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海外视角
【缅甸30】印度的影响

在缅甸内地,印度人的地位远比一般的民众甚至一般的公务员经济地位都高,至于是否参与了缅甸政治方面,参与程度有多深,就不是很清楚了。

 

不过,从国家政治层面来说,缅甸方面还是非常在意印度的看法的,影响力不比中国小多少。在这方面可以举个例子:
 

  中国方面从上世纪90年代就在讨论恢复抗战时期的史迪威公路,这是一条从印度通过缅甸连接到云南的抗战时期物质输送的公路,对中国抗战的战局曾经影响巨大。

 

但抗战结束后,这条公路就已经被废弃,印度和缅甸境内的公路已经被原始森林重新覆盖,中国这边也只保留了保山到腾冲的一小段成为了县级公路,也就是内地的那种乡村石子路。
 

  中国方面的建议向缅甸和印度方面提出后,刚开始缅甸还比较响应,但看到印度非常冷淡,也就再没有提及这个事情了。

 

这个事情到了前几年,中国出于战略方面的考虑,一面加紧与缅甸中央政府协商,一边将保山到腾冲的公路进行改造升级到国家二级公路的标准,再延伸到中缅边界的古永后,缅甸中央政府才开始在密支那开始清理原史迪威公路路基。

 

缅甸境内通过的地方为克钦邦,克钦邦大部分为克钦的两个特区所管辖,只有少部分连接于中国的通道和靠近实皆省的部分,才是缅甸中央政府才能管辖到的。

 

  此后,印度才开始意识到这段公路对控制缅甸北部的战略重要性,开始响应中国的倡议,加快了从印度的丁书吉亚到缅甸密支那的修建,这远比中国这边修的路长,几乎都是印度援助建设的。

 

中国只援建了从古永经缅甸甘迪拜关口到密支那的这段,而这段还布什缅甸中央政府的辖区,之后中国又支持克钦第&特区,无偿援建了克钦到第&特区中部的其培的公路,全部是二级公路标准,比印度援建的标准高多了,印度方面援建的大部分路段还只是石子路段。
 

  从这个例子就可以看出,缅甸还是非常在意印度方面的态度的,如果不在意,缅甸境内的公路早就会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末期建成。

 

  说到西双版纳边境地区的青年人出门打工,其实大量出门打工的青年人竟然差不多是女青年,当地男青年按照内地的眼光来看,除了会唱歌跳舞抽水烟外,好象就没有什么谋生的能力了,这个也可能是少数民族的一些风俗习惯所形成的。
 

  不管是在缅甸还是中国,边境地区的劳动主力基本是女的,以后大家到边境地区去旅游的话,可以留意一些公路两旁的民房,通常在内地,坐在院坝门口的基本是家庭妇女,以便做比较轻松的活,以便聚集在一起聊天说话,男的在田地里干活。

 

而在这些地方,却是反的,看见门前有人蹲在那里的通常是男的,一边抽水烟,一边百无聊奈地盯着你这样的路人看,在田间茶叶地玉米地水田地甘蔗地里干活的大多是妇女。

 

学龄前的小孩也通过在田间地头有时帮自己的母亲干活,有时小伙伴们在一起嬉戏。

 

所以,看到边境两边的男人基本是属于干瘦型的,而结过婚的女人基本很健壮,体格颠倒了个。

 

  作为内地人,我们很不理解,男人就应该撑起家庭的大梁,而不是靠老婆,至少也应该负起起码的重活劳动大部分,即使到现在我看得习于为常了,但依然不理解,总感觉这里的女人太伟大了,用自己一个女人的肩膀养老公,养小孩,撑起一个家庭来。
 

  在景洪水电站施工非常紧张的时候,人手大量地不够,没有办法,不顾业主方面多次的严令不准使用当地民工的规定,与其他的公司一样,我们公司也聘请了很多当地的民工。

 

来了后,才发现,这些民工的体质都普遍单薄,与四川民工相比,不仅干活速度慢,而且不断地在提条件,涉及到的技术活比如看图纸、测量、下料等等一概不会,只会干没有一点技术含量的活,而这些没有技术含量的活又普遍都是重体力活。

 

比如,一根9米长的直径为28的钢筋,两个四川民工一个占一头,一起一声吆喝,就可以轻轻松松地将这样的钢筋从料堆里抬出来扔到加工台面上。

 

