实际大量驻军、从而在阿富汗处于优势状态,虽然北约的核心欧盟或美国没有参加此会,但由于土耳其就是北约正式成员,且是西方在叙利亚、甚至中东问题的白手套,因此,通过土耳其作为代表,已经足以让方方面面强烈感知北约的“幽灵”在会场内外四处游荡。

第四、在叙利亚为西方很好的充当了一把“白手套”的土耳其,今天再次担负起西方“白手套”的角色。如果我们将参与会议的一些关联性不是很强的国家移除在外,那剩下的中国、俄罗斯、伊朗、土耳其、巴基斯坦,恰恰是所谓与“第三条明线”关联性最强的几个国家。

 

土耳其言之凿凿的确认所谓伊斯兰国已经在欧亚大陆的心脏位置安了家

 

有一种说法也许大家曾听说过,那就是,阿富汗某种意义上被称之为亚欧大陆的“心脏”,所以本次伊斯坦布尔进程第八次会议也被称之为“伊斯坦布尔-亚洲之心”会议。

显然,伊斯坦布尔进程第八次会议的“真正意义上的主线”就在于上面我们给出的那些与“第三条明线”关联性很强的国家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开场白”中,即:帮助阿富汗根除已经在阿富汗(中亚)“安了家”的“伊斯兰国”。

 

明眼人很容易看出,所谓“铲除‘伊斯兰国’”这件事显然是土耳其一家难以完成的,其不过是在代表欧盟与美国联手的北约讲话而已。而就在这几天,美国人却在忙着做另外两件事,一件事是与伊朗“互换人质”,而另一件事就是第二条新闻素材中提及的所谓“拉蓬会”。

 

被蓬佩奥先入为主,植入中国军控问题的拉蓬会

 

与此前博尔顿访俄谈中国问题被俄罗斯总统普京以“我们只与我们的中国同行谈论中国问题”为由拒绝相比,这次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显然“预先”设置了话题,即来了双方就要谈中国加入军控的问题。

 

蓬佩奥的意图很明显,那就是先入为主,生米做成熟饭,无论如何,俄罗斯都会和所谓中国加入军控问题扯上关系。当然,如果俄罗斯主动澄清此时则另当别论,否则,无疑又是俄罗斯在其南亚政策调整上“玩暧昧”的有一例证。

 

此前俄罗斯已经在其南亚政策上连续迈出了危险的两步

 

而上一次在远东经济论坛上,俄罗斯就曾通过借印度媒体之口,释放有关俄罗斯赞成印度克什米尔政策这一手段在其南亚政策上“大玩暧昧”,且至今俄罗斯官方未对此事作出任何澄清和解释。且正因为此,我们将其定性为俄罗斯在其南亚政策上进行的第一次危险尝试或迈出危险的第一步。

 

需要强调的是,之所以我们如此看重俄罗斯外长是否在美国先入为主的情况下对所谓中国加入军控问题澄清,还因为在11月14日,中国就随时调整香港政策释放强烈信号之后,俄罗斯总统就曾在中国加入军控的问题上“胡说八道”过。而那一次则被我们定性为俄罗斯在其南亚政策上进行的第二次危险尝试或迈出危险的第二步。

 

蓬佩奥先入为主的精髓就在于将俄罗斯的两次危险尝试糅合在一起

 

显然,这一次美国的先入为主是有意将俄罗斯的“第一次危险尝试”与“第二次危险尝试”揉在一起。所谓“揉在一起”、便在于利用了俄罗斯第一次危险尝试时候的那种“玩暧昧”的心态,也利用了俄罗斯在第二次危险尝试的时候就最后中国加入军控问题的“胡说八道”。

 

如果俄罗斯最终就其南亚政策迈出危险的第三步,则此前中俄战略稳定磋商毫无意义

 

可以说,只要俄罗斯在事前(去之前)或事后(去之后)、针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预先”设置的话题,也就是“来了双方就要谈中国加入军控的问题”不作出公开的严正声明或澄清,那么,俄罗斯在其南亚政策上、就等同进行的危险第三次尝试或迈出危险第三步。

