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有此一说
也说高考状元大学毕业后“纷纷落马”


    《中国高考状元职业状况调查报告》日前正式对外发布。“中国校友会网大学评价课题组”通过对1977-1998年我国各省市自治区高考状元的职业状况进行调查后发现,高考第一名尚未出现在主流行业的“职场状元群体”中,大部分高考状元大学毕业后都“销声匿迹”了,高考状元毕业后“能见度”偏低与现今高考状元“高曝光率 
”形成鲜明对比。(8月7日《法制晚报》)

    单从调查结论上看,“学业状元”成不了“职场状元”,对热衷于状元炒作的当今社会,无疑是一贴清醒剂,可以引导人们理性看待高考分数与能力之间的关系。然而,通读这个由中南大学蔡言厚等教授“调查与研究”出来的“报告”,不能不说,这是一个东平西凑、缺乏起码的科学精神的“儿戏般研究”,其研究“成果”严重“注水”,令人遗憾。

    首先,数据采集极为凌乱,且数据来源十分可疑。报告承认,本次调查所统计到的状元总数350多人,只占到1977-1998年我国高考状元总数的25%,其中能够统计到其职业状况的更少,只占到1/10。依我看,实际情况可能更糟。拿笔者所供职的大学为例,报告中被排在录取状元最多的大学第三名,但总数只有16人,而实际上,恢复高考后招收的各省理科状元则不下150名,且他们毕业后的学术、工作情况基本上都有据可查。很显然,课题组并没有花费精力到相关大学和教育主管机构进行跟踪调查和专业化的数据采集,而更有可能是在网络新闻报道中“收集”数据。我们知道,计算机界有一个很有名的说法,叫“Garbage In Garbage Out”,翻译成汉语就是“垃圾进、垃圾出”,意思是指,装入的是垃圾,出来的当然也是垃圾。“状元调查”用胡乱选择的数据作样本,产生的研究结果自然也没有任何意义。

    其次,分析意见生吞活剥,生搬硬套,有先入为主的嫌疑。课题组用来证明状元职业发展不理想的理由有二:一是1952年以来美、英、法、俄等国科学院院士,和我国“两院”院士,以及1998年以来我国高校“长江学者”等群体中没有高考状元的影子;二是状元所学专业与从事职业脱节,很多属于中途转换专业,因此职业发展缓慢。笔者认为,这样的理由是十分可笑的。且不说要求1977年以后的状元当选1952年的院士本身就已经很荒唐,也不说恢复高考后的状元们绝大多数还没有到当选院士的年龄,单说其中40%选择出国留学深造或定居海外的状元,你叫他们如何来当选国内的院士?至于说专业与职业脱节,就更是一种毫无道理的指责了。科学教育更多的是培养一种宽厚的基础和理性的思维,因此,“学非所用”、“中途改行”其实是学术界司空见惯的事情。反倒是一丝不乱的“学以致用”,有悖于现代教育培养创造性人才的基本规律。

    状元不是“神童”,“高考状元”未必是“职场状元”,做出突出成就的未必是学业上的前三名。这个现象是科学史上的共识,我国的高考状元也未必能够走出这个定律的阴影。这是可以肯定的。但是,状元又并不一定等于“高分低能”、“书呆子”。因此,对“状元热”应该泼冷水,而对“状元”则要客观认识,既不要“捧杀”,也不要“棒杀”,要以理服人,用事实说话。

    遗憾的是,“状元调查”课题组戴着观点先行的有色眼镜,匆匆得出状元“职业成就平平远低社会预期”的结论,是极不严肃、极不严谨的。(卢荻秋)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80284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