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发现之旅
【天文】奇门遁甲中的天文历法

奇门遁甲是中国古代最富传奇色彩的一门占卜易术,关于他的来历至今众说纷纭,下面将从星宿和历法的角度来寻找其历史源头所在。奇门遁甲何时被发明的呢?这个线索其实隐含在奇门九星——天蓬、天芮、天冲、天辅、天禽、天心、天柱、天任、天英。下面是九星与九宫的联系:

然后再来了解一下,九宫对应的“二分二至四立”各节气,以及西周初期每段时节在黄道上所包含的标志性星宿:

 

从九星的命名都有字来看,这与周人敬天的信仰相吻合;且每个星除了字外都只有一个字,这也与战国前相对简朴、言简意赅的文风相吻合。再分析每个星的名字的具体含义,并结合二十八星宿后,可以发现以下规律:

 

 

 

天心,奇门九星中天心的含义最为明显,因为指的就是心宿二、即大火星。所以天心对应九宫中的乾宫在定位了天心后,其他各星就可顺势而定。

 

 

 

天柱,《史记·天官书》中记载氐为天根,显然这个天柱就是氐宿、位兑宫。从时间上看,兑宫所对应的节气为秋分;而秋分点与春分点正是黄道与天赤道的交点、并且是黄道两极始终点。

 

 

 

因为到了殷周时期,由于对黄道的关注度日益提高,所以对春分点和秋分点测量的关注度与冬至夏至测量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在时令观测上最重要的工具是圭表,所以奇门遁甲中的天柱就是对圭表表杆的神化,以显示其重要性。因为有表杆就必须配圭尺,所以天柱之下就要有天根(表杆高耸为柱、圭尺卧地为根)相对应,于是氐宿就被赋予天根的含义。

 

 

 

再看天冲星:通过天心与天柱的定位,可以推断天冲所对应九宫格中的震宫,

 

 

何圭表会在水中?其实并非在水中,而是在四面被水槽包围的平地上——这个水槽是用于矫正地面至水平的开槽,在安阳殷墟遗址中已有发现、此法后世一直沿用。所谓的就是圭表树立在经过水平矫正的地面,这样位于春分震宫的天冲就与秋分兑宫的天柱相对应、构成一套完整的圭表。

 

 

 

在厘清了天心、天柱、天冲这三星与二十八星宿的关系后,其他五星与二十八星宿的关系也就豁然开朗了:从九星的命名上看,其主要强调的是九宫对应的黄道星官,由此可见在殷周之际当时已经能准确测定了黄道。

 

 

 

天蓬对应坎宫,指蓬草一类长得密密麻麻的植物,其取象于女宿附近、在黄道上的星官十二国

 

 

 

天芮对应坤宫,也是种小草,其取象于此处黄道上的太微垣。

 

 

 

天禽对应中宫,因为中宫为寄于坤宫,所以取象于坤宫的翼宿。

 

宿与室宿就像字的左右两部分;而且此片天空为夜空中最黯淡的星空,其黄道上几乎没有亮星,所以只能用本属于天赤道的室宿和壁宿来寄于形象了。

 

 

 

天辅对应巽宫,本义为车辆上用于加固木轮的“X”形交叉形部件——从星象上看,去除觜宿后的参宿就像一个X形的车辅。《淮南子·时则训》中言仲秋之月,招摇指西。昏牵牛中,旦觜巂中,其中显然指参宿,并且该字与同、也与圆形器物有关。

 

 

 

此处没有选用更靠近黄道的星官五车而采用参宿并不意味着周人对这段黄道的观测有误(其实恰好两相匹配,可见周人应该是认识到了五车才是更具代表性的星宿),而更显示出参宿在周人心中的地位之高、好比翼宿之于殷人。

 

 

 

通过对奇门九星的命名,可以发现奇门的起源应当在西周,而一般的流传也认为奇门遁甲的发明与西周初期的传奇人物姜太公有关。虽然无法证明奇门遁甲却为此高人所创,但可以肯定的是奇门遁甲的初创年代应该在西周中期以前。

 

 

 

不过有关奇门遁甲的流传中还提到了另一位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汉初三杰之一的张良,并认为张良是最后完善并制定如今通用奇门遁甲运算规则之人——那么,这是否也有相关的证据来支持呢?虽然没有考古证据能证明张良与奇门遁甲的改造定型有关;但从奇门九星的另一套命名(贪狼、巨门)来看,奇门遁甲在西汉初期又经历了一次重大改造。

