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根子文集
网事已了

 

农历正月,是个好月份,时令已过六九,正好是看柳如烟的时候。他坐在河边,心里盘算着,还有几天正月就结束了,农历二月即将来到。

 

 

 

风,也不再寒冷,细细品尝,可以尝到一丝甜甜的暖意。天,却还是那么寒冷,灰暗灰暗的,倒映在河里,一上一下像一个巨大的贝壳,显得有些忧郁。

 

 

 

又是一年开始了,在他眼里,春天的气息随处可见。可是,在他心里,总觉得有一件事还没有办。

 

 

 

他又扳起指头,算了算正月的日子,没错,正月还剩下不到五天了。他突然记起了什么,迅速站起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春泥,离开了。走了几步,他又回头向远处的河面眺了眺,发现天空和在河里的倒影真像一个巨大的贝壳,张着口正对着自己。他轻轻地笑了笑,很快离开了。

 

 

 

回到家里,他打开电脑,对着好友发来的那条信息仔细地揣摩了起来。

 

“老大,半月后,如果我再没发来信息,我的号码就交给你了。”

 

这条信息已经发出有二十天了,他确实也没再收到对方发来的信息。

 

“是什么意思?”他心里在想。

 

 

 

他对着那条信息一字一字地看起来,内容清楚,就二十三个字,也没有其他的歧义。

 

 

 

“究竟是怎么了?”这个问题在他脑海挥之不去。他不知道对方为什么把号码交给自己。他想再等等,或许对方会再给他发来信息,说明原因。

 

 

 

一周很快过去了,他差点忘了这事。他已经快一个月没收到对方再发过来的信息了。本来,他是信息发出十天后才收到的。

 

 

 

他心里有些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但是,他还是想再等等,希望能收到对方会再发来信息。

 

 

 

“说不定明天就可以收到”。他心里想。

 

 

 

五天又过去了,他每天都在等待对方发来信息,每天都盼望对方发来信息,可是每次都很失望。他希望对方给他的留言是发错了,渴望对方再发来信息。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他最终什么也没有盼到。

 

 

 

人烦躁起来。他会独自一人,无缘无故地跑到桥头看车流,看车划过一道一道轨迹,轨迹就一道一道刻在心里。他会独自一人,兴致勃勃地登上山顶,眺望远方,看自己的家,看自己的城市,她们都是那么小,小得有些让他欣慰,欣慰自己可以把她们一眼览尽。他会独自一人,悠闲自得地守在江边,盯着江面,观察远处的流水,体验水流的声音。

 

 

 

“我不能等了。”他下定决心,相信那条信息是真发给他的。

 

 

 

再一次坐到电脑前,他心潮起伏,虽然对结局设想了千万种,但看到的只会有一种,这一种结局是什么?他如何揭晓,心里实在没底。

 

 

 

他从好友栏找到号码,在登陆窗输入,突然一阵会心地笑了,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登陆密码。对方没告诉密码,肯定是在和自己在开玩笑,原来自己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对方肯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他关掉登陆窗,忙别的事情去了。

 

 

 

可是,接下来几天,对方死一样沉寂,他老觉得心里瘆得慌。

 

 

 

对方和他是朋友,是聊天的朋友。对方称他为“老大”,自称为“小弟”,但更多的时候他称对方为“兄弟”。他们聊天好几年了,从生活到工作,从天气到人生,从生死到女人,无话不聊。双方在聊天中流露出一种豁达,没有名利的权衡,没有胜负的深究,没有爱恨的纠结,纯粹表达各自观点,交流双方思想,话题无所顾忌,有一种把酒言欢、促膝畅谈的感觉。现在,对方一声不吭地把号码留给了他,悄无声息地消失了。他觉察到事情可能有些严重,结果或许难以预料。

 

 

 

他开始认真对待这件事。他开始梳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最后认定对方或许在某个时候已经告诉了他密码,或许对方知道他肯定已经知道密码,或许对方相信他最终能破解出密码。

 

 

 

他开始回忆对方曾经告诉他的每一个数字,每一个和密码有关的明示或暗示,不停地输入不停地尝试,都失败了。他开始设想他知道的每一条密码,每一个可能设为密码的方式,一遍一遍地输入一遍一遍地尝试,都失败了。对方仍旧死一样沉寂,他有点绝望。

 

 

 

