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中国历史
读史随笔:一言难尽的宋朝

 

 

唐代是古代中国的巅峰,但是辉煌时间很短。


 

  五胡十六国大乱中原,导致先秦以来的古典中国贵族(即从氏族时代起就一直繁衍延续的列国历代贵族,其在魏晋以前的演变是另一话题,在此不叙。)大批次的从祖居之地南迁。


 

  从魏晋到南北朝三百多年间一拨又一拨数百万人次的衣冠南渡。除了存续华夏正统文明,也同时客观起到了开发广袤的南方疆土的作用。


 

  相比于氏族时代从蚩尤直到楚国时代对南方的开发,这一次开发的深度和广度要大很多,以至于到唐代贞观年间,持续数百年的战乱之后,天下平定,北方迅速恢复,而南方同时繁荣起来。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唐代繁荣的贞观到开元时代。唐帝国等于是统治了规模已经扩大一倍的中国(相比于汉代)。


 

  此时的南方中国还没有形成足以影响,甚至撼动帝国朝局的政治实力,南方作为新兴发达的市场和农作物产地,在持续的供应着唐帝国一次又一次对北方游牧民族的强硬姿态和对西域的积极开拓。


 

  南方中国真正的重要起来,是在宋代。


 

  宋代是古代中国之终结,近世中国之开端。传统中国的诸多恶疾,比如权力分配中一直困扰着汉、晋、隋、唐等朝的,诸如内侍、外戚、武臣、藩王等等影响政局稳定的老问题,在宋代得到了一一化解。


 

  事实上,说宋代是古代中国的终结,是因为整个宋代的社会结构,与汉唐不同,与先秦更不同。


 

  诸如政治格局、意识形态的表现形式、国家动员方式、经济与政治运作,都与前代有根本改变。


 

  当然,宋代(北宋)一百多年本身就是一个大解构、大变动的时代。


 

  准确来讲,北宋是古代到近世的一个过度时期。在此过度的过程中,人类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了。而其没能将中国文明带入下一层次,这同样是另一话题。


 

  北宋的社会变革没能抵挡得住北方游牧民族对中原的侵犯。


 

  靖康之变后,南宋存续了中国文明继续前行。在江淮到四川漫长的防线上对金蒙作消极防御的同时,凭借北宋时代的技术进步,南宋开辟了利润巨大的海上贸易航线以保障国家安全。


 

  南宋是中原衣冠的第三次南渡,其国都设在杭州。


 

  从中国地形图上可以分析,作为一个统一的中央政府,国家的政治运作应该是在一块理想的广袤平原上。


 

  一个帝国,也只有在拥有了一块巨大的富庶平原作为支撑之后,才能行之有效的对边疆地区积极开拓和强硬。


 

  而南宋没有这样的地理条件,因为南宋把从华北平原到江淮平原间的精华部分都丢了个一干二净。


 

  那么我们有理由相信,支撑南宋政治局面的,只有局促在环太湖一带的长江下游平原。


 

  由此我们可以推导,南宋除了对这块平原的全方位统治之外,对江汉、对四川,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


 

  也因此,我们才看到史书记载中南宋对南方开发程度的有限。其对江汉和四川的重视,往往首先关注于军事防御。


 

  南宋依靠其先进而强大的水军,却并没有凭此深度开发江汉平原。


 

  而四川,我们知道南宋建了很多堡垒,却并不知道其对促进成都平原经济和社会的大踏步发展有过什么大的举动。


 

  或者,南宋也不敢对这两处深度开发,因为有桓温的例子在前,南宋可不想成为第二个东晋。


 

  我们常听说湖广熟,天下富。这是从明代开始流传开来的一句俗语。


 

  而在明代开初,本来不是这样说的,而是太湖熟,天下富。


 

  而这,也正是南宋对环太湖平原深度开发的真实写照。


 

  我们说深度开发,打个比方,一个集团公司要做产业,其所支撑整个集团运作的必然是核心产业,那么,整个公司的资金、人才、资源,也必然向核心产业靠拢聚集。


 

  南宋也是这样,他首先必须有一块能提供他政治运作和统治其他地区的核心区域,而这,就是环太湖平原,用我们今天的地理语言来说,正是——-江南!!!


 

  是个中国人就会知道江南之于中国的重要,这块地方已经不单单是地理区位那么简单,她是富庶的代名词、是美好生活的具象,是风花雪月的故乡、是人世间一切美好事物的聚集之地。


 

  为什么?

 

 为什么江南会寄托中国人如此多的情感与梦想?

 

 为什么江南会成为最经典的古典中国的代名词?

 

 因为南宋,因为在南宋时代,江南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希望所在。

 

 我们可以想象,作为南宋的核心统治区,江南在南宋政治版图上的地位,我们可以想象会有多少政治精英从江南地区源源不断的供给杭州,我们可以想象会有多少富商大贾源源不断的繁荣杭州。


 

  然而江南还是太局促,作为农作物产地,它没有那么多的土地可供应南宋政府。


 

  将农作物产地放在江汉平原和成都平原,南宋又不敢(前面略有分析,即容易滋生军阀)。


 

  那么相对于南宋一亿多的人口,整个南方因为多山地貌,又难以形成广阔的市场空间,怎么办?


