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海外视角
【缅甸27】直捣毒巢

第二个比较大的事件是发生在另外一个特区,是在第*特区宣布禁毒之后发生的事情。
 

  由于第*特区从02年开始正式禁毒,大量的罂粟在中国警方的暗中监督下被铲除,以此为生的大量农民移居到这个相邻的特区,同时,大量的毒品加工厂和毒贩也转移到了这个特区,一时导致第*特区一年内就减少了近3万人口。

 

要知道,第*特区的总人口也不过20多万人,所以,这三万多人的迁移对第*特区的生产工作和生活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有些山寨甚至全部迁光。好在背后有中国的大量援助,反而是第*特区在解决民众吃的方面大大缓解了压力。
 

  当第*特区的禁毒初告一段落后,中国发现,从西双版纳方向偷运毒品入境的案件日益增多,面对中国方面的压力,该特区因为是面积最大,人口最多,相对较富裕,军队的战斗力也比第*特区强。

 

所以,对中国方面的压力,一方面做表面文章,协助中国抓捕已经被中国方面掌握确切罪证和地址的毒贩,通过这种方式,剪除了那些众多的小毒贩和小毒品工厂,但这些资源被更大的毒贩所垄断。

 

这些更大的毒贩与那些中小毒贩相比,与特区政府的关系更加密切,对特区政府的要求有求必应,慷慨接壤,获得了特区政府的暗中庇护。
 

  到了05年上半年,从该特区向中国境内贩运毒品的量差不多又达到了第*特区刘明那个时期的量,中国方面已经知道,虽然该特区剪除了大量的毒贩,但也形成了一个利益高度垄断的多个大型贩毒集团,这些贩毒集团如果总是依靠特区政府,一定无法再剪除。
 

  此时,我们已经有部分施工部队在该特区与靠泰国另一个特区交界处开始施工,这年,施工部队从境内轮换了一些新的施工人员过来。

 

但这些轮换过来的施工人员,并不参与具体施工,只是天天钻山林做测量,所携带的武器也不同,也从不参加每天早上和晚上要召开的施工调度会,直到在一次围剿战斗后,才知道他们并不是普通的武警施工部队的战士,而是武警边防特警。
 

  他们经过一个多月的侦察,发现了在这个两个特区与政府控制的三角地带的一个现代化的毒品加工厂,该加工厂老板是个越南人,早先当过兵,还参加过越南的争夺老山的战斗,军事素质可以说一流。

 

从越军退伍后曾跑到中国南宁做过几年的生意,结识了一个贩毒网络,通过这个网络,加上他的钻营,最后他到了缅甸,做起了毒品加工的源头生意,又控制了原来的贩毒网络,生意很多做的越来越大。

 

在起步阶段同时与两个特区和缅甸政府三方面的关系也相处的非常好,相邻的分属两个特区的县城几乎都是他的大量资助给修建起来的,所以,要想通过官方来抓他,还真是无法实现的。
 

  但人性的弱点在手中的金钱大量快速的增长时也显露了出来,到了04年下半年,他已经俨然成了这个三角地带的老大,当地的特区政府已经几乎行同虚设。

 

任何事情只要他不发话,当地特区政府就什么也干不成,事实上,当地的特区军区首长和政府官员基本都是他公司的股东,每月一次的可观分红已经让他们早就向其称臣。
 

  军区的部队也俨然成了他的家丁部队,当特区政府按照常规进行部队调防轮换的时候,该军区部队已经完全调动不成,新的接防部队也被阻止在防区之外对峙,特区才知道,他们的辖区之内已经出现了另一个刘明,再不剪除,必有后患。

 

但由于这是个三角地带,但靠该特区的围剿是无法将其消灭的,求助兄弟特区,但这个兄弟特区实力更弱小,求助缅甸政府,缅甸政府除了口头上支持外,没有任何军事方面的协助。

 

围剿了多次,都是一围剿,他就跑到另外一个特区或者缅甸政府辖区,不得已,同时中国方面的压力在日益增大,边境关口也因为赌博的问题而无限期封关,只好求助中国方面。

 

  而他们所控制的范围,也是我们施工工程所必经之地,这个地方如果出现这样的以毒品为后盾的军阀武装,必将严重威胁其安全性,多方面因素的考虑,中国方面才调动边防武装特警化装成我们的武警施工部队人员进入该地区。
 

  正式围剿时,轮换进来的边防武装特警约为400多人,武警施工部队出动1000多人,该特区出动军队1500多人,大约近3000人的部队从不同的方向严密包围了毒品加工基地方圆30公里的范围。

 

作战整整五天,采取的层层压缩和拉网式收缩的方式,最后一举将这个最大最现代化的毒品加工基地才给完全捣毁。
 

  那些天,虽然我远在包围圈十里之外,但偶尔不断密集的枪声还是能听到,我从没经历过离我这么近的真枪实弹的战争,不紧张那是假的,那些日子天天睡不着觉,一有动静,最快速的反应就是滚到床下。

 

那些没有参加围剿的年轻战士们同样是从没有经历过战争场面的,也是既兴奋又紧张,晚上营地每班值勤的战士从两个增加到一个排的力量,保险都是全部拉开的,有时值勤的狼狗一叫,就听到枪声响起来,可能是值勤的战士们都太紧张了,搞得我们更紧张。
 

  围剿结束后,参加围剿的战士们回到营地,看得出他们也非常疲惫,当天晚上什么活动都没安排,第二天才召开庆功大会,边防特警也重新换上了他们的臂章和胸章,搞的我们的战士对他们羡慕得要死,很多战士都很遗憾地说:唉,都是武警,特警就是比我们威风多了,当对了兵,入错了门啊~~~~
 

  庆功大会上,中方的最高领导是武警总部的一名少将,真是好年轻啊,估计50岁都不到,具体名字当然不方便说了,特区方面的规格可高多了,特区政府主席,军队副司令和政委等来参加了。
 

  这次的围剿,武警施工部队虽然参加了,但都是担任的包围圈警戒,真正参加围剿战斗的都是特区部队和武警边防特警,一共打死了120多名毒贩,抓获了40多个毒贩,越南毒贩头子被击毙,该地区的军区部队武装全部被解除武装后遣散。

 

军区司令和政委在当天的庆功大会上被特区法院宣读判决书后给直接枪毙了。特区部队损失了20个士兵,中方牺牲了一个中尉,伤10多人。
 

05年的这次大规模的境外武装缉毒战斗就这样落下了帷幕。不过由于该地区处于原始森林地带,再怎么合围,估计还是有漏网之鱼的,但那也是些小鱼了。
 

  在这之后,该特区才全面开始禁毒,武警施工部队又派部分人员加入特区军队一起参与铲除罂粟的工作,在铲除罂粟的工作中,经常遭到当地山民的反抗,时常发生一些零星枪战。

 

为此,有好些参与铲除罂粟工作的武警战士挂彩过。为了安抚当地山民,也为了给山民一个临时过度的生活出路,那段时间,我们的工程车每天都要派5~10辆到西双版纳拉回粮食、油、食盐等各种日常生活用品通过特区军队分发给当地的山民。

 
(未完待续)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