如烟的柳树,已经青翠欲滴,夜晚的月亮一丝丝的丰满起来。绝望、焦虑侵蚀了他全部心灵,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破解出来,眼前一片茫然。但有一种信念支撑着他,他无论如何绝望,从来没有想过放弃。他坚信对方把号码留给自己,是相信自己一定能完成托付,这是一种责任。

 

 

 

三年、四年、五年,查看他们交往的邮件,他发现他们交往差点就满六年了。他有些遗憾,认真阅读每一封邮件,最后他确信自己找到密码了。他知道,密码是什么,再也没用去尝试其他的可能方式。自己也没有着急去证明密码是不是正确,而是一遍一遍翻看自己每年生日,对方发来的贺卡和祝福语,觉得自己很是幸运,能结识了一位心心相印的好兄弟,反倒有些担心起对方来。

 

 

 

他平静地打开登陆窗,输入自己的生日,进去了。

 

 

 

里面好友不多,其中有几个头像在不停的闪烁,他没打开看,没回,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他迅速的关掉号码退了出来,思考着如何进行下一步。目前看来,对方真是把号码给他了。

 

 

 

他开始查看每一条聊天记录,可都是最多聊天记录就是两次,看不出有什么。对方把号码留给自己有什么用呢?究竟是为什么?

 

 

 

其他的聊天记录是不是已经删除了?没删除,会放在那儿呢?他进入了号码的空间,他诧异起来,和所有好友的聊天记录都在私密日记里面,很完整,很有条理。

 

 

 

“太好了,想得太周到了!”他不禁感叹。

 

 

 

他一则一则地看起来,每看完一则,心里就别有一番滋味,对方睿智、豁达的形象也越加鲜明起来。他很多次都想流泪,却流不出来,心里滋味是怪怪的。但是他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聊得那么欢畅,因为在聊天记录中,他仿佛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影子,他也明白,对方为什么把号码留给他的原因。

 

 

 

关上电脑,他十分惆怅,对着显示器发呆。号码中的每一个好友,每一条聊天记录,都像一个圆圆的钢币,在他脑子里或静静地躺着,或翻腾、跳跃、滚动、碰撞。

 

他又很感概。

 

 

 

“老大,很久没上来了,你怎么样?”他再一次登上号码,一小伙子就发来信息。

 

 

 

“外甥打灯笼——照旧,你呢?”他回答道。

 

“我很好,年过得很充实、很累,也很忙。”

 

“到女朋友家了的?”

 

“嗯,双方父母都见面了,都好高兴的。谢谢老大关心!”

 

 

 

五年前,小伙子还是初中生,就加为好友了。当时,小伙子是想窥探成人世界,没想到,自己非但没看明白成人世界,自己对这个世界的很多不满和迷茫,却撒落了一地。

 

 

 

慢慢地,可以看出,小伙子喜好文学,对古典诗词、曲乐、书画、散文、随笔的领悟水平,都远远超越了他的年龄。读他的作品,可以清楚地品尝出小伙子的孤傲狂放,不可一世。

 

 

 

小伙子喜欢文学,但从不加入任何社团,也看不起文人。有一次,小伙子遇到和自己在同一城市生活的一画师。小伙子喜欢画师画的鸟,想和画师交流,画师很慷慨,留下电话,并答应每月只收一百元,教小伙子画鸟。小伙子很是气愤,说自己只是想交流,没想去学,更没想到画师会每月收一百元,还说是给了优惠,很是瞧不起画师,扔掉了画师留下的电话,也对这事抱怨了很久。

 

 

 

“我看不起文人。”小伙子说。

 

“文人不好?”

 

“现在文人不好,没骨气,就知一个钱字。”

 

“文人一定要有骨气吗?”

 

“那是必须的。”

 

“其实,文人从底子上说,就是应该是没有骨气的。”

 

 

 

“不会吧,从屈原、辛弃疾、文天祥、方孝儒、史可法,到宁可饿死不吃嗟来之食的朱自清,你说这些人那个没骨气。你要是能说清楚文人本来就该没骨气,那我就服你了,你就是我老大,怎么样?”