当景洪当地的民工却上去四个人忙得满头大汗才会抬到工作抬面上,以至于四川民工经常拒绝与他们搭配在一起干活。

 

因为他们的工资是按照任务完成量来考核而不是按照干活出勤的天数来考核的,这样的效率,到了一个月,四川民工如果可以拿4000元的话,当地民工最多的可能也只有900多元。

 

所以,当地民工就有意见,还上访闹事了几次,要按照出勤的天数拿钱,不能按照工作量拿钱,因为他们的上访,当地政府也不得不派人来工地与业主协商解决。

 

最后解决的办法只有解除聘用,补偿一部分钱了事,但我们这样私下聘请当地民工的事情也被罚款,所罚的款用来抵偿了当地民工的费用。通过这样的事情后,才知道为什么业主多次严令不准聘请当地民工的用意了。
 

  当地民工基本是傣族人,来工地干活有两样东西是必带的,一是水烟袋和烟丝,二是清酒,干不了会,就要蹲到一边去抽水烟,不抽水烟,就咪他们自制的清酒。

 

如果这样能坚持到一个月我们也认了,但上了一个星期的班后,他们都把自己的老婆也带到工地上来,那么重的体力活,开始让他们自己的老婆干,而他们要么不来,要么来了就蹲在一起抽水烟,喝清酒,唱歌,切磋跳他们民族舞的技巧,我们看了都直摇头。

 

  虽然一个月的合作时间,让我们双方为工资的事情闹的都不愉快,但问题解决后他们对我们还是照样热情得很,没事的时候就跑到我们营地的门口等,我们休息的出来时,拉我们去澜沧江边的夜市摊上去吃各种傣族风味小吃。

 

而且还抢着付帐,如果不能答应,他们就对你威胁,说你在搞民族歧视,是在侮辱他,要对我进行教训教训,OK~OK~这样的帽子我戴不起,也怕被威胁,你们要付帐就付帐,呵呵~~
 

  有一年泼水节期间,我们都按照当地的风俗放假了10天,本来打算利用这10天回家一趟的,结果是被这些热情的傣族老乡们硬是拉着到了他们居住的山寨去玩了几天。

 

多次的交往我知道了他们非常热情好客,而且一点也不介意曾经因为工资而闹的不愉快,他们归结为那些事情是国家的事情,与我们无关,说你们是按照你们的规矩办事,他们那样闹是按照他们的规矩办事,国家把这个事情解决了,还有什么不愉快的?

 

所以,去的时候,我们公司有几个人担心去了会不会把我们给干掉了什么的,因为传说中当地少数民族杀个人很轻松。

 

我说难得有这样深入山寨去做客了解他们的机会,还是去,结果我们是浩浩荡荡地去了20多人,当然我们也不是空手去的,买了很多日常用品副食小孩的文具衣服什么的。

 

武警部队的几个干部战士也想去,请假获准后也加入了我们的行列,其中有个到底不愧是搞政工的,游说了一下领导,又从仓库里拉出来一些好东西,东西加起来装了满满两辆皮卡。
 

  因为一路都在于他们联系着,所以,他们基本知道我们到达的时间,等我们的车队到达山寨路口的时候,整个寨子的人几乎都出动到路边迎接,好隆重的。

 

等我们一下车,水就开始在我们身上泼起来,葫芦丝、巴呜等当地乐器也开始吹起来,山寨的泼水节开始热闹起来,我们在那里狂欢了一个下午,只呼比在城市里参加泼水节过瘾~~~
 

  晚上就更热闹了,唱歌跳舞,家家户户都把自己家做的好吃的东西端出来,集中摆在坝子上,不用付钱,你只管挨家挨户去吃。

 

那个晚上,把我们个个吃撑得只差翻白眼了。到了夜里11多钟的时候,就开始点孔明灯,大家把自己所想的祝福话语、愿望话语写在孔明灯纸罩上面,点上火,孔明灯一个一个向天上飞去,灿若繁星。

 

不过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样的风俗在这样森林密集的地方,万一有哪掌灯飘到森林里引起山火该怎么办哦?

 

我们在快活,估计苦了武警森林部队的官兵们了,他们一定在拿着高倍望远镜,紧张地盯着各个山寨里这个时间在放飞的孔明灯~~~~~~

 
 
(未完待续)
 
附注:文章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