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时事
当前位置:首页-时事解读-时事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星期五 15年03月27日

 


                           叙总统阿萨德: 叙利亚及乌克兰危机目的在于削弱俄罗斯


 
【大马士革消息】据俄罗斯媒体3月27日报道,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接受俄罗斯记者采访时表示,叙利亚及乌克兰危机目的是削弱俄罗斯,建立傀儡政府和国家。

阿萨德总统表示,“显而易见,任何国家的义务都是维护自己人民和国家的利益,”毫无疑问,国家的作用在于实现这些利益。”他补充道,“这是包括叙利亚危机在内的十年以来的冲突问题。”

叙利亚领导人指出,“我经常转回这一话题,那就是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目前的危机中有着某种联系。”首先,两国对俄罗斯来说都有意义。其次,造成两国的危机情况的目的其实都是为削弱俄罗斯,并建立傀儡国家。”


叙总统:叙政府不反对俄恢复在塔尔图斯的军事基地


【大马士革消息】 据媒体27日报道报道,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向俄罗斯记者表示,如果俄罗斯决定将其在塔尔图斯的修船厂改建成真正的军事基地,叙利亚政府不会反对。

阿萨德说:“我们欢迎俄罗斯扩大在东地中海的军事部署,尤其是在叙利亚的海岸和海港。”

他说:“俄罗斯在包括东地中海及塔尔图斯港在内的世界各地区扩大军事部署,是维持自20多年前苏联解体后即不复存在的平衡所必须的。”

他说:“对我们来说,俄罗斯在本地区的存在越得到加强,地区就会越稳定。因为俄罗斯在加强世界稳定方面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同时他指出,俄罗斯海军在塔尔图斯的技术保障基地是否会变成军事基地取决于俄罗斯本身的军事和政治计划。“

俄罗斯海军物质技术保障点位于地中海沿岸的叙利亚塔尔图斯港(黑海舰队PM-56浮动工场)。苏联时期这里曾有苏联海军舰队基地,目前恢复该基地的想法正在讨论之中。

 


【时事点评】请大家注意这一段文字,原文是:

叙利亚领导人指出,“我经常转回这一话题,那就是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目前的危机中有着某种联系。”首先,两国对俄罗斯来说都有意义。其次,造成两国的危机情况的目的其实都是为削弱俄罗斯,并建立傀儡国家。”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俄罗斯中东、或者乌克兰政策”在未来几个月里最终未进行根本调整,那么,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不论是叙利亚、还是乌克兰,这两个对俄罗斯都有意义的国家,对俄罗斯而言,最后都将成为“西方绝对控制下的傀儡国家”。

显然,现在的乌克兰、一个“对俄罗斯有意义的国家(叙利亚总统语)”,不论从哪个层面去评估,均已经成为了所谓的“傀儡国家”。

 


●叙利亚总统的意思是清楚的,如果俄继续这样被削弱的话,叙也“即将”成为一个“西方操纵的傀儡国家”


因此,对“乌克兰与叙利亚问题”有本质认识的叙利亚总统,在这个时候讲的这些话,其意思是再明确不过了,那就是:如果俄罗斯继续这样被削弱的话,“同样对俄罗斯有意义的叙利亚”也“即将”成为了下一个乌克兰、成为一个“中东的乌克兰”、成为一个为了西方利益而不惜与俄罗斯血战、从而再没有任何“基本的国家能力(注: 叙利亚总统说,任何国家的义务都是维护自己人民和国家的利益)”、而只是在西方的操纵下,为了持续消耗俄罗斯而继续存在的“傀儡国家”。


毫无疑问,在几年前的点评中,我们之所以要将“阿萨德个人、阿萨德利益、叙利亚”作严格区分,就是评估到了这一可能,或者随形势的发展,“叙利亚”这个国家的政局,或因“阿萨德个人”的去留、甚至“阿萨德利益(背后的家族、宗教利益)”的去留、而出现戏剧性的改变。

 

●选择这个时间点说这番话的叙利亚总统、感觉到了什么?

