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有此一说
民族矛盾是伪命题

礼云:“刑不上大夫。”犯法则在八议,轻重不在刑书也。其应议之人,或分液天潢,或宿侍旒扆,或多才多艺,或立事立功,简在帝心,勋书王府。若犯死罪,议定奏裁,皆须取决宸衷,曹司不敢与夺。此谓重亲贤,敦故旧,尊宾贵,尚功能也。以此八议之人犯死罪,皆先奏请,议其所犯,故曰“八议”。

 

诸八议者,犯死罪,皆条所坐及应议之状,先奏请议,议定奏裁;议者,原情议罪,称定刑之律而不正决之。八议之人,荫及期以上亲及孙,入请。期亲者,谓伯叔父母、姑、兄弟、姊妹、妻、子及兄弟子之类。诸七品以上之官及官爵得请者之祖父母、父母、兄弟、姊妹、妻、子孙,犯流罪已下,各从减一等之例。

 

殴伤部曲,减凡人一等,奴婢又减一等.奴婢、部曲不同良人之例,奴婢贱人,律比畜产,相杀虽合偿死,主求免者,听减。诸部曲、奴婢谋杀主者,皆斩.诸部曲、奴婢过失杀主者,绞;伤及詈者,流。诸奴婢有罪,其主不请官司而杀者,杖一百。无罪而杀者,徒一年。

唐朝的法,具有明显的等级性,这从《唐律疏议》规定的“八议”,即议亲、议故、议贤、议能、议功、议贵、议勤、议宾能很清楚地看出来。有学者归纳唐律的真髓时说:“唐律的等级制,以确立唐代社会的等级结构为基础,主要原则可以概括为三条,即严别君臣,优崇官贵,异罚良贱。”(刘俊文《唐律疏议笺解》)

 

在法律面前,君和臣不同、官和民不同,良和贱不同。这与现代法律观念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显然差距甚大。但是,当时社会就是这样一个等级社会,法律不过是反映了这种社会的现实而已。

 

唐律中的等级特权原则确是‘不平等’,但却并不‘超越法律’,因为唐律中不平等的特权是公开明白地规定在法律上,精确地说是‘依法实行不平等’的等级特权原则。我们今天谈唐朝的“依法”治国,就要明确当时所依的“法”是一部“不平等”的法。

 

诸奴奸良人者,徒二年半;强者,流.若奴婢殴良人折跌支体及瞎其一目者,绞;死者,各斩,奴婢有价。诸买奴婢、马牛駞骡驴,已过价,不立市券,过三日笞三十;卖者,减一等。

 

虽然我们现在都知道人人都是平等的,没有人格上的高低贵贱之分,但是我们面对唐代历史的时候,没有人会因此去苛责唐人必须平等,相反更多的人对于大唐的万国衣冠拜冕旒、对于开元盛世、对于太宗纳谏而骄傲。

 

相反他们倒是对蒙元、满清充满了憎恨,无视这一时期的进步与贡献,只记得杀戮与压迫。他们只会说,蒙古与旗人怎么欺压汉人,怎么不平等。却无视唐代之宦籍、明代之宗室,也一样有特权。
 

蒙古之于元朝旗人之于清朝,正如宦籍之于唐朝,宗室之于明朝,都是统治者依靠的力量。人和人没有天生的不平等,族群与族群没有天生的仇恨。如果八旗没有特权,汉人就不会在满清立朝三百年后,被革命党登高一呼就排满革命。

 

元朝时代,依旧在蒙古草原讨生活的牧民跟江南的汉人真的有血海深仇?满清时代,留在东北的山野少民,汉人也一样要与他们不死不休?如果古代天灾之下,战争时期各种求活杀戮我们还可以理解。但是在大一统之下,为啥还是不平等?

 

这就是统治者为了统治稳定而设计的,他们必须给他们所依靠的势力特权。这是政治问题,而不是什么民族矛盾。蒙古、满族人民同样也被贵族压迫。唐代的宦籍既然以职品论那就不是固定的,明代的宗室远支混的惨的也很多。


在实际操作中,贱籍的胥吏照样欺压良籍的平民。在实际生活济身上层,作威作福的终究只是全体人群的一小撮。而群里很多人不用马哲史观看问题,无视是少民贵族、骄奢淫逸、欺压被统治者的史实,非要把问题看成民族矛盾大加批判。你们这样极端仇视少民政权,真的好吗?

