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经史解密
诸葛亮与中共

 

本文简介诸葛亮治蜀,以其成败对比中共。

 

 

 

诸葛亮,东汉末期生,三国时任蜀汉丞相,在《三国演义》中,诸葛亮被描述成“多智而近妖”,在《三国志》中,他又被描述成“师出未捷身先死”的悲剧英雄,那么,既然说诸葛亮是天才,那他到底天才在哪里?既然是天才,蜀汉又为什么会败得那么彻底?

 

 

 

三国蜀汉,从西元223年刘备死去,到234年诸葛亮去世这11年里,诸葛亮都是实际控制者,他接手的是一个随时灭亡的烂摊子,蜀汉却在他手里奇迹般地逆转。

 

 

 

我们先来看当时蜀汉的外势。

 

 

 

入蜀后的刘备急功近利,在没有支援、两面受敌的情况下让关羽孤军北伐曹魏,结果关羽被魏、吴两国前后夹攻,丢了荆州,自己也被杀了,而刘备为夺回荆州及为关羽报仇,又在夷陵之战中把蜀汉的7万主力部队全部打光,留给诸葛亮的只有两三万二线部队,当时曹魏兵力30万上下,东吴20万左右,蜀汉这点兵自保都要大智慧了。

 

 

 

再说蜀汉内势。

 

 

 

丢失荆州之后,蜀汉的根基只有四川和重庆了,我们在地图上看到的蜀汉南部,就是滇池及以南那一部分,都是孟获的地盘,蜀汉根本控制不住,所以当时史书称它为“一州之地”,而四川就是益州,所谓益州集团,就是四川当地的门阀世族和原来去当京官的益州人,这一派系在蜀汉根深蒂固,外来政权入主,损失最大的就是他们。

 

 

 

所以他们一直是怀恨在心的投降派,谯周是益州人,他在曹魏进攻时力主投降实在不奇怪,更好玩的是,写《三国志》的陈寿正好就是谯周的弟子,但他的确是个良史,只有被反复确认的事实他才记录,在史评方面,除了他不懂、没理解的东西,其他评价都算中肯;

 

 

 

第二是刘焉刘璋入蜀后带去的文臣武将,本来就跟益州集团有仇,刘备集团来了之后双双被压制,这又是一层隐患;第三层就是刘备集团,但在诸葛亮全权接手的时候,关羽张飞庞统法正全都死了,刘备指定的副手李严原来又是刘璋的人,可以说一点执政基础都没有了。

 

 

 

这样的内忧外患下,换个人能撑一年就不错了。

 

 

 

那诸葛亮怎么办呢,他的第一步,是软禁刘禅、压制李严,把整个蜀汉的权力全部集中到自己手里,做到令行禁止;

 

 

 

第二步,就是法治,刘备在入蜀后干过一件大事,他叫诸葛亮和蜀汉文臣制定了蜀汉法律,《蜀科》,那么制定法律容易,但是执法就难了,中国历史上很多时候不是没有法律,而是有法不依,诸葛亮执法公平,他是真做到了“罚不庇亲,赏不避仇”,这样三层势力就都没话说,大家一样有功必赏、有过必罚,想升官发财,干好自己的事情即可;他的第三步,就是产业国有化与屯田。

 

 

 

原来四川的盐、铁、纺织业,大都是益州集团私家的,诸葛亮一来几乎全部给国有化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在依赖国家信用的纸币发明前,一个国家要生存必然依靠实物税收,如果政府没有大量利润丰厚的国企、实业与税收都掌握在私人手里,财政崩溃就是迟早的事,而且“铁”是冷兵器时代的军工产业,如果被私家掌控,后果不言而喻。

 

 

 

分别讲产业。

 

 

 

我们先看盐。在四川,自西汉起就发现了天然气,一开始只是地质变动造成了天然气泄露,历史记载说有死伤和爆炸事件,但因为一些巧合,当地人发现天然气可以烧,而且燃烧稳定,就逐渐开始应用。

 

 

 

诸葛亮实施盐业国有化之后,就用天然气煮盐,史书说,他是把竹子中间的竹节打通,刷层油漆后用布包住,然后反复刷漆,就这样做成简陋的耐压管道来输气,从出土文物来看,地下埋设的主管道是陶制的,更耐压;

 

 

 

管道输气至数十口大铁锅,铁锅里都是当地盐井打上来的盐卤,日夜不停地煮盐,这样就用当时取之不尽的燃料、原料,和几乎为0的人力成本,带来了很大的盐产量和盐利,这些盐多到益州人根本吃不完,诸葛亮继续生产它干嘛呢?