 

显然,在阿萨德作为叙利亚总统选择这个时间点、公开指出“叙利亚危机和乌克兰目前的危机中有着某种联系”、并强调“造成两国的危机情况的目的其实都是为削弱俄罗斯,并建立傀儡国家”的背后,恐怕是既看到了“叙利亚也对俄罗斯有意义的国家、或即将步乌克兰的后尘、而丧失‘基本国家能力’”、继而“成为一个傀儡国家”的危险,恐怕也看到了......“他个人、甚至整个阿萨德利益”或沦为“这一过程”的牺牲品.......的危险。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如果在这个层面去观察与处理“叙总统:叙政府不反对俄恢复在塔尔图斯的军事基地 ”,那么 ,结合之前的历史经验,我们似乎已经可以强烈地感受到:如果“俄罗斯中东政策”在未来几个月里继续“坐视自己被持续削弱”而“最终没有进行任何实质性调整”的话,“叙利亚局势”必将出现巨变,继而演化成“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所描述的那个方向!

 

 

而在之前的点评中,我们曾经给出这样一组观点,即:


第一个观点,毫无疑问,基于我们之前的判断,我们认为,只要俄罗斯不能以所谓“三种方式”、或针对北约成员国--波兰进行战争动员,那么,“普京归来”后仅依靠进行那种“大规模军事演习”是不足以实质性阻止西方资本全力避免“死当(相关内容,请参阅之前点评)”局面所进行之“极尽全力”的。

 


●普京归来”后俄罗斯的反应,恐怕客观上已经让西方更加相信自己的两个判断,立刻开始所谓的“质押进程”

 


不难想像的是,在“英国加入亚投行、美国强烈指责之”及“美国、英国19日同时宣布训练乌克兰军队的相关计划”的“世纪性双簧”的之后,在“当期”的压力下,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势必立刻开始“用北约是否正式进驻乌克兰并换装乌克兰军队”作为质押品、质押“俄罗斯不得有效干扰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质押进程”。


第二个观点,我们进一步认为,不仅仅如此,“普京归来”后俄罗斯的反应,恐怕客观上已经让西方更加相信自己的两个判断,从而向俄罗斯施加更大的压力。

不难想像的是,在“英国加入亚投行、美国强烈指责之”及“美国、英国19日同时宣布训练乌克兰军队的相关计划”的“世纪性双簧”的之后,在“当期”的压力下,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势必立刻开始“用北约是否正式进驻乌克兰并换装乌克兰军队”作为质押品、质押“俄罗斯不得有效干扰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质押进程”。

 

在回顾第三个观点之前,我们再来重新阅读所谓“西方.....的.....两个判断”,即:

 

............................


形势的发展似乎较我们评估的更加快速、激进且严峻:显然,在欧洲利益(西方资本)急于让“美国国家利益同意让美军立刻有效重返中东”以瞬间完成“西方微调中东战略”的关键性推进,而欧洲国家利益也由此想同时拿到“资本复杂转进”的“重要性推进”的“合力”要求下,其使用的方法并非完全是“用美军、或英军是否正式进入乌克兰”作为“筹码”、而是更加侧重于“用美军直接进驻乌克兰”的“逼宫”。

西方所表现的情况就是:“只要有一丝可能性”,就“绝对不肯”让俄罗斯哪怕是缓上一口气。

因此,西方对俄罗斯直接动用“逼宫”的方式,当然是在“是否有一丝可能性”层面的判断上,给出了为样两种判断:

第一判断:由于俄罗斯近日来对“美军、英军出现在俄罗斯边境几百米进行军事展示”这一变化所做出的反应“非常苍白(注:仅是举行大规模军事演习、并瞄着西方操枪弄炮)”,根本就没有.......“我们之前一再提及的、直接瞄着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北约)乌克兰政策的战略跳板--波兰--进行战争动员”.......这一层面的强烈反应,更没有....与国际社会协作......在....“乌克兰之外的方向,以、或威胁以所谓‘三种手段’去实质性打断西方微调中东战略”.......这一层面的强烈反应,因此,在“美军进驻乌克兰”的背后,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基本判定“俄罗斯目前不可能做出上述几种、可迅速国际社会之战略策应、从而真正可令西方进退失据的强烈反应”的......非常符合逻辑的一步!


