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风土民情
二月河:中国的“情人节”


二月河

  


  牛郎织女银河相会
 
  近年来每到2月14日便会有无数的短信发来表示“情意”——与我而言也就是个熟人问候,借了“情人节”来做调侃,想起来肚子里时常发笑。但我们的年轻人对这个舶来的情人节很重视。这不需要复杂的调查,你到花坊看看就会知道了,所有的玫瑰都卖得精光——这就是实证。我常想,这世界第一倒霉的树种当然是枞树,美国人、英国人每逢圣诞就杀它,回去给自己开心,而最晦气的花卉是玫瑰罢?人一谈恋爱,或稍对人有点爱意,便剪它的花头。尽自是这样想,我并没有惋惜的意思。作为种植供玩赏的花树,如同家畜杀用,非常正常。
  其实,中国也有情人节。老牌子、正宗的是牛郎织女七夕会,不过它不叫“情人节”,七夕就是“七夕”。

  牛郎织女那段缠绵悱恻的故事,不是父母给我讲的,他们都是职业革命者,不讲这些个。我先是听了同学的母亲说,后又看小人书,自己获取了这个知识。天上的牛郎星与织女星遥遥相对,当中隔着浩渺的银河。有几年每到农历七月初七,我常坐在石头上仰望天空,想看他们 “相会”,但总是阴天,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瞧不见。二月河这般傻气,我的读者一定会笑的。其实即便是“情人”,世上有几对能“终成眷属”的,而成眷属照样过情人节那才叫过瘾!

  小时候一直觉得牛郎织女故事不圆满,王母娘娘吃饱了撑的管这闲事!但后来明白,不圆满的东西才是最美的。阿芙罗底德倘无断臂,还会享有顶级绝世的风华吗?朱丽叶如果真成了贵妇人,谁还替他们掉眼泪呢?贾宝玉和林黛玉也是这般,若真的战胜贾氏宗亲、摒弃薛宝钗、八抬大轿成婚、林黛玉作为“宝二爷夫人”主持家政……有什么意思呢?总之,我觉得七夕的故事很有美学追求,很高雅,很“现代”的!

  过去中国人对七夕节过得极其认真。我翻了一下清人笔记,过“七夕”比过八月十五记载要详明十倍。七夕前,六月下旬这个节实际上已经开始了。点心店开始制作“巧果”,用面和白糖挽成花样用油炸了,我们今天叫“甜麻花”,当时的人叫它“苎结”。到正日子这夜,家家户户要摆拜坛,有钱人家是在正厅的“露台”上——大约相当于我们今天的阳台?没钱的穷人就在院子里,鲜花、巧果、点心、甜酒都摆上去,燃上香……然后举家望空礼拜。有诗为证:“几多女伴拜前庭,敬祈银河架鹊翎。巧果堆盘卿负腹,年年乞巧靳双星。”这实在是女人们借机抒发情绪的一个节目。中国女人可怜,自宋以降就没有了恋爱自由。男人们也没有恋爱自由,都不能说“爱”字,只好“乞巧”。我想那些人跪在庭院中间向牛郎织女喃喃祷祝,心里想乞什么,真的是天知道。另有一诗或道出个中玄机“乞巧谁从贷聘线,瓜花谷饭献出筵。阿侬采得同心果,不为双星证夙缘。”这个节各地过法大同小异。巧果作法不同,追求的是它的花样,工巧、玲珑、美观。礼拜程序和祈福内容也是不尽一致。有的地方财主们还要请僧尼,聚族筵礼拜,繁复得很。它既然叫“乞巧”,怎么判定你是聪明闺女还是笨丫头呢?有这样操作的:七夕这夜,盛一碗水,置在拜台上,第二天早晨,受试女孩要向碗里放一根针,十分小心地放在水面上,针如果沉下去,算你笨。水是有张力的,针能浮在水面上呀!你行,聪明。

  这些都是旧俗。今天的人当然不会去拜牛郎织女,我看了许多宾馆,摆的都是赵公元帅、关公,除了财神什么也不拜。我以为某些时尚青年对爱情的向往,比之我们老一辈对中国爱神牛女二星的崇敬,显得很猥琐与阴贱。

  人们希望七月的喜鹊会带来爱情的幸福。我读金庸的《神雕侠侣》,里头有种植物叫“情花”,生的地方也惊人心魄:绝情谷。爱情的心态犹如中了“情花之毒”,契合如符。极佩服老先生的想象力。他八十多岁了吧,去年还和他在深圳作了一次对话。我思量这情花及绝情谷的形象思维,肯定是他年轻时的奇思妙想,老年人思量不来这意思。

  甜蜜+痛苦=爱情。我们先祖就懂这一条。中央电视台制一个专题片,请我去嵩山学院当导游。我说了程、朱一些不恭之词,他们删掉了。其实他们不该删掉的,客观地说,程、朱的学术应当受到尊敬,但他们的理论摧毁性地破坏了中国人的“爱”,从观念到思维方式、行为规范。本来就十分脆弱的爱一下子全部扫地出门打入地下。一直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张舒起来,这个罪过了得!

  然而“爱”这种东西岂是一种理论——“灭人欲”可以消灭的吗?人们在过七夕时,其实就是潜意识地召唤爱的灵魂!魂兮,归来,希望碰巧“我能拥有……”

  归来,魂兮归来!七夕的灵魂,中国的情人情结在此日熏蒸人间。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