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时事
当前位置:首页-时事解读-时事
20亿美元主权债券发行

20亿美元主权债券发行

作者:东方时事音频解读  整理:衍射传媒

十九大定性很高,中国开始尝试摆桌子了

在说20美元中国主权债券发行之前,先说十九大。很多媒体对十九大定性很高,包括主流媒体新华社、人民日报,它们都超越了中国去看问题。

十九大,它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呢?实际上,在7月28日沙场阅兵后,就本次阅兵的意义,在东方时事群里值班员曾经提了一个填空题让大家去填,就是“xx(L开头)”+“xxxx(J开头)”,一直没给答案的,后来十九大结束之后就给了答案,答案是“⑴:路线;⑵决策模式!”这个问题解决了,大家就顺着去看,这个东西出来以后就意味着什么呢?

就意味着中国真正开始尝试摆桌子了。尝试摆桌的东西很多方面,有一个方面就是我们上次直播讲的一个问题,讲的那个发债的问题,就是那个20亿美元债券发行的问题,这个发债就是个转折点,就是摆桌子的一种具体方式。当时我们讲的时候、大家也许没想到它的意思是我们讲的那样,后来这个形势发展,包括中国财政部自己的解读,它就是那个意思。

另外一个转折就是,这个20亿的背后就是十九大,就是十九大顺利召开,为什么十九大顺利召开是他的一个大背景呢?就像习近平主席说的,他讲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是个大党,8000万人大党,大党就得有个大党的样子,这层意思回到东方时事解读的上有一句话,引申一下,就是中国是个大国,大国就要有大国的样子,就是这个转折。

三大评级机构是西方金融霸权的核心部位

如果要说20亿美元的意义的话,那就要先说三大评级机构。我们说过很多次了,西方现在的金融体系,它是围绕着一系列的游戏规则来,而是这一系列游戏规则中,西方的评级机构占了非常核心的地位,为什么美国当时能够爆发那个次贷危机啊,真正的原因在于什么呢?就是西方的这个所谓的最公正、最公平、最专业的三大评级公司首先出了问题:给美国的许多垃圾债券评级评上3A债券,当然它不是直接对着垃圾债券进行评级,它是把许多垃圾债券与相对较好的债券进行一种打包,进行一种混合,比如说:这个垃圾债,百分之多少,那个好点债券,所谓3A债券百分之多少,中间一些一些3B的债券是多少,它是一混合,再加上刻意抄作一个什么话题?比如:类似行业的债券未来什么样?利率会怎么样?或者诸如此类的一个话题,它就把这一个很少很少的优质的债券加上很多很多垃圾债券,打包形成一个新的“优质”债券,就算不打AAA也会打AA+,或者他打个两A,类似的,也是如此的,所以它才最后爆发了次贷危机。

这里面还涉及到CDS,CDS的核心是什么呢?其实就是保险,我这里讲得很抽象,因为这个东西理解起来了,如果没有金融知识,理解起来非常困难,但是这个事情最后的落脚点就是保险,落脚到保险公司头上去了,这一连串的逻辑的关键是,它中间又回归到了所谓的西方评级:为什么那个保险公司敢为这种所谓的信用违约合约进行保险,提供担保,就因为他们只看结果:你拿回来的东西,拿着的债券,这个会不会违约?而根据西方三大评级会给债券的明确评级,我根据这个评级,我计算出来的那个风险,基本不倒违约,因此,就敢保险!

这样,一切的流程都毫无问题,前提是只要这个评级是正确的,是客观,问题就出在这个位置,就是那个评级本身就不客观,所以最后的西方的保险就会出问题,就是CDS的大量的违约,这也是后来的次贷危机爆发了一个重要的金融原因。美国当时有个大到不能倒的公司叫什么,大家能想到是哪家公司吗?是AIG吧,就是它,他就是个保险公司,所谓“大到不能倒”的经典个例!所以说它落脚点落在了保险公司去了,但是始作俑者就是三大评级公司。

所以说三大评级公司在西方的金融体系里面,它占有非常核心的地位。

20亿美元债券的政治意图

这个20亿美元的发行是没有向三大评级机构进行评级,为什么我不要三大评级机构的评级?因为三大评级机构是不客观的,以其最近几次对中国主权信用评级进行调 降来看,完全是胡说八道,完全就是政治性的评级!政治性的评级,我就不要了,我就要另起炉灶!让市场用脚去投票,市场不就是把三大评级公司的脸踹了吗?而且最后还出现11倍超额认购。