 

 

 

“我不想当老大。我也不是一定能说清楚,说不定也是我的一种臆测。你看,中国历史上,春秋战国时期,文人凭借自身的知识,从奴隶主阶层的控制下挣脱出来,形成自己独立的力量,在各国之间纵横驰骋,百家争鸣,对文人来说,那应该是一个自主性很强的时代,但是到秦汉,百家争鸣的时代就结束了。”

 

 

 

“那是,我同意。”

 

 

 

“百家争鸣时代的结束,不仅仅是战乱的结束,也是文人可以作为历史主角机会的结束。文人,或散落于民间,或修行遁世,从此再也没有形成独立的力量。尤其是儒家,开始以附身于权贵的角色,出现在历史舞台上。直到近代五四运动,文人作为一种独立的力量,就消失了。你说,文人该有骨气吗?”

 

 

 

“也是。那么屈原、文天祥、朱自清等,他们就不算文人了?”

 

 

 

“在我看来,他们不算文人,他们应该是文化人。文化人具有传承文明的责任,所以在有的历史时期,对他们的评价是不一样的。文人不一样,知识在他们手里,和砖匠的砖刀、农民的锄头没有两样,都是一种谋生的工具,只是有时包装得漂亮一点。”

 

 

 

“文人也是人,也要吃饭、养家、生活。那位画师收你一百元,确是优惠你了,虽然一百元对你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但是在画师心里收你一百元是心安理得的,也是应该的。”

 

 

 

“你是老大,必须的,从今以后,我就喊你老大了,我服你了。”

 

 

 

“老大,我现在感到很迷茫,你说我以后会不会也是会变成那样的文人,如果那样子,我真不敢想象,想起来很恶心的。”

 

 

 

“很有可能。说不定多年以后,你也会像那位画师一样,心安理得地去收另外一个小伙子的几百元。”

 

 

 

“好可怕。那你说我怎么办,什么都不干了?把学到的那些都忘掉?”

 

 

 

“我比较欣赏这几类人,一是为人类生活进步贡献知识的人,一是为丰富人们生活有积极作用的人,一是对文明积极传承有担当的人。他们都必须得有知识,虽然他们也会处于附属地位,但是我觉得他们做的更有意义。”

 

 

 

“我明白了一些,我得开始好好学习了,马上就要升高中了,我原来觉得读书没意思,现在看来还得好好学。以后再聊,老大。”

 

 

 

“老大,现在有很多人都在耍朋友呢。”

 

“你呢,耍朋友没?你现在还没到高二,是不是也可以耍耍?呵呵。”

 

 

 

“切,全校没有我瞧得起的女生。我不屑和她们耍。”

 

“呵呵,那是,我兄弟担当拯救世界的责任,那些儿女情长算什么呢,是不是?”

 

 

 

“上周老师说,全校没有比我作文写得再好的人,我也认为也是。”

 

“呵呵,你应该让老师当你学生,你教教他写作文。”

 

 

 

“老大,那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我觉得你行。”

 

 

 

“老师有些方面还是很厉害的,呵呵。”

 

“呵呵,只要你作文比他行就可以,不怕,我支持你。”

 

 

 

“算了吧,我确实还有很多没学好。”

 

“没关系,人不可能什么都好,只要有一样好就可以了。”

 

 

 

“无语,老大,你那个是什么观点哦。”

 

“呵呵,是你的观点呢。”

 

 

 

“老大,服你了。不过,老师确是在夸我。”

 

“你加入学校文学社团了?”

 

 

 

“嗯,老大说了还不听,那得了。呵呵,就是社团的老师说的。”

 

“那很不错,人还是谦虚点好。”

 

 

 

“老大,我有一个新同桌了。”

 

“肯定是个女生,是男生你不会给我说。”

 

 

 

“呵呵。”

 

“漂亮?你是不是又在她面前显摆了,她是怎么崇拜你的?”

 

 

 

“嗯。我显摆了,她不吃那套。”

 

“受伤了?遇到铁人了。哈哈!”