 

 

 

答案是,当私盐买到曹魏和东吴去,破坏他们的盐税、降低他们的政府收入。

 

 

 

然后是铁。诸葛亮把益州的门阀铁业国有化,再建设了蜀汉的国营炼铁厂和兵工厂,严格控制兵器与农具质量。

 

 

 

在武器上,他发明了诸葛连弩,一种10连发弩,以前步兵对抗骑兵,前面都是盾矛手,后面是弓箭手,这样就有弓箭的射程问题,如果用弩,那又有射速问题,而用了诸葛连弩,则很好地解决了这个矛盾,既能保证火力,又保证了射速,使得蜀汉步兵可以压制曹魏骑兵冲击。

 

 

 

在经济上,因为金属开采、冶炼、与制造的国有化,不仅为蜀国带来了大量税收,还保证了优良农具与兵器供应,两全其美。

 

 

 

再说屯田。史书言“商鞅以耕战并天下,汉武以屯田平西域”,诸葛亮干的其实跟曹操没两样,曹操是用黄巾军屯田,而诸葛亮用流民、失地农民、和“夷人”屯田。

 

 

 

所谓“夷人”不一定是少数民族,有些住在山里的、有汉族血统的汉人也被称之为“夷人”,因为古代似乎是以文化为分割,而不是血统。

 

 

 

诸葛亮收拢这些无依无靠的老百姓,一部分叫他们在无主土地开荒,一些则是没收益州门阀的私地让他们种,而且他不仅要流民种地,还把他们组织起来,农忙种地,闲暇练兵。

 

 

 

这样蜀汉的常备军就能减低到8万左右,财政压力较小,粮食也越来越多,要打仗的时候还有军训过的农民可以用,精彩。

 

 

 

还有的就是基础建设。诸葛亮很重视水利与道路,在道路方面因为蜀道难,他派工匠修通了两条古老的栈道,又修整了原有的道路。

 

 

 

用于对曹魏和东吴物流,其实物流是他战略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后面我们会看到它的作用;水利则是为了农业,没有水利,一块地就不能保证收成,特别是汉中,因为战争频繁,那地方涌进了几十万流民,如果没有妥善安置与生产,饿了必然生变。

 

 

 

所以诸葛亮在汉中修了大量水利工程,再组织流民开荒,这样社会稳定、粮食与兵源充足,政府又有了大量收入,据说到今天汉中还有诸葛亮的水利工程遗址。

 

 

 

在盐、铁国有化,流民土地组织化的同时,他并不完全依照战国法家,而是“崇本而不抑末”,“本”就是农业,“末”就是商业。

 

 

 

只要商业能为蜀汉带来利润,他一点不排斥,这种工农商同举、国企私企并存的混合型经济体制,就是后来欧美和现在中国的经济体制,诸葛亮早在1700多年前就用了,但最早的应该还是商鞅后的秦国,他的前辈。

 

 

 

在这些综合政策下,两三年间蜀汉就府库充盈、秩序井然,为蜀汉的进取打下了坚实的物质基础和政治基础。

 

 

 

现在再说诸葛亮的进攻。

 

 

 

我们知道,年轻的诸葛亮“常自比管仲、乐毅”,那么管仲乐毅有什么著名战役让诸葛亮自比呢?是否真的有借鉴、相似之处?