这11倍是小试牛刀,你看市场价,他们都知道20亿杯水车薪,一般人买不到。你发个200亿试试,说不定认购的还多一些,绝对不止两千亿,说不定两万亿都出来了。因为什么?20亿太少了,对于一个大型机构或而言,一个国家一个主权基金而言,还不够塞牙缝。

中国发行的20亿美元的主权债券,是有非常明显的政治企图,这个政治企图,首先出来作证的是中国财政部自己,他说得非常清楚,我们并不在乎这个融资的总额度,不在乎这笔钱,在乎什么呢?市场已经做了解读,东方也提前做了解读,后来发债的情况,后来许多媒体跟进的评定,证明了我们当时的那些评估是正确的,这个东西说明什么问题?这就是一个主动行为,就是中国确确实实开始尝试摆桌子。

中国现在做的每一步包括这个20亿美元的债券的发行,它都有一种伴随战略攻击的战略测试,要是从这个这个角度去理解它。是和15年七月流火、八月未央最大的不同的。

当时情况,我们当时给它定义的非常清楚,这就是一种测试,它并没有把它转化为一种具体的攻击行动,就是一种测试,我就是玩了一手,我看你市场怎么反应。

而这20亿是实实在在的一种测试,也是实实在在的一种攻击,或者一种反击,它的效益会持续。

这种测试,已经形成了攻击的效果,如果西方三大评级公司还敢挑调降中国的评级,那我就再发两百亿,看市场怎么反应,如果这样做的话,他的攻击性就一览无余了。

我们上次节目已经讲过,就是我必要的时候,第一件事是抛开你西方的评级;第二件事是我以此建立起我自己的信用评级,而且市场公认的信用评级。

这20亿已经在市场面前证明,市场上对你的东西是不信任的,就是别人只是没有办法找一个更好玩的游戏,更公平的游戏或更可信的游戏。那好,你既然作为游戏的创作者,你敢这样玩的话,玩得那么不地道,那我创造一套新游戏出来,它的意义在这。

这个游戏的核心在于什么呢?建立一套有别于西方的金融体系,这个金融体系,它首先就会有个标准,就是建立一套有别于西方标准的标准,中国把这个标准,建立标准这个意向稍微端出来,也就是20亿的债券稍微端出来,市场马上认可,市场已经用事实证明市场并不信任西方的三大评级公司,因为你的有前科,什么前科,就是前面讲的次贷危机。

中国的债券是金边债券

为什么市场抢购中国主权债券这么踊跃,这20亿美元债券能够形成攻击效果,主要是因为中国的债券是金边债券。现在中国的经济形势是世界上最好的,这么庞大的制造能力,我们的评估,中国现在经济规模已经是世界第一了,不存在美国还在世界第一,这是个伪命题。但是现在你通过其它的计算,那它美国要当世界第一,让它当再当几年。

中国是一个世界第一的经济规模的经济体,而且它的社会超级稳定,它的经济仍然具有极大极大的活力,而它的技术力量现在很多地方开始突飞猛进,还有十四亿人口的庞大的市场,就这么个国家,它的债券,不是最顶级的,不是最好的,不是最安全的债券,那是什么债券?所以说市场用脚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这20亿是没有评级的,按照西方的金融体系的话,没有西方评级的公司债券,你是发不出来的,因为什么呢,它的会计准则都不允许他去买这些所谓“高风险”的东西,你买了以后你怎么做账啊,明白吧?

西方它做这套游戏规则他有他的通盘考虑,比如说你买的最顶级的债券,他的会计上怎么处理?你买的垃圾债券会计上怎么处理?它都是有规定,你要买了一个没有评级的东西,你怎么做账?但是有市场就不顾这些,为什么呢?西方的债券才是垃圾债券,美国的国债是垃圾债券,欧洲的国债是垃圾债券,日本的国债是垃圾债券,特别是欧洲和日本的债券,他已经是负利率了,他不是垃圾债券,是什么债券?中国的债券是正利率,买中国债券他是真受益的。

欧洲的债券,日本人的债券,它是负收益,中国财政部不会去说它,市场知道。中国的债券是金边债券,所以市场一推出来,市场踊跃抢购,你买日本债券试试,他有的是要倒付息的。

中国的主权债券,不管是美元债券,还是什么债券,它的主体还是人民币,还是中国经济,中国强大的经济体的稳定性发展性。中国经济体的稳定性发展性,或它的潜力,又是以人民币为代表的。而人民币有四只锚,四只锚就是所谓的四个问题

你要想想,有那么强四个锚的话,这人民币有多强,所以说,以这个人民币为支撑的中国的主权债券它有多强,它为什么叫金边债券,就是因为人民币的四只锚,为它头上图上了这一抹金边。大家通过这些东西就更能够体验到,中国是唯一有能力掀桌子的,在解决俄罗斯之前。为什么是有唯一有资格掀桌子的?我这么强,我这么稳定,我怕的什么呀?对不对。