在这种判定下,为了避免“目前用乌克兰之乱死死套住俄罗斯、并‘死套’俄罗斯中东全面妥协”的有利局面因某种原因全面崩盘,似乎“只有一个选择”的西方资本,为了彻底拿到“令美国国家利益‘尽快同意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这个‘关键中的关键’”,从而为了将欧洲央行在3月1日之后、能尽快“正式QE”的最大障碍、给快速扫除,西方也就“绝对不肯”让“打算就这样再拖上一段时间、令以中国为代表的南方经济的经济、特别是金融政策与北方经济的经济、特别是金融政策直接相撞、继而意图重新寻获一个战略回旋空间以战略回旋、至少是战略喘息”的俄罗斯(经济)、哪怕是缓上一口气。


而在之前的点评中也给出了这样的观点,即:

。。。。。。。。。。
站在欧洲利益(注:这里更多是欧洲国家利益)的角度,由于“瑞士央行”的所谓“炸弹”也扔了、欧洲央行“QE时间表(3月1日)”也“急中带赌”地端了出来,因此,欧洲利益(注:这里更多是欧洲国家利益)首先“极度渴求”的东西就是“崩住一口气”,至少是在“3月1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不能泄气。

否则,后面的局面,就极有可能从“已经开始有利于自己(注:系指,相对美国战略平台而言,西方资本开始以欧洲利益-西方资本的角色主导乌克兰、伊拉克之乱,并逼迫美国国家利益做出重大牺牲、尽快同意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利已局面”而一泄千里。

而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问题的别一个方面是,真正能让欧洲利益(注:这里更多是欧洲国家利益)“崩住一口气”的,又恰恰西方资本能否在“欧洲利益(西方资本)”的框架内、令美国国家利益尽快同意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

。。。。。。。。。

因此,似乎“只有一个选择”的西方资本,仍然为了那个所谓的“关键中的关键”,在“第一种判断”的基础上,其实也同时得出了另一种判断,即:


第二种判断,在“3月1日”已过,在欧洲央行因“欧洲利益(注:这里更多是欧洲国家利益)”的“没底”而仍然没有“正式QE”、且也未确定何时QE的情况下,除非立刻能拿到“关键中的关键”,或者,除非能立刻让“欧洲利益(注:更多是欧洲国家利益)”确认“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基本没有大的问题”,否则,在“时间已经进入3月、且至今欧洲央行仍然没有动作”的情况下,一旦这种情况最终拖过3月份,则之前强崩住一口气的“欧洲利益”,事实中也就等同于“彻底泻了气”!

显然,一旦如此,对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之欧洲利益而言,不仅局面极有可能从“已经开始有利于自己(注:系指,相对美国战略平台而言,西方资本开始以欧洲利益-西方资本的角色主导乌克兰、伊拉克之乱,并逼迫美国国家利益做出重大牺牲、尽快同意美国军事力量有效重返中东)”的“利已局面”而一泄千里,就是对欧洲利益(西方资本)之西方资本而言,之前初步合流、且以欧洲央行宣布正式QE而进一步合流的“有利局面”,也将一泄千里!

.......................................

 


正是在第一、二个观点、包括所谓“西方.....两个判断”的基础上,我们给了第三个观点,即:

 

●再谈未来一段日子里,“中东方向”与“乌克兰方向”或将“同时激化”、或将“此(中东局势)起彼(乌克兰局势)伏”

 

如果我们评估不错的话,未来一段日子里,“中东方向”与“乌克兰方向”或将“同时激化”、或将“此(中东局势)起彼(乌克兰局势)伏”。


第三,至于中国,东方评论员强调:我们仍然是那句话:就整个进程而言,最终不论是形势向“俄罗斯全球战略”就此“彻底凋零”的转化、还是向“西方金融霸权”就此成为“死当”的方向转化,在伺机“半渡而击”之前,中国唯一要做的、也必须做的,仍然是利用这个“或嬗变档期”、进一步夯实手中的“两种战略准备”、从而本质上绝对地立足于自己、以不变应万变,继而将未来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并伺机将“西方金融”典当在“亚投行”上的金融霸权、给转化成“死当”!

