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时事
当前位置:首页-时事解读-时事
东方时事解读音频:疯狂的华尔街金融骗局

 

东方时事解读音频:疯狂的华尔街金融骗局

 

【嘉宾】最近西方国家出现了一个类似引爆2008年次贷危机的住房抵押贷款的产品。2008年次贷危机的爆发是因为将不同等级的住房贷款打包并证券化后的MBS,再打包证券化形成担保债务CDO。理论上西方这个玩法是可以无限循环下去,不断形成新的金融产品。还有一份产品叫信用违约互换。整个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是因为次贷的证券化,将次贷风险由发起人转移到投资人。MBSCDO的投资者再将风险转移到CDS的投资者身上。现在出现了高杠杆贷款的新产品。和次贷有什么区别呢?住房抵押贷款针对个人,高杠杆贷款则针对公司。与住房抵押贷款类似,是企业在美联储提升利率的背景下,企业融资越来越难。除了发行垃圾债券外,就是利用杠杆从银行获取贷款。高杠杆贷款的偿还是优先于垃圾债的。高杠杆贷款经证券化后简称CLO,称抵押贷款凭证。在操作上,银行家几百家抵押贷款打包成一个产品,然后卖给投资者,将风险摊分给投资者,主要由对冲基金、保险基金和养老金等来购买。美国CLO总量达到1077亿美元,过去几年中达到了1万多亿美元。英国央行数据显示381亿英镑,2018年又是300亿。现在,不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警惕风险,美联储也发出了风险提示。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示,2017年全球高杠杆贷款新增发行量达到创世纪的7880亿美元,超过之前高点7620亿美元。美国华尔街金融衍生品一直很发达,之前高杠杆产品有维护契约监管,借款人可以监控借款公司的业绩表现,如果业绩不好,借款人也可以强制借款公司出售资产。经过金融危机后,许多公司要求修改契约,最终变成精简版的契约。垃圾债券交易受到美国证监会监管和保护,而高杠杆贷款不受美国证监会监管和保护。为了防范风险,要求发行方必须保留5%的份额。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对多的弗兰克法案进行了松绑,意味着发行的银行和机构不再需要持有或保留那5%的份额,相当于不再承担任何风险。这个产品基本如同窗户纸,一捅就破,2008年次级贷款属于直接原因,我个人认为下一轮金融危机的引爆点,很容易在这个产品上发生。想请教下东方老师的观点。

 

东方点评:

CLO抵押贷款凭证和你之前说的引发次贷危机的次级贷款等产品在本质上、是雷同的。都是通过金融产品将风险转嫁给其他投资者。信用违约最后的风险是完全集中到某个”大到不能倒者“的身上,比如,美国最大的保险公司身上了!在保险公司的例子中,所谓的大到不能倒,就是因为所有的风险都由保险公司来偿付。

 

把这个游戏做到无限大,银行或放贷的金融机构完全没有风险。如果违约就由保险公司来承担,没有违约就只损失一个保费,同时赚取了巨额利润。现在美国政府把多德弗兰克法案废除,CLO抵押贷款发行者不再需要5%的保留,而只需支付一个低廉的保费,就把所有的风险都转移出去了。因此,发行CLO的现在可以任意做坏事而不用承担、或只承担极小的风险。这本质也就构成了另外一个”信用违约“产品。

 

因此,将它与次贷危机爆发的引信相提并论是有道理的。从目前数据看也几千亿,倒远不如传统的金融延伸品庞大,不过性质十分恶劣。发行者没有任何风险,只要有人要,就愿意提供。当时次贷危机的情况,按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描述是“很惊恐”,他说“我不能想象一个没有任何收入、或没有任何偿还能力的人能轻松地从银行获取一笔如此高额的贷款”。这种高风险的贷款,就是所谓的次级贷!

