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谈古论今
中国古今农、工社会转型探讨

 

【传说】一剪闲愁

 

昨天看到桑弘羊,有一点让我很惊讶,在汉武帝时期,桑弘羊竟然想工商立国。

 

 

 

桑弘羊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提出不依靠农业富国的思想家,在盐铁会议上,他明确指出“富国非一道”,“富国何必用本农”,“无末业则本业何出”。 

 

 

 

在桑弘羊看来,农业并非财富的唯一源泉,工商业尤其商业同样是财富的源泉,甚至提出工商业的发展还制约着农业发展,指出“工不出,则农用乏;商不出,则宝货绝。” 
 

 

正因为强调工商富国,所以站在国家的立场,桑弘羊极力主张采取积极的财政调控政策,由国家积极介入工商业以增加经济性收入。

 

 

 

他所定制的各项经济措施,都是这一思想的集中体现。他对盐、铁、酒实行专卖,利用垄断价格,收取高额利润;推行均输平准,调节商品流通,平抑市场价格。

 

 

 

这些措施有力地打击了富商大贾的势力,减轻了人民负担,同时也增加了政府的收入,在一定程度上做到了“民不益赋而天下用饶”。
---百度

 

 

 

【活跃】清风不识字

 

西方有关重农主义与重商主义的讨论比咱晚一千多年,问题又回来了,重商主义为何在古代一直都是只开花不结果?

 

 
【传说】一剪闲愁
看历史,感觉中国政治太残酷了,动辄被灭族。文化传承也因此而绝,这也解答了为什么中国科技与思想一再灭绝一再发明,这也解答了为什么汉武帝要打通丝路。商品输出路线的畅通,关系汉朝的财政状况。

 

 

 

感觉一带一路的思路是汉武帝、桑弘羊思路的升级版。

 “丝绸之路”是指起始于古代中国,连接亚洲、非洲和欧洲的古代路上商业贸易路线。狭义的丝绸之路一般指陆上丝绸之路。广义上讲又分为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

 

 

陆上丝绸之路”是连接中国腹地与欧洲诸地的陆上商业贸易通道,形成于于公元前2世纪与公元1世纪间,直至16世纪仍保留使用,是一条东方与西方之间经济、政治、文化进行交流的主要道路。

 

 

 

 

 

 

 

汉武帝派张骞出使西域形成其基本干道。它以西汉时期长安为起点(东汉时为洛阳),经河西走廊到敦煌。从敦煌起分为南北两路:南路从敦煌经楼兰、于阗、莎车,穿越葱岭今帕米尔到大月氏、安息,往西到达条支、大秦;北路从敦煌到交河、龟兹、疏勒,穿越葱岭到大宛,往西经安息到达大秦。

 

 

 

 它的最初作用是运输中国古代出产的丝绸。因此,当德国地理学家Ferdinand Freiherr von Richthofen 最早在19世纪70年代将之命名为“丝绸之路”后,即被广泛接受。
 

 

“海上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该路主要以南海为中心,所以又称南海丝绸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形成于秦汉时期,发展于三国至隋朝时期,繁荣于唐宋时期,转变于明清时期,是已知的最为古老的海上航线。

 

 

 

公元前121年,西汉王朝骠骑将军霍去病三征河西走廊,终于将河西走廊第一次纳入王朝的版图。此后,皇帝的使团和民间的商队在这条联通了东西方文明,在随后两千年的岁月中极度繁荣的贸易通道上络绎不绝。这就是著名的丝绸之路。

 

------百度。

 

 

 

终于明白汉武帝为什么一再对外用兵。我觉得,汉武帝想实现桑弘羊的战略构想。汉武帝不是好大喜功,而是想为华夏族探出一条以工商立国之路。

 

 

 

其实,朱棣也有此构想,郑和下西洋就是拓展海外市场的侦查。
 

 

【话唠】莲花净土

 

士农工商,工商在中国古代传统,是末流。没有哪个皇帝,会说要把工商业摆在士大夫和农耕之前。
 

 

【传说】一剪闲愁

 

古代中国商人政治地位低,是抑制商人应用钱财影响政治。

 


【话唠】莲花净土(1179369620) 12:13:09
汉武帝更不会,中国儒家的统治地位,就是汉武帝时期确立的国策。

【传说】一剪闲愁

 

古代抑商是历朝接受吕不韦奇货可居影响政治的教训。
 

 

【话唠】莲花净土

 

中国古代传统,重农抑商。

 

 

 

【传说】一剪闲愁
对农商利弊认识,请看《商君书。垦令》

 

 

【话唠】Mania
工业化时代也要抑商,管子重本。就是要建立一种鼓励生产的产业制度,没有商人不行,依靠商人也不行。管仲接管的齐国是粮食进口大国,文巧、鱼盐是齐国的主要产品。

 

 

 

如果是和平的、非竞争的国际关系,齐国这种经济结构就没问题,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最合理的资源配置。黄河中下游、洛阳到济宁一带,是平原,是天然的粮食产品集中生产的地方,齐国在东部,靠海,耕种的条件(土地条件)不如黄河中下游。

