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中国历史
史上最牛外交官

史上最牛外交官        

                             

这个最牛,可是不打引号的,也不是之一,最牛就是最牛。古今中外,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跟他一样牛。

 

大唐贞观年间,阿三家里还没有统一,分成东西南北中几块,小国林立,各自为王。

 

贞观二十一年(公元647年),李世民派出了一个外交使团,到中印度的摩揭陀国与国王尸罗迭多通好。正使王玄策,副使蒋师仁,使团成员五十余人。

 

一行人还在路上,尸罗迭多上西天了,一个叫阿罗顺那的篡了王位,王玄策他们不知道啊,只顾闷头往前走,一直到了摩揭陀国。

 

阿罗顺那这小子大概因为王位是篡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心中有鬼,就看着与先王友好的大唐不顺眼,竟然派出两千兵马,在境内伏击了大唐使团,杀了使团的成员,把王正使蒋副使关进了牢房。

 

阿罗顺那做了国王,砍翻了大唐使团,扣押了大唐使节,那个爽啊,天天坐在宝座上放广告:我的地盘我作主。可怜的阿罗顺那哪里想得到,他这回招惹的可不是一个马蜂窝,整个一活阎王。捅了马蜂窝,最多是被马蜂蜇几口,痛一阵也就没事了;惹恼了活阎王,这小日子可是过到头了。

 

老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王玄策和蒋师仁被关在牢里,瞅准机会,做掉了守卫,跑了出来。

 

换了别人,侥幸从阿罗顺那的牢房中逃出来,捡回一条小命,早就飞奔回长安,跪倒在李世民的脚下哭哭啼啼:臣被阿三家的小子欺负了,请陛下赶快发兵,替臣报仇雪恨。

 

王玄策可不是这样的孬种。他和蒋师仁逃出牢房,回头一看,使团没了。王玄策气得三尸神暴跳,我堂堂天朝使臣,被阿三家的小子整得这般狼狈,回去还怎么见人。不行,老子咽不下这口气,老子要报仇,把脸找回来。

 

王玄策先跑到尼泊尔,向尼泊尔国王要了七千骑兵,又接收了吐蕃赞普松赞干布派来助阵的一千二百名骑兵。王玄策为总司令,蒋师仁为突击队队长,领着这借来的近万名骑兵部队,气势汹汹地找阿罗顺那算帐去了。

 

双方第一战,在北印度茶博和罗城外展开,王玄策布下火牛阵,把阿罗顺那的三万象军打了个落花流水。

 

阿罗顺那大惊,坚守茶博和罗城不出。王玄策一心报仇,使出各种手段攻城,什么云梯、火攻,全用上了,激战三月余,茶博和罗城兵溃城破。

 

阿罗顺那弃城逃到东印度,向东印度国王尸鸠摩借了一些兵马,收集了残部,共约五万人,准备与王玄策决一死战,又被王玄策设计打败。

 

阿罗顺那亡国被俘。

 

仇也报了,人也抓了,王玄策还不肯罢休,咬牙切齿地盯上了东印度:狗日的尸鸠摩,竟敢借给阿罗顺那兵马来跟老子斗,想来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子就成全你。

 

继续挥师东进,欲乘势再灭了东印度。

 

尸鸠摩当场就尿了裤子。阿罗顺那的下场摆在眼前,跟这个活阎王斗,一点机会也没有啊,赶紧给王玄策送来牛马万头,珍宝无数,兵器若干,献表请罪:我愿永为大唐的孙子。王玄策才算气消了,放了尸鸠摩一马。

 

这个事里,最冤的就数尸鸠摩了,本来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只因他跟阿罗顺那同宗同族,论起来大家是表亲,故而借了一些兵马给阿罗顺那与外人打架,不曾想对头太厉害,不但借出去的兵马成了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还差点招来亡国之灾。幸好尸鸠摩还算识相,捧了大把的钱财哄得老王开心,才逃过一劫。

 

王玄策带着阿罗顺那和一众降臣回到长安,向李世民汇报情况。李世民听说自己的臣子在外面牛到这个程度,大喜过望,马上给他加升两级,押阿罗顺那到太庙献俘。

 

这就是最牛外交官王玄策的事迹。

 

一个外交官,在国外被人欺负了,居然没有忍气吞声,也不向皇上请示汇报,操起刀子就跟人砍上了,灭了人家的国,抓了人家的王。这分牛逼,古今中外无人能及。

 

想想看,向来的中原,兄弟互砍,动不动就是战将千员、雄兵百万,胜负尚且不可预期。这一回,地盘是人家的,兵马是借来的,一万之师对阵数万之军,两个外交官领军,兵马战阵本非强项,战争的结果,居然是如此的一边倒,只能说,老王太牛了,而阿三,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回到朝廷,李世民也没有怪他自作主张,妄起刀兵,破坏两国友好,相反倒是大大的奖赏了他,可见大唐盛世,那是上下一心,文攻武卫干出来的,不是靠几枝生花妙笔吹出来的。

 

后来的中印战争,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把印度军队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不由得不让人感叹,阿三打架的本领,实在是太差了。不过也不奇怪,这也是人家的光荣传统,一千多年前,他家的老祖宗就被俺家的老祖宗这个样子狠揍过。

 

中国古代的读书人,从来不是仅仅弄弄笔杆子,耍耍嘴皮子的,那是经史子集、文韬武略、天文地理,无一不通,无一不精,文能安帮、武能定国,但是中国读书人的这种优秀传统,到赵宋皇朝就被打断了。

 

宋太祖赵匡胤以武将之身,从周世宗孤儿寡母手中强抢皇权,生怕手下效仿,此后对武将甚为忌惮,“杯酒释兵权”之后,朝中重用文官。皇帝既然不喜,此后读书人也就不与太公、孙子亲近,一味地舞文弄墨,吟诗作赋,风花雪月,从传统的文武双全的士堕落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重文抑武的结果,是整个赵宋皇朝,朝廷上整日一帮书呆子叽叽歪歪,文化上有着辉煌的成就,军事上,却始终受到北方游牧民族的高压,先是辽,后是金,终于北宋亡于金。好不容易到了南宋,出了一个岳飞,又因赵构的私心,冤死在风波亭,无法成就大业,直至后来南宋亡于蒙元之手,让后人扼腕叹息。

 

不过,中国读书人的这种优秀传统虽然被赵宋皇朝打断,但还是有一些积淀在了骨子里。所以后来,还时不时地有一些书生冒出来,向人们展示一下中国书生的这种特殊本领,大明王阳明、大清左宗棠,都是书生领兵,战绩辉煌。

 

本朝太祖毛泽东,本质上也是一介书生,更是集古今中外兵家之大成,对外作战,无一败绩。

 

我们的先人曾经是牛过的。只是后来子孙不争气,牛不起来了。(作者:语溪半农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