 

注意,我说的是古代,不要动不动就拿日本侵华来类比。古代中国虽然也知道有大秦、天竺,世界大的很。但是因为没有直接的对等文明冲突,一般而言他们所说的天下,就是他们所能接触到的范围。而且认为天无二日,地唯一人,天子是代天牧民的。

 

华夏则是文明的,世界大同就是夷狄进于爵,天下远近大小如一。所以古代王朝都论证自己是正统,如何的敬天爱民。女真人建立金朝也说自己是正统,南宋虽然向金称臣,但是关起门来,也自认正统。北宋与辽澶渊之盟后,算是兄弟之国。

 

但是彼此都称自己是正统,因为在传统的天下观下,华夏是文明的是独一无二的。如果不是正统,不是天命所归,就没有政权的合法性了。所以纵然实际上宋辽是对等的,南宋向金低头的,但是在天下观的支配下,宋是不会承认的。

 

古代有木有凸显过类似现代的民族主义?当然有过。比如南宋、晚明,他们是在少民的挤压下,部分人有了这些意识。民族界限都是通过他者来认识,如果没有五胡,就没有汉儿这种称谓。如果没有近代西方天风海雨的入侵,我们就不会触摸传统的界限。

 

就没有所谓国学、国术、国医这些概念来指传统学术、武术、中医,但是民族国家确实是近代才搞起来的。因为民族的认同,本来就与近现代的科技发展相关联。
没有印刷业的发达、没有报刊、书籍的大量出现,就没有办法让民众追溯历史,取得共同的民族记忆。


鲁迅说我以我血荐轩辕,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始祖。鲁迅是为无数如阿Q、祥林嫂等中华民族同胞而呐喊的。通过黄帝这个意象,于是鲁迅与无数同胞连成了血脉与共,休戚相关的整体。
 

但是南宋、明代,识字率才多少?百姓们关心的也不是谁坐龙庭,所以,王船山在明清之际能写出《黄书》。但也仅仅是写出来,发挥作用、大行于世还要等清末。不要用几个文人的观点代表一个时代,也不要把个别遗老看成全部。明清代都在践行天下观,朝贡体系就是天下观的产物。

 

追溯起源就是西周的五服、商代的内外服制,秦汉到金宋还讲究五德终始,但是宋儒已经不信了。元朝是王朝中的另类,他们以武力取天下,又信喇嘛教,对五德本就不在意。

 

但是明清就彻底不讲了,朱元璋虽然塑造自己是火徳王来神话自身,但是并不把火徳作为明代的德行。清代雍正更是直接说,哪里有徳大统就出自哪里。徳在内地,所以君王出自内地,徳在关外,所以是满洲入主。政权的合法性在于是否大一统,是否敬天爱民。而不是王朝必须出自那个血脉、那个族群。


我们指责满清,也不是因为他们是满族人而指责他们,是因为清政府丧权辱国,
腐朽堕落。这些本来是很进步的东西,但是西方搞进来了,西方是民族国家,所以我们就开始了艰难的民族国家构建的过程。

 

清末民国关于民族的论战,比群里的争论激烈的多。我们的观点实际上也不出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孙中山、杨度、蔡元培等人的范围。别说什么还原历史真相,大家有权知道历史真相。 

 

历史就在哪里,但是你只从汉族角度看,且不说中华民族的立场的问题。少民杀戮你就死死的记得,到处宣传。倒是汉人的烧荒草原,汉官欺压少民,你倒视而不见了。你要反侵略,你就该一反到底。反思自身,有么有侵略,你搞双标什么意思,这就不是在澄清历史真相了。

 

孔子是殷人后代,就不教学生牢记殷朝血仇,还原历史真相。也没天天号召东夷遗民、殷朝旧族牢记牧野之战、流血漂橹,反而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去了。刘邦的屠城、曹操的杀戮、满清的杀戮、蒙古的杀戮等,都是有记录的。

 

就算是统治者想隐藏,但是还是会留下蛛丝马迹,还是会有抵牾留下,被历史学者发现,进而钩沉出来历史的大概面貌。他们的价值在于让我们吸取历史教训,不要重蹈覆辙,要珍惜和平。

 

 

 

主讲  云过无痕

来源  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时间  2017.6.10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