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海外视角
【缅甸19】憨厚的村民

 

缅甸的特区虽然现在枪支不能公开买卖,但实际上是不禁枪的,一方面是由于历史上的原因,少数民族都有打猎的习惯,禁枪将会普遍引起民众的反抗,特别是民众的生活目前还依然比较困难,上山打猎是改善家庭生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来源。

 

 

 

另一方面,从抗日战争开始,这里就再没有被缅甸中央政府在实际上进行过有效的统治和管理,长期是处于分裂割据的状态,各路诸侯互相拼杀,战斗不断。

 

 

 

在这里,枪杆子是最有效的保护自己和家庭以及村寨安全的有力武器,特别是在缅共时期,鼓励每个家庭都至少拥有一枝枪,实行全民皆兵对抗缅甸政府军和土匪,使得特区的民间遗留了大量的枪支弹药。
 

 

  因而,目前国内有许多罪犯潜往缅甸边境甚至进入特区去私下购买枪支,进行武装贩毒和返回内地后用买来的枪支进行犯罪。

 

 

 

现在,云南边境地区除了缉毒的力度相当大以外,缉枪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内容,在214国道和一些省道上巡逻的武警边防支队战士都是全副武装,头盔防弹衣是从不离身的。

 

 

 

一旦有不配合检查的人,立即如临大敌地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过来。

 

 

 

边境地区气候炎热,我们普通民众打赤膊都还嫌热,每次遇到的这些全副武装武警战士看上去个个都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以至于一些到边境去旅游的游客特别是一些女孩们看到他们总是吓的尖叫。

 

 

 

靠近检查的时候这些女孩们都是掩鼻捂口,连连娇叫:好臭好臭~~~~~~~~~真是辛苦了这些为了内部安全的武警官兵们。
 

 

  特区的不禁枪是由于有历史的原因,中国方面也知道强行要特区政府禁枪是可能的,但还是给了特区政府相当大的压力,成功地让特区政府颁布了不准买卖枪支的法律。

 

 

 

但哪能禁止得了呢?公开不行,那就私下偷偷买卖,只要不被抓住就行,不过,自从不准买卖枪支的法令颁布后,在特区私下交易枪支的价格立马见涨。

 

 

 

比如,以前可以允许公开买卖枪支的时候,一把手枪也就300~500元左右,但现在,私下的交易价格就涨到了近2500元,价格的见涨,又鼓动了更多的没有其他收入来源的老百姓去参与枪支的地下市场交易。
 

 

  虽然特区的枪支比较泛滥,但总体治安还是比较良好的,我在特区不短的时间里,从没有见到过什么抢劫的,老百姓与当地军队的关系也非常良好,只遇到过一次有关枪支私下交易所引发的案件。
 

 

  内地有几个人通过各种身份进入特区后,在一个枪商的引荐下,半夜进入

 

一个村子,找到卖枪人,要求买两把手枪,两支微冲。

 

 

 

卖枪人很爽快地拿出枪支让他们几个看,哪想到这几个人不愿意付钱,把枪商和两个卖枪人给杀掉了,我估计是他们这几个在国内看香港的那些黑社会片子看多了,才做出了这种事情,结果,还没有等他们跑出村子,就被村民和民兵给团团围住了..........
 

 

  第二天,特区公安局通知了云南警方,云南方面过来了几个便衣,租了辆车,将这几个已经身首分离的家伙给拖回了境内。特区公安局也没有再追查是谁把这几个家伙的头给割了下来的事情,只是把涉案的枪支给没收了事。
 

 

  几天以后,特区这边就好象根本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样,日子还是那样平静地在过。

 

 

 

 说到特区的治安状况,我还可以说两个我自己所遇到的事情。
 

 

  一次,我和武警的上校有事要回西双版纳,入境之前,我们在小勐拉镇上的路边找了个小餐馆吃点午饭,上校随身携带的手包就随意放在桌子上,一边打电话一边解上衣,我和司机就在与餐馆老板商量要吃的菜。

 

 

 

突然,跑进来一个人,将上校的手包抓上就跑,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我们一下子就都给愣住了,也不知道怎样报警。

 

 