毒贷款

西方为什么要调低中国主权债务的评级,有它的目的,首先就是触发所谓的毒贷款,而这又要说到企业融资的问题。

各地的民间的公司或者中国的国有企业在国外融资被制造障碍,拉高成本。如果是民企的话,涉及到一个毒贷款的问题。

后来出来一个什么问题呢?出了一个某某公司的问题,它是出现了债务违约。

为什么某某公司出现了违约,就是因为三大评级公司调低中国的主权债务的这个评级。调低中国的主权债务评级,就自然而然的会影响到中国的民间企业或者国有企业在国外的融资的成本。因为中国的主权债务评级涉及到中国的债券,中国国家的那个债券是安全的,你所有的那个企业债券原则上都是比照它来执行的,最高和它们相等,所以说像某某公司这样的企业,在遇到了三大评级调降了中国主权债务信用等级之后,自然而然的市场会把它下调。

这么一来以后,通过各种各样的报道,他好像在财务上有问题,国外媒体就跟踪抨击他,说它债务出问题,他是不是出问题了?不知道!但是呢,现在某某企业它是很困难的,它会不会破产,不知道!

我们不去具体评论的这个企业,因为到现在为止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报。这个企业,我们不评论它的立场,也不评论它的宗旨,也不评论它的这个债务情况,也不评它的运营,但是从我们观察的话,这个企业某种意义上是中了毒贷款的招,它是作为毒特款的一个特例,是可以讨论的。

毒贷款如何爆发的,如何埋下的,在他的身上都能找到例子。通过这个例子的话,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到西方在这个时候调低中国的主权债务评级,它的用意是什么,它首先用于就是触发所谓的毒贷款,拿这个来威胁你,某某公司它还只是个特例,有没有比某某公司更严重的企业,有。当然,相当多的毒贷款中招的公司,是房地产公司,某某公司跟房地产也有很大的关系。

西方他有一些企图,有些计划,它到时候都要试试,果不其然,开始试了,试了以后就遭到中国的反击。因为中国在过去两年已把这个把所有的毒贷款,已经削减了很多,所以对西方而言,它现在试,也没太大的把握,但是它还是有效果的。所以大家对对西方的金融霸权不可掉以轻心,要正视它,但是经过2015年之后,他的威力已经大不如以前。

现在还不是发行人民币债券的时候

为什么不发行人民币债券呢?因为人民币现在出不去,发行人民币债券,别人要用人民币来买,别人没有人民币啊,你借给他吗?别人有美元,中国也现在也不需要。

人民币债券走出去以后,它是一个标志性的动作,假如说哪一天我在市场上发行人民币主权债券,面向全球,但是那意味着什么呢?

那意味着人民币已经走出去了,它是一种结果了,他倒不是一种手段,为什么我刚才就讲了现在不可能大规模的发行人民币债券,几千亿发了之后,国外市场的人民币从哪来,因为人民币本质上没有出去,用货币互换的方法来买人民币当然可以,但是可操作性不强。

 

①东方时事解读始终认为,人民币之锚,在于四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中国践行群众路线的基础与能力,再通俗些,就是中国的体制自信,三个自信。践行群众路线之基础与能力或通俗的三个自信,在关键时刻,就能直接转化或衍生为人民币最强的一只锚,而群众路线的国际版,则是人民币之锚的倍增器。

第二个问题,是中国业已打碎西方军事技术绝对优势之神话的军事实力,实际是科技实力。而中国坚定不移执行南海战略的能力,特别是决心,则是第二个问题的具体体现。

第三个问题,在第一,二个问题的基础上,世界第一的实物呑吐能力与排名世界前五的几大行体现的金融体系实力,黄金储备,以及以海军,空军,太空,通信,计算,高铁技术为代表的井喷式技术发展。中国,在东方时事解读之前经常提及的一个层面,军队向前进,生产递长一寸,不仅有绝对优势,而且有巨大的冲击惯性,这一巨大冲击惯性,又可极大地牵动群众路线国际版本的推进。

第四个问题,中国自己就既是一个巨大的实际财富生产者,又是一个巨大的消费市场,在所有经济实体中,是最有玩最低内循环之坚实基础的一个,不仅如此,这又确保中国的战争潜力最为巨大,显然,这个问题又反过来极大强化了前面三个问题上的优势。上面四个问题,对国际层面的群众而言,配合一带一路的推进,可提炼为一句广告词,华盛顿共识没落,北京共识上位,彼消此长,何去何从无须问!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