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经史秘闻
由《思问录》到中日现代化转型讨论

 

Mania

 

人何以为人?西方哲学叫:我是谁。这是一个重要的哲学命题,王夫之以此开头,是要回答这个问题。他的观察以论语“学而时习之”为出发点。
 

 


孟子曰:「人皆有不忍人之心。先王有不忍人之心,斯有不忍人之政矣。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治天下可运之掌上。所以谓人皆有不忍人之心者:今人乍见孺子将入于井,皆有怵惕恻隐之心;非所以内交于孺子之父母也,非所以要誉于乡党朋友也,非恶其声而然也。由是观之,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 羞恶之心,非人也;无辞让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自贼者也;谓其君不能者,贼其君者也。凡有四端于我者,知皆扩而充之矣。若火之始然,泉之始达。苟能充 之,足以保四海;苟不充之,不足以事父母。」

 

 

 

没有恻隐之心怵惕之心不是人,那么人之为人是因为人有恻隐怵惕之心。(荀子还有其他说法)。但是,王夫之认为这是孟子的“权词”。权词就是陆机所谓“言不称物文不逮意”,姑妄言之,或者是老子所谓“强字之”。庄子所谓文献典籍是圣人之所遗,大体是这个意思。

所以王夫之强调的是学。学以近之,学以继之,继之于天。读通鉴论还提到了学也不叫事,重点在于诚。不喜欢背书,也懒得翻书,反正诚而学以继天之道,从而具备心性是人的存在的基础。

由此发散开去,就涉及辩证的矛盾论。人的存在和人之为人所以存在的存在,又都是矛盾的运动的结果。

矛盾论起源于认识论,可不可知必须先回答。王夫之认为,有不知道的东西,
没有不可知的东西。知道还有没有被认识的东西,承认(因)有暂时不能认识的东西,恰恰是为了去认识它,可知论。

 

 


而且能不能在承认认识局限性的基础上去扩大认识,是圣学异端的差别由来,把可知论放在了比较的高度。

而中国哲学的源头是不可知论的,普遍运动的观点。阳是运动转化之中的矛盾运动 ,阴是平衡制衡之中的(动态的)矛盾运动,静(平衡)是运动之中的平衡。绝对的形而上学的静止,不管是庄子的还是卷毛的都是胡说八道。绝对运动、运动是物质的固有属性。

又回到人之为人。人之为人的哲学考察,仍然是矛盾运动的结果。没有矛盾的绝对运动的人是死人。

继续认识论。简而言之,唯物主义的认识论。理是得自象数,不是象数来自理物质具有第一性。或者准确的说,客观的存在是优先的,毕竟象数和西方哲学的物质范畴还有区别。但客观是主观的前提和条件是显然的唯物主义。简单点说,主观和客观是区别的,应当使主观符合客观。

 

 

人是具有主观能动性的物种,气的概念第一次出现,矛盾对立转化的观点,经验的辩证法的认识论,简单说,矛盾的运动的统一的整体论。

认识论不是方法论,真没发现王夫之是唯心主义,也没发现老人家修仙。

 

 

Mania
易经有卜筮,易经也有科学。“亢龙有悔”的亢龙是天球东部的星座名,其他一样。易所谓的预测功能很大的一部分和今天的天气预报啊日月食预报啊差不多一个意思。

 


易又是数学的哲学和哲学的数学。西方哲学家罗素同志比较重视数学。易也是一个比较懂天文和大地测量学的哲学数学家的思想集。

提易除了故弄玄虚,很多时候是在研究:数学、哲学或者天文与空间科学《思问录》外传就是王夫之的科学思想辑录,。也跟求神问道修仙没什么关系。另外《思问录》不好读,因为他是补遗性质的书,必须和张子正蒙注联合起来读才行。

而中国哲学的一些基本概念,非通读四书五经不能理解透。当然,不能精确理解无所谓,比如主观能动性这个概念,中国传统哲学是在几个不同的维度用几个不同的术语凑出来的。这些术语又有别的范畴下的哲学含义。明白这一点,借用西方术语,勉为其难 理解作者的意思还是可以的。

-mania:

 

批评西方的子午线长度测量也没错。首先前面一段是关于天球地球的问题,必须郑重声明,现代天文坐标系即黄道坐标系是中国最先采用的。

 

 

 

中国古代所谓地球是鸡蛋黄天是鸡蛋壳中间充塞以“气”,气或做而为精以有日月星辰,这是一个地心说的模型。有没有日心说,我不知道。

但是地球是个球,从周髀算经开始中国科学家就是有共识的。天圆地方,方不是指地平。周髀算经说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天球是球形投影面。地面是水准平面投影面,这个思想可是至少公元前十世纪就有了。