 

 

 

“没有。功课多,我先忙了,老大。”

 

“好吧,忙好。遇事就躲不是好男人。”

 

 

 

“老大,告诉你一件事情,太神奇了,那位同桌居然是我们老师。”

 

“是你们老师?来听课的。”

 

 

 

“嗯,是英语老师。幸好我没和她乱吹多少,否则,我死定了。”

 

“那天,她还请我到她寝室里吃饭,说是感谢我和她同桌。没想到,她居然会国画,而且画得很好,虚实、构图、色调都很不错。”

 

 

 

“那个,我不懂。不过,看你英语学不好怎么好意思。”

 

“哎,看吧,老大。”

 

 

 

“老大,这次英语考试我进步最大,有很多题我都是预先请教了的。”

 

“老大,老师说,我英语又进步了。”

 

 

 

“老大,老师今天穿的衣服很漂亮。”

 

“老大,老师今天穿了一条花裙子。”

 

“……”

 

 

 

慢慢地,看到小伙子越来越多的聊他和英语老师的事情,自己的英语成绩也很快地提高了。有一天,看到小伙子发来英语老师有男朋友的消息,能明显的感到情绪很低落。看来,小伙子是喜欢上自己的英语老师了。

 

 

 

接下来,小伙子一直情绪低落,也不爱聊天和说话了。最不幸的是,和他一直爱闹矛盾的一位女生告诉小伙子,自己已经把小伙子喜欢英语老师的事情给其他同学说了。一位目空一切的人,被人一眼忽视过去了,自尊心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我一直都不认为我是你老大,但是你一直喊我老大,你是不是真当我是老大呢?”

 

 

 

“嗯,我是真当你是老大。可是,老大,我真提不起精神来。我什么都按你说的做了,体育锻炼、游山闲谈、组织读书小组,没法,真没法了。”

 

 

 

“哎,看来我也没法了。你不是说很久没见到英语老师的男朋友来看她了吗?说不定,是你们缘分呢。我认为,既然如此,还不如去你追求她,怎么样?”

 

 

 

“不会吧,老大,她是我英语老师呢。那个一天爱打我小报告的扫把星不侮辱死我啊?”

 

 

 

“怕什么呢,老师和学生耍朋友的,又不是没有。再说,她大不了你多少吧?人家说,女大三,抱金砖。大你六岁,你就算你抱两块金砖,怎么样。”

 

 

 

“呵呵,老大,你太——太搞笑。”

 

“老实说,小弟,你是不是真喜欢英语老师。”

 

 

 

“反正,我现在觉得特没劲。”

 

“我觉得你说的有点不现实,老大。”

 

 

 

“管他现实不现实,你把你英语老师的号码给我,我加加,先探问探问,看她喜欢那类男生。”

 

 

 

“老大,你真要帮我追啊?”

 

“肯定,发过来。”

 

 

 

慢慢地,看到小伙子开朗起来,不断有好消息发过来。小伙子说,自己各科成绩已经名列前茅了,不出意外,考个好大学没问题。小伙子说,那个十分讨厌的扫把星女生也没再老是和自己作对了,而且还常常和自己一起复习功课。后来也知道那女生根本就没把自己喜欢英语老师的事情讲给其他人。小伙子说,英语老师要调走了,自己没那么悲伤了。

 

 

 

后来,小伙子考上了一所北京的大学,那个扫把星也在北京上大学,他们成了恋人。

 

 

 

他一直不明白,他看完了所有的聊天记录,也没看到和小伙子英语老师的聊天记录。是删除了,还是根本就没有,他不知道对方告诉小伙子,英语老师喜欢这样那样的内容是从哪儿来的。不过,他却看到了对方写给自己的一封信。

 

 

 

亲爱的“兄弟”,你好!

 

 

 

我相信你一定会进入号码,并且看到这封信。希望你能原谅我这样称呼你。

 

 

 

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真相,但是我怕死后,人有魂魄,因为我没有告诉你真相,我的魂魄会来找纠缠你,有时我想,如果我有魂魄,来看看你,也是挺好的。我最怕的是我的魂魄来惊扰你,让你受到惊吓。所以,我决定告诉你一切真相,那样我即使有魂魄,也不会惊扰你,让你受到惊吓。对不起了!呵呵。

 

 

 

我是女的,年龄比你大很多。我给你看的照片,我不是照片上的那个男孩,而是男人旁边那个女人,那个男孩是我的侄儿。你很诧异吧?没关系,反正你已经知道我是个女的了,你不会再叫我兄弟了吧?哈哈。

 

 

 

你不会生气吧?生气也没关系。

 

 

 

其实,我也不想骗你。我是一名高中教师,退休后,生活很不适应,无意加你好友,可你老是拒绝,拒绝理由居然说“你是坏人”。我觉得你很搞笑的,就想一定要把你加为好友。

 

 

 