 

 

 

从奇门九星对应的次序来看:坎一天蓬对贪狼,离二天芮对巨门,震三天冲对禄存,巽五天辅对文曲,中五天擒对廉贞,乾六天心对武曲,兑七天柱对破军,艮八天任对左辅,离九天英对右弼。结合西汉早期的星象与当时的历史背景,可以发现:贪狼、巨门…”这一套命名其反映的是刘邦破秦灭楚这一段历史故事。

 

 

 

贪狼,从星宿上看与对应的星宿应当是天狼星;《史记·天官书》记载其东有大星曰狼,狼角变色,多盗贼,所谓贪狼就是秦末群雄逐鹿的局面。但问题是天狼星对应的井宿本应在九宫中的离宫,而贪狼被记在坎宫之下——两者恰好呈中心对称关系。贪狼的反记仅仅是个案特例吗?显然这不是,接下来进一步分析后会发现,九星中其他各星也都是用此方法反记。

 

 

 

巨门,对应室宿与壁宿,因为室宿与壁宿的组合正像一扇打开的高大城门,其象征着刘邦叩开武关进入关中、并入驻秦皇宫。显然巨门也是本应在艮宫的室宿与壁宿被反记在坤宫,与贪狼的记法相同——可见反记是此套奇门九星命名方法的通用方式之一。《史记·天官书》认为虚为哭泣之事,是不祥之兆——而事实上刘邦拿下关中后引起了项羽的猜忌,并差点在鸿门宴中丧命,这与虚宿的寓意正相吻合。

 

 

 

禄存,对应角宿亢宿轸宿,这反映的是刘邦不敌项羽,被以封汉王的名义逐出关中、流放汉中——亢宿象征戴着枷锁,项羽在鸿门宴后对刘邦猜忌杀戮之心昭然若是,所以名义上封刘邦为汉王、实则为流放,刘邦被赶出关中就形同被带枷流放;轸宿象征车,与亢宿相同,借喻刘邦卷铺盖走人;

 

 

 

亢宿角宿对应的天域中有个著名的星宿大角,因其亮度高(夜空中亮度仅次于天狼星的恒星)、而其旁又几乎没有其他星宿,所以显得孤零零,但《史记·天官书》又称大角者,天王帝廷”——这与刘邦当时虽实质为孤悬流放、但名义上还是位列诸侯的汉王的境遇相吻合。可见,禄存是对刘邦不敌项羽被封汉王流放汉中,这一段历史的高度概括——虽然地盘和势力都没了,但好歹名分爵位还在,即所谓禄存

 

 

 

文曲,对应心宿尾宿箕宿,是乾宫反记巽宫。《史记·天官书》分别记载心为明堂,大星天王,前后星子属”“尾为九子,曰君臣”“箕为敖客,曰口舌”——显然心宿象征着作为最高领袖的汉王刘邦,尾宿象征着跟随刘邦到汉中的群臣,而箕宿象征的口舌说明这些人多时靠口舌吃饭的文官。

 

 

 

结合刘邦进军汉中的这段历史来看,追随刘邦最坚定的人就是以萧何、张良、陈平、曹参为主的一批文官;而开小差溜号的多为韩信之类的武官——所以将此星命名为文曲就是借喻萧何张良等一批忠心耿耿的文官。

 

 

 

廉贞,因其所处的中宫被寄于坤宫下,所以此处也采用坤宫的星宿来做文章。

 

角的横梁;廉,仄也,《说文解字》按,堂之侧边曰廉,故从广。因此从字面上看,廉贞就是呆在墙角边;从星宿上看,位于坤宫的危宿就像个墙角,可见廉贞就是取象于危宿。而从历史上看,刘邦入驻汉中后也是采取韬光养晦之策,尽可能的少动作而不引起项羽和其他诸侯的注意,即使在齐国率先与项羽发生冲突、其他诸侯陆续被卷入后,刘邦也按兵不动,这与廉贞的寓意相吻合——偏安一隅,保存实力,以不变应万变。

 

 

 

武曲,对应星宿为参宿觜宿毕宿昴宿,是巽宫反记乾宫。之前讲道文曲(是古代地方基层军事组织单位,所谓乡曲是也)象征文官,那么武曲象征的就是武将。按《史记·天官书》:毕曰罕车,为边兵,主弋猎,这以为着起兵动武;昴曰髦头,胡星也,为白衣会,这也与战争有关;参为白虎。三星直者,是为衡石。