 

 

 

天圆如张盖地方如棋局是外行人说的外行话,几千年来正经典籍都明明白白的说天文观测是球形投影、地理大地测量是水准平面投影。

现代测量学告诉我们,在一个比较小的范围内从事测绘,无论是理论还是实践都可以选取一个或一组水准点以为参照建立水准面,从水准点赋值(当然,是有依据成系统的赋值法下的赋值)起算,进行高程标定和位置标定。这个测量过程就是实实在在水准系统下的水准平面上的投影。因为范围小,地面圆弧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不影响测量精度。

 

 

 

同样是现代测量学,当进行较大范围的测量测绘时,地球的表面形状就不能忽略。最简单的,你在赤道观察极点,假设使用经纬仪那么你观察到的与赤道同为海平面标高的点的水准测量高程只能是负值。

因此必须建立大地水准球,不是大地水准面,不是平面,而是水准球面。现代大地测量通用的是W84椭球,中国的大地水准椭球高程起算点,是中国青岛观象山测定的黄海海平面二十年海平基准高程,进行大范围大地测量必须建立标准椭球。

反过来,以地球是球形椭球形为依据,进行子午线长度测定也必须有一个基准椭球面。利玛窦说的方法没有错,利玛窦说的方法有漏洞(地形固有高程因素没有考虑)。王夫之指出来,这不是在骂西方科技。

 

 

 

至于王夫之老先生到底懂不懂大地测量,我晓得的是:
 

 

1. 郭守敬主持的子午线长度测定,选址合理、方法科学、结论正确、
 

 

2. 至少公元前十世纪的周髀算经提供的地极测量算法是正确的、思路也是正确的,但是整理他的汉代书生是草包,搞错了参数,所以计算结果(好几项天文地理算终)都以整十倍的差值出现

比如:按照汉代草包整理后的算法,赤道直径、子午线长度,是现代值的1/10左右;月地距、日地距是现代值的10倍。整十整十的倍差只可能是参数错误,这和修仙也没什么关系啊
⋯⋯

 


王老先生的意思是,“即使地球真是个球,你也得建个标准椭球”,这是对的。但是王老先生接着说:何况地球就不是球⋯⋯这就不对了

 

 

 

只能说老先生毕竟是个文科生,聪明是聪明,有点偏科。

 

 

 

总的来说,王夫之是晚明的可知论的唯物主义哲学家、和辩证的整体论者,主要的是承认客观的第一性、矛盾的绝对运动对立统一、人对客观有认识的能力、人具备主观能动性。

 

 

 

王夫之的数学思想和科学思想,由于他政治上过分强调夷夏之打防,是比较陈旧的。

 

 

 

顺带说一句,数学思想和数学方法论,中国的顶峰,就是有重要的思想和课题突破、而且全世界领先的时代,可考有二:南北朝时期的南朝其一,南宋其一,整个明代的数学思想和方法论是倒退的。

 

 

 

好像还有因为一元二次方程解不出,结果在黄河堤坝计算上闹笑话的。一元二次方程求解,东汉就解决了的问题。
 

 

传教士来华 明末清初确实是一股进步势力,但是没有改善全民族的科技和数学层次

还是丁老先生(丁国岭)同意的观点,说马克思主义之箭要去射中国之的,解决中国的问题。

 

 

 

中国的问题不是超英赶美、不是技术进步的问题。如果只是这个问题,共产党就没有必要非去夺取全国政权。毛泽东之所以一定要夺取全国政权,包括建国以来或对或错的各种尝试,一言以蔽之:心。

早年毛先生有篇心之力,晚年给江青写信说人心不能垮、队伍不能散,说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说人定胜天,说六亿神州尽舜尧,回到根本。所谓“中国的问题”,是到晚明本来有机会解决的问题,是宋朝留下的问题,就是道学的问题。

其实中晚明的王守仁,晚明的顾炎武、王夫之,已经在儒学框架内准备好了用以解决宋明理学造成的人心涣散的问题。

 

 

 

可惜赶上了清兵入关。

 

 

 

1643年,明朝灭亡前一年,牛顿出生了。
 

 

1644年,清军入关的这一年,笛卡尔发表了《哲学原理》,近代科学的方法论正式奠基。
 

 

1646年,明朝灭亡后两年,德国的数学家、自然科学家莱布尼兹出生

 

 

 

长风载云(知行学):

 

不是你这么理解的,气是道家的概念,道德经就有,我看的那个书前面专门介绍了王夫之的思想。

 

 

 

Mania
气来自易,王夫之可不是道家,人家对老庄可不屑。王夫之写了老子解、庄子通,他的“气”是来自张载的理论,张载的理论《正蒙》。

 

 

【活跃】康河的桥:

 

释儒道互相借鉴也是多了去,论战也多了去了。
 

 


【话唠】长风载云(知行学)(2694684869) 7:56:07
心某种程度上就是气。

 

 

Mania
谁说王夫之不是唯物主义了?