 

 

 

 

 

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前,美国的放贷机构难道不考虑风险吗?其实他考虑了风险,他将诸多次级贷经过巧妙的组合、也就是包装、形成一个债券组合,再拉三大评级公司给个优良的评级,回头去保险公司、按评级进行相应定价、买一份借款人违约保险就完了,这样,就将次级贷款债权的风险通过很巧妙的方式进行了搭配并“转出售”。

 

伯南克曾任美国央行行长,而以他的身份与经验,对这些组合、都说“看不懂,称“不知道是怎么弄出来”。但是,就是这些组合进行最后打包后,在评级公司那里获得AA或者AA+的优质评级,而美国的保险公司就凭这个评级标价并开出保单,而在收取了低廉的保费之后,这引起风险就立刻集中在相信评级机构的保险公司身上了。

 

这次的高杠杆产品也是类似,所有的这些恶果不单来自于特朗普放开多的弗兰克法案,而是美国长期的纵容,事实上,美政府对华尔街类似的行为的纵容,仅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稍微收敛了一点,因为次贷危机的后果太严重了,总得有个”收拾“有个”说法“,但到现在又完全放开了。从我们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当然有类似2008年次贷危机的风险。只要放宽监管,一夜之间就可以诞生出成千上万种方式来玩。关键是有人买单。

 

美国有一套成熟的系统,就是有人评级,穆迪、惠迪普尔、惠誉,只要这三家给出很好的评级,就可以通过市场把它卖出去,将风险转嫁出去。这是它玩这套游戏的本质。类似CLO这样的东西其实有很多。未来更会层出不穷。因为美国的经济主要靠这些东西在维持,也就是说,华尔街金融永动机的维持运转的机制,本质就是金融骗局。次贷危机就是这些金融骗局的结果,次贷组合与信用违约,在小时许多人看来绝对是天衣无缝的东西,看似不可能违约的事情,最终却大量违约,连“大到不能倒的”世界上最大的保险公司都承受不住。

 

为什么美国当时要救这家保险公司,就是因为清楚后果。次贷危机就是西方金融资本利欲熏心的本质所导致的。

 

在这个问题上,其实中国也不是一片净土。大家回忆一下2016年,例如大学生0首付买房,非常恶劣,将所有的风险转交给个人和银行。谁最愿意做这个?地产商最愿意。当时的情况一度是:许多人买房零首付,是地产商和中介公司垫付了首付,甚至许多在校大学生都可以贷几百万去买房。这个事情只是过去了两年的时间,相信大家还会有印象!

 

回归到美国CLO,谁最愿意做这个?银行,或其它可以放贷的金融机构,通过这种操作,既可以赚取暴利,又可以通过巧妙的组合、包装去转嫁风险。而银行或放贷金融机构都是谁呢?就是华尔街。

 

所以在特朗普放松金融监管后,出现这些现象,都是必然的。而为什么要放松金融监管呢?又是因为维持美国经济运转的需要。但为了满足这种需要的可能后果、又都是非常清晰的,这就是恶性循环。

 

所以特朗普很急,你骂他不要脸他也无所谓,什么都无所谓,种种迹象说明,尽管他大骂美联储,但其身体比嘴巴显得诚实的是:目前,他的行动、其实只在意金融稳定。现在特朗普为什么把朝鲜像祖宗一样的供着?为什么中国央行一说降准、逆回购、放出货币、都在冲击美国的金融市场的稳定,这才让他痛苦。、

 

而特郎普说的、做的,最终要和美国的市场去”见面“,这就是他最为难的地方。中国也是看清了他”电话认怂“的处境、明了他的动机,洞悉他的目的,其实就是缓兵之计。既然间在缓兵,那我还是该如何就如何,贸易(谈判)归贸易,金融(冲击)归金融。这个态度,其实就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说的:我不欠你(美国)的、也不求你的,也不怕你。

 

西方金融维稳为什么那么重要?就是要维持住金融骗局。西方既然与中国贸易战达不到目的,那就要和中国缓和,为什么呢?我们说过,在与中国贸易战对垒过程中,美国经济的衰退可能拖不过明年第一季度,而一旦美国经济明年确认进入衰退,那么,包括CLO这一类的窟窿、必定会提前爆发。

