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鲁愚老
再论中西文化

持物而锢与思维之难:就是在西方近代人文与宗教妥协,二战刚过,反智主义(反理性主义)后现代主义兴起的这种解构格局下,福山提出了历史终结说,在中华文化视野下如此幼稚的学说,在西方人文困局下竟然风行,如此矛盾,正反应了思维、探索之难。此亦持物而锢之必然:找不到路,就宣布没有路,皆大欢喜。 

两个极端:不是依附于神,就是完全独立的个人主义。没有家的位置、进而推及于社会,以形成完美人格及伦理系统。这是西方近代人文和宗教的共性。近代人文在对宗教的反动中继承了这一点:他们是同质的。人群二分,这是近代人文之大局限。这即有矫枉过正的问题,又有文化心理结构传承和理性思维之不足。 

启蒙运动诸家多道德败坏者,以此讲则启蒙对宗教的发动亦不能不说为矫枉过正。中人对思学者有极高的道德要求,基教当然也如此,但西人苦于基教即久(道德戒律/权力),则反“道德”要权利/自由,此亦启蒙运动之特色。如卢梭,其它道德且不讲,他把自己的五个孩子送进了孤儿院,中国人看来如此不可思议,它却进了先贤祠。 

与此对应,中国的西化论者也是反道德、反传统的。此乃千古奇景:历来在野的都有两个共同点:唱高调,画大饼。在野嘛,什么事没干,当然唱高调的空间极大,近于可以胡说的程度。但西化派不同,反道德,做小人。把自由和道德强行分离,以真小人自居,这连梁山都不如:人家还叫忠义堂聚义厅,还挂替天行道的大旗。秦晖先生说“问题殖民”,学术不足,知识太窄太浅,把别人的问题当成自已的问题,有几人躲得过? 

西方之强,唯在启蒙运动所立之基,近代之成皆在于此,其后再无大家。进而二战之危局反成反智/倒退之机,故以反理性/解构为能事。建设为大,销解为小。后现代亦非一无是处,其消解神圣,放纵个人,亦启蒙运动之继也,一脉相承:个人主义,个性解放。此实启蒙运动之理性不足之必然。思维之难,时势之限,此局亦无可如何之事。然其路必复归于建设,故其必归于理性之复兴。 

启蒙运动本有不足。其兴也基于反神权宗教,问题限定路径,其相反相成之势,必限其格局。于权利要自由,反神制扬个人。后现代诸思潮/运动虽反启蒙之理性,然于此则同。其性解放等诸运动虽不得其正,然对神教之根本消解,其脉其功则一。 

西方近代人文同构于基教:基教倡性恶,西方近代人文亦不知性善。基教反家以依神,近代人文亦不知家之重。基教育信众,近代人文亦不知有圣贤人格。宗教人神二分,近代人文亦人群二分、对立。相反相成,格局如此相似。呜呼!缺失如此之大,唯得中、希之理性二字,初阶理性而已。 

启蒙运动因反神而同构于神:其重也个人,未及人之所来所往,不知有家,不知人之根本意义。故其理基于原子化之个人,未能系统全面建构理论体系。重个人的解放,达成政教分离,促成开放之局,固已足其时之用。但未及人之根本伦理/人道之深,其理性不足,而止于此。 

现代心理学/生理学之进步,正渐深入而近正道,如人本主义心理学之兴,人称第三思潮。然马斯洛本人亦限于西方之格局而不自知:个人主义。神教反家以重神、启蒙运动、后现代,皆重个人,于此则一。故马氏曾言其不理解中国所谓“圣贤”之群体/公精神。即,其可理解。修身,但不太理解齐、治、平,以之为“病态”。 

心理学研究几阶段:从动物、到病人、到健康的人。研究动物,如条件反射一类,研究病人,如弗氏,至人本主义始研究健康人、研究人之可能性。然马斯洛氏亦不理解“圣贤”,其格局如此,实因只知个人,不知有家;只知有子,不知有母;不知人之往来也。知母性则知圣贤心,圣贤之心,近母性之心也。 

圣者多母性之心,贤者多孝子之义。圣由仁至,忠由孝成。虽发于人之性,必成于群之行,非止于“个人主义”而已。修齐治平,是谓明德至善,君子进德之阶也。只知个人,不知有家,不知有群,此西方二千年之大局限也。虽启蒙运动及后现代,亦未撼动,格局之限,不亦大哉! 


中国文化全面系统地看人:亲生子续、修齐治平。知此,则始为全面健康之个人。学者常言“个体性、社会性”,此实西方话,中国无此问题。儒学实寓社会性于个体性之中,始为完整健全之人格。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齐身看似个人,治平看似为公。实齐、治、平,亦修身之道也。 

以个人、社会二分,此实为现代西方之思维,亦西学个人与社会二元分裂之病灶也,而儒学实为统一之整体。人不可独立于群,人、群之理岂能二分。 群,多人而已。人人为君子,则群自安。故儒学说君子圣贤、修齐治平,此为一个整体,不可强分。君子人格,实最健全之人格。 

心灵的家园:西方近代人文未建立起健全之人格及伦理系统,故其信仰信差,只能完成政教分离之任务,却无法完全取代宗教,是以在西方近代人文与宗教妥协共存。“心灵的家园”,家园这个“家”字,中国人用得极其自然、贴切。而西方人“The home of soul”这个Home用得亦极其朴素自然,但其学者却没有发展出关于Home/Family之伦理系统,时哉,势哉! 

西方近代人文,齐家之境亦未达。其学者齐家之论且不及,其局限之大,聋瞽亦可知之。中华几千年远迷信宗教而以理性人文立国,岂虚至哉。呜呼,百年学者之论,悲哉! 

 

◆ ◆ 
@思想聚焦 
"如果我们的家庭失败,我们的成就将黯然无光,因为家庭才是最重要的,也因此,做父亲是我这一生中最好的工作。"——奥巴马 

愚按:人心之所同然者,家也!人人生而是儒家,西方文化虽有不及,然人心人性不可掩也。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