 

 

 

先来看管仲,齐桓公一直想让鲁国称臣,可是威胁没用,打也打不下来,管仲就根据两国的情况,发动了一场经济战,当时齐鲁各有自己独特的丝绸工业,齐国的叫齐纨,是一种绢;鲁国的叫鲁缟,是一种生绢,管仲就让齐桓公和公卿大臣都穿鲁国丝绸,让整个齐国形成穿鲁缟的风气,管仲再下令禁止齐国织缟,都得从鲁国进口,这样鲁缟的价格在短时间内就涨了几倍。

 

 

 

这个消息在鲁国老百姓中迅速传开,一些人就不再种田,而是织缟,管仲觉得这样还不够,就又出一个政策,鲁国商人只要贩来一千匹鲁缟,就赏三百金,鲁商在大赚特赚之下就大幅度提高鲁缟的收购价,在巨额利润面前,鲁国全国上下、家家户户都开始纺织丝绸,没人再种地了。

 

 

 

一年以后,管仲忽然封锁齐鲁关卡,下令全国不再穿鲁缟也不得进口,同时粮食不得出口,这样鲁国大量生产的鲁缟卖不掉,同时粮价立即上升,因为一年没种田,粮食短缺让整个鲁国人心惶惶,陆续有人开始逃亡,鲁庄公只有跟齐国商量买粮,管仲借机把粮食出口价提高了一百倍,因为粮价的巨大差距,活不下去的鲁国百姓都逃到齐国去了,鲁国这下不要说用兵,就连种地的人都没有了,这样鲁国只有称臣。

 

 

 

第二个是乐毅。

 

 

 

乐毅,战国时燕国大将,燕国当时最弱小,在七国中被称之为弱燕,被齐湣王10万大军攻入蔺都,烧杀抢劫一番后离去,乐毅投奔燕国后燕昭王拜他为大将,练5万新军,伺机而动,当时齐国非常强。

 

 

 

,但齐湣王到处攻打,消耗了大量国力,国内因为赋税太高也弄得天怒人怨,乐毅就看准机会,联合五国军队一鼓作气打掉了齐国70多个城,威震天下,就剩东边田单守着的即墨城,和齐湣王逃亡的南部莒城,后来因为无法收服齐国民心,战败于田单又被燕王召回,功亏一篑。

 

 

 

介绍了这两人的事迹,我们再来看诸葛亮的战术,诸葛亮并不是简单地照抄,而是在了解了历史,和三国实际情况的基础上,实施了一种全方位的综合打击。

 

 

 

第一,诸葛亮在接管蜀汉之后说:“今民贫国虚,决敌之资,唯仰锦耳。”

 

 

 

当时四川有一种很精美的丝绸叫蜀锦,天下的有钱人都喜欢穿,诸葛亮就把门阀私营的丝织厂国有化、再建了很多国营丝织厂,大量生产蜀锦,那他要那么多丝绸干嘛?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因为三国时期战乱频繁,正常的工农业生产经常被打断,物价很混乱,两汉的小额金属货币五铢钱等几乎没用,经常出现有钱没货的情况。

 

 

 

而在东汉末年与三国时期,大小军阀都各自乱铸钱,不仅铸五铢钱,还铸造了“直五百铢”、“大泉当千”、“大泉五千”等疯狂通胀的铜币,货币信用接近崩溃。

 

 

 

在这种时候,丝绸这种又名贵、又有使用价值的东西,却可以作为货币在三国内任意流通,这样诸葛亮手里质量上乘的蜀锦,就相当于全流通的货币,蜀汉的丝织厂,实际上就是造币厂,他大量生产这种货币,持续不断地去购买曹魏的粮食,降低其民间存粮,推高粮价,以此打击曹魏的军事动员能力、促使民变。

 

 

 

诸葛亮的金融战执行得非常有效,几年下来曹魏连铜钱都时铸时不铸了,因为没人要,民间交易都用粮食、布匹、和丝绸,金融系统完全崩溃,民生越来越难。

 

 

 

那为什么曹魏无法防御金融战,又不能自己生产丝绸做硬通货、发展工农业呢?

