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点睛之言
中国两次借鉴外来思想漫谈

【传说】一剪闲愁

历史以来,中国遭遇两次外来文化的冲击,一次是佛教,解构了儒学,造成魏晋南北朝的大混乱与大分裂。一次是近代西方文化,造成清末民初大混乱。而对西方文化的吸收已经完成,现在需要汲取精华,排弃糟粕

 

【话唠】Mania

魏晋南北朝的混乱不是佛教造成的,应该说是社会财富的占有造成了社会的动乱,佛教是被用。就是士族地主占有了大量土地,垄断了社会政治资源。

 

作为国家和平民的中介的官僚,大都实际上是士族地主或者士族地主利益的捍卫者。国家的社会控制力被削弱,才有了非国家意识形态扩张的空间。

 

这个时候没有佛教,也会有其他的思想发展成意识形态并扩张。科举制度是打破这种局面的要素,但是意识形态也需要建设。

 

关键是要对历史有交代、对已经在民间有市场的理论和意识形态有交代,所以思想上的整合是必须的。

 

佛教在中央政府薄弱或者干脆军阀混战没有中央的时候,也是慢慢扩张的,而且有点割据势力主动被动加速了这个进程。

 

至于说晚清,如果没有殖民者武器的批判,他们的批判的武器也难以发挥作用。

 

中国的社会和中国的政治、中国的社会意识形态有问题,中国也知道有问题也在根据自己的习惯、经验去研究和解决问题。

 

这时候西方的一些药来了,这些研究问题的人看看觉得有的是合适的,或者可能合适,就拿来治病。

 

【传说】一剪闲愁

中国近现代成了各种制度与思想的试验品哈。

 

【话唠】Mania

明末持续到康熙中期,中国与基督教世界的交流,虽然范围和深度广度各个时期不一样,但总能够中国人自己决定吃什么药。

 

也就是说,首先,中国的政治历史和思想的病是什么,这个问题完完全全是中国人自己思考的结果。

 

“存天理,灭人欲”,自个知识分子就已经开始批判了。但是这个批判的框架是天人关系,这是中国的。

 

借助西方的非整体论的思想,但是也是放到传统的天人关系去用,一直到天主教廷向中国信众发号施令,不许中国信众祭祖,康熙才断了这种交流。

 

这种交流断了,中国思想界仍然在活动、在思考和解决问题,官方民间都有。

 

【吐槽】cry on my shoulder

中国人的世俗化相当彻底,宗教一般都是拿来用的工具。

 

 

【话唠】Mania

这是说,西方的思想中国可以用,但是中国的病是自己在看。西方思想没有什么魔力,但是坚船利炮,这是武器的批判。

 

当惯了老大的中国,突然一下子毫无还击之力,看上去没有,所以懵了,中国就成了有病变成浑身都是病,和西方不一样的都是病。

 

实际上早期接触欧美的中国精英都有这种懵,而真正在西方呆的久的人,就发现了西药的副作用,发现恰恰这些副作用是中国能避免的。

 

发现西方也有病,西方的病中国没有,在这些地方再以西方为标准就不合适了,这样才有一部分人还是老老实实的研究中国自己。

 

事实上,一切以西方为标准,不止是思想意识形态上的中国没有了,物理上的中国也不可能有。

 

 

来源: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