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道专栏
鲁愚老

鲁愚老

一叶知秋

一叶知秋

猫眼观天下

猫眼观天下

奇正战略

奇正战略

文化沙龙
谈“天”

 

澄怀:上周约定的谈“天”。

 

我想了三个角度来谈天,一是自然观察之天,二是意识思维之天,三是内证观察之天。

 

 

 

自然观察之天,就是用肉眼、科学仪器看到的天,行星、恒星系、河系、类星体和大尺度的宇宙,也就是现代天文学的成果。地理、气候、冰川、历法以及地球史上几次大规模生物灭绝都可能与这个自然观察之天的空间规律和时间周期有关系。以及文化史上几次大的变化,也有观点认为跟天体周期有关

 

 

 

意识思维之天,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代表,从诗经、尚书、阴符经、易经、道德经到论语,天、天德等时时出现。传统文化中的天,据我所读文献,大多从义理出发来理解,认为是道德之天、主宰之天,是推之不穷而用于作为最后主宰和最高规则的义理。

 

 

 

内证观察的天,有两个来源,我也仅仅知道两个来源,一是佛家的天,比如欲界天、色界天、无色界天,一是道家的天。佛家的俺也没准备功课,就不说了。道家的,有三个。一是王力平的三界天,一是熊厚金的三境天,一是无名氏的内证天。

 

 

 

/ty z-0001我来说说。

 

天,这里我分形而上和形而下。

 

 

 

澄怀的內证天,应为形而上之列。形而上为存而不论,形而下者为器。器者有分,一分唯物,一分为德。

 

 

 

唯物者为认识、认知,为事物天。为德者,为礼,为法,为民之天。其实,我的这个和澄怀的从传统角度来分析的基本意思差不多。但是我这么一理,是不是觉得顺多了?

 

 

 

所以,一切从道来说,皆可分。天为道,谓之天人合一,即为人道合一。然形而上不论,道以器显世,故论天其实论形而下,论器是也。器分有形无形,有形为物,无形为德为心。

 

 

 

所以我们论天其实二分,一分是实际所接触的世界为天,即认识和认知的范围。一分为心为德,即我们如何联系人与人之间的所需要的东西,为心为德,所以这个天就是唯心的天。这两者的天是相互联系有分工的,一个天管的人对物,一个管的人与人。

 

 

 

用词可能不准,大体意思如此。

 

 

 

丁国岭:谈天是吧?

 

从中国思维离开了“人”这个锚定谈天开始,就没有谈出个名堂。

 

你以“人”为圆心画圈,那是连其他的人和物都圈出来的。这个“天”里人与物是浑然一体的,你为什么要分自然的天、社会的天呢?自己、其他人、其他物,都在里面了哦。

 

 

 

清风不识字:

 

我认为不用以后人的思或想去现解天字,对天这个字要以在人元初的生命体悟会更好。远古时在天与地之间体悟道,从天字的造型可窥一二。人字头上一横就是天,一横之下第二横就是地,人置于天与地之间。

 

 

 

远古时,人们体悟道是从天地人三者的关系开始。可以清晰地看到,对天的领悟中,并没有将人与地相互关系中抽掉恰恰是三者统一而辩证的关系中,古人开始元初的问道思考。

 

 

 

易经恰好表达了这一思想的萌芽,日与月的变化不就是易的表达?

 

 

 

古人伟大之处就在于,自始至终未把人抽离问道之外。只是孔子在问道中,人为地把人分为三六九等,把小人与女子排除在外。老子则直接把人抽离出来,认为天道不可违。再后诸子又从儒道中不断地抽离重构发展,最终你会发现,道与人的关系愈久愈偏。精英论,圣人论,解经派,注经派不断纠缠。

 

 

 

但真正创造历史的人,却被置于问道之外。

 

 

 

对天字第二横,有人认为是人的一双臂膀,窃以为,理解成地更合理。在农耕时代,人们的双脚是站在泥田之下,这样的人才是最真实,最可信的。也只有这样站在坚实大地的人,才是真正问道之人。把这么重要的主体排除在历史之外,难道不值我们反思。从观念到观念,以概念到概念能问出天道?

 

 

 

没有真实站在大地之上之人的历史,到底历史多少是有可信程度?

 

 

 

任何学问,不从现实出发,不从人出发,最终就象第二横断了,最终会成灭字,或成为另一种玄学,这种学问在何种意义上对人类有帮助?