 

好在路上巡逻的联合军士兵很多,我跑到马路上栏住了两个巡逻士兵,将刚才的情况给他们说了一下,并指出了抢包人逃跑的方向,巡逻士兵二话不说,马上拦住了一辆摩托,立即追赶了过去。

 

 

 

不过我已经不抱太大的希望能把东西完整的追了回来,坐在餐馆里我们都埋怨自己在这里警惕性不高,让一个扒手给得手了,想想就憋气,恨不得抓住这个家伙后好好凑他一顿。
 

 

  但没有过多长时间,大约半个小时样子,那两个士兵就把这个扒手给带了进来,双手被皮带给反捆着。

 

 

 

进来后,士兵就是一枪托砸到扒手的腿上,要他给我们跪下,士兵把包交给了我,我交给了上校,他打开看了看,见什么都没损失,就非常高兴,站起来与两个士兵握手,连声感谢他们。

 

 

 

士兵也只是憨厚地笑笑,其中一个抽出了腰刀。,一个把扒手解开,把其中的一只手给按在了板凳上面,还没有等我们说话,士兵手起刀落,将扒手的左手小指给砍了一节下来。

 

 

 

随后,士兵麻利地掏出止血药粉倒在了被砍掉的小指断面上,然后拿出纱布一缠,对正在惨叫的扒手飞起一脚,喊了声:滚!扒手赶忙跑走了。
 

 

  我们看得目瞪口呆,扒手可恨,但也不至于把他的手指给剁掉啊?再说,即使要惩罚,也要送公安局呀?
 

 

  我们惊讶的表情让两个士兵很开心,一个说,我们这里再穷也不会抢东西,这个家伙估计是在赌场输惨了的一个中国赌棍,我们的职责就是保护来这里的游客的安全,你们尽管放心在这里玩,这位大哥包里的手枪过去的时候要藏好啊,小心被中国警察给搜到。
 

 

  我赶紧掏出了两张20元的人民币,给了两个士兵一人一张,他们开心地把钱看了又看才装在了军服口袋里。

 

 

 

走的时候对我们说:你们如果回去不方便,可以找我们,我们就在这条街上巡逻,晚上可以从小路带你们过去。看来士兵把我们当作是过来买枪的人了,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呵呵~~~~~~~

 

 

 

  另外一次,炊事班的两个战士到一个村子里买菜后回来,路况太差,车开回来的时候把装菜金的包给丢掉了,到那个村子差不多有十多公里,也不知道包是什么时候掉的。

 

 

 

这两个战士急的满头大汗,被班长咆哮一顿后来我住的地方,要我喊两个人陪他们一起返回去找找看,看着他们的有些绝望的脸色,我也不忍心,才当兵就被派到了国外这个地方,又出现这个事情,如果这次真的找不到,估计他们两年的日子就难过了。

 

 

 

我们开了车,一起开始返回去找,路上见到老乡就问他们是否看见有个绿挎包,好多都摇头,在我看来也是觉得没有找回的希望的希望了,包里面可是香喷喷的人民币呢,虽说只有千把块钱,但在特区这个山村里,谁拣到和看见里面的人民币了难保不动心的。
 

 

  终于有个老乡说见到了,就挂在前面的路边树枝上,我们赶紧一边往前赶,一边瞧路边的树枝,当我们拿到挂在树枝上的包并打开清点后一分钱不少的时候,炊事班的两个战士激动的泪水都快出来了,与菜金包一起找到的还有一个蛇皮袋,里面装的也是两个战士所买的菜,原来丢掉的还不只是个菜金包,还丢掉了一袋菜。
 

 

  包明显是路人拣到后挂到路边的树枝上的,菜估计也是被路人搬到路边的。但拣到的人并没有拿走任何东西,在这条路上走的山民也一个也没有顺手牵羊,这种良好的治安和公德,在国内恐怕已经非常少见了。
 

 

  从那以后,炊事班的十几个战士总是利用休息的时候一起到附近的寨子里去搞些慰民活动,直到有个寨子里的几个小姑娘瞧上了这些小伙子,把他们追的再不敢去了才没有继续下去。

 

(未完待续)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