 

 

 

下有三星,兑,曰罚,为斩艾事。其外四星,左右肩股也。小三星隅置,曰觜觽,为虎首,主葆旅事春秋到秦汉虎符一直是调兵遣将的最重要信物,因此参为白虎显然与起兵有关,而觜宿主葆旅事也显然与后勤保障有关。结合历史后发现,武曲在此显然指的是韩信拜将后刘邦起兵争天下这一段故事。

 

 

 

破军,对应娄宿奎宿胃宿,为震宫反记兑宫。刘邦起兵后,打胜的第一场战役就是通过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一举拿下关中,这为以后刘邦东出函谷关争天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保障。因此,这旗开得胜的首胜对刘邦事业的发展至关重要,为了纪念这场至关重要的胜利,因此该星被命名为破军。再从星宿上看:娄宿旁的亮星天大将军象征着当时的大将军韩信;《史记·天官书》中奎曰封豨、而《周易》中记载的一个象征是羊——这一猪一羊加一起,就象征着当时诸侯祭祖所用的少牢礼,以此表达刘邦王关中。

 

 

 

左辅,对应星、张、翼三宿,为坤宫反记艮宫。《史记·天官书》记载七星,颈,为员官,主急事。张,素,为厨,主觞客。翼为羽翮,主远客象征着:刘邦拿下关中后,急需招募人才为己所用(主急事、觞客);而另一方面,像韩王信、彭越、英布等人也远道而来(远客)带枪投靠,为打赢楚汉战争夯实了统一战线。左辅象征着这些人才都一起辅佐刘邦争天下。

 

 

 

右弼,对应斗、牛、女三宿,为坎宫反记离宫。《史记·天官书》中记载:南斗为庙,显然与刘邦建立汉室宗庙相吻合;牵牛为牺牲,古代只有天子能用以牛为牺牲的太牢礼祭祖,这与刘邦的大汉天子身份相符。同意,而之所以被定义为左辅右弼是因为秦汉时以右为贵,且与作为大汉天子的刘邦相比,作为汉王的刘邦在身份上就显得略逊一筹——故打天下时辅佐刘邦被定义为、而帮助刘邦立国立朝就被尊为左辅右弼的界定由此而来。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确定从贪狼巨门的奇门九星命名源于汉高祖刘邦从发迹到登基的一段历史故事,所以传说中把张良奉为奇门遁甲的最后定稿人并非空穴来风,至少这个作者也该是汉初人物。

 

 

 

反之,通过奇门九星的这套命名来看,再与西周那套命名相比,可以发现:西周时命名的那套九星,其用词古朴简洁,各星之间的命名不具备系列连续性;西汉时命名的九星,其用词生动丰富,各星之间的命名围绕着一条系列主线而展开。

 

 

 

两者间的风格差异与西周西汉两时代的文风差异完全相对应:西周时代的《诗经》《尚书》等作品用词简洁、语句精炼,辞藻修饰少,这与天蓬等西周命名奇门九星的风格相同;而自战国后,随着中国文化大爆炸,词句用量越来越多、修饰越来越华丽、系列篇幅越来越长,而贪狼等西汉命名的九星也与此文风相对应,呈现系列故事的特点。

 

 

 

两相对比可以发现,讲故事是战国以后的风格、就事论事是春秋以前的风格——通过两套奇门九星命名法的对比,反观成书于西周早期的《周易》,也应当与西周命名的奇门九星那样,其排版采用讲系列故事的可能性很小。

 

 

 

试想,连奇门九星、仅仅9个元素都没有编成一个系列故事,而整篇《周易》共64卦和384——这么多元素来凑一个历史故事,那难度是成指数级增长的放大,仅凭西周早期的历史文化积淀就能完成这个巨量工程吗?

 

 

 

就算放到现在、经历了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文化积淀后,要找出一段历史故事来匹配64384爻,也谈何容易啊!

 

 

 

所以本人坚持认为《周易》中不存在什么隐藏的历史或成系列的故事,至多是互为错综卦的两卦间存在一定联系、其他各卦间不存在内在逻辑联系,微言大义的编故事是战国秦汉后文人牵强附会的产物。

 

 

 

 

 

来源: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