你不知道吧,我专门申请号码就是为了加你,你现在这个号码是我申请的第四个,前三个都被你拒绝了,还举报骚扰,我一想起来就觉得好笑。

 

 

 

没想到你加我为好友,居然是因为我说我要死了你才加我,你真是个怪人,当时竟然还劝我好好地活下去,你不知道当时我都笑成什么样子了。现在,我想好好地活下去,可是不能了。

 

 

 

差几个月,我和你聊天就满六年了,我本来是想写清楚我和你究竟差几个月满六年,但是我感觉自己实在不行了,我一有时间和精力就写这封信,我怕我最后没有完成这封信就离开,那将是我最大的遗憾。所以,写得很乱的地方,请你原谅,就是不原谅也只能这样了,是不是,呵呵。

 

 

 

应该说,我比你年长,我又是历史老师,经事比你多,我做你老大才是应该的。没想到,谈到我引以为豪的历史时,你几句话就把我剥得精光,我感觉到自己是赤裸裸地站在你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地让你羞辱,当时我的唯一想法是马上把你拉入黑名单。但是没有,那一次我是真服你了,愿意叫你“老大”。

 

 

 

我有时想,你说得对,你真是个坏人。你是走进我灵魂最深的男人,而且比我小那么多,那肯定是只有坏人才干的事情。我有时真想告诉你,我是谁。但是,怕失去和你畅谈的感觉,我只有以男人的身份和你聊天。

 

 

 

我想,我是对梁祝理解最深的人。为了看你究竟长得什么样,我用一张照片来欺骗你,我多希望你看到照片可以一眼看出我,但是你却说我的侄子就是我,我当时好生失望。我也想,我都是个老太太了,为什么那么希望你知道我是一个女的呢。我想,你还真是个坏人。你相信来世的说法吗?

 

 

 

你说聊天一定要快乐,我和你聊天很快乐。每次和你聊完,我都感到很幸福。仔细想来,这六年,我还真经历了不少事,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三年前,知道自己得了绝症。那时,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活多久,常常盘算剩下的日子,没想到已经活了三年多,我很高兴。

 

 

 

当我知道自己的病情后,心情很不好,当时还骂你,说你虚假,同意我来看你,你却老是推脱。其实,就是你不推脱,我也不会来的,我怕见光的,只是那时心情不好,想找个借口骂你,请你原谅。但是,你一点没在乎,你的豁达让我明白,网络其实也有真诚,我开始用你传递给我的真诚,以各种方式和我网上的每一位好友告别,他们都不知道我会离开这个世界,我不想让他们知道一位曾经和他们聊天的朋友去世了,让他们感到悲伤。

 

 

 

实在来不及告别的,我只有留给你了,谁叫你是老大呢,呵呵。

 

 

 

我还想说什么呢,自己也不知道了,最近老是觉得很累,没有力气,也爱忘事。今天已经是除夕了,孩子们都很高兴,我也很高兴,但就是没多少力气,躺在床上,还可以上网,这是我对孩子们的唯一要求,我的很多学生同事也来看过我,我想我过完年,应该没问题吧。太累了,我下了。

 

 

 

现在是初四,我已经过完年了,我还想再给你说说,但是打字太累了,我有几个好友还没告别,聊天记录都在,你看了记录后,就帮我告别吧!我太累了,真想再说点。

 

 

 

今天初七,最后一次。一切都好,再见。有没有来世呢?

 

 

 

                                                                 你的兄弟

 

                                                大年初七

 

 

 

他看完信,心里不是滋味,把那张照片调出来看。怎么看,怎么不是滋味。原来一直认为那个男人就是和自己聊天的兄弟,老太太是自己兄弟的妈,而事实全不是那样,正好相反。

 

 

 

“开玩笑!这个老太太!”

 

 

 

他真不信,把照片又看了看,发现自己从来没在意的老太太正对着自己微笑,笑得很慈祥,很友善。

 

 

 

“这个老太太!”

 

 

 

他打开窗户,看着满天的繁星。北斗星不像一把勺子,倒像一把刀,在夜空中不停的挥舞,所以的星星都漫天凌乱。

 

 

 

“一个小伙子的情感成长起来,一个老太太的情感终结了,像花开花落一样,在我们身边悄无声息的行进着,连告别都进行得不知不觉。”他心里想。

 

 

 

这时,一颗流星划过天际,其他星星都瞪大了眼睛注视。夜空显得特别明亮。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