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经史秘闻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由来

 

关于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这件事,课本和不少书籍上都认为是因为董仲舒上书汉武帝导致的。这个结论的来源是《汉书 董仲舒传》,武帝即位,举贤良文学之士前后百数,而仲舒以

 

 

 

贤良对策焉,班固接着就照抄了《天人三策》。

 

 

 

然后说“对既毕,天子以仲舒为江都相,事易王”,这样看来就是汉武帝刚即位,就是建元元年,董仲舒就上书了。

 

 

 

并且提出了“臣愚以为诸不在六艺之科孔子之术者,皆绝其道,勿使并进。邪辟之说灭息,然后统纪可一而法度可明,民知所从矣”

 

 

 

这句话,但是我看《史记》、《儒林列传》,并不是这样的。

 

 

 

史记对董仲舒的记载是这样的   董仲舒,广川人也。以治春秋,孝景时为博士。

 

 

 

这就不对劲了。汉景帝的时候董仲舒已经是博士,又怎么会在汉武帝刚即位被举荐为贤良文学?而且汉武帝即位也并非是罢黜百家,而是罢黜法家和纵横家。

 

 

 

“建元元年冬十月,诏丞相、御史、列侯、中二千石、二千石、诸侯相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士。丞相绾奏:所举贤良,或治申、商、韩非、苏秦、张仪之言,乱国政,请皆罢。

 

 

 

 

 

 

汉武帝同意了,但是接着汉武帝就受到了窦太后的打击,这次打击的原因就是因为汉武帝崇儒。

 

 

 

“绾、臧请天子,欲立明堂以朝诸侯,不能就其事,乃言师申公。於是天子使使束帛加璧安车驷马迎申公。”

 

 

 

明堂是儒家表明天子继承天命的最高礼制,是申公的弟子。

 

 

 

申公当时已经年过花甲,这位饱经世事老人明显看出了汉武帝他们的力量其实很弱。所以申公并不同意建明堂 ,反而说了一些与民休息、无为而治一类的话。

 

 

 

但是汉武帝终究没有明白,所以窦太后很快以朝政不奏请的名义,将赵绾、王臧下狱, 二人自杀。

 

 

 

而汉武帝的丞相窦婴、太尉田蚡被罢官,汉武帝的舅舅是田蚡,可以说第一回合汉武帝完败。

 

 

 

试问当初政治环境如此的险恶,董仲舒直接上书喊打喊杀竟然还升官?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了。不仅时间上对不上,而且逻辑上也不符合。

 

 

 

那么“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认为其实这背后不仅有学术之争,还有政治势力的在绞杀。

 

 

 

汉武帝登基时不过是个十五六的少年,虽然班固在《汉书 武帝纪》里热情洋溢的写道“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但是太史公在《史记 封禅书》中却不无讽刺

 

 

 

的写道“今天子初即位,尤敬鬼神之祀”。

 

 

 

其实汉武帝当即位的时候,既没有实权,也没有行政的技术,建元元年罢黜法家、纵横家而试探黄老派的幕后推手就是窦婴和田蚡。

 

 

 

《史记》上说  魏其、武安俱好儒术,推毂赵绾为御史大夫,王臧为郎中令。

 

 

 

而果然,建元六年窦太后晏驾后,已经执政六年的汉武帝和田蚡展开报复,以武安侯丞相昌、御史大夫青翟坐丧事不办,免。以武安侯蚡为丞相。

 

 

 

窦太后的势力被拔除  田蚡上台第一件事就是绌黄老、刑名百家之言,延文学儒者数百人。

 

 

 

至此百家学说已被赶了朝廷,学官被废除。表面上看他的影响仅在在官学范围,但是影响却极其深远。因为文化教育的权力从此被经学家所垄断。

 

 

 

田蚡这个人罢黜百家 是为了权力,得到权力之后,贪污受贿,有陷害了过去的盟友窦婴,若不是他病死,恐怕就要被武帝查抄杀戮。

 

 

 

而真正把儒学定义一尊的人物当时也已经登时舞台,这个人就是公孙弘。

 

 

 

公孙弘早年当过狱吏,放过猪,中年之后方才学习《春秋》,自称是是胡毋子都的弟子,六十岁的时候以贤良被举荐为博士。

 

 

 