 

 

 

长风载云(知行学):

 

气和理是统一的
 

 

Mania
没错啊,但是这是人的修养过程啊

 

 

长风载云(知行学):
所以不是唯物主义,没有物质第一性一说

 

 

Mania

 

不是认识论和本体论啊。

 

 

 

长风载云(知行学):

 

物质和意识是统一的。
 

 

Mania
理在象数之后,心体象数。并不是强调心就是唯心主义,整体论和唯物主义不矛盾。

 

 

 

长风载云(知行学):
他还同意轮回观。

 

 

 

Mania

 

唯心主义唯物主义是西方哲学概念。

 

 

 

长风载云(知行学):
意识就是物质的本体清虚一大。

 

 

 

Mania
王夫之承认客观的物自性的东西是先于认识的过程的,这肯定是唯物主义的唯物主义的要素是客观不以主观为转移。中国哲学的概念只能大体取西方概念理解。准确理解只能返回去四书五经,而且绕不开易经。

 

 

 

但是王夫之批判佛老、批判唯心主义是十分显著的,俟解拐弯抹角把王明阳也骂了。
 

 

长风载云(知行学):

 

批判的是空谈不作为 。

 

 

 

Mania

 

不只是批判空谈还是回到前面说的,“中国的问题”空谈性理,王明阳和王夫之都批判,但是各自的路径和扬弃不同。毕竟中晚明和晚明政治环境不一样
 

 

长风载云(知行学):
其实这也是反思王阳明

 

 

Mania
王明阳是唯心主义,王夫之是唯物主义,这是定论,不过我还是等你的资料。但是王明阳解放个人是针对理学,或者叫道学。王夫之目的也是求解决道学,或者叫被人利用的伪道学留下的问题。

 

 

 

王夫之写读通鉴论和宋论,政治评论也是服务于思想的目的,思想的哲学的构建也是服务于政治的目的。

王夫之问:一代有一代的政治,周丧秦灭汉乱唐亡都有原因,独宋亡是天下之莫可再大的悲哀,所以要到历史上去找原因。

 

 

 

而他发挥张载去建设哲学,是要在思想上把人凝聚起来,比如气是能动的东西,这不是张载的思想,是王夫之发挥的张载的思想。目的还是要“拒闲气殊类之灾,扶长中夏以尽其才”

 

 

 

丁国岭:
王夫之是我们这个民族继续前行的始发站。

Mania:
这里应该看看中晚明、晚明的社会现实。王明阳、王夫之目的相同,但是时代环境不同个人经历不同,为达到相同目的提出的方法也不同。毛泽东思想很大一部分是王夫之思想的延续。

 

 

 

丁国岭:
毛泽东思想是中国传统思维的新生形态

Mania:
儒家文化圈现代化成功的国家,日本和中国大陆,一个是心学下的成功,一个是王夫之思想延续下的成功,都是批判理学基础上的成功。

 

 

 

丁国岭:
日本把中国的东西嫁接到了西方的框架中,只有大陆,才是原汁原味的中国思维、中国风。

Mania

 

成功之后怎么办?日本抛弃了儒学,都是批判理学基础上的成功只是凭我的表面的东西这样看的。

 

 

 

长风载云(知行学):王夫之和王阳明的想法是类似的,王夫之没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基础,也需要先提出知行合一,这个跳不过去
 

 

康河的桥:

 

日本应该是中国之外最成系统继续儒学的国家了。

长风载云(知行学):

 

致良知是补正朱熹的。

 


Mania

 

心学反抗理学,接纳西方近代文明的能力,在明朝灭亡两百年后的明治维新中得到了真正的体现。

 

 

 

在日本明治维新之前的德川幕府统治时期,程朱理学被官方定为唯一正统,把阳明心学视为谋反之学,坚决禁止。但是到了幕府统治的末期(18世纪后,明朝灭亡一百多年后),心学在民间的传播已经不可遏制。这跟明末的情况十分类似。
 