 


●“也门局势的突变”与“乌克兰和平协议的打破”同时出现也就不那么意外了

 

在上述“这组观点”及“叙利亚总统转话”的基础上,我们对“中东局势突变”与“乌克兰和平协议打破”同时出现也就不那么意外了。

 

在进一步这个话题之前,我们先通过四则新闻、大致了解一下“中东形势”与“乌克兰问题”的最新发展。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http://www.dongfangtime.com

 

 

 

 

 

乌克兰军方发言人:叛军试图进行挑衅,违反停火协议

 

【基辅消息】据媒体26日报道,乌克兰军方发言人25日声称:叛军试图进行挑衅,违反停火协议。

 


俄伊总统电话商讨也门局势  
 

【莫斯科消息】据媒体报道, 克里姆林宫新闻局‏26日表示,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与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在电话会谈中讨论了也门局势的突然加剧。

俄方强调立即停止战事并通过联合国等机制就制定和平解决冲突的方案加强努力的重要性。"

有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湾国家参加的国际联军25日夜里开始了针对已控制大部分国土的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目前获悉,也门首都萨那机场和一系列军事设施遭到空袭。

 


阿拉伯国家外长同意组建阿拉伯国家联合部队
 

【开罗消息】据媒体报道,正在埃及沙姆沙伊赫出席阿盟峰会的阿盟秘书长阿拉比26日表示,阿拉伯国家外长同意组建阿拉伯国家联合部队。

 


沙特驻美大使:沙特不排除造核弹牵制伊朗的可能


【华盛顿消息】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月26日报道,沙特驻美国大使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沙特不排除自造核弹,用以制衡拥有核武器的伊朗。

  据报道,沙特驻美国大使阿德尔·阿祖贝尔(Adel Al-Jubeir)称,“这不是能够公开讨论的事情,这不是我能够做评论的事情,我也不会发表评论”。“但是沙特的国王会为了国家安全采取任何必要的措施。”阿祖贝尔补充道,“有两点我们还没有谈到:我们的信仰和我们的安全”。

  但是对于美国奥巴马政府所披露的伊朗核谈进展细节,阿祖贝尔称这是“积极的”,“我不能说我们喜欢它,因为我们还不知道具体细节。虽然从美国政府得到的保证是积极的,但是在没有看到谈判具体细节时我们不会做出判断”。

  报道称,沙特阿拉伯在联军的支持下对也门发动了空袭,这场冲突有可能升级为沙特与伊朗间的代理人战争。阿祖贝尔表示,沙特对伊朗这种“干扰该地区其他国家事务的行为”十分担忧。


【时事点评】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众所周知的两件事是:

第一,3月25日,沙特阿拉伯和其他海湾国家参加的国际联军夜里开始了针对已控制大部分国土的胡塞武装的军事行动。

第二,同样是3月25日,乌克兰军方发言人声称:叛军试图进行挑衅,违反停火协议。


显然,3月25日同时发生的两件事情,已经初步验证了......未来一段日子里,“中东方向”与“乌克兰方向”或将“同时激化”、或将“此(中东局势)起彼(乌克兰局势)伏”..........初步结论。


值得强调的是,这一初步结论源于这样一种判断,即:我们对.......所谓“西方.....的.....两个判断”........的“判断”!

 

更加值得强调的是,可以肯定,试图进行挑衅并违反停火协议的不是别人,就是乌克兰政府军!

 


●“俄罗斯的进一步态度”将在.........去得到体现

 


因此,循“上述判断”的逻辑,不难想像的是: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俄罗斯的进一步态度”将在.........“中东方向”与“乌克兰方向”或将“同时激化”、或“此(中东局势)起彼(乌克兰局势)伏”..........去得到体现。

 

我们知道,胡塞武装的背景(伊斯兰什叶派)是如此的清晰!因此,逊尼派的沙特阿拉伯率一大帮阿拉伯军队于3月25日突然对其进行猛烈军事打击、其“时机与动机”是如此的明了:


其一,在西方资本的策划中,这是随时准备将“书本”上的“文明冲突”予以实战化的一场“预演” 。尽管冲突双方均是伊斯兰教!


其二,在欧洲利益(西方资本)的计划中,这是“美军有效重返中东”因“俄罗斯至今未实质性妥协”、且“中国两种战略准备”也未因“亚投行新闻井喷(西方国家成群结队地加入)”丝毫受到影响,“中俄关系”更未因“亚投行新闻井喷”受到明显影响,然时间又太紧、终为迅速拿到“西方微调中东战略”的“关键性推进”及“资本复杂转进”的 “重要性推进”、而不得不实施的一个“令西方感觉风险相对较低、继而进程相对可控、意图可相对替代、但一旦成功、却可迅速达成全面目的的替代方案”。

 


●这是美国国家利益“是否最终放行美军有效重返中东”之前的一场“最贴近真实的测试”

 