 

 

 

因为曹魏的政治基础是各地豪强,是门阀+军阀,曹操在世时还能压得住,曹丕继位后不但没有设法压制,而且为了得到“皇帝”这一虚名,他跟豪强做利益交换,任陈群做“九品中正制”,各地门阀可以依此按照家世,各自推举本郡官员。

 

 

 

对曹丕来说,只要你们拥护我当皇帝,我就让渡地方权力给你们,所以说曹丕这人政治水平很差,做皇帝是要实权,如果为了一个“皇帝”的虚名放弃实际权力,那不是犯傻吗?他这样一来,把曹操好不容易收拢的权力又给让了出去。

 

 

 

就这样,在曹丕默认了门阀割据、国家隐性分裂之后,曹魏各地、各行各业都有门阀私家利益在内,他就不可能像诸葛亮那样,把战略资产国有化。

 

 

 

而内部碎片化的门阀都想壮大自己,择机吃掉其他门阀或者曹魏中央,所以表面看起来曹魏国力是蜀汉10倍以上,实际却是在内斗和推诿中大量消耗,它不可能集中国力,也无法维护货币信用,而诸葛亮的金融战贯彻一生,直到他去世,蜀锦一直流通在魏、吴两地,部分取代了两国的发钞行。

 

 

 

这就是诸葛亮的开局,金融战。

 

 

 

第二个战术就是北伐,要论兵力,蜀汉最多只有10万,因为还要防备东吴,每次北伐用兵都不多,而曹魏至少有30万兵,就兵种来说,蜀汉都是山地步兵,即使在诸葛连弩的帮助下可以抵抗曹魏骑兵,但打得太远的话,就没办法保护自己漫长的补给线,这注定了北伐不仅不可能一战灭曹魏,连打下几个城都很困难。

 

 

 

那么,被称之为“用兵如神”的诸葛亮为什么还要一再北伐?

 

 

 

答案是,诸葛亮并不指望用这两三万步兵消灭对方,他是基于曹魏的现实情况,配合金融战不停地消耗对方。

 

 

 

因为蜀汉军纪严明,蜀军在曹魏老百姓中很有口碑,加上曹魏的边防军毫无战斗意志,所以每次北伐,曹魏边境不是投降,就是打败,曹睿只有让中央军去对抗。

 

 

 

而像司马懿这样聪明的门阀,面对两三万蜀汉步兵,他居然跟中央要1020万骑兵,借口是“诸葛亮用兵如神”,当他拿到这些数倍于对方的兵力之后,他不进攻,就跟诸葛亮耗,甚至不惜“千里请战”。

 

 

 

司马懿为什么这样做呢?一是边境有战事,他才能跟曹睿要兵要粮,借机扩大自己的实力;二是他知道,诸葛亮这几万兵吃不掉曹魏,只要诸葛亮退兵,他司马懿就是“退兵有功”,能升官,诸葛亮多来几次,他就能多升几次官,朝廷也会更依赖他。

 

 

 

事情还不止如此,只要是曹睿优秀的嫡系将领参战,司马懿就把他往诸葛亮的刀下送,其中最著名的是张郃,跟郝昭。

 

 

 

张郃是很能干的一员大将,打败过马超、张鲁、马谡、韩遂、公孙瓒,又在夏侯渊战死的定军山一役中稳住全军后撤,忠于曹魏,可一次诸葛亮在退兵时,司马懿一定要叫张郃去追,结果在一山谷中埋伏而死。

 

 

 

再说郝昭,他也忠于曹魏,司马懿就给了他一千多兵,把他放到最前线,叫他去对抗诸葛亮的数万兵马,而且迟迟不增援他,结果郝昭依托城防设施,硬是抗住了诸葛亮二十多天的攻击和劝降。

 

 

 

这并不是说诸葛亮数万人强攻不了一千多人,而是蜀汉兵少,交换比大的话就不合算,再则郝昭这样又忠心、又能打的将领如果为他所用,比杀了他更好,所以就一边打,一边招降,可这样一个好将领,回去后忽然生病,吐血不止,然后死了,不悔很怀疑他是被司马懿毒死的,可惜没有证据。

 

 

 

这种只针对曹魏的战略部署实在古怪,诸葛亮好像当东吴不存在,大家都知道,是东吴杀了关羽,也是东吴消灭了蜀汉7万主力、抢走荆州,那么吴蜀两国都没法独自对抗曹魏,如果两家再打起来,最后必定便宜了曹魏。

 

 

 

所以,诸葛亮只有与东吴交好,而且把主力全部投入抗曹,对东吴来说,乐得见蜀汉攻击,最好打得一死一伤,然后他东吴来捡便宜,可诸葛亮哪里是省油的灯,他对曹魏的经济战同样在对东吴打,私盐、蜀锦,一样不缺,而东吴的治理能力非常差,看似地大兵多,实际是最弱的一个。

