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海外视角
【缅甸22】与某媒体的遭遇

 

在边境地区,特别是在特区执行任务的中国便衣警察,我觉得他们都太显眼,从身材、动作、看人的眼光等方面,我这个外行都可以看得出来。

 

 

不知道他们在特区执行任务能有什么收获,后来才知道,这些从外表就能识别出来的中国便衣实际上不能称便衣。

 

 

他们的主要职责就是协助和训练特区公安局的警察,由于特区是缅甸,他们在特区不方便穿中国警服才改穿便衣,并没有执行什么特殊任务,真正的便衣我等外行甚至内行都有可能看不出来。
 

 

  也有一些中国警察在特区执行任务的时候牺牲在那里。
 

 

  由于中国境内的怒江进行水电站开发在国内遭到了强大的阻力,迟迟不能开工,华能集团转而在怒江下游缅甸特区境内萨尔温江尝试开发梯级水电站。

 

 

长江水利委员会派出了大量的勘探人员在萨尔温江沿线进行地质勘探,不管是特区,还是缅甸政府都非常欢迎中国对萨尔温江进行梯级开发,我也曾有20多天随同他们钻深山原始森林。

 

 

在那里,我们可都是专家级的保卫对象,沿江局势复杂,民族众多,担任保卫任务的在不同的地方分别除了特区军队,缅甸政府军以外,还有始终随我们一起行动的云南警方人员多名。

 

 

在一次的行动中,走在最前面的一名警察就是因为踏脚的一块石头松动,又没有来得及抓住树枝和岩石,掉进了涛涛的萨尔温江转瞬被冲得无影无踪。

 

 

之后一个多星期,军队和警察沿江艰难地搜寻了近百公里也没能找到这位警察的遗体,非常遗憾,这位牺牲的警察是傣族人,名字叫岩勐,从警校毕业参加工作还不到三年,这么年轻就这样永远地走了。
 

 

  现在在特区境内的第一个梯级电站坝址已经选好,靠近克耶邦,刚好在特区和缅甸控制的交界处,中方使用三十年后电站将无偿地移交给缅甸政府。

 

 

两方已经同意各划出一部分土地交给中方在施工期间和竣工后经营的三十年期间进行封闭式管理,中国可以在这个区域内派驻武警部队担任守卫。

 

 

现在我还不知道这支武警部队是个什么性质的部队,是专业施工部队还是内卫部队还是边防部队?

 

 

但不管是哪种性质的部队,能成建制地长期驻扎在缅甸的领土上本身就是一个中国在任何国家都是不可能的事情(维和部队例外)。我们照样也不会公开,照样也会公开否认。

 

 

  在特区经常见到来采访的中国记者,一般就是右两个士兵陪同,可以随便采访,但一些记者的表现我是看不惯的,在国内,记者一般不会有盛气凌人的那种神态了。

 

但在特区,一些记者的不管是从神态,还是从采访问话的语气,就是采访我这样的小民,也会对其不屑。

 

但在那里,他们一般采访的还是特区一些政府官员,这些官员也真受得了他们的这种颐指气使,为了拍到一张记者所认为的最好效果的照片,被记者给指的团团转,口中还指责别人是什么素质。

搞错没有,这里是缅甸,不是中国,他们不是中国的民众和官员,对别人一点尊重感都没有。

  去年,我们到第*特区首府康邦市去办事情,刚到郊区,就看到很多特区士兵围着一群人向我们这边走了过来,士兵都命令别的车靠路边停下,但看到我们的车,犹疑了一下,还是没有让我们靠路边停。

 

但前面这么大一群人,车子也开不过去,只有慢慢开,接近了才看到,原来是特区的宣传部长陪同一群记者采访,看来这次来的记者级别肯定高,不然不会出动这么多士兵保护,还有宣传部长亲自陪同。

 

  部长显然也看到我们了,就与我们挥了挥手,要记者靠边一下,让我们的车过去。

 

  这群记者也牛啊,就是不让,还故意把把摄影采访器材一袈,一名女记者拿起话筒就开始来试音,我们一看话筒上的标记,乖乖,原来是我们的某电视台的记者啊,难怪这么牛。

 

再注意看了下其它记者的装束上的标记,还有某某日报、某某时报、某明日报等记者,还真是个高级别的采访团,难怪场面这么隆重。

 

  他们也显然看到了我们这两部特殊的可以要宣传部长请求他们让道的车,某报的记者走了过来,一脸严肃,对我们厉声责问:你们是哪里的,竟然挂中国武警部队的车牌?
 

  我们不做声,司机也不做声。宣传部长赶紧过来劝记者:不要管他们啦,赶紧录制采访节目吧。

 

但这个某报的记者就是不依不饶,接着也拿起照相机对我们的车进行拍照,我们开始生气了,都下了车,站在车头挡住车牌,带队的中校也开始对他们凶了起来:

 

请你们不要拍照,已经拍照的立即把照片删除。记者们不管,还是在拍,我们的战士更生气了,开始对记者推搡,抢夺相机。

 

这些记者显然不敌我们年轻的战士,相机被战士们都抢了过来。在抢夺过程中,特区士兵因为宣传部长没有发话,就自始至终没有参与,只是把包围圈扩大,不让路边的民众近前。

 

  中校亲自查看每部相机,把照片删除后才还给记者。没多久,军区政委带着一些人过来了,跟着军区政委过来的一个头走到中校面前,将证件递给他看了一下,中校立即一个立正,向这个头敬礼。

 

然后命令我们都上车,再一起走到记者团的领导面前,商量了一会,记者团领导随后招呼记者让开了一条道路,我们才离开。
 

  从特区首府回到营地后,领导们显然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都被命令作检查,中校也被关禁闭。中间开了几次会,都是对我们行为的批斗。

 

后来我们再离开营地的时候,与在缅甸政府控制地区一样,恢复了将车牌换下挂上当地的车牌的惯例。
 

  后来我问中校,那个你给他敬礼的人是谁啊?怎么不熟悉?因为特区政府上至特区主席司令,下到军区领导和地方政府领导,都有过交道,比较熟悉。

 

中校说,他是我们国家安全局的,级别比我高,当然要给他敬礼了,原来是这样,看来这次冲突我们太张扬了,又是与某最高媒体记者冲突,难怪我们被检查了差不多一个星期才算完事。

(未完待续)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