“弘为人意忌,外宽内深。诸尝与弘有卻者,虽详与善,阴报其祸。杀主父偃,徙董仲舒於胶西,皆弘之力也。”

 

 

 

也正是他这种性格,能让他提出让博士带弟子,博士子弟通过考核者补为官吏。从而使得儒学成为读书人做官食禄的唯一途径,从而又巩固了儒学的统治地位。

 

 

 

可以说,在武帝时期,罢黜百家起于卫绾,成于田蚡。而独尊儒术起于田蚡,成于公孙弘。

 

 

 

司马迁在《史记 老子韩非列传》曾经写道“世之学老子者则绌儒学,儒学亦绌老子”。“道不同不相为谋”,岂谓是邪?  大概是汉景帝汉武帝年间的写照。

 

 

 

汉景帝时代就有过儒道争论,而窦太后也让看不起老子的儒生辕固生与野猪搏斗过。

 

 

 

黄老是学派,儒家亦是学派,但是一旦牵扯到政治中却不会再单纯。它不仅是统治思想变革也是实际政治力量角斗。也要流血,也有龌龊。胜利者不代表正义,失败者也不干净。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说完了。  那么董仲舒到底是什么时候上的书?

 

 

 

《史记》里没有说,《汉书。董仲舒》传记载错误,那么就要看其他的传纪来对照。

 

 

 

《史记》上记载了汉武帝  一共三次招贤良文学:

 

 

 

第一次是建元元年“今天子初即位,尤敬鬼神之祀。元年,汉兴已六十馀岁矣,天下艾安,搢绅之属皆望天子封禅改正度也,而上乡儒术,招贤良”——《史记 封禅书》。

 

 

 

第二次则是元光元年“後六年,窦太后崩。其明年,徵文学之士公孙弘等”——《史记 封禅书》。

 

 

 

第三次则是“元光五年,复征贤良文学,菑川国复推上弘。”

 

 

 

清人考证认为第三次不存在  因为公孙弘只被二次举荐。在一点上《史记》和《汉书》是一致的。

 

 

 

“元光元年冬十一月,初令郡国举孝廉各一人。……于是董仲舒、公孙弘等出焉。””——《汉书 武帝纪》。

 

 

 

武帝初即位,招贤良文学士,是时,弘年六十,以贤良征为博士。——《汉书 公孙弘卜式儿宽传》

 

 

 

建元元年,天子初即位,招贤良文学之士。是时弘年六十,徵以贤良为博士。——《史记 平津侯主父列传》

 

 

 

公孙弘第一次被举荐的时间史记和汉书都对的上,差别在于到底是元光元年,还是元光五年。其实我认为第三次招贤良文学有可能存在,但是董仲舒极有可能是在第二次即元光元

 

 

 

年被举荐的。因为建元六年的时候,董仲舒出事了。

 

 

 

《汉书 五行志》记载,“武帝建元六年六月丁酉,辽东高庙灾”;

 

 

 

《史记 儒林列传》记载“是时辽东高庙灾,主父偃疾之,取其书奏之天子。天子召诸生示其书,有刺讥。董仲舒弟子吕步舒不知其师书,以为下愚。於是下董仲舒吏,当死,诏赦

 

 

 

之。”

 

 

 

则董仲舒在建元六年被罢免无疑 。

 

 

 

而第二年的时候,田蚡罢黜百家,汉武帝招贤良文学,董仲舒再度被举荐。这样来看与《汉书 武帝本纪》记载相呼应,可以解释的通。

 

 

 

至于公孙弘第二次是什么时候被举荐,搞不懂。

 

 

 

董仲舒既不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发起者,也不是其完成者。但他恰逢窦太后驾崩,儒学将要兴盛之时而上书,这就是时势造英雄。

 

 

 

董仲舒在天人三策里他提出了“《春秋》大一统者,天地之常经,古今之通谊也”不仅给予了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的理由,也给予了中央集权一个很好的理论。解决了汉代建设

 

 

 

上层建筑的问题。

 

 

 

而汉武帝对董仲舒的认可,则让儒家今文经公羊学派迎来了春天。

 

 

 

至此,张三世、通三统、大复仇、大一统、天人感应、灾异说等思想融入了民族的精神中,不仅影响了汉代的风俗,也影响了整个中华文明。

 

 

 

 

 

【主讲】云过无痕

 

 

【Q群】东方时事解读QQ文化群    

 

【时间】2015年7月1日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