值得强调的是,如果这一局面真的最后不幸言中,则也就意味着中俄此前的、也就是11月27日进行的所谓“战略稳定磋商”将变得毫无意义。

 

如果…..则意味着电话警告的意图一没有实现,意图二则需要继续观察

 

不仅如此,它也意味着,此前,中国“电话警告”的意图之一,也就是……..尽可能延缓此前已经迈出危险两步的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在西方“准备动用土耳其”的威逼下,迅速迈出危险的第三步……这一意图,没有实现,至于意图之二,也就是…….. 至少也能起到让美国(西方)的下一步行动继续决策困难的干扰作用…..这一意图,它是否能实现?则需要继续观察!

 

土耳其已为俄罗斯和伊朗树立了靶标,指明了方向

 

显然,军控问题就是西方为俄罗斯最终彻底调整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挖的一个“坑”,而此前土耳其在伊斯坦布尔进程第八次会议上有关帮助阿富汗根除“伊斯兰国”的说法、就是在为俄罗斯最终彻底调整其南亚政策或对华政策“树立靶标”,也是为目前仍然遭到西方“围猎”且随时可能“关键压力”升级的伊朗“指明方向”。

 

●“靶标也好,方向也罢,都明确指向阿富汗,尤其是克什米尔

 

而无论是“靶标”也好,“方向”也罢,都很明显,一个是阿富汗(中亚),另一个就是克什米尔(南亚)。

而需要着重强调的是就是克什米尔,在今年5月初的时候,“伊斯兰国”已经被西方正式“空投”进入克什米尔,且宣称建立一个名为“欣德的威拉亚”的“省”,并且声称其是被从伊拉克与叙利亚边境被“赶走”的。

 

伊朗还是那个伊朗,俄罗斯也还是那个俄罗斯

 

而在东方时事解读的观察与评估中,之所以西方还能够在相关进程上不断取得“进展”,与至今为止伊朗仍然是那个伊朗,俄罗斯仍然是那个俄罗斯的事实、密不可分!

而在俄罗斯境内再一次掀起所谓“诈弹”潮(这一次多数指向学校、孩子,映射别斯兰人质事件)的背景下,这不仅让我们想起了此前第一次特普会时的情景,当时的俄罗斯,正在办世界杯,开始时,也遭遇到了一波“诈弹”狂潮的袭击,让俄罗斯倍加痛苦。但在安排好了“特普会”会在世界杯闭幕后的第二天立刻举行之后,“诈弹”狂潮就突然无影无踪,最终,让世界杯顺利完成。

而就那一次的“特普会”上,据西方相关媒体放出的“传闻”中,俄美两国元首谈论的一个核心话题就是中国问题。显然,在俄罗斯就其南亚政策已连续做出两次危险尝试、或迈出危险两步之后,在美国已经先入为主的将俄罗斯“生拉硬扯”入所谓中国军控问题之际,俄罗斯是否就其南亚政策迈出危险的第三步就值得大家高度警惕和密切观察。

在此,我们也再次强调之前的那组观点,即:

在东方时事解读看来,这一次中国通过电话的方式对美国(西方)就香港问题再次提出强烈警告,其在烈度上要比11月14日要更加强烈,其重要意图,恐怕就是两个:

第一个,是尽可能延缓此前已经迈出危险两步的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在西方“准备动用土耳其”的威逼下,迅速迈出危险的第三步!

第二个,未来,一旦俄罗斯的南亚政策在“威逼利诱”之下,仍然迈出危险的第三步,那么,这一警告,由于这次的强烈警告相较11月14日那一次、已经不是“准备随时调整香港政策”,而是“准备随时解决香港问题”,而“解决香港问题”后面又直接挂着“必要时、将港币与美元脱钩”、甚至“必要时、将美元去东亚市场化”的手段,所以、它至少也能起到让美国(西方);继续决策困难的干扰作用!

 

微信号: 东方时事解读 (idongfang1314)

网站:http://www.dongfangtime.com/

博客:http://blog.sina.com.cn/u/5401413107

微博:http://weibo.com/u/5401413107?source=blog

QQ群:东方时事解读政经学群 (514392786)

东方时事解读QQG (814124829)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