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根子文集
家乡的路

 

 

 

走在回家的路上。

 

 

 

冒着炊烟的村庄依稀可见,背上沉重的行李变得轻松起来。父母的面容不断地在脑海里面闪现,他们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在脑袋里活跃起来。

 

 

 

那种对儿女流淌出来的感情,是那么自然,是那么暖心!他们的每一个举手投足,能让在外承受的天大委屈瞬间化解。哪怕是非常小的一点成绩,都会被视作骄傲,能得到共享。那是真正的天伦之乐!

 

 

 

路上没有一个熟人,三步并着两步,飞一般的直扑自己熟悉的家。

 

“回来了。”父亲一脸平静。

 

“吃饭了没?”母亲轻轻的问。

 

……

 

 

 

整个下午,都在默默的清理着行李。以前,为了迎接新的学习生活,总喜欢把不用的书存放起来,把需要的书整理出来。现在,要把所有的一切,全部封存起来,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

 

 

 

慢慢的清理着,往事沉重而尖锐……

 

零碎的字句、幼稚的笔迹,一些欢乐、一些泪痕……

 

所有孩子的童年都一样,不同的只是各自的感受。

 

 

 

家乡有一条小河,在小学的时候,就常常想知道这是一条什么样的河,它来自哪儿?又流向何方?为此,挖遍了大人们的所有传说,但仍一无所获。后来知道了,小河来自于一口塘堰,流向下游一位长辈居住的地方。

 

 

 

再后来,上了中学,从一本破旧的县志地图上,看到一条河流的微型尾部,推测她可能是芦溪河或虹溪河,并希望能从相关的文字说明中得到明证,结果令人很失望。现在知道了,她像许多小河一样,仅仅是一条可以流入大河,流向大海的无名源头。

 

 

 

小河的河堤就是一条路,与大山深处的一条路相平行。大山深处的那一条路,一头系着一个集镇,初中和部分高中就在这两个集镇读完的。再向山路的深处,就可以到达家乡的县城和省城。

 

 

 

两条路就像一座轿子两边的轿杆,抬着家乡,抬着家乡的人们,也抬着家乡所有的孩子,一步一步的走着,走完了童年走青年,走完了青年走中年,走完了中年走老年,就这样把一个个小孩走成了祖先。一代一代的走,又一代一代的来。现在,她也抬着我走进了我的青年,让我知道了外面的世界。

 

 

 

当清理完所有的书本时,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下来,漫天的归鸟纷纷扑入树林,青山也在暮色中淡失,空气中残留着儿童的欢笑和满脑的忧虑,张开双臂仿佛就能婆娑到那两条路,那两条家乡的路。

 

 

 

那两条家乡的路啊!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