 

  前文说过,唐代之所以能够成为古代中国最繁荣的巅峰时代,是因为唐代获取了从魏晋时期就持续不断开发南方近三百年的成果。


 

  其时,北方尽管历经战乱,可是物候条件还在,所以唐之繁荣等于同时获得了两个中国。


 

  而到了北宋,经过安史之乱后二百年的战乱,北方终于垮了。长安已不能为都,洛阳已不能通航。


 

  北宋虽说是拥有中国东部大平原的精华所在,可是物产已衰,南北贫富差距(指中原与江南的差距)已显。


 

  于是北宋为了促进北方(中原)的社会进步以维护政府统治和版图完整,开始重视技术进步、开始重视商业和资本运作。


 

  人类第一次工业革命,就因为北宋政府的不得不为而由此兴起。


 

  可是北宋尽管拼了老命似的玩技术升级,玩经济繁荣,但是面对历朝历代所没有的北方边患。


 

  此时的北宋和辽之地缘问题,对北宋来说已经不能叫做北患了,应该叫做国防安全才合适。


 

  因为辽国乃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国,其以辽东平原为基地,南控华北,西据蒙古,把蒙古高原上的游牧民族收拾的服服帖帖。


 

  打个比方,辽之于宋,正如俄罗斯之于今日之中国。


 

  北宋不得不把巨大的国防开支用于与辽国的对峙。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等到宋辽两国都熬不住了,金国崛起,一举干掉两强。


 

  所幸天佑华夏,金国海陵王乱政,而岳鄂王砥柱,总算是保住了南方半壁江山。


 

  然而又不幸的是,本来搞全面工业升级,正努力往工业资本帝国爬升的北宋。没能赶在游牧民族南侵之前升级成功,华夏文明的前进之路被折断了腰。


 

  再来说南宋,前面分析了好一大段,正是分析南宋的现实局面之所在。


 

  对比北宋,南宋没有便捷的地理交通,也就没有广阔的国内市场去继续搞工业资本升级。


 

  巨大的人口需要供养,北方的金国需要防御,江南根本就不可能为此提供充足的资源。


 

  怎么办?


 

  于是南宋政府将目光聚焦到了海上贸易。


 

  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


 

  南宋凭借北宋的技术积累,凭借占据了东亚地区广阔的黄金海岸。

 

 于是,硬生生的挤进了本来被阿拉伯人所掌控的南海贸易圈(此时穆斯林的传教活动已经拓展到了印尼),同时凭借先进的技术和巨大的人口,迅速在南海(即东南亚)站住脚跟。


 

  于是传说中的海上丝绸之路(准确一点来讲,应该是海上瓷器之路)就此成型,于是至今都为东南亚土著所深深恐惧的华人商帮就此铺天盖地而来。


 

  于是,困扰南宋很久的粮食问题有解了(从越南等国进口),困扰江西、福建等地的瓷器销售有解了(本来这些货物的大宗消费商是北宋时期的北方贵族和皇室)。


 

  甚至于四川的经济都因此而拉动,从而飞速发展(蜀锦、蜀漆)。


 

  更甚至于,北方金国的边防问题都有解了。


 

  南宋可以一边做贸易联络高丽和日本以经济封锁金国,庞大的战船可以随时骚扰金国北方海岸线,以分解从淮河到四川的边防压力。


 

  于是历史之诡异也就此显现,本来北宋走产业和技术革新的工业资本升级,如果假以时日,我们完全可以期待北宋将华夏文明带入下一个历史层次。


 

  却在南宋时期,因为现实的政治和军事等诸多压力,转变为走商业资本升级。


 

  而商业资本升级我们是知道其结果的:威尼斯、热那亚、西班牙、葡萄牙、一直到荷兰,历史之历历在目,我们也就很容易不奇怪南宋的结局和其成因了。


 

  巨大的海上贸易凭借瓷器、丝绸、茶叶、漆器等等当时世界上性价比最高的顶层消费品。中国货物以前所未有的规模迅速铺盖日本和高丽、东南亚、印度半岛、阿拉伯世界,甚至积极拓展到东罗马帝国和天主教世界(这也是陆上丝绸之路断绝的结果)。


 

  与此同时,为了供应这巨量的出口商品,南宋政府通过官办窑场、茶场、丝厂等垄断商业机构以保障海外市场的日常供应、因此,福建、江西、广东等南方省份的轻工业飞速发展。


 

  而所赚取的巨额利润又通过、市舶司(又是国家垄断形式)补给内地(即江南)。


 

  于是南宋立基之初捉襟见肘的财政问题迅速改善。于是朝廷和地方终于可以风花雪月,只把杭州作汴州了。


 

  那么,这是怎样一个操作系统和操作过程呢?


 

  首先,南渡君臣将杭州作为国都,作为其核心地带的江南提供主要的科举人才以治国,同时江南地方保留少量的农作物基地以备日常开销。


 

  其次,把江西、福建等不适宜农作的地方开辟为轻工业基地。作为供应出口商品的生产地。


 

  第三,在沿海广辟商港,如明州(宁波)、泉州、广州等地,作为对外出口的通道。


 

  第四,将海外诸国作为商品倾销地,以赚取巨额利润(注意,这样海量的巨额利润不可能在地貌多山的南宋获取)。


 

  最后,从海外所赚取的巨额利润通过官府垄断的方式回返内地,同时开发和扩大江南市场容量,促进江南消费的飞速发展,以收拢人心,保障政权安全。


 

  下笔至此,本文的主角已经呼之欲出,其超控其后800年的中国历史之长、之久、之深,堪可与罗马教廷相匹配。


 

  其对中国文明之贡献与毁坏,也实在是一言难尽。


 

  其对今日中国之影响,更是深入到每一个中国人的潜意识之中。


 

  其乃百代之伟圣乎?其乃千古之罪人乎?岂可一言而叙尽!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