 

 

 

第三个战术是屯田,那是在后期,诸葛亮带着将士到曹魏的土地上去种田,跟历史上其他将领不同,诸葛亮屯田,曹魏的很多老百姓都投奔他去帮着种,因为他待老百姓好,收粮也公道,所以后期北伐,他已经不用再依赖蜀汉后勤,直接在曹魏家里吃住了,最夸张的就是最后一次北伐,诸葛亮居然跑到距离长安100公里的五丈原种地,曹魏因为内部斗争,对他无可奈何。

 

 

 

诸葛亮的内外策略非常成功,在他死后蜀国各项国有产业就逐渐私有化,可蜀汉政府的储存非常厚实,直到阿斗投降,蜀汉还有“带甲将士十万二千,吏四万人,米四十馀万斛,金银各二千斤,锦绮采绢各二十万匹”,实力如此。

 

 

 

天才,受不悔一拜。

 

 

 

总结诸葛亮的战术,就是用金融战推高粮价,扰乱曹魏的货币与税收,促成民变;再用北伐壮大曹魏豪强,争取让他们尾大不掉,促成门阀叛乱;最后是用屯田,在曹魏的土地上,让活不下去的曹魏老百姓都来投靠他,也可以像《孙子兵法》上所说的“食于敌”;只要这样稳扎稳打、步步紧逼,等到曹魏财政破产,或者门阀开始叛乱,诸葛亮就是一支深得民心的劲旅,去面对四分五裂的北方,复制乐毅一役完全不是梦想,可惜他死得早,要上天再给他20年时间,他至少可以统一中国,但在他身后,中国一样会分裂,因为他没有解决根源问题。

 

 

 

为什么?

 

 

 

因为诸葛亮在那个历史条件下,没有像中共那样的组织、管理、和传承。

 

 

 

就土改和屯田来说,中共干的跟诸葛亮差不多。

 

 

 

但从文化教育上来说,中共是从底层教起,当时一些上千人的农村只有几个人识字,基层党员就进去扫盲,争取让每个人都认得几百字、会一点算术,然后告诉他们为什么要土改、为什么要扫盲、要建设一个怎样的中国。

 

 

 

这样一来,中共就开创了以为政治理想为支撑的政党模式,既有党员兵源,也有物质与思想支撑,更与底层百姓利益一体化;而三国时期的诸葛亮实在没有这样的物质条件和时间。

 

 

 

比方说,当时的教育都掌握在门阀手里,要叫他们教育庶民来反对自己那完全不可能,就算有了教育基础,政党模式也与诸葛亮“复兴汉室”的政治目标相冲突,所以,他行事就靠自己,宁愿“事必躬亲”,到最后实际上是累死的。

 

 

 

而他的那些强悍策略,与综合性打击模式从不示人,以至于身边的魏延和姜维都没有理解他,所以魏延想在诸葛亮生病的时候拿到兵权,去打一仗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奇袭长安”,而姜维不明白什么叫综合打击,只是依样画葫芦地“北伐”。

 

 

 

就这样,诸葛亮没法组织起识字明理的党员队伍,无人传承,也不可能用党纲去规范理想,更不可能用党纪管理,所以当诸葛亮一死,蜀汉国企被门阀分光,曹魏一进攻,门阀就投降,而后中国在门阀私利中挣扎了几百年,魏晋南北朝,都是腥风血雨,中华儿女,苦不堪言。

 

 

 

中国,加油。

 

 

 

往事越千年,1700年后,诸葛亮与中共隔桌相对,相视而笑,他有匡扶天下之志,也有匡扶天下之才,他和曹操一样,都试图用自己的才华把破碎的版块融化,重新聚集成一个强大的国家,但在那个朝代,他竭尽了全力都打不过时势,他败了。

 

 

 

但他虽败犹荣,他依然是英雄、是天才、是我中华的千古一相;而在1700年后,中共胜了,中共以政党形式,让太祖带领着全党全军,和整整两代人,在几十年里从冷兵器开始打,一直打到爆了氢弹,为中国开创了一个全民扫盲的工业时代,就像战国法家那样,其模式必将延续千年。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