其三,在美国国家利益的眼里,这是“是否最终放行美军有效重返中东”之前的一场“最贴近真实的测试”。

而结合“沙特驻美大使:沙特不排除造核弹牵制伊朗的可能”以及“阿拉伯国家外长同意组建阿拉伯国家联合部队”,我们不难看出,这是一场“西方支持并背书”的“测试”,其测试原理就是:

在“沙特阿拉伯随时可能获得核武器(对抗随时也可能跨进核门槛的伊朗)”之“支撑”下,如果“已经成立的阿拉伯联军”在致力于解决胡塞武装的进程中,在中东有巨大显性利益的俄罗斯、及什叶派的伊朗均未能做出“实质性的强烈反应”,那么,这场“最贴近真实的测试”将随着“胡塞武装”被“实质性解决”而立刻就地转化成一种“巨大的攻击成果”。

 

●这有着显著之“伴随战役攻击的战役测试”的典型特征!

 

显然,这有着显著之“伴随战役攻击的战役测试”的典型特征!

至于如何理解这种所谓的“攻击成果”?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可从这几个层面去理解:


第一个层面,如果“胡塞武装”在国际社会、特别是俄罗斯、尤其是伊朗的实质性沉默中被“实质性解决”,那么,也就意味着“欧美共同控制”的“埃及对外政策”被彻底解决,“埃及再乱”之后的“基本稳定”问题被彻底解决,从而也就意味着埃及问题(注:埃及正式加入严厉制裁伊朗阵营、从而正式加入那道最初目标指向伊朗、最终目标直指俄罗斯、特别是中国的金融防火墙)的中东段正式成型。


第二个层面,在“第一个层面”的基础上,由于“对叙利亚有特殊意义的俄罗斯、对胡塞武装有特殊意义的伊朗”均坐视“胡塞武装”被实质性解决,而或不能、或不愿、总之、是没有做出实质性反应,这样,对伊朗有特殊意义的伊拉克、对叙利亚有特殊意义的黎巴嫩,“对俄罗斯有意义的(叙利亚总统语)”的叙利亚,均可能因巨大的外部压力(北约、阿拉伯联军的双重压力)与内部分化,或在最短时间内被有效解决。


第三个层面,在第一与二个层面的基础上,在“欧美联手”已经控制了“埃及对外政策倾向”的前提下,如果具有重要战略价值的埃及(注:对欧洲、中东、西非、东亚、南亚之间贸易均具无可替代作用的苏伊士运河)的“基本稳定”问题,因“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直到阿曼等)被“有效解决”、继而因“金融防火墙中东段成型”得到基本保障,则埃及的“对外政策倾向”及“对内政策倾向”均将因“埃及国内基本稳定得到基本保障”而被“彻底定型”;

 

第四个层面,随着“埃及彻底定型”,其“重要战略位置”所“内嵌”的整个中东问题(包括有战略雄心欧亚大陆桥土耳其、有战略资源的非洲苏丹、对俄罗斯有重大显性利益的叙利亚、对伊朗有不可替代之战略缓冲之意义的伊拉克等的....对外政策决策倾向)、所“辐射”的“金融防火墙中东段”的成型问题、也就是所标志的“西方微调中东战略”之“关键性推进”与“西方资本复杂转进”的“重要性推进”等、欧洲利益(西方资本)均将“同时获得”。

 


●一旦第四个层面成为事实,则俄罗斯的中东利益也将损失贻尽!

 


第五个层面,一旦“第四个层面”成为事实,那么,对.......已经被“北约军队正式进入乌克兰”并“随时换装乌克兰军队、其实是换装乌克兰经济”等手段“死死顶在家门口”而几不能动弹的.......俄罗斯而言,到此,其中东利益也将损失贻尽!

 

显然,一个“彻底失去乌克兰与中东”从而战略纵深全无(俄罗斯至中东)的、“战略缓冲(乌克兰彻底失去、甚至白俄罗斯也可能离去)”全无的“俄罗斯全球战略”也就彻底凋零了!

 

 

●如果“进程”能走到“第五个层面”,那么,本质上,全球格局就将面对四个问题

 

 

第六个层面,如果“进程”在未来几个月里能走到“第五个层面”,那么,本质上,全球格局将面对四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是,拿着那条“中东段成型的金融防火墙”、且已经“军事进入乌克兰境内”的北约(西方利益-西方资本),面对“全球战略”已经不再的“俄罗斯”、与手握“两种战略准备”时刻“伺机半渡而击”的中国,其“首选攻击”目标会是谁?                      