 

所以美国很急,打电话希望找中国领导人谈,又放出消息说中国准备购买美国大豆,还制造华为事件并主动将华为事件往贸易战事情上扯,又这、又那的,为什么呀?因为美国急于想与中国达成”贸易摩擦层面的缓和协议“。

 

搞清楚这些,包括次贷危机由来、信用违约的本质、CLO等工具的后果,也就搞清了美国经济烂在哪里,也就可以盯着美国的金融维稳,去打击它的痛点。讲其他的都没用。

 

而且中国这样的反击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在我们看来,这也算是一种非对称的打击,通过这种方式,中国可以做很多次、在很长时间里多次使用,而美国却受不了,因为它不得不与无情的市场去进行博弈。中国不过就是今天搞一搞逆回购,明天来份”麻辣粉(MLF)“,再过几天,再将”麻辣粉“给”踢(T)“一脚(TMLF),还不行的话,我再降准,中国降准空间还有很大(注:15.5%,约锁住了23万亿准备金)。最后,中国还可以玩降。

 

 

 

【嘉宾】现在CLO规模是1.1万亿美元,持有者主要是共同基金、保险公司、养老基金。这些机构持有大量CLO产品,只要资金周转的开,在岸流动性宽松的情况下还能玩的转。一旦出现市值亏损,会面临大量的赎回,从而引发CLO价格进一步下跌,将导致所有持有者的市值损失,还会导致高杠杆贷款等产品流动性收紧,最终崩盘。

 

 

 

东方点评:

 

还有个关键点没讲到,为什么次贷危机会爆发呢?因为经济泡沫得不行。泡沫崩了,维持不住了。今天美国也面临着这个风险。

美联储一直嚷嚷着加息,说是经济太热了,就业人数太强大了,经济过热得不行,所以我要加息了。

 

中国央行说,哪来的经济过热,我都觉得好冷。我作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都觉得冷的不行。你要加息你加吧,我就降准,我逆回购,我推麻辣粉,总之,你收货币、我就放货币。

 

市场是聪明的。不看别的,就看到美国经济如何烂,比如街头标准,美国枪击案上升了那么多,欧洲到处都是黄马甲,波罗的海的航运指数那么低。只有让美国公司经理人”有红可分“的美国的股市穿行在云里!经济过热从何谈起?中国作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经济增速又那么高,股市那么低,且公开说经济下行压力大。那市场相信谁呢?当然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们说了,如果美国继续与中国贸易摩擦,那美国经济衰退熬不过明年第一季度,而一旦美国经济衰退,会让CLO这样的”类次贷“产品的违约率迅速上升。从另外的角度看,中国在美国金融维稳上反击,而美国在贸易战未能达成目标的事实下,也就非常急于与中国达成缓和协议。从这可以看出,美国在金融维稳上已经深刻感受到CLO这样的”类次贷“产品、在经济衰退下的巨大危险

 

信用违约如何产生?就是一时间有大量借贷者无法偿还信贷,进而引发大规模的违约。CLO这样的”类次贷“产品,不管如何打包,总有一个头,即:借钱的人总是要偿还债务的,还不上就是违约。经济衰退时期,这些不能偿还的人数就会急剧上升,或因为收入下降了,甚至可能失业。所以,经济衰退的危险,很容易让美国回想起次贷危机时的景象,这也是美国急于想与中国缓和贸易摩擦的、在经济层面的真正原因。当然,这只是经济金融上的原因,更现时、从而更急迫,也就更重要政治上的原因,我们在这里就暂不展开了。

 

东方音频团队以《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为理论基础,致力于以平实的语言,简约的文字让更多喜爱东方时事解读的粉丝们深入的了解世界局势演变的内在逻辑。如本文内容上与《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有出入,均以《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时事节简版》为准。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