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鲁愚老
二论儒学脉络

儒学乃“人文、理性”之文化,历千万年而大成。人生而是儒家,经三代、周公而至夫子而成熟,故谓夫子为集大成者。 孟子继之。 倡仁义,导性善。人言孟子有英气,此英气,儒学之生气也。 

 

 

儒学倡性善,此实人人平等自由之大基础。荀子以《非十二子》攻孟子。继而妄言“性恶”,则人生而有“原罪”,即为权力者“管束”之学理基础;荀氏又强调“利、强”,则荀学流于法家专制可知矣。 

 

 

荀学系统性强,图现实之利,固增其现实可行性,儒学之发扬亦有赖于统一国家之法制保障。但妄言性恶、倡利,开专制之机,此荀氏之过也。荀学非儒学正道。 

 

 

秦用荀学强法,虽较之《商君书》稍有圆融,但终不免十几年二世而亡。 

 

 

汉初用黄老,董仲舒杂儒学以谶纬阴阳鬼神之学,弃儒学“理性、人文”之根本,易之以“迷信”。

 

 

此术固使“儒教”兴于汉,但开迷信之机,则其后佛道之大盛必矣,至于唐宋则几不可收拾,此祸实始于董氏,此其大过也。 

 

 

佛道之盛,斯文之危至于唐则甚矣。历韩愈、周敦颐、二程至于朱熹而有理学,始扫除汉儒董学之“迷信”而复儒学“人文理性”之根本。

 

 

韩愈作《原道》正道统,排荀董于儒门之外。朱子于斯文久病危殆之时能沉健奋起,力挽狂澜,此朱子之功也。 

 

 

但理学同构于佛道,此朱之大过也。理学有道学之迹,更以灭欲、成圣、静坐为张本,此实佛门骨架,与孔孟之道一一乖反。至于心学则与禅宗混同,不复儒学矣

 

 

。清初颜习斋、顾亭林、王船山诸大儒无不痛击心学,欲使儒学复归孔孟之本。惜乎雍乾文网大布,此一正脉又被断绝。学人不复敢言义理,只为小学耳。

 

 

此实中华之大不幸。义理断则斯文再无返本之可能,斯国亦失迎新之根本,束手以待三百年之后毙,悲哉。雍乾,斯文之大罪人耳。 

 

 

儒学有其根本,孔孟未曾曲以迎时,故能固儒学之根本,以成其大。曲以迎时,虽有小用,则其祸则亦必自种而不知。儒者为学宜求其真,誓保此文化根本,岂可稍存枉用之心。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