 

 

 

对传统要学习要借鉴但更要会批评,不问清红皂白抠字眼,不考察社会状况天马行空,不对人以充分尊重在文字中讨真理,这类学问毕竟最终只能成学问,不会变成其它改造我们的学习比改造我们的知识,更有现实紧迫性。

 

 

 

云过无痕:

 

 

天,颠也。就是人头顶上的苍穹。

 

 

 

神话里有个与帝争神的,结果被砍头,他的名字就叫刑天。刑,戮也;天,颠也。刑天,说白了就是杀头。这个山海经里神话很古老。山海经里有可能是真的。人的头顶是圆的。而天空也像一个倒扣的锅,类似,所以就用大头人来表述天空。

 

 

 

与刑天争神的帝,结合其他资料来看,应该是黄帝。路史里说,神农氏命刑天作扶犁之乐、丰年之咏。大概刑天不服黄帝,结果被镇压了。

 

 

 

天最初应该就是指的天空。但是远古先民是信奉万物有灵的,树木石头尚且崇拜,何况是高高在上、变幻莫测的苍穹。世界各地都崇拜过天空之神。但是有意思的是,只有中国的天成为了最高神。

 

 

 

其他地区的天空之神,在神系里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比如希腊什么宙斯阿波罗很出名,但是他们的天神乌拉喏斯,就是宙斯的祖父,就是个背景,流传下来的事儿就是被儿子阉割。

 

 

 

很奇怪,我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为何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异。

 

 

 

咱们常说的主宰之天,其实就是天帝,人格化的无上的神灵。诗经里的提到了不少。如昊天有成名,二后受之;燕及皇天,克昌厥后;上帝是依,无灾无害,天命玄鸟将生商;古帝命武汤,正域彼四方。大概都有这个意思。

 

 

 

帝字,本来跟天字不搭。帝字的解释,我看过几种。

 

 

 

我比较认同的是帝即蒂,是花蒂之蒂的本字。瓜熟蒂落,万物化生。古人搞不清楚其中的道理,认为花蒂本身有神奇的力量,从而加以崇拜。这其实是生殖崇拜的一种表现。

 

 

 

第二种说法,帝就是禘,即禘是燔柴祭天的仪式,帝是束薪之型。整个仪式是祭祀上天、祖先的。所以帝可以代指上天。

 

 

 

第三种比较玄,认为帝是种武器,木柄加了锋刃。这个有点扯。

 

 

 

第一种更有道理。

 

 

 

西周时的天主要是主宰天。天帝、昊天上帝、皇天上帝。天和帝的结合,至高无上,化育万物。周武王伐纣,说躬行天罚。周公警告商人,说皇天上帝,改厥元子。可以说在春秋之前,天是人格化的至上神,这个属性表现的非常重。

 

 

 

到了春秋,老子非常伟大的提出了一个道的概念。这与基督教的上帝造天设地可不同。道,象帝之先,而且道法自然。抽象化,上升到哲学高度,无形当中  消解了天的人格化,天得一则清嘛。

 

 

 

孔子有些矛盾。他说天厌之,有点发誓赌咒的意思;天可以厌弃某人,有点上帝的意思。又说,天何言哉,四时行焉,百物生焉。这句又与老子的道法自然类似;而且这句荀子又能推导出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荀子有天论,说制天命而用之。荀子这里,天当是自然之天,有规律,可以被认识。

 

 

 

至于义理之天或者说道德之天,一时想不起来了。不过这些划分不绝对。诸子文章里面的天,也不是只有一个属性。还要具体看语境,我只能说西周之前天比较单一,主要是主宰之天。到了春秋战国,它的含义就很丰富了。

 

 

 

大江:

 

随着生产力的发展,那种基于简单部落与部落联盟甚至更大国家为一方,自然为一方的人与自然的直接对峙关系,向着更为复杂的具有中介环节介入的关系了。即生产组织的复杂化,人口规模有机增大后的社会的出现,使人与自然之间已不再简单直接对峙,而是通过社会组织对峙了。

 

 

 

因而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的重要性大大上升,社会自身的结构,特征,治理,价值观以及诸侯之争霸等等现象出现,思想有了客观对象,思考重心转移。

 

 

 

由此,天由单纯自然主宰之天下降到人世,被赋予了诸多人间之义理中那具有本体论的特有意涵。

 

 

 

来源:东方时事解读QQB文化群

 

时间:2016年6月3日

 

 

 

附注:东方时事解读QQ系列群内任何一位成员的发言、其内容均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与立场,不代表“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及其网站、公众号的观点与立场!



 

版权保护:本网站登载资讯内容,版权属网站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凡需订阅网站相关资讯的用户及有意在该网站刊登广告的客户请与我们联系。
客服部电子邮件:info@dongfangtime.com
ICP备案号:鄂ICP备11015647号