 

 

 

这样,齐国发挥优势、郑卫宋陈也发挥优势,能最大化文巧的产出、最大化粮食产出,通过区域分工实现生产力在历史条件下的最大发展。

 

 

 

但是,国际秩序不存在彬彬有礼的那一套,依靠外国产品,尤其是依靠外国获得基本生活物资,就要在国际竞争中受人钳制。

 

 

 

文巧产出高、价格高,齐国常年入超。入超的钱怎么办?投入生产,投入完善一国之内的产业结构。重本抑末,归根结底就是利用可能的地缘条件建立尽可能完备的产业结构、从而奠定称霸的基础。

有了经济基础才有其他条件,管仲是在矫枉,矫的是太公的枉。在国际秩序比较有保障、而齐国最大的问题不是国际竞争而是本土化的封建初期,尽鱼盐之利的政策是太公定的。

 

 

 

形势不同、任务不同、策略就不同,牧民提出的背景大体上是这样。重视农业后来成为中国延续千年的国策,有人认为重农抑商不利于资本主义的发展,这不对,中国除了极个别时期,商业是比较发达的。

 

 

 

商业的目的是互通有无,没有产业支持的商业立不起来。
 

 

桑弘羊的工商业立国,与自由市场经济主张的商业阶级的社会主导地位不一样。
 

 

第一,桑弘羊强调国家对商业的控制,不是高度集中的政府包办,而是行之有效的政府对商业的管理,和对商业利润的相当程度的占有。

 

 

 

第二,鼓励商业的目的是为了发展生产。比较轻的税负之于产业阶级,把国家财政的收入,通过对商业的有效控制,去从工商业中找财源,是要民不加赋而锅用足。

第三,桑弘羊要求政府对部分重要产品的国家垄断。盐铁是必须品,盐铁不是一般产品,盐,人必须消费,但是产盐受地理条件限制。铁,农业生产必须消费。但是冶铁要求叫高的技术和组织条件,国家垄断必须而且稀缺的资源。

 

 

 

关于这个历史上有争论,盐铁放由民间经营美其名曰让利于民,得利的是产业地区,具备组织能力的富户,和产铁地区具备技术与组织能力的豪强。

 

 

 

这部分利润国家没有得到,普通老百姓也没有得到。因此,比较必须、比较稀缺,或者对技术对组织要求比较高的、必须依赖商业进行周转的产品,实行国家垄断乃是必须。

 

 

 

盐铁论的集会是因为这个,这个政策历史上反反复复到明朝也没定论。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产权制度。桑弘羊的工商立国并没有对工商阶层开放产权,所以商业利润几乎不可能向产业领域渗透。

 

 

 

一个例子,在欧洲,商人累积了足够数量的财富,会倾向于放贷,从而脱离工商业成为金融资本。而桑弘羊对工商业的安排,一方面工商业没有多少累积的机会,另一方面,在产权和社会心理方面抑制商人取得过高的社会地位。

 

 

 

所以有余钱的商人往往会买地,豪强历来是地主。沈万三这种,没有元朝的放任,根本不可能出现。

 

 

 

桑弘羊的搞法和德国比较像。产权制度,是倾向资本、还是倾向生产?在农业社会就是产权制度鼓励农业生产还是鼓励商业?在工业社会,就是倾向产业资本还是金融资本。倾向产业资本再极端,就是倾向劳工。

 

 

 

所以到王莽再极端一点搞古代社会主义,其实正常的很。不允许工商业阶层出现独立的社会活动力,在这个前提下大力鼓励工商业发展,管仲也没反对末利。

 

 

 

【活跃】清风不识字

 

农业补贴是均输政策在新时代的政策表达,时代虽有所不同,生产方式也与之前发生根本性变化。但农业始终是最真实也是最诚实的劳动,是社会财富增长来源和维持社会稳定的属性是不会变的,古今中外概莫如此。
 

 

【话唠】云过无痕

 

说得对,古代自然经济是脆弱的。主要是受限技术,粮食亩产很低。
周制,一夫百亩,折合现在大概是30多亩地。也就能养活五口之家。

 

 

 

二三千年来,这个农业技术虽然一直进步,也不断培育引进良种,比如稻、玉米、红薯,但是一直到清末,粮食产量跟现在一点都没法比。

 

 

 

谷子、小麦亩产四百斤已经顶天了,所谓“一夫不耕,或受之饥。一女不织,或受之寒”,重农是没办法,这是地缘 历史条件决定的。真搞工商立国那是找死。

 

 

 

重农就是为了保障农民的权益,保护小农经济。重农,农夫依然受商人剥削 。

 

 

 


无论是平籴法还是均输法、长平仓都是防止谷贱伤农。商业来钱快、赚钱多。一旦农夫多去从商,而无人生产。那就是社会危机,所以打压商人就成了必须的。
 

 

降低他们的地位 禁止他们做官,其实都是为了维护社会的稳定和政权的安全。在古代,农业是真正的国本。就是到了现在粮食,也关乎到国家的安全。。

 

 

 

不过现在的农业技术比较发达,粮食亩产提高。就可以解放更多的人去搞工业、商业。第二个就是现在可以大规模的进口粮食,但是古代哪行?