显然,如果在没有彻底解决俄罗斯的情况下,就全面攻击并欲解决中国问题,一则,在“有效按住”俄罗斯的同时有效攻击中国、西方利益-西方资本的实力远远不够,二则,俄罗斯或“咸鱼翻身”!

第二个问题,是,既被“手拿中东段成型的金融防火墙”的北约兵逼眼前、又被北京密切注视,且已彻底陷入“进一步或生、退半步必死”的俄罗斯,在“生死存亡”之际,到底是“被迫选择”“进一步”、与被迫选择“退半步?

第三个问题,是,紧盯“势必水淹南方”且直逼俄罗斯的“北约(西方利益-西方资本)”、注视或绝地反击以求生、或再退半步而必亡的俄罗斯,且“早已抛弃一切战略幻想、从而早在做最坏打算”、并“手握两种战略准备”、时刻在“伺机而击”的中国,会选择什么时机出击?

 

 

●不论是时机还是动机,均与第三个问题中的“伺机而击”之“动态评估”紧密相关

 

第四个问题,也是最为微妙的问题,是,不论是第一个问题中之“首选攻击”之“时机”、还是第二个问题中的“被迫选择”之“动机”,本质上,均与第三个问题中的“伺机而击”之“动态评估”紧密相关。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显然,如果“首选攻击”之时机没有选择好,也就是没能彻底破坏掉“中俄间战略关系”、特别是没能有效打乱“中国伺机半渡而击的战略步调”的话,那么,在“主要依靠非军事手段解决”、也就是在主要依靠实质性展开“马歇尔计划2.0版”的“展开过程”中,要么,直接触发“下决心换取并依托中国实质性支持”的俄罗斯、或在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或在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的强烈反击,要么,就是最终因“种种因素”而不能在短时间内(3个月至半年,以7月开始计算,也就是2015年8月至2016年1月)实质性解决俄罗斯问题,从而消耗在“消化俄罗斯”的进程中、最终因“身处半渡”而被“伺机而击”及时捕获到“出击时机”。


显然,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种种原因”中的“关键因素”、或者说是“最不确定”因素,极可能是“中国提前绝对控制南海”或“提前动用汇率、甚至利率武器,比如选择人民币兑欧元大幅度贬值等”,从而在“政治特别是军事层面、以及经济特别是金融层面”,或者说“既在地理层面、更在心理层面”,将西方资本利益的“彻底解决南方问题的整体计划”、活生生地“切割成”中国南海以东及中国南海以西“两个部分”。

 

 

而站在西方的角度,在这场“最贴近真实的测试”即将实质性展开的时候,在西方利益(西方资本)基于“西方.....两种判断”、从而很大程度地认为这场“最贴近真实的测试”一旦展开、就将随着“胡塞武装”被“实质性解决”而立刻就地转化成一种“巨大的攻击成果”的时候,或者说,在西方相当程度地认为.....进程一旦启动、就将快速地走向“第四个层面”的时候,为了尽一切可能、提前剔除在“进程”走到“第五个层面”时所将面临的一系列问题,除了继续在“亚投行”层面上“(欧美)双簧”之外,就是在中东方向(抢时间、合力以彻底解决埃及问题)、东欧方向(在乌克兰方向继续对俄罗斯施加最大压力)及东亚方向(测试并全力打乱中国两种准备、尤其是中国南海政策的步调)各自使劲。


在东方评论员看来,在东亚方向,在“测试并全力打乱中国两种准备、尤其是中国南海政策的步调”的问题上,要高度警惕“美日试图联合并组织一些所谓南海国家、甚至台独势力、集体搅局中国南海布局”的意图。

显然,这种“搅局”的“联合手段”类似于在南海玩“街头政治”。也不仅仅如此,前面说了,所谓“种种原因”中的“关键因素”、或者说是“最不确定”因素,也是令西方最不安甚至不惜“典当金融霸权”也要尝试解决的因素,就是中国在西方首先攻击俄罗斯的时候,“伺机出击”、将西方资本利益的“彻底解决南方问题的整体计划”、活生生地“切割成”中国南海以东及中国南海以西“两个部分”。

 

 

●“虽只知道旋转、但也至今未倒的风车”的背后、是一股来自中国南海的“信风”!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表面上看,在中东也好、乌克兰也罢,表面上是西方利益(西方资本)一如唐吉诃德一般、挺矛策马、大战风车(俄罗斯),但经由“俄罗斯瞬间金融崩溃”与“欧洲国家批量加入亚投行”两役之后,本质上,谁都能看明白:“虽只知道旋转、但也至今未倒的风车”的背后、是一股来自中国南海的“信风”!