 

当时传播心学的大师是吉田松阴,他门下八十多个门徒,其中竟然有四十多个成为了明治维新的关键人物。包括伊藤博文、木户孝允、高杉晋作等。还有一个维新派的关键人物西乡隆盛虽然不是吉田松阴的门徒,但也是心学信徒。

 

 

 

他读心学大师佐藤一斋的《言志录》,手抄了很多警句下来鼓励自己,其中包括说:“读经宜以我之心读经之心,以经之心释我之心。”又说“知是行之主宰,行是知之流行。和以成体躯,则知行是二而一、一而二。”西乡隆盛的幕僚梁川星岩则说:“良知说一出,聋聩皆振发。从邹孟而来,无若此快活。”
 

 

章太炎也说:“日本维新,亦由王学为其先导。”
 

 

丁国岭:

 

心学反抗理学,接纳西方近代文明的能力,在明朝灭亡两百年后的明治维新中得到了真正的体现。man你这段话开头我就不认可。
 

 

Mania
这是历史事实,表达方式可能有问题,但是日本明治维新是心学指导下起步的。

 

 

丁国岭:
在日本心学不是接纳了西方近代文明,而是完全被西方近代文明吃掉了。大本大根不是中国的,所以不是心学接纳西方文明,而是西方文明把心学给吃了。 

 

 

Mania

 

起步之后他怎么继续选择,不是心学所能控制的
 

 

丁国岭:

 

嗯。这样说也可以。起步以后怎么样是另一回事儿了。
 

 

Mania

 

日本不彻底西化就可能不会有对外军事扩张,因为不会有一个陆军官阶层夺权。但是,日本太小,不对外扩张不可能解决自身的问题。

 

 

 

丁国岭:
是的。我之所以认为:日本不是儒学转型的成功,就是他军国主义的出现。

 

 

Mania

 

客观环境要求他用心学起步之后,就把心学当包袱,彻底西化是他必须的道路,没得选。

 

 

 

丁国岭:
未必。从中国思维的内核看,百里之地,足以独立。

 

 

 

康河的桥:
日本的侵略性和岛国的忧患性有关,无论什么哲学都无法改变的。日本自然灾害频繁,自然资源不足,必然会选择侵略。这个民族最大的愿望就是在大陆有快地。

 

 

 

Mania
形式比人强,彻底西化是他必须的道路,没得选,日本吃中国的东西没吃透。看王夫之回头想想晚明史

 

 

丁国岭:
真吃透了,不会是那样的选择。

 

 

Mania
日本也面临着欧洲列强的枪口,百里之地足以为王,日本做到了也没用啊。
工业化条件下和农耕条件是不一样的,工业化,小国只能靠边站。

 

 

 

丁国岭:
心学有很大的游离传统思维精华的成分。

 

 

Mania
反正中国革命和毛泽东所谓“中国的问题”, 除了以马克思主义话语结构所表达的政治经济方面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宋明以来的、被满清打断的思想进程。

 

 

丁国岭:
心学、理学产生的背景是啥?心学、理学产生的背景是应对佛学冲击的产物。无论是心学,还是理学,都存在偏离中国思想的基本趋势。在日本,这个基本的趋势没有被纠偏,反而很快的和西方文明纠缠到了一起。

 

 

 

Mania
我跟你的观点可不一致。

 

 

 

丁国岭:从这里看,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新中国的成立不是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胜利,而是中国传统文明的新生形态。
 

 

Mania:毛泽东做到了的是社会组织的更新 ,并且依靠更新的社会组织实现基本的思想更新的条件。毛泽东要求成立社科院,话说的很明白,新中国必须有新的全国人民共同的社会心理共识,这是社会科学和哲学工作者的光荣使命。

 

 

 

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没有社科院,全国解放都还没有,但是这个问题确实就是中国的问题的根本要素。

所以说王夫之说,汉高帝周围的儒生都是丑类。为什么?说“现在礼教先简单点,就这样了,一百年后有钱了再搞好一点”。王夫之说:天下未定就要兴礼教,等一百年人心早散了。所以解放军还没有进藏 社科院就被提上了议事日程,所以才要开社科哲学工作会议。

 

 

 

长风载云(知行学):
农业社会中国的组织结构已经到顶了,差一口气就到工业社会了,这口气需要统治阶级认识到百工的重要性,中国自己认识到很难。

 

 

来源 

东方时事解读QQA文化群 446582264

 

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547924589

 

时间  2016.5.24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