无论是海上还是陆上的丝绸之路,其实都是奢侈品贸易。外国的香料、金银,中国的丝绸、瓷器、茶叶,这些其实都是提供给双方的贵族、士大夫享用的,
百姓哪里用的起?

所以古人重农抑商,是很理性的。要控制从商人口,在能控制的情况下,发展经济。利用商业,进行流通。

 

 

 

桑弘羊的盐铁专营什么的,其实是利用国家宏观调控,不是用工商立国。盐铁论讨论的也不是要不要工商立国,而是一些贤良文学,打着不与民争利的幌子搞自己的算盘。

 

 

 

他们主张让地方豪强开发山泽资源,古代一些大城市商业当然发达。如宋代海外贸易 市舶司固然带来大量的税收。但是总得来看,自然经济依然是主体。

由自耕农所交纳的税赋,依然是国家的主要财政来源。农民始终是国家公共建设的主力,军队的来源。

 

 

 

自然经济就是整个社会的基础,历代王朝也必然维护这个基础。其实无论宋明清,所谓的资本主义萌芽都很脆弱,都是沙上见塔,因为国家的主体不是这个。

 

 

 

在相比现在不发达的古代,人口与土地矛盾才是始终贯彻主要矛盾。当人口到达峰值,土地兼并,官僚机构膨胀腐败越演越烈的时候,必然会爆发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到那时候所谓的经济繁荣就会直接赔葬。

 

 

 

明清在我看来也进入了一种古典总结期,无论四库全书,还是永乐大典,无论本草纲目还是天工开物,无论是公羊学的再起还是子学的复兴,清代已经是古代中国的极致了。

 

 

 

四周如蒙高原草原游牧民族的问题,都已经解决了。清代的农书占了历代农书的70%以上。 
 

 

【话唠】大江

 

主席认为中国革命实质是农民革命,是土地革命。就是对自然经济上的落后制度革命。

 

 

 

在反帝反封建反官僚资本主义革命胜利后,一化三改造,奠定工业化基础,新的工业生产方式才主导中国,传统的农业经济成为附属,但基础地位仍然存在。
 

 

2756621982
 
对于当下中国而言,商人应该是国家利器,经济领域的部队。当下的很多商人要转型,古代多少人,现今多少人,新中国成立是四万万。
 

 

【话唠】云过无痕(879989495) 16:49:48
什么熟制、套种,听说清代已经做得非常不错了。现在网上都说康乾盛世是一个饥饿的盛世了,但是我要说的是就像那样的盛世古代也很少。

 

 

 

明清在我看来没有西方的入侵也要搞转型的,这是时代的问题。
 

 

【话唠】大江

 

德里克写的一本关于中国20世纪30年的革命思想很有意思,比较了当时中国思想界以马克思主义看中国历史分期和社会结构特性判断的思潮,以主席为代表的理论分析现在看来,最符合历史。
 

 

【话唠】云过无痕

 

从鸦片战争开始,中国被直接拉到了这个世界体系里头。被迫开放了国门,沦为半殖民地社会。

 

 

 

中国并不是像西方说的在西方列强的入侵,是中国进入现在社会,中国自被迫打开国门之后,是咱们自己主动的、自强的,救亡图存的运动始终存在。

而之所以那些都不成功,主要是没有找到大本大源。

 

 

【话唠】大江
对极了。所以,不同的生产体系具有不同的历史力量。不认识到这一点,是很难把握历史本质的。

 

 

 

【话唠】云过无痕

 

无论是洋务运动,辛亥革命,五四运动,都是些士大夫在搞,或知识分子在搞,他们都没有深入中国的基础。没有调动中国最广大的农民,失败不是没原因。本朝太祖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他曾经为此进行过调查。

【话唠】大江
主席分析中国社会各阶级,是从生产结构出发的,而不是从阶级到阶级。这是他与其他人不同的根本点。一进入生产结构,立即看到中国自然经济中农民与土地的关系,立刻看农民的力量。

 

 

【话唠】长风载云(知行学)
这地方我有异议。我认为没有调动广大农民这个论点显得过为笼统。根据地是用知识改造了农民。农民如果还是旧社会的农民,根本发挥不了战斗力,顶多再出现太平天国、义和团这样的组织,是无法和工业社会做斗争的。只有用知识改造农民,他们的战斗力才能体现出来。

 

 

 

【话唠】大江

中国当下已是工业化时代,中国已是全球分工体系的核心大国,其社会生产结构之复杂之多样,多阶层存在世界罕见。人民利益取向也各不相同,只能总揽全局,协调发展。但只要我党牢牢把握公有制主体,政治以人民利为上,就能前途似锦。

 

 

 

东方时事解读QQA文化群 446582264
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547924589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