 

因此,“美日试图联合并组织一些所谓南海国家、甚至台独势力、集体搅局中国南海布局”的现时意图、其实有三个:

第一个意图:本质上就是想全力干扰这一“关键因素”在适当的时候突然发挥作用。

第二个意图:试图以“第一个意图”的达成,确保西方资本全球安全框架之“北约”与“西太平洋安全框架”这两只锚,不被“中国绝对控制南海”所割断!

第三个意图:试图以“第二个意图”的达成,结合“北约进驻乌克兰”及“准备换装乌克兰军队(其实是经济)”对俄罗斯中东政策进行“最后通牒式逼宫”,至少是迫使俄罗斯坐视“突然成立的阿拉伯联合部队”实质性解决“也门问题”,从而实现对“埃及问题”的关门、也就是对“苏伊士运河”的“定向关门”!

显然,海岸之上,是一个战乱且四溢的叛军,海面上,是一个至今清剿不尽的海盗,恐怕再也没有较这更加高效、且更加合理的“定向关门”方案了!


非常清楚,结合上面的讨论,站在西方角度,这里面的关键,就是在实质性展开“第一个层面”的时候,同时完成第一个意图。

毫无疑问,在这个问题上,一个“最容易想到、且最可控”的干扰方式,就是“尽一切可能、动用一些棋子、甚至尝试让这些棋子以自残的方式、迫使中国在南海方向被迫提前施展实质性动作”,继而让原本伺机“半渡而击”的中国最先处于“半渡”之中。

而对这种企图,我们的建议就是:中国有必要摆出这样一种态度:包括日本在内的大、小走狗,在南海这个方向,谁敢上一个就立刻解决一个、绝不拖泥带水!

而从种种情况观察(欧盟国家一方面指加入亚投行,一方面(法国)又强硬支撑菲律宾、从而公开介入南海问题),由于“日本被解决”等同于“西太平洋安全框架”彻底坍塌、等同于“提前解决了美国问题”、甚至等同于“提前解决了西方资本问题”,且中国一直在做“必要时、提前解决日本问题”的准备,因此,西方极可能用一切手段怂恿菲律宾充当这个“不惜自残的棋子”。

 


●以“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之“心肠”,动用“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之“手段”

 


因此,在东方评论员看来,一旦菲律宾敢在这个时间点挑衅中国,那么,以“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之“心肠”,动用“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之“手段”,瞬间解决菲律宾问题,就是必须的。

在“手段”的选用问题上,从“中缅联合调查”这一事件所发出的“重要信息”来看,什么“边界”、“内政”、“军事目标”、”非军事目标“、“军事手段”、包括对方领导层等等,均不在话下!如果说有什么标准,恐怕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狠、准、快!


在“目标”的选择问题上,同样,从“中缅联合调查”这一事件所发出的“重要信息”来看,不论是什么挑衅中国南海核心利益的国家、还是挑衅中国东海核心利益的国家,均不在话下!如果说有什么标准,恐怕也只有一个标准,那就是:达个时间点上,谁要敢帮助西方实质性干扰中国南海战略,那就见谁灭谁!


事实上,我们也认为,万一俄罗斯、或伊朗最终坐视胡塞武装被实质性解决,“埃及问题”被西方顺手“关门”、苏伊士运河继而被“定向关门”,从而“上述进程”已经实质性启动了的话,那么,视苏伊士运河“定向关门”的具体情况、特别是视“上述进程”的具体进展情况,也“随时”可以在遥远的中国南海,为苏伊士运河隔海加装一付“定向门”!

而在之前点评中,我们已经认为: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的进程或要提前了!因此,在这里,在“中东急变”的情况下,我们想补充一句:必要时、绝对控制南海的进程提前的机率明显增加了。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http://www.dongfangtime.com

 


郑重声明:

1:《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版权属本网站所有。

2:本网站从未授权任何个人、媒体、网站、论坛转载《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的相关内容。

3:对非法转载的个人、媒体、网站、论坛、一经发现,我们有权停止提供后续服务、并追究相应责任.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